官策

第191章 当头棒喝

第一百九十一章 当头棒喝

陈京悄无声息的回到家中,他将手提包放在茶几上,他的心神怎么也安定不了。

手提包里面,那华美的玉雕,还有那厚厚一沓崭新的钱是那么的刺眼,陈京甚至连手都不想碰一下这两件物事。

邵冰莹那魅惑的样子,在他脑海里面浮现,他脑子本就晕晕沉沉,此时更感觉头痛欲裂。他到卫生间冲了一个澡,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才感觉脑袋清醒了一些。

他从桌上拿出一支烟点上,拉开窗帘,只见外面澧水河上漆黑一片,偶尔几点火光,那应该是渔火在闪烁。

他思绪又回到了今天晚宴上,他想,邵冰莹一共送了五份礼,每份礼物都装在一只印彩水LOGO的宣传袋内面,内面还用礼盒包扎住,她说是一些小玩意儿,倒是很隐蔽,一般不容易想到这里面藏有玄机。

她五个人都送了礼物,这五份礼物是一摸一样,还是彼此有分别?

这事儿可能永远只有邵冰莹知道,因为得到礼物的人,永远都不会互相之间交流这事。

而这个秘密,内面就有很多微妙。

如果现在陈京把这份礼物退了回去,那其余还是四个人的礼物是不也应该退回去?如果彼此是有差别的,其他人的确就只有一些小玩意儿,陈京这个做法是不是妥当?

再说,陈京退礼物肯定也是暗地里干的,那其他四个人没有类似动作的,是不是他们就受贿了?

另外,如果陈京马上把这些东西交出去,那是不是也会牵扯到其他人?一旦牵扯到其余四人,会不会有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邵冰莹这个女人精明,她应该能想到这些所有的事情,说不定她早就有安排了!再有,她做的这个事儿,就是追求的一个虚实不明,就有给陈京出难题的嫌疑。

也许只有如此,她认为陈京才会不得不收她的礼物。

陈京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暗暗的摇头,也许,自己现在还真得以不变应万变,先装作什么都不知,然后再静观其变!

一念及此,陈京心情放松了一些,他将桌上的东西收起来放到自己房间的抽屉里,然后将抽屉锁上,再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肚子咕咕的叫。

他抬手看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叹了一口气,打消了叫徐丽芳的念头,就准备下楼到楼下夜间小店买点方便面对付一下。

他走到二楼,二楼徐丽芳的门虚掩着,他皱了皱眉头走到近前,刚要推门,便听见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

“得了,得了!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丽芳你太幼稚,你以为陈局长真清廉啊,他清廉还能请保姆?再说,你看看他家那些烟酒,哪样不是高档货色?随便一瓶酒,就够我们姐妹干一个月了!”

徐丽芳的声音:“好了,殷虹,你就不要一味的说陈局长了!陈局长有钱,主要还是政府给他奖的钱,他年轻有为,有时候过来送礼的人,他也实在是碍不过情面!”

“我就说嘛!无官不贪!不贪的官,逼着也让他贪!我听人说,当官如果不贪,官就当不长,当不久!”殷虹振振有词的道。

“殷虹阿姨说得不对!”一个很稚气的声音响起,“陈叔叔说了,当好官就是要实实在在的替老百姓做事,不能贪国家和人民的钱!”

“去,去,小屁孩不懂!我和你妈在说话呢,你插啥嘴?”殷虹有些不耐烦!

“好了,殷虹,你也不要说了!陈局今天还没回来,没听到楼上有动静……”徐丽芳道,“不行,我得去楼上看看!”

“看看?看什么看?半夜三更往领导家里面窜,你也不注意影响?”殷虹道。

“咳!咳!”陈局在门外两声低沉的咳嗽。

房间里面,殷虹的声音如同正打鸣的公鸡倏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徐丽芳快步过来将门打开,一看陈京站在门外,她一下慌了神:“陈……陈局长,您……您回来了?我……我……我们……”

她脸涨得通红,尴尬到了极点,一时紧张得语无伦次。

她支吾了半天,说了一句:“您……您进屋里坐?”

陈京淡淡的道:“我就不进去了!我肚子有点饿,你上楼随便给我弄点东西垫吧一下肚子吧!”

陈京说完,转身上楼,徐丽芳脸上的红晕渐退,可就在这时,屋里面忽然挤出一个小脑袋冲着陈京喊:“陈叔叔……”

陈京回头,徐彬咧着嘴冲他笑,他点点头,道:“彬彬,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呢?明天早起上学能起得来吗?”

“叔叔,明天星期六,不上学呢!”

“不上学也得早睡,早睡早起身体才好,早睡早起你才能健康成长!”

“是,陈叔叔!”徐彬低头认错,可是旋即,他抬起头来冲陈京道:“对了陈叔叔,今天殷虹阿姨说你坏话,说你是贪官,说你……”

徐丽芳脸霎时变白,一手拉着儿子,劈头就要给儿子来一巴掌。

徐彬机灵得很,猛然一下挣脱了妈妈的拉扯,就往陈京这边冲过来,边冲过来边喊:“陈叔叔,我可是说的真话!就是殷虹阿姨说您坏话的,她还骂我小屁孩呢!”

徐丽芳追过来,神色惶急,急道:“陈局长,您别听彬彬胡说,我们刚才只是随便闲聊了几句!”

“让孩子早点休息吧!”陈京拉过徐彬,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彬彬乖,早点休息去,明天起个大早又陪叔叔吃早点。”

徐彬连连点头。

陈京看向徐丽芳道:“你马上安排孩子早点休息,以后不准动辄就打骂孩子,小孩子有错误就教训,没错误怎么也能胡乱教训?”

徐丽芳脸都吓白了,连连点头道:“是,我马上……”她话说一半,又猛然抬起头来:“可是,我得先给您准备饭菜……”

“你不用准备了,我不吃了!晚上吃多了消化不良!”陈京嗡声道,他蹬蹬上楼,“嘭!”一声将门关上,便再无动静了。

晚上,陈京躺在**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

他想起殷虹说的话:“无官不贪”,他心中就堵得慌。

如果是今天以前,陈京听到殷虹这样大放厥词,他肯定会狠狠的批评她一通,可是今天,他忽然觉得内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怯意。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点点滴滴,最后就能汇聚成为汪洋大海。陈京忽然觉得自己先前那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想法很错误,是是非非,有时候是非难断,但是有时候却就是是就是是,非就是非。

陈京觉得自己也许是书读得多了,太过相信圆融了,圆融不是不讲是非,不拘小节也不是不讲是非,大是大非面前,自己的立场真的坚定吗?

陈京不住扪心自问,他内心感到很羞愧,他从**爬起来,拿钥匙打开抽屉,看着抽屉里面的那一尊玉雕和花花的钞票,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以不变应万变绝对不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其实也是一种勇气。

一瞬间,陈京心中便有了决断,无论如何,这些钱财不能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这样**裸的行贿,陈京如果坦而受之,那不是贪官又是什么?

陈京脑子里面又禁不住想起了邵冰莹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精明、自负,她安排这样的送礼,也许是算定了自己会笑纳吧!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忽然迸发出一股子傲气,他想,自己偏偏就不遂她所愿,硬就要让她失算一次,也要撕一撕她的面子。

……

县委,黄小华盯着窗外碧蓝的天空发愣。

最近这段时间他是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的就只管属于他的一亩三分地,其余的事儿他不闻不问也不管。

就因为他涉嫌搅黄鸿城投资澧河的事儿,让他处境非常被动,大家都将矛头指向了他,对他的做法不满到了极点。

而这些所有人中,他最在意的自然是舒治国的态度,舒治国对他很不满意,因为黄小华搞的那个事儿,让他险些下不了台,可谓是颜面都丢尽了!

黄小华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去主动向陈京说明情况,为了博得陈京的同情和信任,他甚至不惜将舒治国都卖掉。

黄小华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很清楚那件事的严重性,如果一旦那事闹破了,舒治国是不会死命保他的,既然这样,他也不能够完全的就当这个冤大头。

“叮,叮,叮”,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黄小华一下从椅子上竖起来,抓起电话,他刚刚还在想陈京,陈京的电话就来了:“黄主任?我陈京,没打扰您吧?”

“哎呀,陈局,你好!你好!你老弟正是出风得意时,怎么跟我打起电话来了?”黄小华半开玩笑的道。

陈京笑笑:“黄主任,您就不要寒碜我了!是这样,我最近工作上遇到很多的困难,一直找不到人请教。我就备了一杯薄酒,想请黄主任赏光给我解解惑!黄主任,您可千万要赏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