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3章 视察彩水

第一百九十三章 视察彩水

黄小华的日子不好过,最近他在常委内部受到排挤,连一向信任他的舒治国对他也有了看法。

黄小华一直都是聪明人,都谨记本份,班子里面的人都得罪了,他也要处处讨舒治国欢心,让舒治国心中舒坦。

所以,平常黄小华在常委中便免不了有些被孤立,大家都知道他是谁的人,表面上对他都客气着,内心却总是防着他。现在,他和舒治国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他便有些两边不是人,工作起来也是阻力重重。

陈京对这一点是洞若观火的,黄小华为人多疑,鬼点子、小聪明多,小手段让人防不胜防。陈京对黄小华所谓的“请教”,其实就是要借黄小华试探一下彩水的深浅虚实。

陈京不担心黄小华会胡乱说这事,因为在陈京想来,邵冰莹的本事那么厉害,她能找到自己送礼,肯定也找到过黄小华。

一直以来,澧河有说法,升官发财找组织部长不管用,得找黄小华。

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人事权书记把握得牢,组织部权利很小。而整个澧河能够影响到书记决策的,就是黄小华这个幕僚的角色。所以,每每人事大变动的时候,黄小华就要发一笔财,这在澧河政坛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既然黄小华是能影响到舒治国决策的人,需要找舒治国办事,需不需要疏通黄小华的关系?

黄小华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邵冰莹如果敢送,他绝对也就敢收,陈京找黄小华取经,可以说完全是找对了人。

陈京并没有真的采纳黄小华的建议将东西上交纪委。

而是原封不动,把东西都退了回去,他到邮电局找了一个包裹,将东西打上邮局的标签,然后安排自己的司机当邮递员直奔彩水集团,硬是把包裹交到了总经办邵冰莹秘书的手上,陈京才打电话给邵冰莹。

他的态度很明确,他跟邵冰莹直接说邵总送的礼物过于贵重,他愧不敢受,另外,陈京称自己收这些东西,已经构成了受贿,他万万不敢要。

在电话中,邵冰莹似乎并不意外陈京的反应,她轻轻的笑了笑,道:“这么说陈局长,您的意思是我是在行贿了?”

“邵总,如果你本心是送钱、送物,那就是行贿!不过,我觉得可能是邵总您失误了吧!内心还是只想着送一点小礼品之类的纪念品吧?”陈京道,他回答这个问题很直接,没有丝毫的退却。

他说完这句话,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极其果断的将电话挂断了!

……

下午,王涵阳视察彩水,陈京被要求随行。

他刚刚将东西退还邵冰莹,马上就跟随王涵阳到彩水的地盘,他觉得心情都放松了不少。

不伸手拿人家的东西,心中就坦荡,跟着领导身后也轻松。虽然,他心中清楚,他将东西退还给邵冰莹,算是没有给那个女人面子,说不得会被人记恨在心,但是冒这个风险,陈京能够获得内心的一直坦荡,他觉得还是值得的。

邵冰莹这个女人不简单,非到万不得已,得罪这个女人肯定是个麻烦。但是,将东西还给邵冰莹,要好于将东西上交纪委,因为这样做算是给邵冰莹稍微留了颜面,如果邵冰莹还是觉得陈京不识抬举。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京骨子里面还真不认为邵冰莹敢将他怎么样,彩水的事情够麻烦了,一捅破可能就要塌澧河半边天,他不信邵冰莹一点也不顾及这一点。

彩水集团地处易周镇,离县里划定的开发区外围不远,这一带多石山,又沿河有平原,既方便建厂房,又方便采石,是建设大型水泥厂的理想场所。王涵阳一行过彩水视察,很远就可以看见彩水引以为傲的跨山传送带。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明辉陪同视察,他和陈京同坐,他指着高耸的石山冲陈京道:“陈京啊,你看看,得天独厚的矿山条件。从山上采石,采石后直接就可以通过传送带将石料传送至生产线上,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高自动化带来的成本优势很明显啊!”

陈京点点头道:“的确是如此,有彩水存在,澧河再也容不下第二家水泥厂了。这就是规模工业的优势,以后工业企业都要走这条路子!”

刘明辉呵呵一笑,道:“陈局水平高,一说理论就是一套套的,很令人佩服啊!反正我是不懂这些,我只是奇怪,规模工业好,为什么我们彩水就有那么多问题?”

陈京笑笑道:“规模工业好,但也要有竞争!没有了竞争,问题自然就多!彩水横向、纵向都没竞争,这方圆百里,就它一家独大,自然会有不少的问题!”

两人说话交流,不知不觉车就停住了。

今天王县长视察,开的是一辆中巴车,领导和陪同人员都在一辆车上,这一路行来,大家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车上就闹哄哄的,很有气氛。

“哎!你们两个议论啥?都到站了吧?”王涵阳回头冲陈京和刘明辉喊道。

刘明辉站起身来冲陈京点头,他自顾下车,外面彩水公司领导层早就严正以待的准备迎接了。

邵冰莹站在最前面,今天的她穿着一套职业装,西装小短裙的职业装掩盖不住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是她胸前的两团,像两只展翅欲飞的乳燕,特别的引人注目。

刘明辉下去了一会儿,重新回到车中附耳在王涵阳耳边说了几句话。

王涵阳便一马当先,后面的陪同人员紧随其后,大家鱼贯而下,然后一路向前直往彩水主办公楼而去。

彩水对王涵阳一行的迎接看上去低调,其实很隆重,在彩水集团外面,没有任何欢迎的痕迹,但是一进大门,欢迎县领导视察的标语就很醒目很频繁的可以看到。

陈京对这样的安排心领神会,彩水这一带还不是很安宁,他们还不敢大张旗鼓的搞欢迎仪式,生怕出乱子。

一长溜的握手,终于轮到了陈京,轮到陈京的时候,排在陈京前面的刘明辉和邵冰莹握着手说这话,看样子特别的投机。陈京不急不躁的站在旁边,他后面还有人也等着。

终于,邵冰莹和刘明辉交谈完毕,她一笑,道:“陈局,对不住了!我彩水条件简陋,有招呼不周的地方你可要大人大量。”

陈京道:“邵总客气了,我们是陪同县长视察,又不是做客,哪里需要那么多讲究?”

邵冰莹道:“那陈局长您可得给我透露透露,您这次过来视察主要是视察哪一方面,让我心中有个底!我们彩水的情况您看得到,急需政府相关部门支持,您经贸局针对彩水应该有个帮扶计划,我们也非常希望有这样的计划或者政策出台。”

陈京内心微微的蹙眉,邵冰莹的意思很清楚,他彩水需要经贸局政策的支持。陈京上台经贸局以后,为刺激全县企业积极性,刺激各条线创业致富的积极性,他制定了一系列的关于大力发展全县经济、努力开拓产业创业的优惠政策。

尤其这一次,陈京成功招商了鸿城集团,经贸局的经费一下充足了起来,陈京最近也正在紧锣密鼓的为搞好开发区建设和刺激全县经济发展制定一系列的新政。

邵冰莹的这个话,可能就是针对此说的。

“邵总放心,我一定会认真调研考察彩水,这还需要邵总您配合我。”陈京道。他的手松开了。

陈京身后,易周镇新任镇长李鹤年凑了上来,伸出的手,陈京连忙推开……

今天的视察和参观安排一整天,上午主要是矿山视察,彩水的矿山区域很大,王涵阳一行人半天跑下来只看了一个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王涵阳命司机将车停在彩水石料主传送带旁边,一行人下去参观石料传送的宏伟场景。

现场施工传动带的嘈杂声,挖机和大铲车施工机械的轰鸣声交织在一起,现场噪音很重,面对着面说话都要大声喊叫才听得见。

陈京带着安全帽,准备绕到传送带另一侧去仔细看个究竟,他刚到另一侧,迎面就撞上从另一侧上来一群男女老少,上来的人数不多,但是个个都披麻戴孝,直往这边赶。

陈京迎头撞上了,再想退就来不及了,他一下就被几个人团团围住。

陈京所绕到的这一段,离施工器械距离相对远,相对要安静,这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中,有一个老汉六十多岁了,他老泪纵横过来就拽着陈京的手:

“青天老爷啊,我要伸冤啊!无论如何,您都得帮我老头子做主啊!”

老人这一哭,周围的人也都嚷嚷开了,陈京一下被困在了中间,大家七嘴八舌说起话来。

根据他们七嘴八舌的叫喊,陈京终于明白,他们是在反馈上次彩水保安队和群众斗殴,公安局抓的人不对,真正犯事的人根本没抓到,抓的都只是几个从犯。

他们今天来这里守一天,就是要守县长今天视察这个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