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5章 牛人传说

第一百九十五章 牛人传说 求月票

晚上打牌,马步平邀请的对手陈京认识,市委副秘书长满延波,还有县公安局副局长胡棣,另外还有一个中年风衣男子,大家都叫他黄总,马步平也没有给陈京介绍,陈京也就叫他黄总。

市委满秘书长陈京以前见过一面,后面完全就疏于联系了。

倒不是陈京不想联系,只是因为对方位置太高,陈京一郊县的小局长,和市委秘书长的距离相差太远,这样的联系显得很不对等。

但是,对胡棣,陈京却经常有沟通,在澧河,陈京还收益与胡棣的帮助,这个人情还欠在那里呢!

本来,今天晚上打牌陈京是不参加的,因为他牌路不精,马步平他们又打得太大,大把大把的钱在牌桌上就那么无谓的输掉,陈京觉得不值得。

谁知马步平拉着陈京道:“得,得!我知道你是清官,我跟你讲,我们也不是贪官,我们现在打牌小了,如果你硬是不愿参与,你负责后勤工作也行!”

他顿了顿道:“有市委的领导,多接触一下总是好的,能不能起到作用先不说,有机会怎么就不学会把握?”

马步平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陈京还能说什么?他只能参加晚上的活动。

马步平没有骗陈京,相比以往来说,他们现在打牌额度的确不算大了,今天打麻将只打五十一百,但是这个数字,一夜输赢也是好大几千块钱。马步平玩了几圈,他推说头疼,硬逼着陈京上桌陪领导玩。

陈京哪里有心思打牌?几个小时的功夫他便将皮包带的两千块钱输精光了。

马步平这才又过来接手,道:“得,得!你早点退居二线,不过你做的贡献我们还是肯定的,尤其满秘书长,你看他手气多旺!”

满延波哈哈的笑,下巴下的一撮小山羊胡笑起来翘得很高:“我看小陈今天是状态不行,年轻人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这方面有事你尽管找老马,老马是行家!”

马步平摆摆手道:“能有什么心事?和女朋友闹别扭呗!陈京,后勤工作就靠你来抓了,你务必要抓好……”

陈京心不在焉谁都看得明白,马步平心中暗暗的摇了摇头,陈京在很多事情上的确颇为老练,但毕竟还太年轻了,有些方面还是缺少经历啊……

抓后勤工作就是端茶倒水,然后备烟备水果,陈京做这个事儿倒是合适。

一有空,他便仔细揣摩和回味今天和马步平的那一些谈话,他内心颇为矛盾!

他趁空闲时间点了一支烟出房间到走廊上踱步,他掏出电话给省城范江打了一个电话,范江呵呵笑道:“陈局长,这些复杂难解的问题,你找我是找错人了,我能帮你什么?”

陈京挂了电话,暗暗的摇头,他翻动电话薄,又拨通三楚晨报胡悦编辑的电话。

胡悦风流才子,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一听电话里是陈京的声音,他嚷道:“陈京吗?你在省城了吗?过夜朦胧来吧,有段时间不见,老哥我都有些想念你了!”

“你潇洒,我可没你那般潇洒!我现在在德高,呆在酒店烦闷着,就想打个电话给你问好!”陈京道。

“德高?”胡悦嘿嘿笑了笑:“那有点远了,你过来不了……”

他顿了一下,“咦……”了一声,紧接着道:“对了,陈京!伍大鸣在德高,不知道是蹲点还是调研,反正去好几天了!你和他见过面,聊得还不错,你给他一个电话,你们可以聚一聚嘛!”

陈京愣了一下,乐了,道:“胡主编,你还真是才子,不谙官场之事!伍主任如在省城我拜访他倒说得过去,他现在来德高,那就是省领导,我一区区科级干部,打电话给正厅干部,要求和他聚一聚,你不觉得滑稽?”

“你们这些人就是烦!说你们是俗人,偏偏能握笔杆子写出雅文章来。说你们不是俗人,开口闭口就说级别,正厅领导也是人,孤枕的情况下也会难眠……”

胡悦一说话,**不羁的风格又来了,陈京实在是听不下去,便告饶道:“行,你打住!我马上联系伍主任还不行吗?”

陈京挂了电话,伍大鸣的号码他有,直接就拨了过去。

他和伍大鸣有过通话,伍大鸣的手机上也有他的号码,电话接通,陈京道:“伍主任,听说您来德高了,是不是啊?”

伍大鸣在电话那头轻轻的笑了笑:“陈京吧!怎么?你也在德高?”

“是呢,在德高办点事情,刚才我和胡主编通电话,他告诉我您在德高视察,所以我就冒昧打电话给您了!”陈京很客气。

“视察?什么视察!我就走走看看,我们耍笔杆子嘛!闭门造车终究还是有缺憾的,走一走透透气,也许还好一些!”伍大鸣道,他顿了顿,“对了,你在德高正好!德高有个好钓场,秋季钓鲢的味道趣味不错,明天你陪我,我们去练练手?”

陈京一愣,他哪里来的心情和时间去钓鱼?他正准备开口拒绝,但转念一想伍大鸣上次说的话。

伍大鸣讲钓鱼这个爱好可以坚持,这不恰恰就是在说一种心态吗?

陈京这样一想,便道:“行吧,伍主任!我本公务在身,但是您邀请我,我百忙之中还是抽出时间都舍命陪君子了!”

伍大鸣是个比较传奇的人,陈京专门了解过这个人,也听过这个人很多故事。

和陈京一样,伍大鸣的出身很普通,父母都是农民,对他的仕途是帮不上半点的。伍大鸣刚参加工作,那是沾了名牌大学生的光,进了省委。

可是进了省委后,他却沉沦了十年,据说他写得一手好文章,坏就坏在他脾气糟糕,有那股子知识分子的清高,另外,眼里也是容不得沙子,看不惯的他就直言不讳的说,丝毫不顾及同事和领导的心情。

所以,省委办公厅的领导也就不提拔他,干了十年就是个副处秘书,很多比他资历浅的人都往上爬,唯独他一直原地踏步,干活的时候有他,升官发财的时候他就靠边站。

一直到省委前任汪书记履新楚江,汪书记精研中国传统文化,爱读史,肚子里面藏有万卷书。他来楚江,当时办公厅为给他配秘书的事儿伤透了脑筋,汪书记在休掉第三个秘书后,他也动了肝火。

他亲自召开办公厅内部会议,在会上他讲“惟楚有才”这话根本就是欺人之谈,堂堂省委办公厅,一个文章写得好的秘书都没有,这哪里是传说中惟楚有才的楚江省?

他当即给办公厅所有人出了一个题目,让大家写一篇时事评论。

伍大鸣就是在那次大比武中爆发的,当时汪书记读了他写的那篇文章后,连夜找他谈话,两人交谈到深夜,第二天伍大鸣的办公地点就换到了汪书记办公室,他从一普通秘书,就这样变成了楚江省第一秘了。

苦熬十年,当上楚江第一秘的伍大鸣的仕途终于开始腾飞了,干了一年多秘书,他下放到楚城某个郊县当县长,他发展经济,大力招商引资干出了成绩,后来提拔为县委书记。

然后县委书记到副市长,汪书记在退休前又提拔了最后一批干部,他便把自己的爱将提拔到了离楚城两百公里远的衡州担任市长。

短短的五年,伍大鸣从正处到正厅,在楚江被传为佳话。

对伍大鸣出任衡州市长,楚江政坛也是一片看好。认为凭伍大鸣的才华和能力,以及他的背景,迟早会顺利接班成为衡州书记,然后进省城也是指日可待的。

可是,就在衡州,伍大鸣却让人大跌眼镜了。

因为他在城市发展理念和执政理念上和衡州老书记燕北平有分歧,两人矛盾越闹越大,最后甚至双方身后各有一班人马,两班人马斗得不可开交,搞得整个衡州政坛乌烟瘴气。

省委领导一怒之下,燕北平提前被拿下退休,而伍大鸣则被调回了省委政研室做一把手。

从一方雄主到省委政研室的一把手,这个差别太大了!

省委政研室,名头很响,整出来的东西高度也能吓死人,但大都是瞎整,一帮御用文人、御用高材生在内面舞文弄墨,写出的东西主要是供给党刊党报,帮助其充实版面。

至于领导看不看,领导信不信,那谁都不知道。

伍大鸣在这样一个部门当一把手,这一待就是三年,三年的宝贵时光,几乎可以让英雄垂暮。

说伍大鸣现在是个垂暮英雄,一点都没错!陈京现在就这样看伍大鸣。

说实话,伍大鸣的经历对陈京来说也是很有共鸣的,两人的出身都太相似了,都是实打实的草根,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背景。

也许正因为有许多相似,陈京对伍大鸣也颇有亲近感,他总是想,也许从伍大鸣身上他能够吸取到很多的经验和教训!

为官之道难,难于上青天,尤其是像陈京这样平头百姓出身的人,更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