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7章 心生异志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生异志 求月票

澧河,黄小华这两天心神不宁。

陈京陪同王副县长视察彩水集团,在中途会上,陈京的那番针对彩水和公安系统的发言,虽然被要求严格的保密,但是这件事在澧河政坛已经传得很开了。

陈京敢于掀彩水的盖子,敢于当着那么多领导仗义直言,不仅惹人关注,也着实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首先公安局就很被动,因为陈京的矛头直指公安局跋扈,执法粗暴野蛮,对老百姓拳打脚踢。说起来,执法野蛮不规范,这是澧河公安局的老问题。澧河发展落后,公安战线的改革也没有跟上,大家都还是老思想,没有法制观念。

以前在澧河警民冲突也常常有,但大多数的时候,公安局并没有这一次这样被动。因为以前一有冲突,从乡镇到县委县政府出面,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这一次,陈京作为官员,直接对澧河公安系统存在的问题“仗义执言”,这在澧河是绝无仅有的事情,无疑,作为澧河政坛的名人,陈京的这番指责是很有分量的。

再说,澧河老百姓本来就因为公安战线的长期的粗暴执法,在内心集聚了怨念,所以陈京的仗义执言,更是刺激了这帮人,所以,最近一段时间,澧河上访的人创了去年春节以来一个新高。

另外,澧河内部的政治斗争,也因为陈京的这次直言而暴露出来了。

在陈京直言后,先是澧河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李生道发表讲话,他强调,澧河公安系统一直都在进步,都在向文明执法的道路上迈进!他希望社会和公众能够多给公安系统一点时间,多给公安工作一些理解。

李生道的讲话整体还是偏硬的,尤其他讲,公安系统问题有多大,公安系统究竟是不是一无是处,那得科学客观的评判,不能够以个别人,尤其个别局外人的话而对公安系统的努力和已经取得的成绩就全盘否定。

李生道这个讲话过后,很快,政法委主持工作的副书记易先平又讲话。他的讲话称澧河公安系统的问题素来严重,多年来一直都需要整治,但是一直以来,政法班子都缺乏大力整治的决心。

这次,在彩水集团发生的,出现在陈京局长眼皮底下的暴力执法事件,在提醒着公安系统必须要改革整顿了,澧河政法战线和公安系统不能够再犹豫,应该要坚定信心!

易先平和李生道这个讲话的分歧,让人一眼就看出政法委和公安局之间存在着不小的矛盾。其实,在澧河,政法委和公安局一直都不太和谐。以前政法委书记周正是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李生道也是县委常委,两人便在权责方面常常有分歧、闹矛盾。

现在周正病休,易先平主持政法委日常工作,可以想象,易先平又怎么能镇得住李生道?公安局和政法委已经完全倒挂了,这矛盾自然是越积越深,难以调和。

一个小小的陈京,一次没有经过大脑深思熟虑的仗义直言,在澧河一下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这可能是很多人都始料未及的。

黄小华心神不宁的地方恰恰就在这里。

舒治国对陈京的“过激”言论很恼火,但是陈京偏偏又站在了有理的那一方,让他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

这几天,他三番五次的让黄小华找陈京,他要和陈京谈谈话,可是陈京根本就没在澧河待着,而是待在德高处理什么申报农业产业化农头企业的事儿。

陈京在澧河放了大炮,人马上就往市里跑,这不能不让人在内心多想。

舒治国在第三次问黄小华陈京的问题,还得知陈京没有返回的时候,饶是他城府深,也忍不住怒形于色,骂:“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捅了篓子就走,乱摊子扔下就不见踪影,指望谁擦屁股呢?

我们有些年轻干部表扬不得,心态很不好,稍微有了一点成绩,尾巴便翘上了天。利用自己所得的那点名气到处惹事生非,这是一种歪风邪气,这种歪风邪气坚决要刹住!”

舒治国生气了,黄小华心中害怕,他下来就给陈京打电话,陈京的电话根本没人接。

有一次,电话终于接通,黄小华便一五一十的跟陈京说明了澧河现在的情况,劝陈京尽快回来妥善将问题解决。

没想到陈京却道:“黄主任,我不知道究竟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决!我讲的话,我做的事,都是实事求是的,不夸大、也不人为的缩小,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就说上次我讲公安局粗暴执法的事情,我就讲了一个事实,您说这个问题我能怎么解决?要解决那也得公安局自己解决……”

陈京这样说,黄小华也无奈,他只好道:“陈局长,你跟我说这些话没用,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你!我明确跟你讲,舒书记很生气,他已经问了我三次你的情况了……”

电话那头陈京陷入了沉默,黄小华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对舒治国的威信有信心,他相信陈京会懂得这其中的含义。

但是一会儿后,陈京却道:“我要两天以后才会回县城!我还是那句话,我说话的话我可以负责。我还要说一句,我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连我们公安战线的歪风邪气都不能说,这是不是更加说明我们的工作存在问题?”

陈京这句话,呛得黄小华差点没晕过去,他差点在电话中叫陈京为爷。

本来陈京怎么办跟他屁大一点关系没有,陈京的性格硬,年轻人有股子不服输,较真的劲头,那是他自己缺乏摔打,那得他自己承担后果。

陈京得罪彩水,又得罪公安局,连舒治国的感受都不管不顾,这不是他年轻又是什么?

但问题是陈京和他探讨过收礼的问题,陈京收了彩水的钱,把钱又上交给了纪委。纪委易明华的性格黄小华也了解,那也是个不进油盐的犟脾气,倘若易明华的介入,真的将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彩水这个盖子揭了。

黄小华担心,受到牵连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黄小华。

黄小华现在本来就遇到的困难多,上次鸿城集团落户澧河的事情,他就差点被揪出来做了替罪羊、冤大头,如果这一次,他又牵连到彩水,谁会保他。如果以他黄小华一人,能够换得彩水问题能够暂时稳住,至少稳过这次换届以后,估计舒治国是毫不犹豫会把他黄小华作为弃子的。

初和舒治国打交道,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被他的人格魅力所镇住。再加上舒治国为人的确大气,做事也很讲民主,从不搞独断专行那一套,作为一把手,这是很能让人心生好感的。

但是所谓日久见人心,只有和舒治国接触久了,才能真正的知道舒书记的厉害!舒治国骨子里面的那个狠辣和对人情的淡漠,是很让人心寒的!尤其是在利益面前,舒治国那是翻脸被翻书还快!

就以陈京论,陈京辛辛苦苦的为了招商的事奔波劳累,但是在鸿城的问题上,舒治国还是毫不犹豫的在陈京背后面埋了刀子。如果不是陈京实在是厉害,最后不仅拿下鸿城,而且是以最好的条件拿下,估计此时的陈京早就被舒治国整得靠边站了。

陈京是躲过了一劫,黄小华却因为一时的鬼迷心窍,以为自己能够立打功,能够取陈京而代之,成为鸿城入驻澧河的头号功臣。没想到功臣没做成,反倒差点被当奸佞给查处了。

从这中间舒治国的转换就能看出来他内心的狠辣,用人不成,立刻就回手一刀,昨天还在重用你,今天就可以舍弃你,说来道去,一切不都是为了利?

另外,就说陈京现在在澧河这么大的名气。

还不是舒治国害怕黄小华中途干涉捣乱的那个问题闹大,他有意的搞浮夸、搞吹捧,硬是把陈京吹上了天,年轻干部的表率、标杆硬生生的就拔地而起了。

可惜,陈京也是看透了舒治国其人了的,他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不仅没有感激舒治国,现在反倒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来“捣乱”了。

一想到这里,黄小华又觉得心里舒坦。

他脑子里忽然蹦出个念头,现在自己不是左右为难,进退失据吗?大不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有陈京抛砖在前,他大大方方把自己收的钱送到了纪委,黄小华就珠玉在后,再添一把火,把这几年邵冰莹送的东西也往易明华那里一送,干脆把天给捅破得了!

一念及此,黄小华忽然觉得这事好像是大有可为,有陈京这个风头正劲的年轻翘楚在前面挡住,黄小华躲在后面暗自发力,两人完全可以做到相得益彰,最后还干成一件轰动澧河的大事儿。

黄小华这些年可把舒治国伺候舒服了!可是舒治国舒服的同时,黄小华对他的底也知道得最多,黄小华甚至知道舒治国一月吃几次伟|哥。这不就是资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