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8章 背后阴谋

第一百九十八章 背后阴谋

黄小华聪明,聪明的人都懂得抵制诱惑!

这些年以来,彩水集团邵冰莹没少给黄小华塞过东西,黄小华东西不推辞,但是绝少和邵冰莹主动接近,因为他深知这个女人的危险!

女人这种动物,尤其是漂亮还懂得利用自己优势的女人,本身就是不简单的。邵冰莹游走于德高上流社会游刃有余,和她过从甚密的官员非常多。这样的女人在黄小华看来简直就是扫把星。

黄小华忌讳邵冰莹,但是他心中却清楚,澧河有些人对邵冰莹却是很感冒的。

当初邵冰莹刚进入澧河,她那股子媚劲儿,外加大城市都市女性的独特魅力,着实吸引了一帮的人围着她转。

但是邵冰莹这个女人很聪明,很懂得男人的心思。男人对女人,那是得到不如得不到,所以,邵冰莹很会搞暧昧,但关键时刻,她却能够守得住,有几个不识厉害的人想和邵冰莹关系更进一步,但是最终都受到了教训。

这一来,邵冰莹的名声不降反升,男人喜欢的女人,那得够劲儿,又还不乱来,尤其需要一定的挑战性。无疑,邵冰莹就是这样的女人,邵冰莹自己也懂得这一点,所以,她就拼命利用这一手疏通关系,摆平事情,没多久的功夫,她便成功的在澧河站稳了脚跟,俨然成为了澧河的社会名流了。

但是,黄小华知道有个事情,可能是邵冰莹软肋的地方。

邵冰莹碰到了舒治国,舒治国人生得高大英俊,说起来最是讨女人喜欢,实际上,据黄小华所知,舒治国还真不缺女人。

而舒治国看中的女人,估计十有八九也很轻松就能手到擒来,像邵冰莹这种只是挑逗、暧昧,却不动真格的女人,舒治国还是第一次碰到。

舒治国起初对邵冰莹颇感兴趣,频频出席活动,但是连续几次邵冰莹耍了小花招之后。

舒治国骨子里面的那份占有欲和霸道之气爆发了,有一天,是县工商联年会过后,舒治国出席聚餐晚会中途退席回酒店休息,他暗示黄小华,让邵冰莹去他住的地方汇报彩水集团刚上马的生产线的运营的情况。

黄小华懂得舒治国的心思,那个时候,也恰是黄小华和舒治国关系最近的时候,舒治国也比较信任他。

所以,在宴席散的时候,黄小华便跟邵冰莹讲了这个情况,而且他暗示,最好邵冰莹一个人去汇报。

他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可是邵冰莹却好似没听懂,她硬是带了公司的一个副总过去汇报。

当时,邵冰莹进了舒治国的门,只有片刻功夫,舒治国便把黄小华叫过去,他冲着黄小华就是一通发火:“你这个主任工作是怎么做的?不知道晚宴大家都喝了酒吗?喝得酩酊大醉,红头红脸的怎么汇报工作?

再说,开了一整天会,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休息吗?还排了这么多日程给我,什么了不起的工作就用得着这么急?”

黄小华当时尴尬得很,连忙做检讨。

舒治国便对邵冰莹讲:“邵总,关于彩水进入澧河的问题,这个事儿说起来我们县委县政府是做了很大牺牲的,尤其是你们收购易周水泥厂的很多细节,我们根本就不敢向外界透露。

我们努力了,也是要寻求回报的,我清楚,马县长可能给了你们更多承诺,但是在我这里,我必须要为澧河人民做更多考虑,我是没有什么承诺的!也不敢再有承诺了!”

就这样,舒治国给了邵冰莹一个软钉子,邵冰莹送的东西他自然一件也没收,全都原封不动的退了回去。

而自从那件事之后,舒治国对彩水一直就没有好态度,他和马步平之间的博弈,很多时候都是围绕着彩水展开。

黄小华不知道马步平得到了邵冰莹多少好处,他只知道,舒治国以前在的彩水问题上,他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但是舒治国的没有问题,比有问题更龌龊,更让人觉得其可鄙。

马步平走了,马步平离开澧河和彩水问题是有很大关系的,舒治国一直打彩水牌,把引进彩水所导致的很多负面问题都往马步平脑袋上推,而他自己则将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但是,马步平在扛不住压力,终于撂了蹶子的时候。舒治国却不得不要直面彩水问题了。

而让黄小华感到奇怪的是,舒治国对彩水的态度恰在这个时候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前他老揪彩水的问题,老找彩水的茬子,可是马步平一走,他却处处维护起彩水的利益了,这个转弯太大了。

甚至为了帮助彩水解决问题,树立形象,舒治国还不惜授意王涵阳动用财政资金来帮彩水补欠下的大窟窿。

王涵阳接手彩水后,所制定的一揽子的政策,前前后后光政府投资的现金就过了千万人民币,还不包括其他政策方面的大力倾斜。

王涵阳的胆量和魄力黄小华太清楚不过了,如果没有舒治国的授意,他又怎么敢放出这么大的手笔来?

黄小华清楚,这中间一定是有故事发生的,邵冰莹为了舒治国肯定是下了血本的,这里面究竟又是什么血本呢?

……

黄小华见邵冰莹的地点在红丫子土菜馆。

这个土菜馆位置很偏,走的是农家乐的路线,味道很有地方特色,很地道,更重要的是安静,所以生意相当好。

安静方便谈事情,也方便搞腐败。在大酒店大吃大喝,来来往往的车多人多,被人认出来,老百姓可能还会戳着脊梁骂人。在这样的偏僻土菜馆,默默无闻的闷头腐败,无声无息,既低调了,又享受了,谁能发觉?

邵冰莹今天来见黄小华,穿红戴绿打扮得很时尚新潮,尤其是那件立领的长风衣,恰好遮住了她左右两边的部分脸颊,凸显出她的红唇特别的醒目,那种成熟职业的气质和性感的风韵极其的诱人。

“黄主任,冰莹一直都想找机会和您吃顿饭,聚一聚,奈何您这个大管家实在是太忙了,一直都抽不出时间来。今天终于有时间出来吃顿饭,我实在是心中高兴啊!”邵冰莹脸上笑靥如花,说的话也是蜜里调油,让人听起来觉得特别的舒服。

黄小华矜持的笑了笑,沉吟了一下,道:“邵总,你们工作做得是不是有问题?和主管部门的关系怎么一直就处理不好呢?

经贸局是真正管企业经营的单位,陈京也是管经济的行家里手,你们要尊重他,要多听取他的意见,怎么现在搞得好像有些水火不容了,你们究竟是怎么做工作的?”

黄小华开门见山谈工作,而且直接就谈陈京,就是想快速的入题。邵冰莹这个女人太能来事,黄小华不想和她待太久,生怕自己一个应付不小心,露了破绽,那就真的不美了!

邵冰莹脸色本来满是笑容,但一提到陈京,她笑容渐渐敛去,道:

“陈局长我们一直都很尊重他的,至少我邵冰莹可以拍胸脯,该做到的礼数我都做到了!但是,说句不见怪的话,他这个领导我们好像有些尊重不好,今天黄主任既然提到了这个问题,还希望您能指点一二!”

“指点什么?”黄小华皱眉,“陈局长这一去德高就是一个星期,连舒书记找他谈话都没办法实现,我天天跟着挨批呢!”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道:“陈京现在在澧河正在风头上,他刚刚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拉来了台湾鸿城集团入驻澧河!这个事儿成就了陈京,但也牵扯出了很多问题。

比如,有人就拿鸿城和彩水比较……”

“这怎么能够比较?鸿城是直接投资澧河,而我们彩水当年是接手易周水泥厂的烂摊子。当时我们接手易周水泥厂的时候,全厂除了一屁股烂债外,就是一帮嗷嗷待哺的工人,那可是几百张吃饭的嘴。

我们接手这个摊子,接的就是一个沉重的包袱,这些年,我们为这个包袱付出了多少?别人不清楚,你黄主任不清楚?”邵冰莹情绪有些激动,她优雅的气质,因为激动都有些被破坏了!

黄小华轻轻的笑了笑,道:“好了,邵总不要有太多牢骚!我今天和你也就是谈谈。我奉劝你一句,最近多事之秋,彩水能低调一些,就尽量低调一些。

尤其是在现在已经存在的各种矛盾上面,不要太斤斤计较,最好能够牺牲一些利益,从而换得一些好的外部环境,毕竟,彩水不是只做一两年的企业,你们立志做百年企业,那就必须要更大气一些……”

说到这里,黄小华眯眼看着邵冰莹,以一种阴阴的口吻道:“实话讲吧!彩水究竟有多少问题,那是如人饮水,大家各自冷暖自知。现在有人要揭开这个盖子,这个盖子揭开能导致多少问题,那也是可以预见的。

要阻止某件事情的发生,那就要防微杜渐,要想办法抓住主要矛盾,尤其是那些显然意见的矛盾更是要抓好。唯有这样,才有可能获得理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