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9章 突如其来的风暴

第一百九十九章 突如其来的风暴 求月票

鸿城集团落户澧河,首批三千万资金到位,紧接着二百万土地补偿金到位,鸿城方面相关负责人过澧河进行公司选址!

公司选址工作忙妥,鸿城集团大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黄凯暂时担任大陆公司老总。

国历十一月十一日,就在四条光棍节的这一天,鸿城集团大陆第一家分厂开始在澧河开发区破土动工,市委副书记方克波、澧河县县委书记舒治国、代县长鲁权出席开工仪式。

三位领导一起动了鸿城集团大陆工厂建设的第一铲,以此为标志,标志着鸿城集团在大陆终于开始了正式的运营。

从投资意向确立到投资正式到位,前后一共不到三个月,按照鸿城集团在澧河投资五个亿的计划。等于是陈京两个多月的时间,成功的完成了五个亿资金的招商,这在澧河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陈京主管经贸局,能够取得这个成绩,可以说是经贸局自成立以来所获得的最大的成功。

奠基仪式启动以后,接着陈京又主持了一项台方为澧河提供的水利工程项目的签字仪式。签字仪式的双方,一方是鸿城集团,一方是长梯雁乡乡政府。根据最后的确定,郭老太太的家乡所在地现在名为长梯隘村,是长梯雁乡的下属村。

而台方投资的水利工程项目,是旨在解决长梯隘有几个自然村长期缺水的困难,以此为条件,长梯雁乡政府将会为台方征地20亩,这块地用来新建郭老太太故居和老人家陵寝。

征地大兴土木建陵寝这个事情,还是非常敏感的事情,尤其是富商占据土地建陵寝,媒体曝光不少。澧河方面,陈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专门走了省、市两级部门审批的程序,这其中还走了台办的关系。

台湾知名友人立志回乡、落叶归根,这是台办一直工作的一个重点。两岸人民水乳交融、同根同种,这种友人回归,落叶归根就是很好的例证。台湾和大陆联系的紧密,因为有类似郭老太太这样的事情,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增强。

所以,郭老太太陵寝的建设,其是有深远政治意义的,也是经过了特殊批准的。

签字仪式结束,黄凯紧紧和陈京握手,两人不打不相识,由互为对手,到今天通力合作,这其中,黄凯的思想是经过了很大转变的。

黄凯这次能够成功出任鸿城集团大陆公司的总经理,这和他很好的处理投资澧河以及寻找郭老太太的故乡得力是有很大关系的。

大陆的市场潜力,这是鸿城集团上下都很看好的。

所以,对大陆公司老总这个位置,集团内部竞争对手非常的多,最后这个位置能够落到黄凯的头上,这还得益于郭长省的钦点。郭长省认为,黄凯在投资大陆的问题上,表现大度,既是照顾了公司的利益,又很好的维护了公司的形象。

更重要的是,黄凯能够成功的寻找到郭老太太的故乡,这也是郭长省认为黄凯能力不错的重要方面。

黄凯能够击败众多竞争对手,成功的出任鸿城大陆公司的总经理,这是出乎他自己意料之外的。

而因为这件事情,他渐渐能够明白郭长省和陈京口中所谓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了。

说起来,澧河的事情,按照专业投资的角度,黄凯在追求利益最大化方面是很失败的,而这么大手大脚的投资,要计算投资回报率,这个数字也很难看。作为投资总监,黄凯觉得自己的工作可能会很失职。

但是放眼全局来看,鸿城投资澧河所表现出来的形象和气度,是非常大气的。而对郭长省个人来说,他也很好的完成了母亲的夙愿,并且让郭氏一家在故乡人民面前有面子,所谓衣锦还乡,这一点恰恰黄凯把握得好。

鸿城在澧河的这五亿投资即使没有回报,但是这为鸿城后面的投资奠定了极其好的基础,以后大陆的企业和政府,对鸿城集团的欢迎必将空前,对鸿城来说,这五亿是小钱,郭长省真正要赚的可能是十个五亿甚至百个五亿。

黄凯理解这一点,却是有些迟了,如果不是陈京当初的强硬和坚持,也许结果又是完全不同,但不管是什么结果,黄凯肯定没有现在这样的成功。所以,从他内心,是非常感激陈京的,用他自己在酒桌上的话说,他现在是既把陈京当领导,也把陈京当老师,更把陈京当朋友。

……

自从陈京从德高回来,舒治国一直就没有找陈京谈话,陈京明白,这也许是个很不好的信号!

而就在鸿城集团的工厂奠基仪式的当天,彩水又出事了,这一次出事,算是警民冲突。易周镇派出所所长徐亮在上班的中途,被不明身份的人蒙头暴打,身受重伤送医院。

这个事情县公安局马上成立专案组调查,而县政法委易先平则在政法内部会议上讲话强调,徐亮暴力执法的事情公安系统内部迟迟没有处理意见,让打人者依旧逍遥法外,这可能是徐亮遇袭的原因。

另外,对于彩水保安队和当地民众冲突斗殴的事情,易先平称公安局的处理遭受到广泛的质疑,有涉嫌包庇彩水案犯的嫌疑,现有民众已经上访到了省相关部门,省里已经督促下来要妥善处理。

这两件事情本来可能控制在小范围内知情,秘密的处理。但是经易先平这样一讲话,搞得整个澧河皆知,非常轰动。

徐亮暴力执法没有被处理,依旧逍遥,现在被人暴打,很多老百姓都拍手称快。

而第二件事情则更加的让人震惊,县公安局上次逮捕了彩水保安队的所谓主犯,其实根本就是假象,真正的主犯已经被彩水秘密藏了起来,公安局所抓的人只是小喽啰和替罪羊。

这个事情让澧河社会各界普遍接受不了,而大家对公安局的质疑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易先平在这个时候向李生道开炮,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这一出手,完全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舒治国终于无法再沉默了,因为前面的两件事情,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各路媒体突然之间向澧河云集,他们深入报道的恰恰就是公安战线暴力执法真相,以及公安系统和地方恶势力勾结,包庇犯案罪犯的事情的真相。

这两件事情都是非常恶劣,是让全国民众都觉得接受不了,很震惊的事情,一时整个澧河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而易先平在这个时候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所把控的局面已经完全的失控,立刻要滑向不可预知的深渊,他在媒体云集澧河的当口,又先后接受了两次媒体的采访。

在采访中,他宣称:“澧河公安系统问题,属于积弊,政法委正在部署坚决肃清这一切问题!”

他的这个宣称,被媒体解读,认为是澧河官方已经承认了公安局暴力执法和公安局勾结恶势力的事情存在,一时关于澧河各方面的负面报道铺天盖地而来。

舒治国据说在县委内部会议上气得浑身发抖,他亲自打电话给易先平,几乎是以怒吼咆哮的声音让易先平立刻闭嘴,否则后果自负!

易先平此时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复杂,而他在慌乱之中,又做了一个愚蠢的举动,他又接受了一家媒体的采访,称:“澧河的问题绝没有外界想象的那般严重,尤其暴力执法的问题,不过就是县经贸局陈京局长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问题而已……”

易先平的这个发言简直就是画蛇添足,尤其是他又扯出了经贸局陈京,这无疑是最大的败招。

外面的局势并没有因为易先平的讲话而休止,而是愈发不可收拾了。

很多媒体都在发问,经贸局局长负责的应该是经贸相关工作,他怎么可能会针对公安局暴力执法的问题发言?只有澧河公安系统的问题恶劣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够让经贸局长挺身而出?

首先是临近德高的庸州日报快速反应,他们撰写文章,标题为《德高市公安系统恶势力横行,经贸局长不堪受辱,仗义直言!》,又有楚北某知名日报,撰写标题为《县公安局作恶无法无天,经贸局长竟遭受威胁》的文章。

这类的文章一经发布出来,澧河的局面愈发失控,此事最后竟然惊动了省公安厅。

省公安厅督查室立马派遣特别工作组直接奔赴澧河调查事情的真相,而澧河县县委书记舒治国也对外界正式发出自己的声音:“一定要真实、准确的查明事情的真相,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问题人员。

澧河县委县政府一定会在上级单位的监督下,认真负责的工作,认真努力的去处理公安系统可能存在的问题,一定会给党和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场暴风雨就这样席卷了澧河,这场风雨毫无征兆而来,但是却异常的凶猛凶狠,陈京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完全卷入了这场风波中,祸福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