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0章 夜半邀请

第二百章 夜半邀请 求月票

夜,一场秋雨突如其来,天气一夜之间转凉,深秋来得比想象的更突然。

陈京些疲惫的回到家中,金璐轻手轻脚的帮他脱掉外套,陈京冲她笑笑,道:“晚上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我感觉好香呢!”

“你最爱吃的红烧肘子!今天天气冷,还备了一点姜汤,你可得喝点!”金璐嫣然笑道。

最近她忽然爱上了下厨,只要她在家的时候,一般都是她亲自给陈京做饭吃的,而徐丽芳反倒成了给他打下手的帮厨了。

看惯了金璐职业装、高跟鞋、气质出众的模样,现在看她穿着围裙,穿着平跟鞋,一派居家的样子,那种小家碧玉的味儿,却又是别有一番风韵。

陈京今天本来一肚子不快活,但是现在跨步进门,见到金璐喜滋滋的模样,他先前的烦恼也就九霄云外去了。

这两天澧河风云突变,易先平不知轻重,公然向李生道开炮。这一开炮不要紧,关键是搞得局面完全失控,整个澧河都因为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而陷入了彻底的被动。

在媒体的报道中,澧河正在被妖魔化,好像整个澧河完全就是暗无天日,公安局和黑恶势力就是不分彼此了。

易先平搞得有些过了,而且还扯上了陈京,这是更是陈京始料未及,同时也大为光火的。

在官场上,争权夺利、勾心斗角,那都得有规则和分寸,这些规则和分寸,都是彼此有共识的。

不管怎么争,怎么斗,不能够搞乱整个大局。就像澧河,现在易先平一个没刹住车,搞得整个澧河的整体形象非常差,甚至还惊动了省委。

在媒体报道中,整个澧河好像就只有易先平一个人是代表正义的,其余的大家都或多或少有问题。

如只是这样倒也罢了,易先平不知轻重,自己要找死那可以由他去,偏偏他扯上了陈京。陈京那天在陪同王涵阳视察彩水的那个即兴发言,?在媒体的聚焦和放大下,已经完全歪曲了既有了事实。

媒体根据一分真实,就可以构造出十分的故事,所以各路媒体频频出现经贸局长受辱的字眼,这让陈京感到很吃惊,也很无奈。

俗话说,皮之不存,毛将安附?澧河的整体形象不行了,大家谁都没好果子吃。不管外面怎么炒作,也不管易先平把自己塑造成什么样的英雄,领导不是傻瓜,领导的眼睛是雪亮的。

像易先平这样一斗起来就没有底线,一捅就是大篓子,哪个领导敢提拔他?

提拔这样的人,不是提拔一个火药桶吗?

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政法委副书记,他就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了,假以时日,他位置再高了,那还能整出多大动静来?是不是还要惊动联合国?

无疑,陈京是中了易先平一冷枪,观舒治国目前对陈京的态度,陈京清楚,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直到此时,陈京才体会到官场的风云诡谲,实在是复杂到了极点。

陈京在彩水的愤然发言,他的本心无非就是仗义执言,觉得徐亮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他当时自己义是愤填膺,这事他就说了!

在他想来,这事的后果,无非是激怒彩水,或者是激怒公安系统,甚至是激怒其他站在那一方的人。那样,可能会有自己穿小鞋的时候,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

他从未想过,有人会利用这件事情做大文章。

白白的被人利用了一次,卷入了一场大是非中,陈京内心的郁闷可想而知。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陈京现在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凶险,可现在他却一时找不到妥善的解决办法。他如果站出来解释这件事,媒体肯定又会认为陈京是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压力。

而陈京现在不挺身而出,又被认为他是默认了媒体的说法,所以现在他有些左右为难!

陈京有心打电话给舒治国或者李生道,强调一下他个人的态度和立场。但他一想,李道生明明知道自己在彩水指出过徐亮的问题,他毫无表示,公安系统一切照旧,看他那个架势,根本就没把陈京瞧在眼里。

而舒治国,自从鸿城集团黄小华横插一杠子那个事儿闹了以后,陈京就见识到了舒治国为人骨子里面的那种凉薄。

陈京在这种情况下打电话给舒治国和李生道说明情况,表明态度,实在是不愿热脸对人家的冷屁股。

再说,陈京骨子里面还是有股子傲气,他说公安系统的问题,那是事实俱在的。现在即使被人利用了,他觉得也没必要解释,李生道身为公安局长,他不作为,早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而舒治国作为县委书记,一县的大小事务,他也都是有责任的。在对彩水、对公安局很多问题上,舒治国的作为是有限的,易先平做事不经大脑,不深思熟虑固然不对,但是造成今日局面,难道舒治国就没有责任?

在陈京看来,舒治国和李生道,不仅有责任,还有重要责任,澧河的社会形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损坏,他们要负首责!

……

金璐的晚餐很丰盛,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最近澧河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有耳闻,她也知道陈京这两天心情不好。

而她也不问,只是每天对陈京都笑脸相迎,公司能推的事儿,她都推掉,陈京下班,她就天天和陈京在一起陪着他。

晚上吃晚饭,徐彬又被陈京“揪”上楼,他和陈京现在关系非同一般,一点都不拘束。

但是小家伙很怕金璐,金璐在家的时候,他规规矩矩得很。

金璐怎么逗他,也不见他放松,金璐便道:“这孩子就跟你亲,看来你对付小孩子比我有办法!”

徐丽芳在一旁骂徐彬对金阿姨生分,她劝道:“金总,孩子少见您,和陈局长见得多就熟悉一些!其实每次回家,他可是常念叨您呢!”

陈京敲了敲徐彬的小额头道:“妈妈说的是真的吧?你念叨金阿姨什么?”

小家伙眼珠子乱转,支吾了半天,吐出两字:“漂亮!”

陈京哈哈大笑,徐丽芳在一旁也忍不住笑,而金璐却闹了一个红脸,只说现在的小孩子了不得,才三四岁就懂得女孩子漂亮不漂亮了。

这一顿晚餐又是吃得其乐融融,吃完晚饭,陈京到书房读书,他刚刚给自己冲一杯茶,还没来得及喝。手机恰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他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很洪亮:

“是陈局长吗?我是组织部小王!”

“你好!”陈京淡淡的道,对方道:“是这样,卞部长要跟您通话,您稍等一下!”

陈京下意识的坐直身子,对卞兆南,陈京还是颇为尊重的。卞兆南是德高人,为人低调讲原则,作为组织部的一把手,他的口碑是相当不错的。而卞兆南找陈京,一般如果是个人私下交流,他会亲自打电话。

而每次他让秘书打电话,然后他再过来和陈京通话,这一般都是公事!

一念及此,陈京情不自禁的想,这么晚,卞兆南找自己会有什么公事,如果是公事,白天上班期间谈不是更好吗?

“陈京吗,没打扰你休息吧!”卞兆南的声音有些低沉。

“没有呢!部长,您这么晚打电话给我,一定是有指示给我吧?”陈京朗声道。

“呵呵!”卞兆南轻轻的笑了笑,“你倒是稳坐钓鱼台,你知不知道整个澧河都要翻天了,你就这么无动于衷?我看这算不算是一种麻木?”

陈京正色道:“卞部长,我最近只管分内的工作,能把分内的工作做好,这是目前我能做的唯一正确的事情。”

“是吗?”卞兆南声音陡然提高八度,“你这话怎么不向那些好事、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去说?你跟他们说说,你看人家信不信你?”

陈京哑口无言,沉吟了半晌,才道:“部长,在彩水发生的事情那不是我的本意,彩水的那件事情……”

“好了,好了!我没有打算去就这件事情弄个是非曲直!我有点其他的事情找你,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卞兆南打断他的话道。

“没问题,我们就在临江茶楼那边谈,那边环境还不错,新茶的味道也颇为正宗!”陈京建议道。

他不知道卞兆南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但是他清楚,领导晚上找自己,一般都是要紧的事情。

而作为组织部长,卞兆南职责范围内的要紧的事情又能是什么事情?

上次,卞兆南找陈京谈过一次话,提到了陈京现在面临的两个机会的问题,卞兆南谈的事情,会不会跟这个有关?

陈京下意识的否定这种可能性,因为,如果是这两件事情有消息,卞兆南大可以白天大大方方的约陈京去组织部,把这事情谈透、谈清楚,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晚了,私下里和陈京在茶楼谈这事。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一紧,他觉得卞兆南今天所谈的事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