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1章 暴露了!

第二百零一章 暴露了! 求月票

楚城惟楚医院,住院大楼高耸入云天,在大楼最顶端,“惟楚”两个大字特别的引入注目,堪称楚城西城区最知名的地标。

惟楚医院的名气,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当初共和国某位著名开国元勋晚年在楚城罹患疾病,当时中央准备安排他去京城治疗。可是这位首长却选中了惟楚医院,而且有名言:“惟楚治不了的病,去其他地方也没有多少价值了!”

老首长的一句话,让惟楚医院名扬全国,而自从那件事以后,这么多年,惟楚一直以老首长的要求励精图治,大力投入科研,努力吸纳人才,其终于成为了共和国最知名的大型综合性医院之一。

在楚城医院博爱楼十八楼,骨外科一号手术室,手术室外面的观摩室,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骨外科专家教授数十人聚集于此,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从手术室实时传过来的现场画面。

画面中,一双虽然带着手套,但依稀还能让人感到其纤细灵活的手,正在操控着各种手术器械,做着一台代表世界先进水平的骨外科手术。

画面切换,主刀医师虽然带着面罩,但是从她额头上那凝脂般白皙的皮肤,可以看出其年龄很轻,而耳际的那一缕青丝,以及宽大医生服装仍掩盖不了的那胸前丰满的两团,让人很容易看清,她是个女人。

今天做的手术名字叫:“股骨近端髓内锁钉固定术”,这是亚洲第一例这类手术,手术的难度代表了世界骨外科的最尖端的水平。

现场的气氛紧张激烈,即使是现场观摩的人员,额头上也冷汗涔涔而下。到手术最紧张的时候,有几个老专家甚至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身边的助手忙上前扶着他们。

其中,有一位老专家,白发苍苍了,他深邃的双眸从未从大屏幕上挪开半步,他的助手很紧张的搀扶着他,频繁的用白毛巾给他额头上擦汗,边擦汗边道:“姬老,您放心!海缘对这类手术已经有十足把握了,是不会出差错的!”

被称作姬老的白发老者微微的颔首,紧张之色却没有稍减。

“要完成了!”观摩室不知谁惊呼一声,大屏幕微微的闪动了数下,再切回正常画面的时候,手术部分最难点已经完善妥当,仅剩下缝合了。

“太惊人了,简直就是艺术!”一位高鼻梁的外国专家赞叹道,而很多国内的专家,此时也起身开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惊奇、赞叹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

“姬教授,了不起啊,名师出高徒,您的弟子今天的表现足可以跻身国家顶级专家行业了,您老有福啊!”

此时大屏幕已经关闭,白发苍苍的姬教授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而周围的很多来自各地的专家教授都纷纷过来向他表示祝贺。

这位老者名叫姬名东,国内骨科第一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属于国内医院专家教授中最顶级的存在。

面对这么多人的祝贺和恭维,姬名东笑逐颜开,高兴到了极点,他道:“各位,海缘比我们这一代人有福,有这么多的老师帮助她,她自己也的确是天赋超群,她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实在是让人欣慰,让人高兴!

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类手术我一共做了三例都没有成功过,海缘今天能够做成功,我太高兴了!”

老教授这样一说,周围的人更是恭维不断,而有外国医学专家也凑过来和姬教授见礼,来自英国皇家医学院的保罗医生过来用英语表达了自己对姬教授的仰慕和尊敬。

翻译解释道:“保罗先生认为,像‘股骨近端髓内锁钉固定术’这样尖端的骨外科手术,应该只会出现在美国,没想到在中国也能看到有人做这样的手术,他认为很了不起,很值得尊重。

尤其是手术方案的制定者,更是值得尊重,他坚信,在共和国,唯有姬教授才能够制定出这样详细周密的手术方案!”

姬教授满面含笑,冲翻译道:“你告诉保罗先生,感谢他前来惟楚观摩学习,我和他的老师马丁先生是朋友,你让他代我向马丁先生问好!更希望马丁先生能够主导,让我们两院能够有更多的交流和合作!

我们惟楚医院,并不弱于京城的医院,也不弱于世界顶级医院,我们是有实力的!”

观摩室很噪杂,一片欢声笑语,而这时候,手术室大门开启,主刀医生叶海缘摘掉了面罩,露出她那年轻迷人的容颜,她面目含笑,脸上洋溢着天使般得笑容。

自发的掌声响起,整层楼的医护工作者都往这边挤过来,片刻功夫,这一条通道便成了白色的海洋,所有人都以崇拜、羡慕甚至仰慕的眼神看着刚刚从手术室成功完成手术的白衣天使。

叶海缘则快步的走到白发老者的身边,道:“老师……”

“好!好!”姬名东连声说好,语气哽咽,眼眶中噙着热泪,“你好样的,没有给老师丢脸,你维护了我们中华骨外科的世界声誉,很了不起!”

……

回到办公室,脱掉了白色的长褂,叶海缘一屁股坐进她特意新添置的白色迷你躺椅中,嘟囔了一句:“真累!不就做一个手术吗?我做手术不累,偏偏手术过后,这各种应酬让人烦心,还让不让人活了!”

在门口,她的助手嫣然一笑道:“叶小姐,那是你医术高超,大家都想和您多交流沟通呢!”

“嘿嘿,交流沟通?你没看见刚才那个白色大鼻子美国人吗?他说话时,那脸恨不得凑到我面前来,手上还举着一束花,我一见他浑身就起鸡皮疙瘩,差点把中午吃的米饭都吐出来了!实在是扫兴!”叶海缘道。

“送花?”助手笑笑道:“不止是他吧!你看看这边……”

她指了指办公桌右侧的沙发,沙发上面的一排壁柜,上面全是一束束的鲜花,火红的玫瑰,妖艳的蓝色妖姬,少说也有几十束!

“这是刘公子送的,这是马公子送的……”

“好了,好了!”叶海缘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就别恶心人了,你没看见我都累虚脱了吗?你就不能说说让我开心放松的新鲜事儿?”

助手小姐抿了抿嘴唇,道:“杜凯先生也有送花……”

叶海缘愣了一下,脸上忽然泛起一朵红云,一下从躺椅上竖起来,拿起旁边的纸巾盒就往助手小姐砸过去,她嗔道:“小孜,我都说了,让你不要老提花花草草的了,你真是找打……”

叫小孜的女助手并不怕她,躲开了袭击,道:“可是小姐,你的脸好像红了啊!”

“你还说!”叶海缘作势欲站起身来。

小孜一见这个情形,忙上过来道:“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事了,我们说件有趣的事儿,呃……”

小孜沉吟了半晌,眼睛忽然一亮,道:“对了,小姐,您让我查的那个叫陈京的人,好像有眉目了,你等等……”

她快步走到报刊架前面,随便拿了几份报纸凑到叶海缘的面前:“你看看,经贸局长陈京……,还有这里,年轻干部陈京……还有……”

“我看看,我看看!”叶海缘饶有兴致的拿起报纸一字一句的读。

过了半晌,她抬头看向小孜:“是真的假的?方婉琦找了一个大局长来捉弄我?澧河?澧河是什么地方?”

小孜瘪瘪嘴,摇摇头,道:“谁知道呢?方小姐无冕之王,常常下基层,还真能捯饬出一些名堂来,幸亏她是找了一个局长,如果她找一村长来,那就更有戏看了!”

“也真是的,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呢!害我一通好查!”小孜不无抱怨的道。

面对小孜的抱怨,叶海缘好似没听到一般,她嘴中念念有词,念的都是报纸中的内容:“经贸局长陈京不堪受辱,直言公安系统黑幕……经贸局长陈京年轻有为,是澧河县委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

她仰头看向小孜:“哎!好像还不错哦!重点培养哦!还有啊,直言公安系统黑幕,有正义感喽,是个英雄人物呢!”

小孜愣了愣,呆立当场,简直是彻底的无语。

在她看来,小姐脑子有了毛病,凭小姐的身份地位,一个山旮旯小县城,别说是局长,就是县长,那无疑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亏她还能够有兴趣去说这些话,真不知她是什么心态。

在小孜看来,澧河的什么局长,那就是披着中山装,戴着东北帽,双手叉腰唾沫纷飞的邋遢汉子,那个形象和小姐出身名门,高贵时尚相差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她这样一想,又觉得方婉琦的确是够恶作剧的,竟然给小姐找了这么一个舞伴,这事如果真相大白,说出去不知有多少人会笑掉大牙吧?

“把手机扔给我,我要给方婉琦打电话,这个小女人,以为能难得到我,我有那么容易难倒吗?”叶海缘冲小孜挥挥手,嚷嚷道,神色一片的轻松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