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4章 早就有套!

第二百零四章 早就有套!

金玉酒楼,一间隐蔽的包厢,陈京这两天都在这里办公。

外界已经轰动得不成样子了,陈京也成为了整个澧河干部群众所密切关注的焦点,而有些洞悉情况的媒体,也八卦的想在这事上在挖点料,所以,经贸局陈京正常办公的难度已经大了,他便临时将办公地点选在了金玉酒楼。

本来,按照陈京的本意,临河茶楼是个不错的地方,但是考虑到那里不隐蔽,再说,陈京现在本来就被人盯上了,估计澧河旮旮旯旯都有眼线盯着,临江茶楼那个地方,陈京估计待一天,第二天那里就和自己办公室没多少区别了。

陈京现在办公的这件包厢,是金璐以前待客用的专用包厢,现在陈京要用,便临时改造成了办公和餐饮两用的一处所在,电话一架,容纳陈京一个人办公倒是绰绰有余!

“京,再喝点粥吧!这粥的味道不错!”金璐脉脉的看着陈京,脸上写满了担忧和怜惜。

陈京工作起来很玩命,写东西、批文件、主持工作,一天到晚没有丝毫松懈的地方。而更让金璐担心的是,外面现在关于陈京向舒治国叫板的传言肆虐,而关于陈京将要失势,彻底被舒治国拿下的说法也极其多。

就是金玉酒楼每天接待的客人中,就有很多人议论这事,这些所有的议论,对陈京都是相当不利的!

“京子这性格啊!”金璐暗暗的摇头,陈京的性格中那份正义和倔强,那是深入骨髓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这一点在政坛上混会很吃亏,奈何陈京就生了那个脾气,劝说也是不顶用的,金璐也只能是干着急。

“行了,你就别老劝我喝粥了,我都喝三碗了肚子就那么大!”陈京道,他眼睛看向金璐,轻轻的笑了笑,道:“你不用担心我的事情我的事情不会有大问题。

我一不贪污,二不受贿,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老百姓关采处理得好,群众关系牢固。我脚下踏得实在,行得正,坐得稳,我怕什么?”

陈京的嗓音拔高道:“所以啊你就不要天天杞人忧天整天都愁眉苦脸的,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心里装的事情太多,很容易变老吗?”他边说话,边拉过金璐的胳膊,将其拽到自己的身边。

“乖称自顾去忙,我没事,马上我开始下午的工作了,待会儿还有贵客临门呢!你老在旁边转悠影响也不好!”

陈京费尽了力气,终于将金璐暂时劝离了他身边,他一屁股坐在转椅上一股难言的疲惫袭过来…

良久,陈京强迫自己从工作上纷繁芜杂的事情中分出心来,他忽然想到方婉琦给了一个任务,他在外面用电脑将任务打印成了文字。

他从文件袋中掏出任务文件,慢慢的一字一句的看,字斟句酌,渐渐的投入到了任务中去。

方婉琦这次给的文案有些趣味,是个广告文案,主要是为慈善医疗机构做的带有公益性质的广告,为了这个广告,方婉琦公司拍了四五次,客户都不满意,认为方婉琦的广告没有抓住慈善医疗的灵魂。

什么是慈善医疗的灵魂?陈京仰头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面各种画面像走马灯一般的浮现,他忽然想到了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其中有一个小孩就是徐彬,另外两个孩子家庭条件都不错,手上拿着心爱的玩具。徐彬则是两手空空的和两个孩子玩在一起。

他那种羡慕中有自卑,自卑中有无奈,眼神中的那种迷离,那种不属于他年龄所拥有的怯懦,让人心中会不自然的震颤,陈京一想到这个画面,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这个画面他印象很深刻,因为他的少年时光,也有类似的经历,少年的那种艰辛和辛酸,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而这种艰辛不止表现在一个小玩具上面,医疗治病这一块,更是如此!

陈京小时候,父亲得了急性的肝炎,当时情况非常紧张,那个时候,家里经济紧张,根本就没有钱送省最好的医院治疗。

那个时候母亲四处求人,而姐弟三个那种痛苦和无助,不也是类似的情感吗?

陈京脑子里浮现这些画面,然后他再想慈善医疗的灵魂,思路一下就开阔了。

他的笔不由自主的在纸上划动,关于这则广告的主题定位就很清晰的表述了出来。陈京即兴之下,甚至写出了广告策划建议,这样的广告,应该从哪个方面才能触动人的内心?

一个“爱”字,一个“孝”字。

父母对孩子的“爱”,子女对父母的“孝”,这芸芸纵生,婆娑世界,因为这两个字演绎出的,能够触动人灵魂的画面太多了……

不知不觉,陈京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他觉得自己的状态非常好,从未有过的好,他坚信,这个广告成了,一定能成!

“咚,咚!”

就在陈京自我陶醉的时候,门忽然被敲响,进来的是服务员小贾,她冲陈京点点头,道:“陈局长,黄主任来了!”

陈京神色一动,连忙将桌面上的东西收起来,站起身来道:“快请啊!马上上菜,我要和黄主任喝几杯的!”

所谓黄主任,不是别人,恰是黄小华。

陈京和县委书记舒治国现在闹得不可开交,俨然是水火不容,而县委的大管家,舒治国的头号幕僚长,竟然来赴陈京的宴会,这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

幸亏陈京所处的地方保密程度高,否则,如果这事情被传出去了,估计又不知会引发多少猜测!

陈京请客,黄小华准时赴约,当两人一双手紧握的时候,黄小华嘴角微微的翘起,道:“陈局,你是个大忙人,应该不会无故请客的。今天我可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才过来,所以,你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陈京笑了笑,他听出了黄小华言语中的矜持和倨傲,前段时间,黄小华还一脸涎笑到陈京面前赔礼道歉,那模样谦卑到了极点,和今天的样子和以前完全是判若两人,属狗脸的变化都没有这么快呢!

“黄主任,有个事儿我要请教你,我听说最近这几天纪委在调查一批干部,好像这批人都是和彩水有关系的,我这心里琢磨,难道是彩水出事了?或者是,其他什么方面出问题了?”陈京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黄小华微微的皱眉,他那双三角眼左右挪动,样子既滑稽又奸诈,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沉吟了半响,黄小华板着脸道:“陈局长,你这话我可有些不懂!纪委调查的事儿,我怎么清楚?再说,彩水是否出事,难不成陈局你就真这么关心?现在外面多事之秋,我看陈京你还是用心关心一下自己吧?”

陈京哈哈大笑,摆手道:“我才不关心这些呢,只是我听到外面有人说,纪委调查彩水和某些干部,是因为我陈京向纪委反映了情况!”陈京顿了顿,声音拔高:“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我跟纪委反映什么情况?上次彩水邵冰莹给我送钱,您建议我上交纪委,我后来想了想都没敢那么做呢!”

黄小华脸色变了变,从椅子上竖起身来道:“你没上交纪委,你怎么处理的?”

陈京摊摊手道:“我还能怎么办?原物奉还呗!得罪人也没办法,我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犯错误。你是不知道啊,我退东西的时候,邵冰莹脸色都绿了!现在看来,我幸亏退钱了,你看现在出事情了,纪委在调查彩水呢!”

黄小华呆立当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最近想着盼着把陈京挡在前面,他好在后面浑水摸鱼做点文章呢!

彩水的事情,陈京有主动交代问题在前,他黄小华步陈京后尘,既隐蔽,又可以给目前澧河政坛下一剂猛药,他哪曾想到陈京是虚晃一枪?

他几乎是要失去方寸了,他在向纪委上交来自彩水的不明财物之前,专门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陈京,有人证明,陈京的确是和纪委易明华书记有过密谈,至于谈了一些什么,则是不得而知。

黄小华当时就判断,陈京肯定是给易明华交底了,他几乎没有多少犹豫,便将自己这两年吃的彩水的好处,全都吐了出来。他这样做,就根本没安好心。

但是她何曾料到,陈京在这里面竟然埋了一个伏笔呢?

黄小华忽然有些明白,自从上次陈京向他“取经”开始,阴谋就已经注定了!那个时候,陈京就给自己下了一个套呢!

黄小华也想过陈京没安什么好心,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京的套子下到那个地方。

现在的情况很明确,最近纪委的一些动作,直接有关系的就是黄小华。

黄小华处于风头的最前沿,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陈京的小动作,很快就会有人知道,然后迅速传播出去。

一旦这事情传到了舒治国的耳中,黄小华又会面对一番什么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