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5章 一定要找回场子!

第二百零五章 一定要找回场子!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黄小华心情糟糕。

陈京的奸诈他终于见识到了,陈京专门向他请教办法,最后却又反其道而行之,实在不容易让人想到。

现在纪委书记易明华动作明显,黄小华看得出来,舒治国对易明华的动作很警惕。只是易明华做事以认真不讲情面出名,他手中如果真掌握有东西,舒治国也干预不了他的。

易明华手上有什么证据?他手上的证据从何而来?

黄小华脑子里面这个念头一划过,他浑身上下便坐立不安,从彩水的背景,舒治国对彩水的态度,以及目前澧河大多数常委对彩水的态度,黄小华都可以想象,易明华这次调查将要遇到的强大的阻力。

而这些阻力,对黄小华来说也是噩梦,保不准很快就有人知道,这一切事情都是黄小华在搞鬼,那后果真就很糟糕了!

“陈京,好!很好!我就知道你请我吃饭肯定是有事儿,没想到是这件事!你直说吧,你想怎么样?”黄小华盯着陈京,眼睛中带有血丝,他尽最大的努力控制着情绪,但是说出来的话,依然很情绪化,有些恼羞成怒。

陈京呵呵笑道:“黄主任,你不要想太多了!现在澧河政坛乌烟瘴气,根本就没有人挺身而出。黄主任能够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主动向纪委举报彩水存在的严重违纪问题,我实在是很佩服!”

陈京叹了一口气,道:“我的情况黄主任想必也知道,实话讲很糟糕!有人要整我,有人要撤我的职、罢我的官,实话讲,我内心是很愤慨的。我喜闻黄主任向纪委举报了彩水存在的严重违纪问题,心中觉得很鼓舞,这才专门请你过来吃顿饭,坐一坐!

我本来以为,在这个非常时候,你可能不会来,没想到,你还是丝毫不避嫌的赴约了,我心中是颇感动的!”

陈京的话说得很诚恳,感情也很真挚。可是陈京的神情落入黄小华的眼中,他想哭的心都有了,他向纪委反映情况,哪里是想伸张正义?哪里是看不惯澧河政坛的乌烟瘴气?

他是存了小心思的,以为有陈京在他前面挡着了,他在后面再加点火,这局面就会越来越有意思,他哪里会有支援和鼓舞陈京的心思?

他脸上火辣辣的烫,心里面五味杂成,滋味莫可名状。他忽然又想,自己向纪委举报,这是个很秘密的事情,纪委怎么也应该保密,为什么陈京竟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如此的了若指掌?

还有,陈京都能知道的事情,这事情能够瞒得过舒治国吗?

一念及此,黄小华屁股下面像被针刺了一般,再怎么也坐不住了。他蓦然想到,陈京平常对舒治国恭谨有礼,一向都表现很乖觉温顺的,怎么这一次偏偏就硬要向舒治国如此公开叫板?

再联想陈京那总让人看不透,很神秘的身份,黄小华脑子里面的念头越来越多,开始胡思乱想,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里面踱步,额头上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邪不胜正,这是自古以来的法则!”陈京语气坚定,“我就不相信,在共和国的土地上,还真有指鹿为马的事情,我这次就硬要抗争到底!”陈京也站起身来。

他眼睛看着黄小华话道:“黄主任,现在澧河的局面就是这样了,相信你也看得很清楚!我明确说了吧,我今天过了就去省城,我一定要往上反映情况,我不把问题搞清白,我誓不罢休!”

黄小华一听陈京要去省城,他脸色变了变,再一想陈京把自己拉近了他的阵营,他心中更是恶寒。

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想把陈京作为冤大头,让陈京顶在前面,自己好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倒好,这个角色好像有些颠倒了,现在黄小华必须要向陈京靠拢了,如不然,他就成真的可能是孤家寡人了!

黄小华觉得很荒谬,他堂堂的县委常委,比陈京的政治位置高了不止一点半点。

上次,他到陈京面前负荆请罪本就让人没面子了,现在陈京摆出的架势,又是要让他必须表明态度、选择立场,这让黄小华情何以堪?

陈京的态度很硬,他端起茶杯喝茶,服务员上了一桌子好菜,他和黄小华两人都没怎么吃!

陈京的思想很明确,现在的局面搞成这样了,什么乌七八糟的心思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一切能用到的人和事,都要利用起来,一切能够组织到的力量,都要组织起来。

舒治国不是公开放言要罢陈京的官,撤陈京的职吗?

陈京就要考验一下舒治国的这副牙口,县委书记,那也不能为所欲为的。陈京主动挑起事端,就是要让澧河人都见证这事,他和舒治国要拉开架势干,否则,如果在暗地里斗法,舒治国作为县委书记,只要稍微动动,陈京就会吃不消的!

黄小华的态度渐渐明朗了,事情闹成这样,也由不得他不明朗。

舒治国本来就不信任他了,现在他又向纪委交代了问题,这件事情既然做了,他不一条路走到黑又怎么成?

所以,万般无奈,他也只能和陈京站在一起,好在,只要陈京不捅他的刀子,他目前还是逍遥自在的,他一这样想,心中也宽心了一些。澧河现在的局面瞬间万变,谁又能说准以后的事儿?

桌上的菜肴已经炖得热气腾腾了,陈京和舒治国重新坐下吃饭的时候,两人谈话的态度已经明显和刚才不同了。

陈京道:“这几天易先平倒是天天给我打电话,澧河造成今日局面,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当初,他幼稚得很,妄想拿我当挡箭牌,其人用心就不对,终于没落个好下场!”

陈京说到此处,道:“还有一件事情,上次彩水邵冰莹送礼,当时易先平是在场的。那个时候,他可是活跃得很呢!”

陈京这样一说,黄小华心中明白,易先平还是有些价值的,至少他可能收了彩水的钱,如果给他做工作,让他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这个工作可能可以做通。

一念及此,他便道:“我这几天抽个时间见见他吧,争取让他看清目前的现实,我想他主动找你,可能也是有些看清现实了吧?”

陈京哈哈一笑,举起杯子道:“来,黄主任,我们走一个!澧河局面至此,就是大醉一场又何妨?”

……在遥远的楚城,在楚江传媒的主会议室,来自于省卫生厅的领导、省红十字会、惟楚医院的主要领导,省慈善医疗联合会的领导一起聚集在此,大家一同来观摩楚江传媒这次为楚江慈善医疗拍摄的广告片。

方婉琦今天穿了一件乳白色的风衣,腰上系着腰带,整个人的形象显得比往日更是成熟和干练。在她的旁边,坐着一袭白衣的叶海缘,叶海缘穿着制服,代表了今天她的身份。

她的身份很不一般,他既是惟楚医院的代表,也能够代表慈善医疗联合会,今天来的这么多人,她的位置仅排在省卫生厅郎副厅长之后,而今天的观摩,显然又是以她为中心的,这一点,这从现场的气氛都能看出来。

“方婉琦,你可是卖大关子了,今天的观摩如果是砸了,你别怪我不讲情面。你做不好这个广告,我只能给廖哲瑜去做了,我再也没有耐心和你瞎折腾了!”叶海缘凑到方婉琦身边一字一句的道。

方婉琦笑了笑,道:“叶老总,你放心,没有精钢钻,我不揽瓷器活啊。今天,我让你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出来,我做的东西如果不行,岂不是扫你的面子?”

两人窃窃私语,宛若姐妹两人在交心,一屋子的人大家都耐心等着两人私下交流,没有任何人,有丝毫的不耐烦。

无论是叶海缘,还是方婉琦,在楚城上层社会,都是最知名的女人!两个人的漂亮和各自拥有的事业,都是大家争相议论的事情,今天,她们两个人碰到了一起,这本身就是一道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靓丽的风景!

两人聊了很久,双方唇舌交锋,互不相让,最后终究还是方婉琦退了一步,她嫣然一笑,站起身来走上了主人位。她没有说任何的欢迎词,她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轻轻的挥一挥手,樱唇轻启,吐出了一句话:

“开始播放!”

“唰,唰!”房间四面的窗帘被人迅速拉上,灯管也瞬间熄灭,在雪白的投影墙上,一个象征楚江传媒的logo在跳跃,今天的主题就这样闪亮登场了……方婉琦嘴角微微的翘起,难掩脸上的得意之色,她对今天的这个片子有十足的信心!

一个广告片,拍了四次,被叶海缘否定四次,这对一向骄傲的方婉琦来说,这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这一次,一定要找回场子来。

一念及此,方婉琦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个人,她嘴唇一抿,笑意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