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6章 巨大的讽刺!

第二百零六章 巨大的讽刺!

安静的会议室,幻灯画面在雪白的投影墙上安静的流淌。

一则公益广告,就是一个故事,一个孩子,他狭隘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的真善美,那给人又是怎样的感触?

当人们已经习惯的按照大人思维看问题,习惯按照现在经济社会市场经济,赚钱经济的视角看问题,又有多少人能够想到孩子的视角?这个视角的珍贵,也许恰恰就是慈善行业根本的价值。

方婉琦给的广告片很简单,但却直击人的灵魂,非常的有穿透力,广告片的核心,就是孩子眼中的世界。他们的父母亲人因为疾病离他们远去,他们脑子里面那一刹那的梦想甚至说幻象,所构筑成的世界,就是这个广告片的主题。

人人都有少年时,年少时遭遇的不幸和坎坷,足以让人铭记终生,而方婉琦的这个广告片,恰恰就把握住了这一点,最后才画龙点睛的点明慈善医疗,福泽万民这个主题。

广告片一共只有一分钟不到,但是浓缩的精华,让在场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鼓掌!

当窗帘重新拉开,灯光重亮的时候,方婉琦神采奕奕,满脸含笑。而现场有人已经站起身来鼓掌!

叶海缘也在鼓掌,她的脸色微微的有些潮红,而眼角隐隐有泪痕,方婉琦大踏步走下来,走到叶海缘旁边,没心没肺的道:

“怎么了?我们的叶老总感动了吗?我们楚江传媒出品的广告片,一定都是精品!”

她微微的昂着头,叶海缘盯着她那副样子,从鼻子里面发出一声轻哼,道:“不错,这个广告片的确不错!我很想见见这个片子的策划者!”

方婉琦似笑非笑,道:“那没有什么好见的,这个人是熟人,上次舞会搂着你跳舞的那位绅士就是这个片子的策划人!”

叶海缘一愣神,周围却是一阵**,有人在交头接耳,似乎在议论究竟是哪个人如此幸运,能够搂着叶海缘一起跳舞。

“陈京?”叶海缘手上拿到了广告片的拍摄相关资料,她还没来得及看,她连忙翻开看了看,在广告策划那一栏,名字赫然就是“陈京”。

“陈京不是局长吗?经贸局长?”叶海缘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个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随便看一张报纸可以看到一个叫陈京的局长,随便跳一支舞,就可以遇到一个叫陈京的人,现在随便看一个广告片,就可以看到一个叫陈京的策划!”

叶海缘甚至想,陈京这个名字是不是对方婉琦有特殊的意义,怎么一下冒出这么多陈京?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今天这个广告片拍得棒极了,以至于她都有见这个片子策划人员的冲动。拍广告片,创意策划是最重要的,导演和制作都不能算是核心,而今天方婉琦提供的这个广告片,创意策划更是让人叫绝。

如果这个策划真是陈京策划的,这个陈京也的的确确是个人才……陈京并不知道自己即兴策划的一个广告,不仅被方婉琦全部采纳了全部策划案,而且在最短的时间拍摄制作出来了,效果相当的轰动!让她狠狠的在叶海缘面前露了一把脸。

一个拍摄制作达到50万预算的广告,就这样简单轻而易举的完成了,方婉琦大笔一挥,毫不犹豫的给了陈京两万块钱的奖金,这笔钱当即就打到了陈京的账户上。

陈京对自己腰包的迅猛增长一点都没有察觉,他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经贸局的工作中。

现在的局面对陈京不利,但是陈京想开了,发昏当不了死,工作的事情不能落下。手上有了三千万资金,开发区的建设马上就启动,另外,县财政支持彩水的有一部分资金,是以经贸局的名义支持的,钱要从经贸局的账上过。

对这样的支持,陈京全部给予了扣留,以经贸局名义支持彩水的所有钱,陈京宣布,全部用于支持三农企业,为此,陈京还专门召开了三农企业扶持项目专题会议。

在会上,陈京明确表示,经贸局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要多支持关乎老百姓生产生活的农业企业,要多扶持农业产业化企业的发展,要搞活农村经济。为此,经贸局首批三百五十万资金将全部投入到支持农业产业化企业上来。

陈京的这个举动,无疑打了彩水方面一个措手不及,王涵阳大为光火,但却无能为力!

彩水的这一笔钱,是承诺给部分老职工解决养老问题的,现在被陈京扣留,让彩水一肚子苦说不出。

本来,部分老职工养老的问题,应该是由彩水自己来补偿这笔钱,现在县政府拨款给彩水,以彩水的名义补偿老职工,县里意图协助彩水恢复企业形象的意图很清楚。

陈京扣这笔钱,让双方都不敢在这件事情闹腾,因为这一闹腾开来,老百姓如果知道政府又在拿纳税人的钱为企业填窟窿,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老百姓,势必又会出现更强烈的反弹,后果不堪设想。

……县委,舒治国办公室门口左右走廊上,连一只蚊子都没有。

县委上上下下所有人都知道,舒书记发怒了,上午几个乡镇一把手汇报工作,个个被他骂得狗血喷头,当时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在这种情况下,在县委上班的一帮公务员,又有哪个愿意去触那个霉头?

所以,舒治国办公的那层楼都成了禁地,一般人根本不去,而在舒治国周围办公的县委同事,一整天也都躲在办公室,轻易不露头,生怕一不小心被县委书记揪住了辫子,那指定就要倒大霉了。

舒治国的办公室,县公安局长李生道,常务副县长王涵阳坐在沙发上,两个人的脸色都颇为难看。

舒治国远远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眼睛盯着两人道:“怎么了?照你们这样说,工作都不用做了?我发现最近我们县里的风气很不对劲,到处议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这哪里是正常的风气?

不管怎么样,工作是核心,工作是根本,天天不工作了,整天想着乌七八糟的事情,我们澧河究竟还要不要发展?”

舒治国一开口说话,便忍不住要激动,这几天他都是这样。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烦过,他好像看一切事情都不顺眼,他一直以来的深沉和城府,这几天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变得很暴躁了!

陈京一个小小的经贸局长,竟然敢公开向他叫板,这让他简直是下不了台。

作为县委书记,舒治国任免一个科级干部,那简直如儿戏一般容易。但现在问题就是,陈京这是公开叫板,而且陈京硬是把自己塑造成了为民请命、清正廉洁的模范,陈京最近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招招直指澧河县存在的敏感问题,咬得非常的紧!

这样的情况,让舒治国很不好操作,如果没有让人心服口服的理由,他是绝对不能动陈京哪怕一根汗毛的,否则,以后在澧河他就不用待了。而且,将来也会给他留下无尽的后患!

可是,如果不动陈京,现在陈京如此向他叫板,就已经让他威信扫地了,如果他拿不下陈京,他还有何脸面再当这个县委书记?

舒治国左右为难,进退失据,而陈京现在的动作,在舒治国看来,是思路清晰,强硬得让人吃惊,丝毫没有退缩和回旋的余地。

直到此时,舒治国才有些后悔,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低估陈京了,陈京的城府比自己想象得要深得多。

也许从黄小华那次干扰台湾鸿城集团入驻澧河的事情中,陈京就已经搞明白了黄小华的一切动作,都是舒治国的意思,那个时候,他就非常堤防舒治国了。

而舒治国在鸿城成功入驻澧河后,为了掩饰和淡化黄小华事件,不惜重奖陈京,而且努力的宣传陈京,将陈京塑造成澧河发展史上了一个英雄式的人物。

事实证明,舒治国是白费心机了,也许舒治国的那些举动,反倒被人看成是欲盖弥彰,那是他在掩饰他内心的心虚。

陈京实在是没有给舒治国太多的面子,陈京对公安局的质疑,陈京对彩水集团的质疑,这两个质疑,都是直指舒治国的问题。尤其是,陈京的质疑被易先平利用炒作之后,那个时候舒治国已经不得不做决定拿下陈京了。

只是陈京远比易先平要聪明得多,易先平是墙上芦苇,陈京却是脚踏实地,站得很稳。

对付易先平,舒治国只是稍微动动,政法委内部就乱了,自有人将易先平拉下马。

而对付陈京,舒治国以为可以故技重施,可是真正等他动的时候,他才发现经贸局是铁板一块。看上去矛盾重重的经贸局,早已经被陈京经营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了。

舒治国指责陈京搞一言堂,在经贸局的班子中却没有一个人响应他,甚至他主动暗示拉拢经贸局班子中人员,竟然一无所获,这不得不说是个巨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