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9章 无毒不丈夫

第二百零九章 无毒不丈夫

“书记,我错了!”黄小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背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而他脑子里面更是一片空白,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所谓万念俱灰,大致就是这种情况。

舒治国一席话,将黄小华扒得干干净净,此时黄小华才清楚,自己在舒治国面前根本没有秘密可言,自己的那些小九九,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切都在舒治国的关注之下。

黄小华什么时候和陈京有接触,什么时候去了纪委反映情况、交代问题,和陈京谈了一些什么,去纪委谈了一些什么,舒治国都清清楚楚,了若指掌。

黄小华觉得自己在舒治国面前,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透明人,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几乎没用舒治国再说什么,黄小华的心智顷刻间就崩溃了,直接低头认错,束手就擒!

舒治国笑眯眯的看着他,那副模样很平和,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舒治国越平静,黄小华心中就越不安,他恭恭敬敬的站着,连坐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好了,坐吧,坐吧!”舒治国冲黄小华摆摆手,压了压。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向纪委交代问题,这是应该的嘛!这又有什么错误?最近纪委明华书记不是在调查吗,我支持明华书记,希望他能查得更深入一些,最好能查出我们澧河的腐败之源,那样,我就不用为澧河的干部队伍建设,操这么多心了!”舒治国淡淡的道。

黄小华抿嘴不说话,心中却很吃惊,他很难相信这话是从舒治国的口中说出来的,舒治国说这话是什么意图?

他的心思忽然活分了起来,黄小华从舒治国这番谈话中,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现在对舒治国来说,最大的心腹大患是什么?

答案毋庸置疑,那就是陈京!一日不拿下陈京,他舒治国的颜面和威信就没法树立,他在澧河就没法推进工作。

可是陈京那么好拿吗?陈京聪明绝顶,把矛盾搞得很公开,让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舒治国根本就没办法从暗地里动手,而从明面上动手,陈京又站得稳,经贸局也牢牢的被他掌控住。

形象一点比喻,陈京现在就像是一只刺猬,四面八方都武装着,让舒治国根本就没办法下口。

黄小华一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心中停荡了不少。

只要自己还有利用价值,黄小华就不担心舒治国会整他,即使要整他,那也得等到陈京的事情解决后不是?

一念及此,黄小华道:“书记,您一席话说得我惭愧得很!陈京欺我太甚,我也是迫不得已受了他的蒙蔽,才有了那些糊涂举动!我作为县委常委,真正遇到了问题,应该要找您这个班长才对的。”

黄小华态度陈恳,言辞十分的恭谨,态度相当的好。

他顿了顿,道:“书记,还有!最近县委的工作遇到了一些困难,这我也知道。尤其是陈京的问题,更是影响恶劣,实在是有些难办呢!”

舒治国轻轻的笑了笑,从桌上端起咖啡细细品了一口,道:“再困难的工作也要做,不能因为有困难我们就退缩,这一点我是要特别强调的!”

黄小华很上路,也就省却了舒治国很多功夫,黄小华的特点就是擅长搞阴谋诡计,擅长应付目前的局面。

在这个时候,舒治国要给予黄小华充分的信任。

两人配合已经这么多年了,虽然最近两人关系出现一些裂痕,但是现在,舒治国暂时拿住了黄小华,两人再配合一次,又何妨?

舒治国拍了拍沙发道:“小华啊,马上就是换届了!如不出意外,几个月以后,我这一班就要到岗了!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这样的困难,实在是非我所愿啊!

实话跟你讲,对目前澧河的班子,我颇为失望。

鲁权县长是我向市里要来的,我算是违背了组织原则,可是鲁县长迟迟进入不了状态……”

舒治国摇头叹气,失望着色溢于言表,他眼睛盯着黄小华:“小华,在目前澧河的班子中,你算是一个被埋没的人才。对你的使用问题,市里是有综合考量的,市委组织部干部二科还给我打了电话。

我对你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我估摸了,这次换届,如不出意外,你也是要动一动的,组织就要给你加了担子,你可要打起精神来啊!”

黄小华挺直腰杆,道:“书记,这一切都得您替我说话,替我做主,我哪里有什么主见?”

舒治国哈哈大笑,他和黄小华对望一眼,黄小华也笑了起来。

良久,黄小华先收敛了笑容,凑到舒治国的身边道:“陈京的这件事情的确是棘手,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黄小华眼睛一瞪,道:“说起来,这个事情的起因,是陈京揪了公安局的辫子,非得要说公安战线怎么怎么地,其实说起来,这就是这个小事儿,都怪李生道,平常被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给搞习惯了,容不得不同意见。

如果,陈京揪住徐亮的问题的时候,李生道就能够主动一些,哪里会有今天的局面?”

舒治国眉头皱了皱,手轻轻的敲打着座椅的扶手,良久,他豁然站起身来,道:“你的意思是……”

黄小华呵呵一笑,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事我们还得从公安系统着手。公安局内部存在的问题也不怪陈京揪辫子,实在是太严重了!李生道也不检点,出格的事情做得多。

对这类情况,县委可以考虑顺应名意,拿下公安系统。”

“你说什么?”舒治国声音猛然拔高,眼睛盯着黄小华,脸上的神色难以置信!

黄小华面色平静,道:“陈京不是一直在标榜他行得正,立得稳吗?难不成只有他行得正?我们县委就行得不正?

这明显是荒诞逻辑嘛!我们下决心解决掉公安政法系统问题后,然后再回过头来追究陈京干扰县委正常工作。对公安系统的问题,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

陈京只知道莽撞蛮干,一点都不知道县里已经在长远布局,书记您高瞻远瞩,屡次都有机会彻底解决公安系统的问题,就是因为陈京瞎闹蛮干,才一直拖到了现在才解决。

陈京不理解县委的苦衷,老是和县委唱对台戏,表现出来的素质很不成熟,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安排他出去学习,或者调整他的工作岗位,甚至直接就拿下他,将他冷一冷,重新去找准自己的位置,这都是可以的嘛!”

黄小华一通长篇大论,他越说兴致越高,而舒治国则是听得目瞪口呆。

放眼澧河,如果说诡道,的确是无人能够和黄小华相比。

黄小华想的这个对付陈京的策略,饶是舒治国平常行事冷酷无情,也实在是没想到这一点。

舍弃李生道,拉下陈京。

李生道这几年贪污受贿的证据大把,拿下李生道,然后彻底清洗公安政法战线,书记县委权威确立的同时。

再以此为契机,打击陈京搞的个人英雄主义那一套。

这一来,陈京在彩水和徐亮的对掐,以及陈京后来的那些针对公安战线的过激发言,立马就能显示出他的不成熟,和他的年轻。

陈京不是一直指责舒治国和李生道是蛇鼠一窝吗?舒治国现在出手将李生道做掉,用事实证明,舒治国一直都是在致力于解决澧河公安系统问题的。

而之所以他舒治国迟迟没动,只是时机不成熟而已。

舒治国的高瞻远瞩,差点就被陈京的莽撞和冒失弄得功亏一篑,这个说法顺理成章,绝对澧河上下能够信服。

有此一点,舒治国要拿下陈京,那不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分分秒秒的事儿吗?

这些念头瞬间从舒治国脑子里面转过,他道:“老黄,你……你……简直是乱弹琴,李生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如此和他过不去?”

黄小华哭丧着脸道:“天地良心啊,我和李局长从来就不熟的,您难道不知道吗?”

“书记,我所给的这个建议,绝对是处处为您着想的啊!书记您想,您身边的人不知洁身自好,处处留下问题和把柄一大把,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重用,重用这样的人,以后带给您的是无穷的麻烦!”黄小华分辨道。

舒治国瞳孔一收,黄小华的这句话一下击在了他的命门上,是啊,李生道的确是有些不检点了,这几年在公安局口碑搞得很差。舒治国对他是屡教不改,有时候,舒治国甚至忍不住要拍桌子骂娘!

“也许真该要决断了!”舒治国喃喃的道,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代价有点大啊。

他脑子里蓦然想到陈京,想到陈京那一副桀骜不驯,永不低头的样子,舒治国心中就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的挑战,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心中的情绪就变得异常的暴躁了。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舒治国脸上罩上一层寒霜,手渐渐的握紧,成了一枚重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