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0章 恩怨分明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秋,夜,这一天对澧河来说,注定了会不平常。

就在晚上大约八点钟的样子,澧河县城,全城警笛长鸣,一辆辆的警车“嗖!”“嗖!”从街面上划过,引来路人的一阵驻足观望。

老百姓都清楚,一定是出事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惊动这么多警车?人们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街头巷尾,因此又多了一个谈资。

县委家属楼,舒治国回家之后,正在享受丰盛的营养餐。

他的老婆在家,『女』人昔日窈窕的身段,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变得臃肿不堪了。而以前光滑的皮肤,也渐渐爬上了皱纹。只是多年的养尊处优,已经让她忘记了自己曾经卑微的出身,日子倒是逍遥自在。

她年纪不小了,穿着却前卫时尚,整天跟一帮同龄的县里的官太太打牌、跳舞,自有自己的一方『精』神世界。

“哎!老舒,你看这裙子怎么样?冯老板的老婆从香港带回来的,说是国外牌子,在外面可时尚着呢!”老婆穿了一身『花』枝招展,扭着那粗『肥』的腰肢,就在舒治国眼前晃晃悠悠。

舒治国皱了皱眉头,差点被噎着,他心中闪过一丝恶心,没好气的道:“好看,好看!我跟你讲了,让你不要『乱』收礼物,你怎么就不听?”

胖『女』人瘪瘪嘴,丝毫不觉得自己大秋天穿裙子有什么不妥,她自我感觉良好的扭了扭屁股,回头冲舒治国瞪了一眼,道:

“你吃过了别忘记收拾啊,我出去跟老姐们几个聚聚……”

“咚,咚!”急遽的敲『门』声响起,胖『女』人回头道:“哎,来了!我来……”

她快步走到『门』口,猛然将『门』拉开,刚要说话,一抬头看见『门』口站着黄小华,她本来笑逐颜开的脸庞瞬间凝固住,脸马上冷下来,回头冲舒治国道:

“老舒,找你的!”

黄小华似乎没察觉到胖『女』人的态度,他也顾不得换鞋,就那样直接闯进去,直奔舒治国就餐的餐厅,走到近前,他声音微微颤抖的道:

“书记,出事了!李生道下午忽然搞了一个专项行动,全城的警力都被他调动起来,直扑易周镇方向,应该是冲着彩水方向……”

“什么?”舒治国手上的筷子差点滑落,人迅速站起身来。

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极其凝重,黄小华直直的站在他面前,呼吸都不敢用力,他生怕干扰舒治国的思路。

沉『吟』了良久,他方道:“书记,我怀疑可能是有人泄密了!我建议马上上报市纪委行动组,改变计划!还有,立刻通知彩水方面……”

“慢!不要慌!”

舒治国道,他抬手指了指桌上的咖啡,“你帮我冲杯咖啡吧!”

黄小华将咖啡冲好,舒治国已经回到客厅,他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宛若老僧入定一般。黄小华将咖啡放在他的右手边,咖啡香气四溢,他的右手拿着搅拌勺儿,轻轻的按照固定的节奏动作着。

黄小华就在他的旁边坐下,他额头上的汗涔涔而下,止都止不住,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今天,是市纪委行动组对李生道采取强制行动的日子。

按照计划,今天下午四点,由黄小华向李生道传达县委舒书记要见李生道的命令,让李生道去舒治国在房山宾馆长期占用的一处办公地。

在那里,市纪委行动组已经严正以待,只需李生道赶到那里,他便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然后县委会控制李生道被双规的消息,开始对公安系统、政法系统进行大清洗,最后达到彻底整肃政法委公安系统的目的。

这个计划是黄小华向舒治国建议的,两人反复研究推演了很多遍,各种可能『性』都想到过了,完全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计划。

“这个消息是市里泄『露』的!”舒治国笃定的道,他站起身来,冲黄小华道:

“我们马上去房山宾馆,就在那里等!”

黄小华有些发懵,他不明白这个时候去房山宾馆还有什么意义,但是舒治国态度坚决,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帮舒治国拎包,两人下楼,楼下司机也不在,黄小华慌忙安排司机来接。

舒治国摆手道:“我们打的过去!”

两人急急匆匆的赶到房山宾馆,埋伏在房山宾馆的行动组早已经『乱』了套,为首的负责人过来问舒治国:“舒书记,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没有动静!”

舒治国脸『色』很难看,冲他们摆手道:“你们各就各位,一切按原计划安排!”

他回头冲黄小华道:“等!”

一个等字,让接下来房山宾馆的气氛变得相当紧张,黄小华诡计多端,但是养气功夫远比不上舒治国,他焦灼的在走廊上踱步。

李生道不是一般的人,他现在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手上掌控了公安局,而且能够调动武警中队,他如果想歪了,该能干出多少出格的事情?

尤其是李生道掌控公安局这么多年,李生道手上握有大量官员的案底,他如果把这些全部都抖落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早些年,公安系统在全县展开过多次严打黄、赌、毒的专项行动,在这期间,公安局在全县发展了大量的线人。这些线人大都是社会闲散人员,起初,他们还只是向公安局提供线索和信息。

但到了后来,他们渐渐开始敲诈勒索,牟取巨额的回报,当时最知名的例子是某副县长嫖娼被公安局发展的线人敲诈,这件事情震惊了澧河。

后来,那位副县长调离澧河,但是澧河公安局这种大张旗鼓发展线人的做法,也受到了广泛质疑。从那时候起,李生道开始改变了办案的策略。但是那个时候,李生道手上已经掌握了澧河大量官员的隐『私』。

这些年,李生道能够屹立澧河政坛这么多年而不倒,这其中就和他手上掌控了大量官员隐『私』有关。

据说,李生道有一次酒后向朋友透『露』,澧河政坛对他没有秘密,哪个局长的老婆偷了多少男人,他都清清楚楚。

黄小华不敢想象,像李生道这样一个手握这么多官员隐『私』的家伙,他一旦狗急跳墙,又能掀起多少的风『浪』?

黄小华甚至不清楚,他自己是否有把柄握在对方的手上,这恰恰是他焦灼的根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从八点到九点,十点,十一点,一直到凌晨。

秋风凛冽,院子里的枯叶被秋风吹得沙沙的响,房山宾馆舒治国的办公室灯火通明,舒治国一直就坐在房里面读书,桌上放着一杯咖啡早已经凉去,他似乎已经完全沉醉在了书的世界中。

外面焦灼不安的黄小华,在寒风凛冽中依旧坚守岗位的行动队员,舒治国似乎把他们都忘记了。

“嘟,嘟!”两声响亮的汽车笛声在酒店大『门』方向响起。

黄小华如被电击一般站直,然后迅速推开舒治国办公室的『门』,而在暗中,一直枕戈旦待的行动队员此时也打气『精』神来,整个房山宾馆的氛围因为这两声笛声骤然变得紧张。

“书记……”

黄小华叫了一声书记,舒治国却恍若未闻,依旧捧着书读。

黄小华嘴『唇』掀动,却没有再说话,他转身出『门』,快步走向酒店大『门』方向,在那里停着一辆猎豹越野吉普,崭新的吉普,警车!确确实实就是李生道的座驾无疑。

黄小华硬着头皮上前,车的副驾驶『门』打开,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从上面下来,那不是李生道又是谁?

“李书记……”黄小华叫了一声,脸上装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你终于来了,书记生气了!摔了杯子,我劝他早点休息,可他放言了,说你不来,他今天就不休息,还好,你终于来了!”

李生道嘿嘿一哼,声音『阴』冷『阴』冷,然后便盯着黄小华『阴』测测的笑。

黄小华目光和他不敢对视,李生道道:“看了黄主任等我是等急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晚局里有行动,我忙活到现在才收队,我这一收队就过来了,书记在忙什么?可是在读书?”

黄小华愣了一下,不自然的笑了笑,道:“还是李书记了解书记,的确,书记一直在读书,我们都不敢打扰他!”

“哈哈,好!”李生道哈哈一笑,声音洒脱豪迈,他大手一挥,道:“走!我们一起去见书记,我最羡慕的就是读书人呢!读书人聪明,读书人脑子灵活。

不像我们,就是一根筋,不懂得用智慧,只知道硬干蛮干。”

他伸出大手,在黄小华肩膀上拍了拍,黄小华一只肩膀差点被他拍脱臼。

“我李生道做人,向来讲究恩怨分明,别人对我好,我李生道就给他掏心窝子。别人要整我,我李生道拔出来的就是白刀子!恩将仇报的事情我李生道不会做。

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李生道也不会做,我李生道是有仇必报,即刻就报,一刻也不耽误,哈哈!”

李生道仰天大笑,笑声声震屋宇,黄小华霎时面如土『色』,身上不自然的颤抖,是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