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1章 究竟谁死?

第二百一十一章 究竟谁死?

李生道大踏步进舒治国的办公室,黄小华跟在他的后面,低着头,样子是说不出的猥琐!

“书记……”李生道朗声叫舒治国。

舒治国眼睛盯着书本,似乎被书上某段文字吸引住了,他放下书的动作是如此的恋恋不舍,一直把书放到了桌面上,他的眼睛还迟迟不收回来。

良久,他才抬头看李生道,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总算来了,怎么?今天的行动顺利?”

李生道走到舒治国前面站定,先前的跋扈和锋芒渐渐的收敛,他恭敬的道:“行动是早先就计划好的,很顺利,查封了几家麻将馆,查封了一家娱乐场所,触目惊心啊!

彩水职工工资据说都发不出来,可是他们的领导层却是花天酒地,一个副总,一夜就叫五个小姐,我们的办案人员抓捕他,他态度还极其嚣张,直叫要给您打电话,我把他带局里来了,我们县里有些风气,是该要治一治了!”

舒治国轻轻的笑了笑,眼睛盯着李生道的脸上,李生道眼神也不躲闪,不退缩,两人就那样对望着,良久,舒治国哈哈大笑,站起身来:“黄主任,给李书记上茶,今天我们秉烛夜谈,好好的唠一唠。”

黄小华把茶冲好,轻轻的将茶杯放到李生道的面前,李生道嘿嘿一笑,道:“有劳黄主任了!黄主任冲的茶,想必都香一些!”

黄小华尴尬的笑了笑,道:“李书记真会说话,呵呵~”

李生道端起茶杯,滚烫的热茶他喝得滋滋有味,他旁若无人的喝茶,满满的一杯茶,他一直喝干净才道:“书记,您找我所为何事?”

舒治国手上端着咖啡,慢慢的踱步过来,坐在李生道的旁边道:“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只是听说你们搞了个什么行动,想了解一下究竟是什么行动,还用得着你亲自督阵?”

李生道道:“也不算什么大行动,只是我们公安局好久不动了,下面难免就有些议论,而我们自己也实在是闲得发慌,尤其最近这两天,我觉得嘴里淡出鸟儿来了,就动了一动!”

“不动不知道,一动吓一跳,问题真的不少啊!难怪陈京也会仗义直言了,我们总怪人家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殊不知,如不是问题突出,别人又怎么会狗拿耗子?没那个必要嘛!

我最近在琢磨,我们得来一次更大的行动,目前我手上已经掌握了相当的证据,这次行动如果成功,澧河大部分问题都可以解决,永远不会像现在这般,我们这么被动了!”

李生道侃侃而谈,黄小华在一边听得心里拔凉拔凉!

李生道这是在威胁舒治国,??他在告诉舒治国,他手上掌握的证据很多,如果舒治国要搞他,他必将把所有掌握的信息都和盘托出来,那绝对就是鱼死网破的结局!

本来针对李生道的行动,核心就在于突然二字,没有了突然性,行动的困难就增加十倍,风险也增加十倍。

现在倒好,行动还没开始,李生道却先行动了,调动全局的警察扑易周镇,说是打击黄赌毒。

如真只是打击黄赌毒,用得了这么大的阵仗?

与其说行动,还不如说是示威,狗急跳墙的李生道,一旦撕破了脸皮,反弹的力量也着实惊人!

此时的黄小华清楚,自己苦心策划的行动失败了,彻彻底底的失败,彻头彻尾的失败!

李生道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有通天的关系,如果不是这样,市纪委绝密的专项行动,怎么可能能够被他预先知道?

看着李生道大马金刀的坐在舒治国的旁边,态度一改平日的谨小慎微,开始侃侃而谈,那就是公开的叫板!

黄小华心中忽然感到有些荒谬,现在的澧河政坛,不仅是年轻气盛的陈京敢向舒治国叫板,李生道这也是明目张胆的向舒治国叫板,舒治国还有何威信可言?

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那么惧怕舒治国?舒治国苦心经营多年,竟然落成了这样的结局,实在是悲哀!

黄小华端起自己的茶,细细的品,品茶是假,思考问题是真。

今天晚上,黄小华一直都很紧张,一直都没有沉下心来仔细想想,现在,在这个时候,李生道和舒治国公开摊牌了,他的心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忽然,黄小华捏杯子的手顿了一下,一个极其不好的念头在他心中浮现,他的脸色霎时变白了。

他轻轻的放下茶杯,对舒治国道:“书记,这么晚了,您的肚子也应该饿了,我去通知,给您和李书记安排一点宵夜?”

舒治国微微蹙眉,摇了摇头,道:“你先出去吧,宵夜就不用了,让我和李书记单独聊一聊吧!你今天也累了,回去早点休息!”

黄小华应了一声,缓缓的退出舒治国的办公室,他从酒店后院一路快步走到前面,再回头站定,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刚才,他忽然之间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想,舒治国可以舍弃李生道,那自己本就和他不是一条心了,他是否可以连自己也舍弃掉?黄小华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知道自己的价值。

自己存在有价值,自己不存在更有价值,尤其是对现在的舒治国来说。

他回头看到的房山宾馆,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酒店大部分的灯火已经灭掉了,仅剩几处灯光在凛冽的寒风中颤颤的绽放,光线很微弱,是那么的无力,让整个房山宾馆,看上去感觉很阴沉。

黄小华刚才觉得自己待在里面,脖子像被别人掐住了一般,呼吸都是异常困难。现在终于出来了,他终于可以畅快的吐一口长气了。

“黄主任!”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后面响起。

黄小华浑身一激灵,猛然回头,李生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就站在他的身后。

“李……李书记?你……你怎么?”黄小华吃惊的道。

李生道缓缓的从暗影里面走出来,似笑非笑的道:“怎么?很意外吗?我送送你而已!”

黄小华觉得脚下很僵硬,不知道往哪方挪动,他就那样直直的站着,他隐隐感觉自己背后有人,猛然回头过去,却鬼影都没有一个,他心中开始发毛,脸上笑得比哭的难看。

“啪!啪!”李生道用力拍手掌,嘴中喃喃的道:“好啊,好啊!黄主任的谋略高,尤其是建议治国书记放弃我,从而彻底踏死陈京的意见更是高妙。我这几天一直在研究琢磨,越琢磨越是佩服,越琢磨,心中越是折服。

所以,今天趁这个机会,我无论如何也要来送送你……”

“不是……李书记……不……”黄小华语无伦次,慢慢后退,李生道则大踏步的往前,靠拢他,黄小华脸色变得灰白:“不要过来,你……你……你想干什么?”

李生道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指着黄小华不住的摇头,道:

“真是自以为聪明,你以为你今天能够出得了酒店吗?舒治国可以舍弃我,他更可以舍弃你,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牵扯到了多少的事儿,你自己比谁都清楚!

真是可笑啊,自己是违法乱纪的祖宗,偏偏却想着揪别人违法乱纪的辫子。说起来贪污受贿,我李生道又岂能抵得上你黄主任万一?这次倒好,你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市纪委已经掌握了你足够的材料,今晚你就不用回去了吧!”

黄小华眼神中露出惊惧恐怖的神色,他大叫道:“不!不!我要见舒书记,我要见治国书记!”

他脚下跄踉,深一脚、浅一脚的茫然四顾,在漆黑中,走出两名西装笔挺的青年男子,他们走到黄小华的身前,从口袋中掏出工作证,还没等他们开口说话。

黄小华高声喊道:“不!我要见舒治国,我要见舒治国!舒治国……舒治国……”

黄小华的声音极其响亮,在夜色中他尖厉的嗓音很有穿透力,整个房山宾馆都可以听到他的喊声。

两名青年男子一左一右将他控制住,黄小华却拼命的挣扎,声音已经喊得嘶哑:“舒治国,你不得好死,你死无葬身之地……还有李生道,你也不得好死……舒治国会让你死得更难看……”

李生道冷冷的站在旁边看着黄小华被带走,他脸上的横肉抽搐,牙齿咬得很紧,良久,他缓缓的闭上双目。

冷风吹拂,吹乱了他前额的头发,他本来雄壮的身躯在寒风中渐渐的显得单薄。

黄小华作茧自缚,自己给自己挖下了坑,他是该死,他是罪有应得。

一个自身千疮百孔的人,处处想着要去揪别人的辫子,实在是既荒谬又可笑,太可笑了!

黄小华的叫喊声渐渐的淡去了,整个宾馆又恢复了寂静,冷风吹过,李生道似乎都能够嗅到一股血腥。很多年前,这种味道是那样的让他迷醉,但是现在,他再嗅到这种味道,却是感到窒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