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4章 不知天高地厚!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知天高地厚!

县委,刚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整个县委大院,看上去很是死气沉沉。

黄小华对县委大院的掌控能力,是相当强的,他的倒台太突然,县委这个摊子没有时间顺利的完成交接,几个副主任掌控局面的能力都有限,虽然舒治国暂时让周进负责县委办全面工作,但是周进想把县委的局面完全掌控住,还需要相当的时间。

县委办主任这个位子很关键,上传下达,沟通协调,都是县委办来完成的,一旦这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政令的畅通就受到了影响。连带政府的工作也都受到了影响。

周进急急匆匆的到舒治国的办公室,舒治国皱了皱眉头。

处在县委办主任这个位置,稳重可靠是第一位的。因为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如果不够稳重,有损领导的形象和威严。而可靠则更重要了,不可靠,错误的领会领导意图,或者是执行领导意图不完整,方向有误,那后果会相当严重。

舒治国深谙官场的道理,所以,他筛选县委办主任是很严格的,像周进这样不够沉着干部,他是看不上的。但是现在,在这个非常时期,他无人可用,也只能是凑合着用一用。

“什么事情急急匆匆的?”舒治国皱眉道。

周进定了定神,翻开文件夹道:“书记,关于您的日程安排,出现了一个小疏漏,都是我的失误。昨天您让我安排下去视察开发区,我安排在下午三点,但是我忘记下午三点,您原计划是要接见纪委易书记的,这个日程……”

“怎么搞的?那下去开发区你安排在什么时候?上午不行吗?”舒治国道,语气中很是不快。

周进很紧张,用手不住的抹额上的汗水,他有他的苦衷。本来今天原计划是安排舒治国去视察开发区的,但是他刚刚跑了一趟开发区,那边什么准备都没有,开发区管委会的一把手冯为国还在遛狗,气得周进当场恨不得骂娘。

但是他终究不敢开骂,因为开发区那还是陈京的地盘,陈京现在即使被舒治国屡屡打压,但是在他的地盘上,舒治国想干点事情,竟然还是渗透不进去,这帮人竟然都唯陈京马首是瞻。

对这样的情况,周进根本就不敢向舒治国汇报,因为舒治国让他安排去开发区,意图就是要将开发区的问题解决掉,他要风风光光的在开发区受到热烈的欢迎,然后以此为契机,他就可以顺利、安心的将陈京拿下了

这个工作舒治国安排给周进去做,就是要让周进把工作做到位,可是凭周进现在的能力,他怎么能做到位?他没有能力拿下冯为国!

如果让舒治国在这种情况下去开发区视察,那绝对会闹出大笑话来,他这个县委办代主任怎么能够承担得了责任?

再说,周进以前一直是跟在黄小华屁股后面做事的副主任,那个时候黄小华是绝对的亲舒派,周进自然也被人认为是舒治国一派。但是,现在黄小华出事了,周进地位能不受影响?

“书记……那个经贸局陈京局长那边,他最近好几天都没去局里办公,他都待在金玉酒楼的某个地方不露面。这几天去金玉酒楼的人不少,我让人专门去盯过,有很多人都是去见他的。

你说他一经贸局局长,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接触,这简直是……”周进扯开话题,说到了陈京。

他现在没有办法正面回答舒治国的问题,他只能迂回,把话题扯到陈京身上,力争让舒治国自己去摆平陈京的事儿,最好是不要牵扯上他。

“怎么了?他还想干什么?还想造反?”舒治国一拍桌子道,他越说越气愤,人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冲着周进道:“你去安排,今天下午我不见易书记,我非得要去开发区走一趟,我不相信那里就是龙潭虎穴了!”

舒治国气得很,他这几天天天想办法打压陈京,开始好像还有点效果。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的做法效果甚小,陈京受了委屈,县城官员、老百姓替他说话的多得很。

官员就不用说了,舒治国在常委会坐了一个摸底,找了几个人在碰头,了解了一下他们对陈京的态度。

大家对陈京的态度很出乎他意料,几乎一致都不同意拿下陈京。虽然他们不同意拿下陈京的理由各不一样,但是结果一样,舒治国就不敢把这个问题拿到常委会上去表决。

因为一旦表决不通过,他县委书记的面子往哪里搁?

还有,开发区和易周镇这几天都有老百姓自发为陈京情愿的,市城建局有个小组,最近几天在澧河调研澧河开发区的建设,当时他们就被当地老百姓围。老百姓才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呢,只知道他们是市里的大官,所以,他们只是一直提要求,目的就是要为陈京请愿。

而易周镇那边的老百姓则更极端一线,县政府分管矿山的副县长过澧河视察,车胎被轧了三个,车后面被人贴了写有“县城多狗官、唯有陈京清”的贴条,道路两旁冷不丁还会蹦出一小子或者妇女,冲着汽车就叫“狗官”。

当时那个副县长搞得很败兴,回来就向县委反映问题,称对陈京的问题,功过是非要分清楚。不能够否定其成绩,不能够否定他在群众中的地位和声誉,一棍子打到死的做法他不赞同。

这些接连而来的消息,让舒治国大为光火。

他就不明白,他一县委书记,要拿一政府下属正科级单位的一把手,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困难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舒治国在澧河讲话开始不灵了?这一点是他最为敏感的。

舒治国发火,周进站着动都不敢动,他更不敢应承事情,因为他清楚,今天下午,舒治国去开发区根本就不能考虑,因为那绝对会闹出一场闹剧出来,闹剧的后果会很严重

想想陈京之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澧河,干出这样的成绩,能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在周进看来,固然是因为陈京能力突出,的确能干外。这和县委和政府领导有意的宣传是有关系的。

就以陈京拿下鸿城集团那事为例,县里那段时间对陈京的宣传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奖励现金十万块,然后又外加大规模的宣传攻势,陈京一夜之间变成了澧河的英雄,成为了澧河政坛的大明星。

如此大规模的宣传,塑造出来的英雄,这才几天功夫,就要把其彻底的推倒,可以想象这其中的难度。

舒治国等于是亲手要毁掉自己捧起来的人,今天遇到这样的难局,他当初又何必下那么大的力气去捧人?

周进的沉默是杀手锏,无论舒治国说什么,骂什么,周进都默默的承受,也不说话。这一手,让舒治国有些无能为力,他要求的事情,周进没有能力完成,他堂堂的县委书记,难道一个日程的问题,还需要他亲自安排吗?

舒治国心中实在是憋得难受,他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牺牲了这么多人,还不能够解决问题吗?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你让易书记马上过我这里来,要查,要严查陈京的问题。我就不信陈京真就那么干净!”舒治国对周进做出了指示,他决定放手去冒险了,他清楚,自己必须做出这个决断了!

“叮,叮,叮!”桌上的电话急遽的响起,舒治国抓起电话,电话那头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好,您是澧河舒治国书记吧?我市委詹秘书。”

舒治国愣了一下,马上满脸推笑,道:“詹主任好,詹主任……”

“你等一下!”对方并没有让舒治国把话说完,而是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舒书记,沈书记要给您说话。”

“沈书记?”舒治国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市委书记沈林亲自和自己通话?所谓何事?”

“是治国吗?我沈林!”电话那头,沈林的嗓音威严而有磁性,舒治国连忙打气精神来,站起身来道:“书记好!我是舒治国,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我能有什么指示?”沈林轻轻的哼了哼,“我只想问你,你搞什么名堂?你最近在澧河大搞反腐还是怎么的?怎么做事儿都不经大脑了?”

舒治国目瞪口呆,怔怔半晌道:“书记,您的话我有些不明白,还请您明示,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出了差错?”

“什么地方?还能是什么地方?”沈林语气严厉,“我问题,你是不是让人查了什么财产来源?你知道你的人干了什么吗?差天把天都给捅破了,他们查到哪里去了?准备查到京城去吗?

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对象都没找对就一通乱查,你知不知道,这样乱动作,影响很恶劣,后果很严重?

我警告你,你马上反思你的行为和动机,然后终止一切动作,否则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我才懒得给你擦屁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