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27章 一切确定!!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一切确定!!

德高市的上空阴云密布,这样的天气在深秋季节可不多见。

伍大鸣的身份本属于是省委组织的四个贯彻落实中央八号文件检查组,第三小组副组长。

他虽然是副组长,其实第三小组就是由他带队,省委组织的这几个小组,主要目的是了解地方情况,体察地方民情。

伍大鸣本身是省委政研室主任,其实也是省委幕僚的角色,他走下来了解情况,督导检查工作,这事可大可小。可是他一到德高市蹲点,德高市市委书记沈林就被双规,这个事情本身就非常的巧合。

沈林被双规,震动全国,而省城更是因为这事儿让很多人很惶恐。沈林在体制内向来就以长袖善舞出名,他接触的人,拥有的关系是相当复杂庞大的。根据中纪委调查显示,就在沈林被双规前,他和省委省政府大量的官员都有密切联系。

还有,据说沈林案可能还涉及到军方腐败的问题,这个问题是相当敏感,同时又是相当受人关注的。

沈林这次出事,是中纪委行动组直接的行为,这个动作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不仅是德高方面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就是省委都不知情。

实职一把手的违纪处理,站在省委层面上,为了慎重起见,一般都会先将其调离原岗位,然后再动手,那样可以确保万无一失。而像沈林这样,中纪委直接动手,事先不通知,这是否意味着,在楚江高层还会存在问题?

很多党外人士议论此事,海外媒体解读此事,他们都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大。

按照共和国的体制,一级压一级,地级市的问题,省委完全可以拿下来。沈林的问题,完全在楚江省内就可以解决。但是这事却就惊动了中央,中纪委直接行动,这从某方面是否说明中央对楚江班子并不完全信任?

楚江省委沙书记因为这事专门和中央相关领导通了电话,也许作为他来说,也是深感压力的吧?

现在摆在省委面前最重要的工作,是要让德高尽快从沈林的影子中走出来,德高的稳定是头等大事。

会客室就两个人,伍大鸣和德高市委秘书长周青两人对坐在沙发上,伍大鸣手上点着一支烟,他吞云吐雾,不急不躁!

沙书记的话在他耳边萦绕:“德高这个地方,现在成了我楚江的三煞之地了!为什么说三煞呢?因为连续三届班子都出问题,而且都是腐败问题,德高已经成了楚江臭名昭著的腐败之地了!

所以,大鸣啦,我这次也是下了决心、顶了大压力了!我深知在德高这样的地方,需要就是敢于改革,敢于决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领导

,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伍大鸣轻轻的笑了笑,用手将烟灰弹掉,他又响起沙书记的叮嘱:“用什么方式方法我不管,我只管成绩!我知道你的个性,用条条框框限制你是不行的,我也不限制你,你放手去干吧!”

“周秘书长!”伍大鸣忽然开口道:“我伍大鸣的个性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不喜欢遮遮掩掩,我行为做事,向来都是光明正大,实实在在的!我批评人,整人,那都在明面上,不存在暗地里做事!

所以,我喜欢直爽的人,就像现在的德高,你还用瞒着我吗?”

周青身子情不自禁的坐直,他可是沈林的首席幕僚,沈林的亲信。按照官场的规则,他必定是要被拿下隐退的,他跟沈林这么久,沈林暴露出了这么多问题,他周青就没问题?

这话说出去是没人信的,周青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准备下来。

现在在市委,周青要下的风声传遍,满延波副秘书长的气焰也越发高涨起来,最近有几个重要的决策问题,他竟然都没有向周青请示,周青人还没下来,其实已经是退居二线的状态了……

面对伍大鸣,周青是不敢有丝毫不恭的,伍大鸣最近几年是彻底蛰伏了,可是早一些年,他的大名可是响彻整个楚江的。

当年伍大鸣在衡州,硬是将衡州的官场掀了一个底儿朝天,有支持者夸伍大鸣做事果决、为人正直、执政清廉、做出了实际成绩、政绩突出。有反对者骂伍大鸣独断专行、不讲组织纪律、践踏司法、不尊重班长、太过自我……

在伍大鸣身上,充斥着截然相反的两种元素,崇拜他的人,狂热疯狂,痛恨他的人,恨不得生啖其肉。

当初省委做出决定,免去伍大鸣衡州市长的职务,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亲自过衡州镇场面,但依旧有伍大鸣的支持者在市委闹事。而与此同时,据说也有人在衡水边上放炮仗庆祝伍大鸣下台。

伍大鸣就是这样一个个性鲜明的人,放眼整个楚江政坛,他就是个典型的异类。他文采风流,偏偏却极具个性,贯彻意志的意识非常的强,他的规划决策,那是无论如何要贯彻下去的。

而他对付政敌和反对者的手段也强得令人咋舌,在楚江政坛,伍大鸣就是个大争议人物。

没有人看好伍大鸣的前途,因为这样一个人,从来不按规矩出牌,从来不按规矩做事。而且是个惹事大王,伍大鸣执政,什么稳定是第一责任这些都是狗屁!

当初他和衡州市委书记闹矛盾就在这里,伍大鸣只管搞发展,搞民生,老百姓的问题,那就是天,谁要是阻挠他的发展计划、民生计划,那就是天王老子,他也敢骂!

伍大鸣在衡州几年,有人给他统计过,政府副处以上的人,他撤职了近百人,整个衡州市包括下面区县,副处以上政府一系的人一共就几百人而已,伍大鸣如此大规模的整肃干部队伍,几乎是毫不留情面,从上到下一路大杀四方,杀得整个衡州政坛,很多当官的惶惶不可终日。

那个时候的伍大鸣,就是伍阎王,就是伍天师,也是伍霸王。

这样的人已经不适应现在这个时代了,这样的人也是没有领导敢用的!

周青脑子里想着这些,他神情愈发恭谨,道:“伍主任,外面的传闻很多,尤其是关于您的传闻!说您可能来我们德高担任市委书记……”

伍大鸣皱皱眉头,道:“这个传闻很多?很多是多少?”

周青犹豫了一下,斟酌的道:“我说的很多,主要还是局限于市委和市政府领导层面。据说,这次组织部找一个叫陈京的局长,这个局长就是您钦点的秘书人选……”

伍大鸣哈哈大笑,站起身来,顺手将手上的烟头掐灭,道:“老周啊,我如果真来德高,秘书长依旧是你!”

周青一愣,旋即大喜过望,忙表忠心道:“伍主任!谢谢您信任我,你如此信任我,我定当不辜负你的信任!”

伍大鸣道:“那你还叫伍主任干什么?”

“啊……”周青睁大眼睛看着伍大鸣,怔怔半晌,道:“伍……伍书记!”

伍大鸣敛去笑容,道:“不错!省委已经决定,由我来出任德高市市委书记!决定已经做出来了,通知还没有印发,这也是我的意思!不用那么急嘛!我现在不也在正常工作吗?”

周青不自然的笑了笑,暗暗摇头,省委做出决议,却印而不发,这可能也真只有伍大鸣这样的人才会提这样的要求。

大家都还以为德高市委书记一位虚悬了,市委书记人家已经住到德高来了,虽然没主持工作,但是每天来度假村来来往往的车有多少?伍大鸣究竟盘算什么?

“但是,正式任命终究是要有的。所以明天下午省委组织部边副部长回过德高,届时召开干部大会,在大会上正式宣布任命通知!”伍大鸣道。

周青疑惑的道:“可是伍书记,市委好像没有收到通知啊?”

伍大鸣哼了一声,道:“我现在不是在通知你吗?你今晚回去就联系通知下去,所有市委委员都要到会,也考验一下大家的反映能力嘛!”

周青愕然说不出话来,伍大鸣这还没上任,再说,这样的通知再怎么也该由省委下达,而且下达给现在市委主持工作的方副书记才合理。

哪有伍大鸣自己通知,由秘书长去组织这种规模会议的?

尽管心中很震惊,周青还是慨然应允。他心中清楚,以后跟随伍大鸣,自己就得适应伍大鸣的节奏和方法,跟伍大鸣讲规矩?伍大鸣就是个最不守规矩的人。

“周青啊!”伍大鸣缓缓开口道,“我来德高,你是我第二个确定的人!再跟我干一任秘书长吧!干出成绩,大家都有成绩!干不出成绩,你我都得滚蛋!”

周青很有冲动,想问伍大鸣第一个确定的人是谁,伍大鸣笑了笑,眯眼看向他道:

“你看,你心中想什么我都知道!你在想我第一个确定的是谁?对不对?我得知来德高的消息后,第一个想到的是陈京,外面传言没错,陈京将担任我的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