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2章 鸭梨山大!

第二百三十二章 鸭梨山大!

伍大鸣精力之旺盛,陈京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陈京上班三天时间,伍大鸣连续三天开了十场会,参加了五个不同单位举办的活动,走访了二十几个单位和企业,单独会见和集体会见的人可能要超过百人。

短短的三天时间,干这么多事情,陈京实在是咋舌。伍大鸣累不累他不知道,他自己反正是累得虚脱。

伍大鸣水平高,大部分讲话都是即兴讲话,但是有几个讲话必须要书面,比如参加市工商联年会的讲话、参加财税系统年终总结大会讲话等等。陈京为了整这几篇讲话稿,晚上绞尽脑汁,说殚尽竭虑都不过分。

还好,通过努力整出的稿子基本还算合格,挑剔如伍大鸣给陈京还是肯定为主。

但是,陈京的稿子要达到伍大鸣的要求,还真得继续努力琢磨。

比如,伍大鸣在市工商联年会的讲话,其中强调要建设楚北地区经济大市,伍大鸣对“大市”这个提法就有异议,经济没有说大的,只有说强的。还有,德高市要建立中原地区物流集散中心,伍大鸣认为“中原”概括不准确,应该要说“中部”。

这还只是小文字问题,更有大的,有些需要突出重点的地方,一定要巧妙的突出重点,陈京这方面火候把握还不到位。

按照伍大鸣的说法,同样是传达文件精神,在工商联上的讲话,传达的精神和在经济工作会议上讲话传达的精神要不一样。在工商联,面对的是私营个体企业老板,这些老总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关切。

所以在讲话的时候,要着重讲符合他们关切的问题。一篇讲话要有小有大,小的是具体问题,典型问题,要切实涉及到会议对象的问题。而大的东西就是政策和方向,要彰显大环境、大气候,要从长远宏观规划的角度来着眼。

因而,一篇成熟的讲话稿,不能太长,却要重点突出,观点明确,要符合实际,又要有政策方向等方面的大东西,这样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陈京的讲话稿给伍大鸣,伍大鸣讲话的时候不是照本宣科,这也恰恰就说明陈京的稿子水平还不到位,还需要努力加强学习,这对陈京来说,的确是不小的压力!

……

周青做事情有个原则,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他这个习惯是多年市委秘书长工作特质决定的。

秘书长的工作细而杂,要当好秘书长,没有耐心是做不好的,在领导身边工作,亲力亲为,这是个态度问题。

什么事情都依靠下属,依靠别人,领导依靠谁去?秘书长存在的价值就是要服务好领导,如果这个态度没有端正,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成绩的。

陈京到办公室的时候,周青正在伍大鸣办公室和他商量今天的日程。

周青出来的时候,他将打印好的日程表递给陈京,道:“小陈,以后书记的日程表都打印出来,时间顺序要务求准确,这对你的工作也是个大方便!”

陈京连连称谢,脸上的神色却有些不好意思。

陈京毕竟没做过秘书,对有些工作还不是很熟练。像书记日程的事情,一般情况是需要陈京向秘书长了解日程的详情,然后牢牢将这些事儿记住,到了点儿就得提醒书记去按照做。

陈京对这个工作每天很紧张,有时候还有强迫症,一搞不准就给周青打电话,周青提出以后把日程表都打印出来,显然是照顾了陈京的。

说起来,陈京上班这几天和周青配合是不错,陈京大小事情都向周青请示,所以,伍书记身边的事情,周青都掌握得很清楚。

而第一天,陈京在应对李红林的事情上,也是给了周青很大的面子。李红林的底牌是什么?无非就是和沈林一系有关系的一些事儿,这对周青来说,是很尴尬的。

周青毕竟是沈林当年的大管家,李红林到市委大吵大闹,别人最容易想到的还是周青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陈京随机应变得很好,让周青自己来和李红林谈。

事实证明,自从李红林那一次来市委以后,再也没有闯过市委,据说他回临河后也很安分,没有闹个什么事儿,也没有发过脾气,看来周青不愧是多年居高位的人,很是有些手段的。

周青走了,陈京马上联系车,时间刚到九点半,伍大鸣从办公室出来拎着包,陈京连忙将包接过来,道:“书记,就走吗?您还可以休息一会!”

“不休息了!我们走,多到下面走走,总要好过于在家里待!”伍大鸣粗声道。

他瞅了瞅陈京的俩黑眼圈,笑了笑道:“你呀!年纪轻轻的,精力还待提高啊,你总不能比我这个糟老头子还差吧?”

陈京道:“书记您龙精虎猛,我很佩服,我正努力向您学习!”

伍大鸣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小陈,脑子不赖啊,转得很快嘛!”

伍大鸣私下里和陈京颇为随和,两人乘电梯到一楼,一楼电梯一开,两人脸上的笑容同时收敛。

伍大鸣不笑的样子很有一股子杀气,那一张长脸拉下,有一种天生的威严。而陈京也清楚自己的角色。秘书的角色,那一张脸得为领导长。领导是什么心情,首先得从秘书身上表现出来。

领导不笑,秘书更不能笑,领导要严肃,秘书也必须严肃。和领导保持高度一致,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秘书。

陈京和伍大鸣到楼下,车早就恭候多时了,陪同伍大鸣下去视察的各路人马齐齐整整在等待伍大鸣的到来。而在后面,还有扛着摄像机、背着摄影架的记者。

“走!”伍大鸣就说一个字,这一溜人像赶鸭子一般四处乱窜,找到自己的位子和车子,几十秒的功夫,车队就启动了。

“订的那辆金龙车什么时候到?”伍大鸣冷不丁的道。

陈京坐在副驾驶座上回头道:“应该一个星期之内能到,书记您得再坚持一下!”

伍大鸣和沈林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沈林下去视察,清一色的小车,有时候车队一路排可以有二三十辆。如此庞大的车队,走到哪里别人都知道是大官降临了,气场相当足。

伍大鸣不喜欢搞这么多花架子,他上任之初,就要求下去视察都坐大巴,大巴装人多,而且在车上还可以交流开临时会议,没有小车那般张扬,还比开小车效率高。

伍大鸣要大巴车,周青一个时候哪里去找?下面有些单位倒是有,但是市委用车总不可能借,在情急之下,周青只要重新安排经费订了一辆豪华中巴车。

伍大鸣在车后座闭目养神,陈京却不能睡,他一直关注着窗外,忽然,他脸色变了变,掏出电话正准备打电话,伍大鸣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道:“你不用打电话了!行程是我临时改的。我早就想到北方几个偏远县看看,今天正好,我们就来个突然袭击!”

“可是,书记……”

伍大鸣皱皱眉头打断陈京的话道:“都说了突然袭击了,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也不要担心那么多!”

伍大鸣顿了顿,道:“现在市委头等的工作,就是要妥善处理好沈林系列案子,我们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但是也不能搞大株连。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要果断一些,也要快一些。

这个问题的解决,是我们下一步换届的基础。区县班子换届,这个事情要慎重啊!”

陈京回头看伍大鸣,伍大鸣闭目养神,眼睛都没有睁开。

陈京清楚,对伍大鸣来说,他现在手上这个乱摊子的确是很难整。首先班子内部统一就不容易,几个主要领导,覃飞华要到站了,基本处于不管事状态。

方克波可能还没从失去书记的失利中缓过劲来,还没找准自己的位置,伍大鸣要和方克波找到默契,还需要时间。

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倒是一个可以使用的人,刘明明年龄再干两年就要到站,没有多少想法了。他能够在领导岗位上继续干,也是想干几件实事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伍大鸣有些基本问题没解决,谁都还不能信,这也是伍大鸣很尴尬的地方。

“去西北几个偏远郊县?”陈京皱皱眉头,“修梅和澧河岂不是一定要到?”

陈京从来没想过这么快就有机会回澧河,不知为什么,他此刻心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了。

他进市委才短短的数天的功夫,但是现在在他眼中,澧河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看澧河的角度也不一样了,澧河他了解,问题很多,很严重,也许在伍大鸣任上,澧河会有一个全新的改变吧?

陈京偷偷的往回看,伍大鸣正在打盹,他悄悄的摸出手机给马步平发了一条信息。

这倒不算违规,毕竟作为秘书,安排伍大鸣的起居也是他的工作,他提前跟下面打招呼,更信得过的人打招呼,也是陈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