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3章 大筹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筹码!!

陈京在思考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伍大鸣为什么要搞突然袭击,这样悄无声息的改变行程,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德高市的北方三县,澧河、临河、修梅,三个县都是刚刚完成一把手调整的县,而且都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县,按说,现在对伍大鸣最大的考验,是各区县党政一把手的调整必须要有方案了。

伍大鸣上任伊始,将德高各区县党政一把手落实下来,这既是考验他的能力,对他来说也是机会。

说考验他的能力,是因为每逢换届,都是博弈最激烈的时候,各路人马使出浑身解数,目的就是要为自己一派争取到足够的利益,伍大鸣如何平衡好各派的权利之争,同时顺利贯彻自己的意志,这是很大的考验。

而说是机会,也是自然的,伍大鸣如果能够利用好这此区县班子调整的机会,顺利的筛选一批能干事,会干事,他又能够掌控的干部,这对德高来说,便是一大利,对伍大鸣个人来说,他以后开展工作也是事半功倍。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目前德高西北三县就不是重点了,重点在于剩下的万寿县,花园县,乐山县还有前河、后河,五星,德水四区,德高一共十个区县,还有七个区县的党政一把手没有确立。

不夸张的说,为了区县党政一把手的确立,已经差不多酝酿了一年,这摊子水之深,也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这个盖子如何揭、怎么揭、什么时候揭、由谁来揭,这都是牵动无数人心弦的。

车队行进速度很快,很快车队便进入了修梅地界,陈京将腰杆挺直,终于在国道的岔口看到了修梅方面前来迎接的车辆。

从远处看,马步平一马当先的站在最前面,他后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和车,陈京从远处目测这个阵仗,应该是四套班子都到齐了!

“伍书记,修梅到了!步平书记率修梅班子在马路上迎接您呢!”陈京回头道,他有些心虚,马步平这个阵仗弄太大了,伍大鸣的性格不是喜欢铺张的人,再说,都说了这是突然袭击,下面的人怎么能这么准确的把握行程?

“你下去吧!让他们一同返回,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大马路上灰头灰脸的,有什么好见?”伍大鸣道,他眼睛依旧闭上,外面的事情他似乎根本就没看到,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不想看。

陈京示意司机停车,他从副驾驶座上溜下车,一路小跑只往马步平等人站立的方向。

马步平和县长段小冉飞快往这边迎过来,马步平脸上含着笑,段小冉落后他半个身位,道:“陈主任,辛苦了!书记怎么安排?”

陈京还没来得及回话,双方便凑近了,陈京和马步平握手,马步平另一只手也搭上来,道:“书记这个突然袭击很突然啊,我着实紧张了一下!”

马步平这话有深意,一方面他是感谢陈京给他通风报信,另一方面,他还是想陈京能够再给他透露一点信息。毕竟事先没有收到通知,市委书记就突然造访了,作为下面的人,还是倍感压力的。

陈京也不知道伍大鸣的意图,他紧了紧握马步平的手道:“车队先跟着回去,回去以后再说!”

陈京松开马步平的手,段小冉早伸手过来,两人握了一下,后面还有人涌过来,马步平便拦下了,回头道:

“都上车,都上车!回去!回去!”

大家的动作都很快,纷纷都找到了各自的位置,然后钻进了车中。因为有了修梅本地车的加入,车队愈发庞大,如此庞大的车队进入县城,县城街道两边的人们纷纷驻足观看,像看西洋镜一般。

整个修梅县城的老百姓都清楚,县里面来大官了,几十辆小车构成的车队,一度让这个小县城的交通都很是不通畅。

“修梅比之澧河如何?”伍大鸣坐在车后问。

陈京望着修梅的街道,颇为破旧,道路两旁也很凌乱,这种凌乱和卫生没有关系,完全是因为道路陈旧,格局落后造成的。但陈京心中清楚,修梅比澧河还是要好一些的。

他道:“澧河比不上修梅,澧河县城更小,人口更少!”

伍大鸣不做声,手轻轻的敲打着车窗,过了一会儿,他方道:“如果脱贫,如何让落后的地方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提高,这和发展经济同等重要。修梅、临河、澧河三县,我都必须要走一走,看一看!

看德高市如何,并不是看德高的几个市区怎么样,而是要看西北三县怎么样。你知不知道,德高西北三县,贫困人口超过了一百万,这个数字是整个楚江贫困人口的五分之一强。

楚江可是有九十多个区县,我们三个县就占了全省五分之一以上的贫困人口,这三个县我们该不该重视?”

陈京默然无语,伍大鸣不愧是省委政研室下放的,各种收据信手拈来,经他这样一说,德高西北三县还真是个棘手的事儿。

“书记,修梅马书记以前在澧河担任县长,是我的老上级!”陈京道。

“所以你就把我的行程透露给他了,然后就造就了一场几十辆车的车队的宏观场景,那气派足啊!在这样一个穷县,我下来看看就整出如此大的阵仗,老百姓难道不会从背后戳着脊梁骂?”伍大鸣嗡声道。

陈京闭口不敢做声,心中却有些暗怪马步平场面做得太过了!

伍大鸣一行直奔县委招待所,招待所这样的事物早就面临淘汰,现在是难得一见了。

但是在修梅,县委招待所却是一特色,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雅,关键接待领导还有独立小院,不是别墅,但是四合院比别墅更阔气。

伍大鸣就在这样一幢四合院中接见了修梅县常委。

伍大鸣这倒没有提接待铺张浪费的事,他只讲自己突然造访,给大家造成了不便。然后他讲,突然造访的初衷,是想看一看德高最穷的地方就是穷到了什么样子,还算有幸,他这一路走过来,算是看到了!

伍大鸣讲:“现在我们修梅县,党政领头人都是新人,都是跟我一样,初上任的新官。人换了,路怎么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发展经济,谋发展,我希望能够看到实际行动!

南巡首长说过,黑猫白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我现在把这话在今天这个场合再重复一遍。就我们修梅县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发展经济,努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我希望你们能够听得懂我的话,能够把我的话听进去!”

伍大鸣一番讲话完毕,啪,啪大家掌声很热烈。

接见完常委班子,按照行程伍大鸣要下去看看,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把陈京叫过去,说:“安排一下,我想见见澧河人大政协的同志,还有老同志。晚上他们不是要搞晚宴吗,干脆大一点嘛,给老同志们也留点席位嘛!”

伍大鸣提出要见人大政协还有老同志,陈京开始还觉得有压力,谁知他从招待所书记院子一出来,外面政协人大两位大佬早眼巴巴望着了。陈京对他们道:“两位领导,书记要单独见你们,还想见见修梅的老同志,也麻烦您二位安排一下吧?”

这两位大佬一听,欢天喜地,老同志还不容易吗?他们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老同志了,一个电话,几分钟之内就来了几位从县委退休下来的老干部。

伍大鸣和他们一起搞了一个圆桌茶话会,谈得非常的投机热情,?他接见县委班子一共只用一个小时不到,可是和这群老同志一谈就是近两个小时。

晚上晚宴,伍大鸣敞开了喝,人大王主任政协张主席和他同桌,还有几个老干部,他们已经离开一线很久了,今天能够得到市委书记的重视,激动得不行,有俩老同志,说话声音都发颤。

在酒桌上,伍大鸣再次强调,政协人大要发挥作用,老干部、老同志要发挥余热,要真正的为党委政府的工作出谋划策。

陈京坐在一旁,摘掉眼镜使劲的擦拭,对伍大鸣的意图有些明白了!

伍大鸣视察西北三县,一方面是三县的党政一把手都确定了,他过来走走、看看,不至于被人胡乱解读。

但是伍大鸣通过这样的视察,一来是开始展开自己的执政思路和理念,通过这样一个机会,他得以能够将自己的政治理念拿出来。

另外,伍大鸣可能会用政协人大为着眼点,一方面是要让他们发挥作用,来让德高政坛的力量更均衡一些。另外,他也是要利用政协人大来孤立部分他潜在的对手。

政协人大是什么?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就是民意。

伍大鸣以“民意”为着力点,这也许是他的一大筹码……

德高这一大盘棋啊,伍大鸣着眼点果然与众不同,看来光一味的强调伍大鸣的个性是个误区。在政治上,他也是极其老到、厉害的,远超出了陈京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