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4章 暗箭难防!

第二百三十四章 暗箭难防!

陈京这么快重返澧河,这实在是让澧河政坛很意外。

这次陈京不是单独而来,他的身后,是堂堂的德高市市委书记,这一身份的转变,导致的结果是澧河昔日陈京的领导,现在需要在外面迎着凛冽的寒风一等几个小时,来迎接他的到来。

陈京是从泄河出去的干部,这本来是缪河的一大优势,也是澧河的一大骄傲。但因为有了易明华的存在,这个优势要骄傲现在成了澧河的一大尴尬!

易明华得到消息,听说市委伍书记要到澧河来,大冷的天,他额头上汗涔涔而下,心中十分紧张的给市委方克波打电话。

方克波在电话中语气不是很好,瓮声道:“这么一点事也值得你打电话过来?书记下来视察,你就用心的接待,我能帮到你什么忙?”

方克波很生气的把电话挂断,易明华直愣愣的看着早已经没有声音的电话话筒,心中的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压住陈京,易明华从来就没想到会有今天,现在陈京摇身一变成为了市委书记的秘书,而且号称是市委书记的第一心腹,这让易明华感觉非常别扭,如芒刺在背,不知道怎么过这个坎儿。

作为一县的一把手,少不了要和上面沟通,易明华和伍大鸣之间沟通的渠道全部掌控在陈京的手中,易明华和陈京搞得是水火不容,现在让他如何面对陈京?

这还只是一方面,关键是现在在班子内部,别人频频拿这件事情来做文章,对易明华在泄河的威信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就在陈京离开泄河的那一天……几乎所有的县委常委还有政府党委班子都去参加他的欢送会,独易明华一个人好像被孤立了一般,这事就引起了很多的议论。

易明华担任纪委书记那么多年,一直倾力打造的清正的形象,现在开始被人诟病了,泄河开始有易明华迫害干部,打压异己的传闻,又有易明华沽名钓誉,面子上欺世盗名,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的言论。

易明华结了两次婚,第二次婚姻是他把人家女人肚子搞大了,人家缠着他不松手……易明华万般无奈……才结束他第一段婚姻。芒件事情是他很不光彩的过往……当初他前妻和女儿还为这事闹到了单位上。

那个时候易明华还在下面担任党委书记,他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把这事压下去了,但是受那件事情的影响,易明华在仕途上屡屡吃亏。

现在,那件事过了经多年了,本来都是成年旧事了!但是成年旧事经过了发酵和酝酿,现在再传出来,版本是相当具有杀伤力的,易明华为此大为光火,却又毫无办法。

值得易明华庆幸的是陈京并没有让易明华难堪,伍大鸣接见泄河班子的时候他并没露面……伍大鸣在澧河还是老一套,接见了县常委后,重点是人大、政协和老干部座谈。

陈京参与了这次座谈的全过程,但是他没有料到,在这个座谈上会出事。

本来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座谈,却因为澧河前任的常务副县长,现在已经退下来的朱卫国的一个发言,将整个气氛全部破坏!

朱卫国开头就讲近五年来,澧河班子搞乱了整个沮河整个社会,他第一点讲了彩水水泥厂,他措辞很难听,把彩水邵冰莹直接就说成了一个婊子,到处靠跟领导干部睡觉要政策、要钱,彩水这个窟窿,政府前前后后填了千万之多。而且还造成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这中间那些人是要负责任的?为什么没有追究?

第二点,他讲到了开发区,称现在政府又在大把的烧钱搞沮河开发区。澧河开发区前前后后烧了上亿元,征收了老百姓几万亩土地,造成大量的土地闲置,现在班子还不涨记性,还在大规模搞投资,他们这和做法,是要让泄河老百姓永远穷下去,永远的翻不了身……

朱卫国这个,讲话语惊四座,他这是明确的将矛头指向了正在任的泄河班子,完全不给沮河现任班子留面子,语气激昂慷慨,老头双手舞动的样子**扛扛的。

陈京以前没有和朱卫国打过交道,但他听过朱大炮的名声,只是没想到,这老头退下来了,还能有这样的脾气。

他心中瞬间明白,朱卫国能够出现在这个座谈会上,那绝对是有人事先安排的。

伍大鸣视察西北三县,澄河这是最后一站,肯定有人已经研究伍大鸣的动作了,然后从容布置,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陈京这样一想,很自然就想到这事说不定和市里有关系,因为伍大鸣的行程和做派,第一时间被市里洞察的可能性最大,然后从市里传递到澧河,这个流程可能更清晰。

有了朱卫国这个大炮讲话,伍大鸣神色明显有些不高兴,以他的智商,这事是怎么回事,自然是瞒不过他。

还好,现场人大主任胡国林掌控局面的能力很强,他发言将朱卫国的讲话风头抢了过去,并且将朱卫国摁在椅子上再也没讲话!

原定一个多小时的座谈会,开了四十分钟的样子就结束了,座谈会结束,伍大鸣叫住陈京劈头问:“这个朱副县长你以前认不认识?”

陈京道:“我以前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但是知道他的名声,以敢说话、敢放炮出名!”

伍大鸣眼睛盯着陈京,良久,他方道:“行了,我知道了!今天就不一起吃饭了,我有些累,想单独休息一下!对了,明天清早我们去那个水泥厂,还有开发区看看,你去安排一下,不要搞得太多人!”

陈京从伍大鸣身边离开,他忽然明白,伍大鸣问这话是因为他以为朱卫国是陈京有意安排的。

一念及此,陈京后背感觉冷飕飕的,还别说,让朱卫国出来闹腾一下,还真是一阴招。陈京开头还没看明白,现在想想,还真是险些中招了!

如果不是伍大鸣对自己的信任度高,陈京觉得今天这事自己就悬了!

陈京想想,自己是离伍大鸣最近的人,自己又是沮河出来的人,自己又和易明华有矛盾,这些和和的条件,都让陈京成为了最有理由安排朱卫国出现的人。

安排朱卫国,可以趁机打压易明华,还可以在彩水和开发区的问题上再引起一下市里的注意,这些都是对陈京有利的事……

陈京越想,心中越发凉,至此他才清楚,书记秘书还真不是那么好当。

古人有言,伴君如伴虎,做领导秘书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领导的心思又怎能琢磨得透?一不小心,可能就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今天这事太险了!

陈京马上给刘明辉打电话,劈头就问:“老刘,怎么搞的?书记想和政协人大的同志们聊一聊,怎么把朱大炮给叫去了?搞得场面很尴尬,险些下不了台!”

刘明辉在电话那头也很紧张,道:“我刚刚仔细查过了,这事应该是昨天县委开会决定的,昨天开会的内容就是商讨今天伍书记的接待问题,那个时候可能参加座谈的人员名单就定了吧?”

陈京想想也有那个可能,再多刘明辉也不知道,他便挂了电话。

电话刚机,赵一平的电话过来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陈京,问伍书记是不是生气了。

陈京不隐瞒他,道:“能不生气吗?谁见了朱大炮能高兴?敢情好,朱大炮一开口,沮河几任班子的成绩都被否定了,这让伍书记怎么表态?书记说了,明天上午要去水泥厂和开发区看看,我又担心会有节外生枝的发生!”

赵一平在电话那头捶胸顿足,道:“陈主任,这是我的错,这个座谈名单是我拟定的,老朱是别人推荐的,我看他是老同志,平常敢于说话,比较正直,便同意了,没想到竟然闹了这么个结果!我要做检讨啊!”

陈京在电话那头一听赵一平这样直接就承认了,他又想朱卫国是别人推荐给赵一平的,谁有能力向赵一平推荐人?

陈京闭上眼睛,他心中倏然清楚,那个背后的人必定是易明华,赵一平也是上了易明华的当了!

一想到易明华,陈京心情渐渐的平和,他和易明华之间的问题,那是死结,解都解不开的矛盾。

现在看来,易明华对此看得很清楚,陈京也清楚自己的存在对易明华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自己的不存在对易明华才是最重要的。

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陈京深吸一口,缓缓的吐了一个烟圈。

他忽然想,伍大鸣这个时候在想什么呢?德高政坛的复杂,陈京初接触,就感受到了其复杂,极其复杂!

如此复杂的环境,这么大一个乱摊子,该如何收拾?

要往前走,到处都还有暗刀暗枪要防着,一不小心,就可能走错,一步错、步步错,就是万劫不复。高层政治果然复杂得让人头疼,现在的局面陈京根本看不明白,他自己内心都发虚,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就中了别人的枪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就被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