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5章 爆炸事件!!

第二百三十五章 爆炸事件!!

晚上,万籁俱寂,陈京在房间睡不着觉,认真学习伍大鸣在德高上任的就职讲话。

伍大鸣理论水平高,这篇就职讲话思路慎密严谨,逻辑性强,有大的宏观的思路,又有具体可行的办法,理论实践结合很到位,这本身就是一篇极好的工作报告。

伍大鸣对自己就职德高市委书记,提出了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要改变德高西北三县的贫困面貌,在他担任德高市委书记期间,他力争为德高西北三县创造最好的环境、提供最好的发展政策,一定要让这三个县甩脱贫困的帽子,让老百姓生活富裕。

伍大鸣对自己任期的第二目标,是要让德高全市在农业产业化的问题上迈大步子,德高市西北方多山,但是南方却是一马平川,是发展农业产业化得天独厚的地方。

德高市农业生产一直存在瓶颈,原因是传统耕作方式老百姓收入普遍不高,农民积极性不够,受打工潮的冲击,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造成了农村劳动力短缺,耕地甚至还出现荒芜现象,整个农业生产一直都没走向正轨。

伍大鸣任期的第三个目标,是要将德高市建设成为楚江北部地区的人居环境优良,人文自然环境相结合的花园旅游城市,要把发展特色旅游和搞好城市建设结合起来,要利用好德高市和周边兄弟旅游城市之间相隔距离近、旅游资源优势互补的特点,要在特色旅游上想办法出成绩!

伍大鸣的通篇讲话,这三个目标是核心,一切都在围绕这三个目标在阐述他的执政理念。

陈京不是第一次看他这个讲话稿,但是每一次看,他都有新的收获。通过这一篇简短的讲话稿,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伍大鸣的勃勃雄心。

无疑,伍大鸣的着眼是长远的,他来德高是真真正正的要干实事的,德高怎么发展,德高的未来在何方,现在在伍大鸣的脑子中他是有很清晰的思路的。这一点尤为关键重要。

有目标就有方向,伍大鸣给自己定的这几个目标,意味着他的一切工作都会和这些目标有关。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伍大鸣这次突然袭击视察修梅、澧河、还有临河三县,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官场上的事,总是在斗争中妥协,在曲折中前进,任何一个目标的实现,并不是一句话一个口号的事情,这其中牵扯到很多的利益关系,非常复杂,陈京现在学习马步平的讲话,就是想从伍大鸣的思想中,找到他工作和打破局面的着眼点。

“叮,叮,叮

!”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陈京一看来电,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对方叫洪任博,临河县县委副书记。

认识洪任博还是近几天的事儿,是市公安局胡棣请吃饭,那天洪任博在,经胡棣介绍就认识了!洪任博这个人很会来事,和陈京见过一面,便频繁给陈京电话联系,问寒问暖非常热情。

基于这个原因,陈京也就卖了他个好,伍大鸣的行程,他就发短信给了洪任博。

估计这个事情让洪任博在班子里面露了一下脸,伍大鸣在接见临河常委班子的时候,他很活跃。

而事后,他又给陈京打电话,说伍书记视察临河,让他感到很鼓舞。现在临河大家都不谋发展了,真是地方越穷,越斗得厉害,澧河班子的战斗力现在实在是个大问题。

洪任博一再强调,他个人是非常支持伍书记发展临河大计的,临河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脱贫致富,是要摆脱贫困,让老百姓富裕起来。

洪任博给陈京的电话有些夹杂不清,但是陈京听后却是大受启发。

他仔细回顾伍书记的行程,在修梅的时候,伍大鸣接见修梅县常委,当时几个主要常委发言都是紧扣伍大鸣几次讲话的,向伍大鸣靠拢的意思很浓!

而到了临河,临河常委班子汇报工作的主旨就有了差别,当时临河县委书记缪强发言讲的是要抓好社会稳定工作,要搞好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要着力解决目前困扰临河发展的几大难题。

当时陈京听这个讲话没听出名堂来,但是现在细细一品位,觉得这里面有文章。至少临河常委班子们,他们的思想还没有走到伍大鸣的轨道上来,这是肯定的。

今天到澧河,陈京没有参与伍大鸣接见县委常委,但是从和政协、人大以及老干部的座谈会上,陈京能感受得出来,澧河也是有问题的,这也是陈京半夜三更还学习伍大鸣讲话的原因。

官场上,特别强调上下级关系、同僚关系,所有大家平常面子上那是客客气气,一派和谐的。真正的潜台词都在里面,都在很微妙的地方,有些微妙需要慢慢的去体会方能挖掘,官场矛盾永远都在暗处。

“洪书记,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情?”陈京先开口道。

“陈主任,出事了!”洪任博的声音很低沉,略带一些嘶哑,“临河水库二号闸门被人炸了!”

陈京只觉得后背一麻,倏然站起身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出了多大的乱子?”

洪任博咽了一口唾沫,道:“幸亏是枯水季节,闸门被炸,流出的水量不大,还造不成灾难性后果。但是这件事情影响恶劣,临河水库周边几个乡镇老百姓齐齐往大坝靠拢看西洋镜,局面控制不住!”

洪任博顿了顿,道:“被炸掉的二号闸门显示,这个闸门也是没有达到设计标准的,因为正常那么多当量的炸药是无法炸毁闸门的……”

“知道了!这件事情……”

陈京想问问这件事情临河县委政府如何应对,但他转念一想,担心自己这么一问会让洪任博多想。

临河水库的问题,是个老问题,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陈京相信,临河县委县政府处置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了一定经验了,自己问不问,意义不大!

洪任博没有说太多,只说情况紧急,便挂了电话。

陈京接到这个电话,有些睡不好觉,他心情凌乱,不知道是否要把这事汇报到伍大鸣那里。

当上了市委书记秘书,陈京现在是感到压力了,德高一个市,七八百万人口,每天有多少的事情发生?陈京一天就会收到很多事情的汇报,他总不能每一件事情都向伍大鸣汇报,他只能选最重要的事情第一时间汇报伍大鸣,还有很多事情,他都只能压住,或者汇报秘书长,让秘书长通过其他的渠道去处理。

犹豫了良久,陈京有些拿不准,虽然时间很晚了,他一咬牙还是拨通了秘书长周青的电话。

周青在电话中听了陈京的汇报,道:“这个事情你是听谁汇报的?”

陈京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周青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情你先压一压,明天早上我再了解一下情况!”

一夜无话,第二天,伍大鸣视察澧河开发区和彩水水泥厂。

大约上午十点的样子,陈京陪同伍大鸣到彩水视察,伍大鸣在易明华的陪同下参观彩水现代化生产线,陈京得以有一会儿空闲。

就在这个时候,陈京忽然接到三楚晨报胡悦打的电话,在电话中,胡悦道:“陈京,怎么搞的?德高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吗?”

陈京楞了一下,心扑通一下就猛跳起来,胡悦没等陈京问话,便自顾道:“南方报头版就报道了德高,说什么炸了水库大闸,就是要检验大坝质量……”

陈京脑袋“轰”的一声,连忙找彩水方面工作人员问是否有电脑可以上网,好不容易找到一台电脑,陈京尝试着在网上看新闻,在南方的某门户网站上,一条新闻赫然醒目:《炸掉闸门为质检,是极端抑或是无奈?》

新闻配了大幅图片,图片恰是临河水库大坝,大坝二号闸门被炸开一个大洞,滔滔洪水从破损的闸门中倾斜而下,大坝两侧,密密麻麻都是围观的群众,还有仓皇失措的警察,现场的混乱和失控通过图片就可以看出端倪。

陈京一看到这张图片,额头上的汗就流出来了,他心中清楚,昨天临河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常规事件,是大事件,是大闹事!

他连忙离开电脑飞奔彩水生产线,在那里,伍大鸣还在易明华的陪同下饶有兴致的参观彩水的自动化运输线,易明华满脸含笑,手指着对面山上,以一种极其骄傲的口吻道:“这条自动化运料线,运用了世界上最顶尖的传送技术,这条运料线总长超过一千米,整条运料线的负载可以达到五百吨,这是创造亚洲纪录的自动化传送带……“

伍大鸣不住的点头,听得很认真,看的出来,今天的视察,伍大鸣是颇有收获的。

陈京一咬牙,挤开人群,快步走到伍大鸣身边,附耳在他耳边将临河的事情说了一遍。伍大鸣微微愣了一下,轻声道:“怎么现在才汇报?”

陈京压低声音,正要再详细说明情况。

伍大鸣摆摆手道:“安排一下,我们马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