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6章 秘书的城府

第二百三十六章 秘书的城府 求月票

从澧河奔德高,召开常委紧急会议,临河县县委书记缪强灰头灰脸的过来汇报现场情况,伍大鸣命令紧急调动武警部队维持临河水库周边的正常秩序。又命令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调查水库大闸被炸的始作俑者,好一阵忙乱。

陈京几乎一整天都在打电话,要么是传递书记指示,要么是有人打电话过来向伍大鸣汇报工作,要么是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打探消息。反正一部手机加一部座机,电话没有断过。

有时候座机在接电话,手机电话又进来了,常常需要左右开弓才忙得过来。

陈京以前在人大的时候,老听人大信访的人抱怨,说接电话能接成神经病,陈京今天一天接电话没成神经病,也差不不远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钟,正九点的样子,还有一通电话进来,陈京精疲力竭的拿起话筒,电话那头声音浑厚:“是小陈吧?还没休息?”

陈京愣了一下,一想现在叫自己小陈的人现在不多了,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啊。

“领导好,今天哪能早休息,书记都还没休息呢!”陈京道,他一时判断不了对方的身份,便称领导。

“呵呵!”对方在电话中一笑,“你听不出声音来吧?我刘明明,书记还在工作?”

对方自报家门,陈京一惊,忙道:“刘市长好,书记在办公!”

刘明明在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道:“书记很辛苦啊!临河的事情性质太恶劣,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这个事件的解决,我们光从一个点着手是不够的,要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

陈京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刘明明为什么跟自己说这番话。

但是旋即,陈京便明白,刘明明说这话,其实是想让自己向伍大鸣汇报。今天下午,就如何解决临河水库的问题,班子中分歧比较大,由于事情紧急,现在做的一些策略,都是应急手段。

刘明明这么晚打电话,直接就提到临河水库的事情,这是主动请缨吗?

陈京微微的沉吟了一下,道:“刘市长,要不我问问书记,您亲自跟他通个电话?”

刘明明在电话那头尴尬的咳了咳,道:“那个……时间不早了,今天就算了吧!对了,小陈,我可听说你是茶道高手,下一次有机会我们要一起喝喝茶,品尝一下你的手艺嘛!”

陈京有些受宠若惊,他明白,对刘明明这样的人来说,他是没必要和自己套近乎的,他说想和自己喝茶,那是看得起自己。

陈京没有丝毫犹豫,道:“刘市长,真有那样的机会我就太荣幸了!”

结束和刘明明的通话,陈京蹑手蹑脚推开伍大鸣办公室的门,伍大鸣斜倚在沙发上呼呼打盹,陈京刚想退出门去。

伍大鸣却醒了,他睁开眼睛,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一下站起身来道:“哎呀,九点了!还不下班吗?”

陈京笑笑,道:“书记,是该下班了!您得注意休息!”

“下班,下班!发昏当不了死!只是一想到此时在临河那边还有那么多同志们坚守在一线,我这心里就堵得慌!”伍大鸣道。

陈京道:“书记,刚才刘副市长打过电话来了……”

伍大鸣眉头蹙了蹙,道:“他是有办法解决问题是不是?”

陈京愣了一下,点点头,心中有些好奇,伍大鸣叹了一口气,道:“他的办法代价太大了,我想用早就用了!”

陈京连忙闭嘴,他不懂伍大鸣和刘明明之间的哑谜,又不好问。

不知过了多久,伍大鸣回头问陈京,道:“你和那个方婉琦很熟吗?”

陈京点头:“认识,她是省台记者嘛!打过几次交道,她后来搞了一个公司,我帮她策划了几次文案!”

伍大鸣微微的闭上双目,嘴角抽|动了一下,道:“你小子还真是黑瓶子装酱油,看不出来啊!方婉琦那可不是普通记者,那是金枝玉叶,你别哪天摇身一变成了方家的上门女婿,那可了不得了,我可是高攀不起了!”

陈京连连摆手,道:“书记,您误会了!我和方婉琦可不是那种关系……”

“好了,好了!你们是哪种关系不是我管的范畴,我看你还有些愣头青!有些事情我看你还要多琢磨,多用心方可让自己变得成熟!”伍大鸣摆摆手,将公文包递给陈京,他自顾背着双手出门,后面的一切善后都交给陈京了。

……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陈京想给金璐发短信,又担心打扰她休息,实在是百无聊赖,不知道干什么。

金璐前几天倒是回来了一趟,奈何来去匆匆,加之陈京自己也忙,两人在德高只是碰了一个头,吃了一顿饭,金璐便乘火车南下了。

陈京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日子实在是难受,尤其是晚上,脑子里想的事情一多,很难入眠,有时候甚至彻夜难眠,别提多受罪,多难受了!

今天一天,陈京实在是太累了,晚上又还睡不着觉,更是心情烦躁。

就那样躺在**,望着天花板,陈京脑子里面尽是回想这一天的电话,各种各样的电话,汇聚成各种各样的面孔,很多画面在他脑子里面交织,有些画面很熟悉,似乎蕴含着某种灵感,陈京想去抓,却又抓不到。

陈京到德高,说是两眼一抹黑一点不过分,德高政坛是什么样子,他根本毫无所知。

就像今晚,刘明明打电话找伍大鸣,陈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故事,但是现在,他躺下来了,仔细推敲分析,却能够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他心想,刘明明和方婉琦可能是有关系的,或者说他和方婉琦是一条线上的。这不仅是因为伍大鸣提到了方婉琦,更重要的是陈京和刘明明两人素不相识,他作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根本就没有必要向陈京示好。

但如果解释到和方婉琦有关,刘明明这个动作,就很容易理解了!

陈京想到这一点,他又忍不住想覃飞华、方克波,甚至是伍大鸣后面,又是什么人?

朝中有人好做官,能够做到市一级常委,无论是谁,手上的关系都是盘根错节的,谁人下面没有人,谁人上面没有人?

这也许正是伍大鸣需要权衡的地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德高不是伍大鸣一个人说了算的,伍大鸣要找到一个切入点也不容易,也需要斟酌后再斟酌!

陈京将思绪拉回来,忽然想,回到临河这件事情上,这件事究竟该如何处理?

“叮,叮,叮!”电话竟然响了。

陈京愣一下,从**竖起来开灯,摸到手机的位置,一看来电,又是临河洪任博。陈京想起来了,他叮嘱过洪任博,让他随时反馈临河的情况,这么时候,都差不多凌晨了,洪任博还打电话过来,莫非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洪,是不是又有什么情况?”陈京问道。

洪任博在电话那头叹气,道:“陈主任啊,今晚,就才刚才不久,临河水库堤坝下面的老百姓和警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目前为止,虽然局面已经控制住了,但是还是造成了人员死亡,死了两个老百姓,死了一个警察!”

洪任博似乎很紧张,在电话那头停顿了好久,道:“现在临河的情况更紧张了!市委应该要采取果断的策略了!”

陈京也有些激动,道:“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恶性冲突?难道那帮维护秩序的警察有什么过激行为?”

“现在谁能弄清楚?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抑制失态扩大,尽力的安抚家属,尽一切力量稳定现在的局面!”洪任博道。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的闭上眼睛,道:“我知道了!你们一定要把失态控制住!”

陈京挂了电话,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开始来回在屋子里踱步。

他又觉得这是个考验,这个事情是不是要汇报给伍大鸣?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汇报会造成什么后果?

各种念头在陈京脑海里面划过,他又有冲动给周青打电话,但是他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这个念头。

因为周青又问这个消息从哪里来,陈京怎么回答?又把洪任博说出来吗?陈京觉得这样做终究是不地道的。

一杯茶喝完,陈京给自己点上一支烟,他使劲的吸一口,憋在肺里面,只憋得呛得受不了,一下吐出来,大声咳嗽起来。

他努力压抑住自己内心一切冲动,摸到**将自己蒙在被子中。

领导秘书难,洪任博的电话能打到自己的手机上,德高的这些大佬,无一不是触角四通八达的,还能瞒得过他们吗?

陈京觉得自己应该带个面具,不能够什么东西都露在外面让别人看得清清楚楚。所谓城府大致就是要这样做的,陈京从未想过把自己打造成城府很深的人,但是没有城府,又怎么能够胜任现在的工作?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皇上操心的事情,太监是不用操心的……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