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8章 神秘邀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神秘邀请

饭桌上谈事,不自然就谈到了这两天临河的事儿。

胡棣刚从临河轮换回来,他到过第一现场,是最有发言权的,他道:“照我的观念,临河县这事就是一本糊涂账!为什么上面不查?因为查来查去,就要查到水库工程上。

水库的工程,这可是国家投资的工程,当初德高市委只是代为管理,工程的招标都是省里完成的。

你说这里面有多少问题?德高市这么多年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就要看伍书记的本事了,大家现在都盯着看呢!”

胡棣和陈京关系随便,所以说话也就没有忌讳,伍大鸣现在面临的难题很清晰,临河这个突发事件对他来说就是个考验!

陈京这两天恶补,大致也知道了目前市委的态势,市委的几个重量级常委,背后都有很硬的靠山。

省委副书记方克波,他是省长路仲强的嫡系,后台极其扎实,而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其背后更是有通天的关系,至于市长覃飞华,陈京还摸不清其门道,在德高政坛,能摸清他门路的不多,他一直都藏得比较深。

至于伍大鸣,现在看来,他属于省委沙书记这一派的。这样说也许有些牵强,但是伍大鸣的上任,是沙书记极力支持的结果。

共和国的惯例,党委政府两套班子,最多只能有一位大佬从本地产生,在楚江省,省委书记沙明德就是从北方某省调过来的,他到楚江,上任还不足一年。

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沙明德能够掌控多少局面目前还是未知的,根据民间的传说,沙明德和省长路仲强相处不错,路省长很尊重沙书记,两人配合非常默契。

但是民间传言怎么能信?高层的斗争那都是暗潮汹涌,不在其中,看起来都是云山雾罩,看起来和和气气又能说明什么?

“小黄,你们日报现在有新闻可以报道了嘛!你到临河走一趟,那到处都是材料,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报道这件事情、剖析这件事情嘛!”胡棣大着嗓门冲黄平道。

黄平神色有些窘,支吾了半天,道:“我们现在是时刻准备着,宣传部已经发了通知,让我们要时刻准备打一场宣传战!”

易先平轻轻的笑了笑,道:“临河的事情外面早就曝光得差不多了,要打宣传战,早就应该要动手了,还用时刻准备吗?”

黄平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们也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敢贸然动手!”

“得,得!陈京在这里,他是能上达天听的人,老黄你说说,咱们德高政坛究竟有些什么道道。你说我们吧,公安局上前线拼死拼活,后面的你们这些应该要配合的部门全部无动于衷。

难不成临河的事情,就还真要动用强力镇压?”胡棣道。

陈京轻轻摘掉眼镜,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擦拭。

他这是个习惯动作,这个动作常出现在他有些尴尬,同时脑子又高速运转的时候。

陈京想,澧河的问题要解决,首先得控制局面,然后应该就是要给老百姓交代。这其中难免要找几个负责人出来严肃处理一番,这也是给媒体一个交代,给全国关注临河事件的人的一个交代。

做了这一点,然后再揪出炸闸门的首犯,交给司法机关起诉,通过法庭宣判,将其绳之以法。

最后才是解决临河水库闸门豆腐渣工程的问题,临河大坝要重新投资整修,要整修成质量合格,安全可靠的惠民水利工程,这件事情才能算彻底解决!

这个过程说来简单,但是真正要去处理,则很复杂。

就说严办几个负责人的问题,临河这事闹这么大,处理的人职位太低,那根本就是敷衍,媒体和老百姓立马就会站出来反击。

但如果处理的人职位高,各种关系盘根错节,伍大鸣真就能贯彻自己的意志?

还有,临河水库整修的问题,资金从何而来。就这样整修,不追求以前施工方的责任,如果这事一旦爆料,又会有多少人会说政府在乱用纳税人的钱?

德高这个地方,滋生腐败尤其突出,而腐败产生的原因,真就是领导干部自己不知道检点吗?

这个说法是绝对站不住脚的,伍大鸣现在要过来收拾这个乱摊子,现在上任第一件事就如此棘手,大家都看着呢!

“行了,我们讨论这些问题好像有些杞人忧天了!大鸣书记人家说不定早就胸有成竹了!”易先平朗声道。

胡棣咧嘴一笑,冲陈京指了指,道:“别说是大鸣书记了,说不定咱们陈主任都胸有成竹了!领导秘书嘛,那就是领导心里的蛔虫,领导是什么心思,秘书最先知道,陈京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陈京暗暗汗颜,觉得自己可能还真有很远的路走。

“少说多看,多观察”,这是陈京给自己的忠告,秘书是干什么?是负责安排领导生活,同时帮助领导写部分稿子的,德高的那些大事,那都是领导该干的事儿,又与自己何干?

“咚,咚!”有人从外面敲门!

易先平回头应了一声,门被推开,酒楼穿着性感冬裙的女服务员款款走进来,手中托着一个盘子,盘子正中放着一瓶XO,易先平愣一下,皱眉道:“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一瓶XO,那是好几千块,易先平虽然是公家请客,但是这个级别他还到不了。他一瞅见那酒,脸色就变白了。

女孩轻轻的笑了笑道:“有位陈京先生是在这个包房吧?这瓶酒是您隔壁包房的朋友送过来的,他希望你们能够尽兴而归!”

女孩边说话,边将酒放在了桌上面,陈京愣一下,胡棣却一手抢过酒来道:“乖乖啊,果真是XO,真是大手笔啊!跟着我们第一秘出来吃饭,总是有惊喜的!”

陈京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他对德高陌生得很,哪里有什么朋友?

再说,即使是有人想主动和陈京拉关系套近乎,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送一瓶酒来,这算是哪一茬?

陈京想不出送酒者是谁,他心中就颇为好奇,胡棣有些唯恐天下不乱,大声嚷嚷道:“喂,小妹,透露一下,送酒的客人是男是女啊,我们陈主任可是有魅力的哦,不会是哪位美女送这酒吧?”

服务员女孩有些羞涩,道:“客人特别叮嘱,不可透露身份,我……”

陈京皱皱眉头,他猛然想,是不是有人故意搞了这个玄虚,就是想让自己主动去找他?

陈京这样一想,他觉得很有可能,他便压抑着内心的好奇,让服务员先出去忙。

“各位,这酒就不喝了吧!这酒送得古怪啊……”

“咚”,“咚!”

又有人敲门,这一次敲门,声音要大很多。

易先平回头道:“请进!”

门倏然被推开,两名身穿迷彩服、高大威猛的军人从门口踏步进来。他们是两个人,但是一般高,而且两人从门口进来,几乎是同时迈步,步子幅度一样大。

两人一进门,气场似乎就不一样,屋子里的四个人几乎同时站起身来。

军人的军礼很标准,两人敬礼,然后左边的一人道:“请问,哪一位是陈京先生!”

陈京愣了一下,心猛然一跳,他想两个当兵的过来找自己干什么?莫非出了什么大事了?

念头这样一起,陈京忙上前道:“我就是陈京,你们是……”

两名军人同时侧身,左侧的军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陈京同志,我们首长要和您借一步说话,您请……”

“你们首长是谁?”陈京下意识的问道。

“呃……”年轻军人有些语结巴,似乎不知道怎么措辞,他旁边的同伴道:“刚才我们首长给您送了酒的,他就在隔壁桌吃饭……”

两人说话间一左一右就靠了过来,两名年轻人身高都过一米八,长得五大三粗,一双眼睛生得特别的有神,就这样靠过来,陈京就感觉到一股压力,向自己压过来!

“您请吧!”左侧的年轻军人又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比刚才前面的话都要认真严肃,仿佛不是要请陈京走,语气明显就是命令的语气。

好像陈京如不走,他们立刻就会采取强制措施。在场的人都是精明的人,大家一下就看出了场面的微妙。

胡棣哼了一声道:“马拉巴子,你们是哪里来的绿皮鬼子?不懂得客气礼貌……”

胡棣话说一半,被右侧的大高个凌厉的眼神一瞪,那股子眼神如同利剑一般,硬生生的让胡棣将话卡在了喉咙中,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胡棣堂堂公安局副局长,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几乎在一瞬间他便清楚,这两个人是厉害角色,绝对不是普通当兵的,普通当兵的能有这种凌厉的眼神?

“带路吧!我跟你们走一趟!”陈京淡淡的道。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陈京倒是丝毫无惧,只是他实在是想不出来,究竟是谁在和他开这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