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39章 野路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野路子

方连杰从到中原军区报道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寻找陈京。他想看看陈京究竟长什么模样,怎么就能够让姐姐方婉琦为了他而惊动古叔。

他到京城的时候,可是听说这个叫陈京的家伙,只是一个县下面的小官,级别是正科。方连杰听闻这个级别,只觉得牙疼,在京城这个地方,找个科长可比找个局长难度更大。

在方连杰的眼中,正科那也叫官?那就是一混子,一打杂的差不多!

陈京不好找,等方连杰按照楚江省德高市澧河县的地址,找到那个在他看来鸟不拉屎的地方的时候,得到的结果是陈京早调动了,调进了市里,成为了市委书记的秘书。

得到这个消息,方连杰的第一反应是姐姐方婉琦肯定又帮那小子了,不然怎么可能提拔这么快?从下面县里的一个小角色,一跃成为市委书记秘书,那不啻于是一步登天,完成这样的跨越,没有关系、背景,那是不可能的。

方连杰专门让人去调查这事,得到的结果让他大跌眼镜,德高市现任市委书记和他们西北一系八竿子不搭关系,不仅不搭关系,据知情人跟方连杰讲,德高市新任市委书记伍大鸣,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刺头,方家在楚江前几年的一次大挫败,就是因这个人而起。

那个时候,文卓南还没有担任中组部部长,但是文卓南提到楚江的时候,首先点名的就是伍大鸣,认为西北一系应该吸纳向伍大鸣这样厉害的人才。

所以,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伍大鸣是西北一系瞄准的人才,为了吸纳伍大鸣,西北一系是下了血本的,甚至方连杰都收到了消息,让他在德高要千万注意和地方政府处理好关系,不可鲁莽行事。

陈京被伍大鸣看重并提拔到自己身边,这让方连杰很吃惊,对陈京这个人他却更是好奇,下定决心一定要认识一下。

一身迷彩戎装,到下面历练几月后,方连杰显得被以前更加英武威风,整个人的气质愈发成熟。

下到最基层部队,方连杰现在是中原军区预备役第三师,第一团团长,三师一团的驻地就在德高附近,由于是预备役师,现役人员只构成部队的骨干,平常一个团满编的情况不多,远比不上方连杰当年在卫戍部队那般紧张。

从守卫首都的一线部队,被贬到下面军区的预备役部队,方连杰内心的苦和牢骚可想而知。

现在他的那些战友和朋友们,都取笑他是在率领民兵战斗,是要与时俱进,发动新时代的人民战争。方连杰别提多没面子。

方连杰有些恼火或者说忏怒陈京,很大原因和他自己的处境有关。

方连杰只是随便说陈京几句,说到了泥腿子,这个词儿触到了方老将军的忌讳,老头子一怒之下就将方连杰下放到了地方,不然方连杰怎么可能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如果是地方部队正规军倒也罢了,方连杰现在待的是预备役部队,平常根本就没有战斗任务,这不是**裸的贬斥又是什么?

方连杰内心是憋着一股火的,在他看来,爷爷那一代思想有些老套了,现在这个社会,阶级和阶层既然已经是客观存在了,还要遮遮掩掩干什么?

就像方婉琦,在方连杰看来,其婚姻就该要门当户对,什么自由恋爱,玩玩是可以,但是真正结婚的,不能儿戏。

方连杰可不相信这种跨阶层的婚姻会有什么好结果,从下面爬上来的人,终究有差异,长久相处少有不磕磕绊绊的。

“咚”!“咚”!

方连杰身子猛然坐直,朗声道:“进来!”

门被推开了,陈京在两名丘八的陪同下走进包房,他一眼看见房间里面年轻的军官,微微的蹙眉,毫无疑问,对方是个陌生人!

“你就是陈京?”方连杰嘴角微微的翘起,身子没有动,没有丝毫起身打招呼的意思。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方,叫方连杰!”方连杰双眼盯着陈京。

陈京一听姓方,他心中咯噔一下,再仔细看方连杰,终于发现面前的这个年轻军官和方婉琦依稀有些挂像。

他轻轻的笑了笑,道:“方将军好,那瓶酒可有些贵重了!再说我们乡野之人,喝不惯洋酒,不敢收您的重礼啊!”

陈京盯着方连杰的肩膀上,预备役的肩章,但是是三杠一星,是正团级干部,级别相当于县委书记,在陈京面前,他算是绝对的首长了!

“坐吧!”方连杰努嘴道。

他顿了顿,道:“有个事情我想打听一下,我听说你和我姐方婉琦关系非同凡响,而且我听说,纪委曾经调查你,发现你有大量不明财产,这都和我姐有关?”

陈京刚要坐下,一听这话,他站着不动了,眼睛看向方连杰,道:“方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当我是什么人?是你姐养的小白脸?”

方连杰脸色变了变,眼睛一眯,瞳孔猛然一收,道:“嘿,挺有脾气啊!有意思!”

他喝声不小,门倏然被打开,刚才的两名士兵从外面进来,窜到陈京的身边,眼神凝视的陈京。

陈京心微微一动,却坐在了方连杰的对面,他淡淡的道:“小方,凡事你最好弄清楚情况,方婉琦毕竟是你的姐姐,胡言乱语,对我损害倒不算啥,倒是破坏你你姐姐的声誉……”

方连杰忙道:“嗯?你不承认?那为什么我姐会为纪委调查你的事儿,捅到京里去?搞得满世界都知道这事?”

陈京呆立当场,直愣愣的看着方连杰,神色很是迷茫!

到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舒志国后来那般多变,明明摆出了和自己决死一搏的架势,却临阵变卦,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来一切原因都在这里!

这都是方婉琦在作祟?陈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陈京神色的细微变化落入方连杰的眼中,他冷声道:“你实话说,你和我姐究竟是什么关系?你可要弄清楚你的身份……”

陈京本想和方连杰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说清楚,然后这事就这样过了。

但是方连杰这话实在是刺耳。

还有,陈京最厌恶对方的是他的那种眼神,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很反感!

“无可奉告!”陈京吐出了四个字,方连杰脸色一变,猛然一拍桌子,人站起身来。

陈京冷声道:“小方将军,你这个德行,让人见着就心生厌恶,堂堂方家的后辈,出身名门,连基本教养都不懂,实在是贻笑大方!”

“你……”方连杰脸色气得铁青,抬起手就要掀桌子,他在京城纵横这么多年,从小家里宠着,走到哪里都是小皇帝小太爷,何曾受过陈京这样的冷嘲热讽?

他怒不可遏,几乎要失去理智,而就在这时,敲门声急遽的响起,方连杰抬头,门已经被推开!

一名精干的迷彩士兵进门,双腿合拢,举手行礼,道:“团长同志,师部命令,部队立刻开拔,方向临河县!”

方连杰眉头蹙起,大声道:“我知道了,传我命令,部队立刻开拔!”

“是!”迷彩士兵行礼,然后蹬蹬出去。

陈京看得目瞪口呆,这里可是酒楼,怎么好像成了方连杰的指挥所了?

看来方连杰也不是循规蹈矩的人,部队在行军,他却来酒楼潇洒,方连杰狠狠的瞪了陈京一眼,道:“陈京,我记住你了!以后我还会找你的,今天就算了!”

陈京嘿嘿一笑,道:“这是我的名片,要找我就打个电话,我时间如安排得过来,定当奉陪!”

陈京将自己的名片递过去,这名片还是他担任经贸局局长时候印的名片,上面的电话不对,但手机是对的,方连杰要找他,通过名片就绝对是找得到的。

方连杰伸手接过名片,正反面翻看,眼神如芒,就在陈京脸上逡巡。最后,他轻轻的哼了一声,说了一声:“走!”

他自己先迈步出门,两名士兵紧随其后,就那样昂然走了!

陈京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心中却再也没心思和易先平他们一起喝酒了,刚才方连杰接到的命令是部队往临河方向开进,这是什么意思?临河那边的事情竟然恶劣到需要动用地方部队了吗?

陈京有事在身,易先平等人也没法留,三人一起将陈京送到门口,一直看到陈京的车消失,三人还在发愣。

胡棣瞪了黄平一眼,道:“看清刚才是谁了吗?军区的一个团长,很年轻,没看出来,陈京的路子还真的很野!”

黄平讪讪的赔笑,他脑子里回想的却是当初陈京托人给他送钱时那副谦卑的模样,他暗暗啐了一口,现在这年头,那些后台硬的牛人,都流行搞自虐了。路子这么野的人,求爹爹拜奶奶要进报社,这不是玩人吗?

易先平眼睛一直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怔怔发呆,在澧河,他真就没看出陈京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但现在,陈京在他眼中却是越来越神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