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0章 常委会的逼宫

第二百四十章 常委会的逼宫

市委,气氛忽然紧张,陈京办公的地点在伍大鸣办公室外面,先是临河县县委书记缪强最早赶过来,他在伍大鸣办公室和伍大鸣密谈了半个小时。

这期间陈京给他送茶过去,他看出伍大鸣的脸色很难看,正在质问缪强:“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汇报我一直强调,做工作不能光依靠安保人员,关键是我们当地的父母官要出面,要深入到基层做工作!

大多数群体事件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基层工作不得力。我们乡镇干部、甚至村组干部队伍建设是不是不行

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作为领导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做通这类干部的工作,然后干部都深入到群众中间去,这才能有效的掌控局面!”

伍大鸣眼镜盯着缪强,缪强额头上尽是汗,一语不发!

陈京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他也毫无所觉,很近距离和缪强接触,陈京隐隐看到他的手指关节都紧张得发白。

陈京终于知道,洪任博提供的消息不假,肯定是真的!

临河局面掌控不住,陈京昨天晚上就知道了,难不成伍大鸣今天才知道现在才知道

陈京不敢去用其他的心思揣测伍大鸣,但是陈京心中明白,市委很多领导知道临河的信息要比自己还要早。既然有领导早就知道临河的信息了,为什么不处理,为什么不汇报

从这一点,至少可以看出伍大鸣对班子的掌控能力实在是有待加强,在整个班子中,伍大鸣的威信还不够,大家对他的信任也还不够!

陈京从伍大鸣办公室出来,埋头到电脑上写文件,磨文字,这也是他最近悟出来的心得!

担任领导秘书,不能老昂着头,尤其不能老将眼睛往门口看。

因为随时都有可能来人,来了人,你恰好看到了对方,你就得起身打招呼。

别小看这个动作,陈京头几天差点腰没累垮!

有一天他去给覃飞华送一份文件,平常覃飞华的秘书王洋老远看到陈京就会和他打招呼。

但是那一天,陈京故意把脚步声放大,王洋硬是头都没抬,陈京一直走到了王洋边上,王洋才倏然抬头,一副才刚看到陈京的样子。

陈京偷看王洋的电脑,电脑开着纸牌,完全是在无精打采呢!

陈京那天有些明白了,回来也就尝试着用王洋的办法。

从上班开电脑开始,陈京眼睛就不再往门口瞟,听到有脚步声也不抬头,反倒装出更认真在工作的样子。

陈京发现这样做,不仅省了很多功夫,而且过来主动打招呼的人态度更客气、恭敬,眼神中那种谦卑敬畏的劲儿更甚!

陈京总算明白了,领导秘书,那就得有点谱儿,有点架子。要符合自己的身份,要不然一天累死,还得不到别人尊重,工作也做不好!

又有人来了!

陈京没有回头,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眉头微蹙,那思索的模样,可以媲美思想者雕塑!

“小陈!”一个声音很浑厚。

陈京猛然抬头,站起身来道:“是秘书长”

周青按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忙,你忙!书记在会客”

陈京道:“临河缪书记在书记办公室!”

周青点点头,自顾去推伍大鸣办公室的门,大约过了半小时,周青夹着包从伍大鸣办公室出来,陈京站起身来,他冲陈京点头道:

“你准备一下,担任会议记录!马上开会!”

市委紧急召开常委会,会上的气氛相当紧张,缪强列席会议首先发言向常委会汇报临河的情况!

临河的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现在警方侦破无法找到炸毁闸门的嫌疑人,反倒是警方和当地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了!

警民冲突死三人,伤十几人,当地老百姓将死人的棺材就放在大马路上,导致临河通往澧河等周边几个县的交通完全堵死,整个临河现在不成样子,公安局甚至武警部队根本就不知如何掌控局面。

缪强最后道:“现在我们主要是靠地方部队支援了!目前军分区还有驻扎在德高的预备役第三师已经奔赴临河了,这是一支数千人的部队……”

“数千人的部队有什么用”政法委书记章化光打断缪强的话,“军区部队比之我们公安干警还有武警更是缺乏处理民事事件的经验,而且他们没有装备!很难真正的上到一线去,这么多人冒冒失失上一线,万一出问题,能够引发多少问题,谁能够负得起这个责任”

章化光一说话,缪强就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伍大鸣坐在象征市委核心的头把交椅上,他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面,道:“情况就是这样,大家畅所欲言,都说一下自己的意见!”

场面很安静,好似谁都不想说话了,气氛沉闷之极。

陈京坐在伍大鸣侧后的位置,眼睛刚好可以扫过在场的每一名常委,在座的就是德高市最高领导,大家的表情各异,堪称精彩!

覃飞华单手撑在椅子上,架着二郎腿,另一只手拿着一支钢笔在转悠。

副书记方克波深皱着眉头,眼睛死死的盯着笔记本看,似乎里面就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头昂得最高,不住的左顾右盼,最后,沉闷的气氛终究由他来打破:“各位!临河问题的处理,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应该要果断一些了!

现在这个问题很清楚,老百姓对相关部门不满,媒体对相关部门不满。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要做决策,给他们一个交代

我个人认为,这个时候不能再犹豫了,我们再犹豫,事态真的就要彻底的失控了!”

刘明明起头,陈京心中一沉,他敏锐的意识到,刘明明触及到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所谓政府给相关人员交代,就是要处理责任人了,临河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要处理谁

“老刘说得有道理啊!”方克波将钢笔插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们的确不能犹豫了!再犹豫,就会出乱子!”

他话锋一转,冲缪强道:“老缪,你们临河水库这个项目,责任人是怎么划定的是谁负责联系的”

缪强脸色变了变,道:“临河出这么大的事情,我首先要承担责任,我们整个班子都要承担责任!”

“行了,在这个时候就不要说那些假大空了!”方克波嗡声道,“这个时候,你需要的是协助市委果断决策,吞吞吐吐是能干事的吗你是新上任的书记,关键时候,需要的是魄力!”

缪强脸色变了变,道:“如果说责任!我们班子中负责联系临河水库项目的是洪副书记。但是这个事情,是突发事件,情况极其特殊,我们不能把责任单纯的归咎到洪副书记身上!”

方克波轻轻的笑了笑,不再理缪强,而是抬头询问他正对面的覃飞华:“老覃,你的意见怎样”

方克波征求覃飞华的意见,这让陈京脸色变了。

常委会的头是伍大鸣,方克波可以畅所欲言,阐述自己的意见。而对意见归纳总结,以及询问个人意见这种事,是书记的工作。

方克波开口询问覃飞华的意见,难不成覃飞华如果支持他,今天这事就要拍板

方克波的这个做派,把伍大鸣置于何地

覃飞华似乎没料到方克波会抬头问他,他干咳了一声,眼睛看向伍大鸣,道:“书记,这事还得您拿主意!”

事情很清楚了,刘明明最早提出来的要果断,要给老百姓交代这个调子已经成立了,覃飞华最后把皮球踢给伍大鸣的这一手,看似对伍大鸣十分尊重,实际上却是在逼伍大鸣表这个态。

书记表态的分量毕竟是不一样的,伍大鸣表态,洪任博被拿下就是必然了!

陈京心中忽然有些紧张,他倒不是紧张洪任博。出了事儿,要处理人,这是必然的。洪任博既然处在了那个位置上,处理他也是没话说!

陈京紧张的是伍大鸣的处境,今天的常委会态势很明显,刘明明先发言,然后几个重量级常委分别发言表态,隐隐形成了逼宫之势!

四个人态度一致,伍大鸣态度能不一致吗这中间涉及到的东西太微妙了!

无疑,这对伍大鸣来说是个难题,作为书记,伍大鸣对常委会的掌控必须要到一定的程度,这也是书记能力和威信的体现!

今天的常委会,如果就这样“态度一致”了,以后伍大鸣还如何掌控常委会

会场极其安静,落针可闻,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投向了伍大鸣!伍大鸣到德高市初上任。关于他的传说,整个楚江都有,但是传说毕竟是传说,那是过往!真正考验的是现在。

无疑,临河事件是伍大鸣上任德高的第一个实质性的考验,如何妥善处理这件事,全市上下大家都在盯着伍大鸣!

新任书记究竟有多神奇,新任书记究竟有多大的魄力,现在这个盖子可以揭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