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1章 有手段的人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手段的人

伍大鸣神色很平静,他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对周围紧张压抑的气氛视若无睹!

他眼睛扫过所有人的脸,眼神锐利而有神,良久,他将茶杯缓缓的往桌子上一放,道:“还是否有人要发言?”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沉默,没有一个人再跳出来。

伍大鸣轻轻的笑了笑,道:“刚才的发言很好,算是把握住了重点,但是……”

伍大鸣眼神盯住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章化光,他嗓门陡然拔高:“我们不能消极!尤其对把握局面的态度不能消极!刚才老章说,我们的部队没有装备,没有经验!

我想问一下,我们有几千人的部队,这次群体事件一共有多少人?

我们一名士兵看三个人,就可以看住近万人,难道这个事还能闹起来?”

伍大鸣冷冷一笑,继续道:“我们有些干部,口口声声要果断,真正到决策的时候,却是畏首畏尾,不敢决断!我可以明确的讲,任何人身处在领导的岗位上,工作就不可能十全十美的。

在质疑中前进,在争议中进步,我们前进的路上有鲜花掌声,也会有唾沫和砖头,这都是正常的,首先我们的心态就要正确!”

伍大鸣这个话矛头直指章化光,批评的意思很浓,章化光作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最近临河的事情,是他在亲临一线指挥,现在情况不好,他要承担责任!

但是今天的会议发言,却没有人提到他的责任,刘明明等人的发言,都停留在要给老百姓交代上面。

伍大鸣敏锐的把握这一点,强调道:“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要给我们同志们一个交代!两个交代都要,两个交代一个不能少!”

伍大鸣这样一说,陈京心中暗暗佩服!

伍书记不愧是为官多年老领导,临危不惧,应变迅速!更重要的是,他敢于讲话,敢于在班子中仗义直言!章化光有责任,他就当面锣、对面鼓的讲清楚,给予批评,这也符合他一贯强势的风格!

“我们要分两步走!第一步,完全控制局面!”伍大鸣大声道,“我已经和军分区领导,还有驻扎在我们德高的预备役第三师的领导沟通了!事已至此,需要果断,要把这次任务当成战斗任务!”

他抬手看看表,倏然抬头四顾,用手指着表道:“今晚十二点前,不惜一切代价,局面一定要控制住!这个要求是我提出来的,我全权负责!”

“控制局面以后,我们才考虑给老百姓和同志们交代的问题!这个先后次序不能马虎,一定要搞清楚!”伍大鸣神色颇为严肃,语气毋庸置疑,“为了公平、公正起见,这个交代究竟怎么做,责任究竟如何划定!我提议,由市委督查室和市纪委联合成立调查组进驻临河!”

他眼睛看向纪委书记杨杰,命令道:“老杨,这件事你亲自挂帅,要本着认真负责、公正公开的原则调查清楚这件事情,要给党和人民一个准确的交代!”

陈京用笔唰唰在本子上纪录,心情有些激动!

伍大鸣做事简洁明快,风格干练利落!就像今天这样,本来很棘手的一件事情,伍大鸣处理起来很老道,而且让人回味无穷!

他首先巧妙的把刘明明提出的要追究责任,果断处理问题人员的问题转移,矛头直指政法委和公安局作为的不果断,批评政法委书记章化光,对其最近工作的不得力,进行了最严厉的敲打!

伍大鸣出手犀利,而且明确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控制现场,并且果断承担全部责任,魄力是相当惊人的。

伍大鸣这样的出手,直接化解了刘明明几人的逼宫,而且还有反攻的意思,好像刘明明等人的建议都不够成熟,都不够十全十美,还需要伍大鸣亲自来点睛,事情才完整。

至于刘明明提出的要处理责任人的问题,伍大鸣要求由督查室和纪委联合成立调查组去调查,然后再准确处理责任人!

他的这个做法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

但是这个做法的妙处,却是非常的多,很值得去琢磨品味。

目前看来,伍大鸣使用周青,周青走投无路,现在正是卖力表现的时候,所以市委督查室肯定是可靠而且值得信任的。

纪委方面,杨杰属于德高本土干部,他的倾向和立场是很暧昧的,伍大鸣使用他,让他挂帅成立调查组,实际上是让周青和杨杰两人一同来唱这出戏。

可以想象,在今天以后,德高政治的博弈杨杰可能会是个关键人物,因为他手上握了整个临河班子的命脉!大家围绕着临河事情的责任之争,这一场大戏会牵扯到多少人?

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方面,临河县常委班子,谁背后没有关系,没有后台?临河班子背后,牵动的是市委甚至省里的博弈。在政治博弈中,没有人会束手就毙,一旦纪委查,临河内部矛盾立马就会激烈!

如果再发布一点小道消息,吹吹风说纪委的矛头指向问题,这事肯定就更加了不得。

伍大鸣这一手是巧妙的利用矛盾来掌控局面,他这一招看上去轻描淡写,但是用心却是非常深远的……

实事证明,陈京的政治嗅觉是很敏锐的,伍大鸣在常委会上一锤定音,散会后,周青留在后面,等陈京收拾完东西,他走过来拍拍陈京的肩膀,道:“有个文件你去跟我拿一下,是需要书记批示的!”

陈京跟着周青往他办公室的方向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周青的秘书黄鹤林过来向陈京问好,陈京冲他点点头,两人握手!

周青回头看向黄鹤林道:“鹤林,去把上次你嫂子淘的那点观音王拿过来,陈主任是茶国高手,我们今天开开眼界,同时也尝尝陈主任的手艺!”

黄鹤林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我去准备!”

周青的办公室和伍大鸣的办公室布置极其相似,但所有的配置都小了一号!

据说将办公室布置成领导办公室的格局,这是周青特别的做派!在坊间传言,周青喜欢揣摩琢磨人,而一个人生活工作环境是最体现人性格的!

周青办公室和书记办公室一样,工作习惯方面自然也就向书记最大限度的靠拢。这样做,似乎更有利于他揣摩书记的心理,从而更加服务好书记!

陈京对这个说法比较怀疑,但是每次进入周青办公室,他总都觉得有点儿怪异!

“陈主任,不急!坐,坐!文件我马上拿给你!今天你也辛苦,到我这里,就忙里偷闲的休息片刻。我们喝一泡茶!”周青态度很热情。

黄鹤林推门进来拿来一盒茶叶,周青伸手接过来,道:“这点观音王是你家嫂子去福海旅游特意从当地百姓家淘的,很地道、做工火候也好!我平常舍不得喝,今天你来了,我们一起来尝尝这茶的味道!”

陈京有些受宠若惊的站起身来,却被周青一把按下去,道:“跟我不要客气,我比你长几岁,私下里你我当兄弟相称!”

“老弟啊,现在的局面难呐!今天常委会你看到了!班子里面七嘴八舌,意见分歧很大,伍书记压力也很大!”周青道。

他边说话,边接水煮水,一双灵巧的手将茶具一件件的摆开,动作娴熟又有韵律,很富有美感。

两人边冲茶,周青就一个劲的说难处,神情很凝重,语气隐隐有些无奈!

陈京在一旁主要是听,偶尔说点话帮衬一下,两人便越聊越投机了!

“老弟,临河老洪这个人是个不错的人!你认识他,我感到很意外!”周青话锋一转道。

陈京心一动,清楚重点来了,周青和自己谈话,和洪任博是有关系的!

“单纯的把责任归咎到老洪身上,这是不公平的!临河的问题你也看到了,很复杂,这是老洪一个人的事儿吗?”周青有些激动,他用手指了指茶杯,“所以啊,我们要给他做做工作,让他有心理准备,我们不能够不明不白的处理干部!”

周青眼睛看着陈京,语气放缓:“老弟,这个工作还得你去做,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书记和我都不合适!你看如何?”

陈京反应很快,周青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原来就是说这事。

他这是要自己干什么?煽风点火吗?

陈京端起茶杯细细的品了一口茶,极品观音王,味道很醇厚,滋味苦中带甜,有天然的香味,很是爽口!

“没问题!秘书长,我保证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陈京认真的道,陈京心中清楚,这是周青和伍大鸣的联合动作,借周青的口说出来而已!

周青颇为赞赏的看着陈京,道:“喝,喝!这茶滋味好!好茶的特点,就是‘回味’二字,有‘回味’便是上品!我就喜欢这滋味!”

周青说完,哈哈大笑,陈京也陪着笑。

屋子里面茶香四溢,但是酝酿的却是更有回味的手段,周青果然是有手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