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2章 煽风点火!

第二百四十二章 煽风点火!

晚上,德高市的晚上和澧河不是能够同日而语的。

澧河每到晚上,街道上行人杳无,在那个偏远的小县城,人们的夜生活是极其匮乏的。

但德高不一样,德高是地级市,虽然地处楚江北部,但是这么多年,德高重点是做为旅游城市打造的,在这样的城市,夜生活之丰富,远不是澧河那样的小县城可以比拟的!

德高夜生活集中之地被称为下北门,下北门有一座临江阁,名字很雅致,这里便是德高市夜生活最顶级的场所。

临江阁里面有豪华酒店,有休闲娱乐,有唱歌棋牌,甚至还有地下赌博,临江阁门外,每到夜晚便是名车云集,德高市的达官贵人。包括下面县想放松、想潇洒的有钱人和官员,晚上都往这里挤,这也让临江阁人气极其旺盛。

临江阁的老板叫谢世杰,据说后台相当的硬,是德高上流社会最知名的存在,省人大代表,在他的脑袋上,荣誉和光环之盛,整个德高鲜有人能够和他比肩!

他经营临江阁路子野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经营有道,临江阁是楚江唯一设VIP的娱乐场所!据说,能获得临江阁VIP极其难得,需要由谢世杰亲自送出,这样让临江阁在德高上层社会很受欢迎,大家对其都很追捧!

陈京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洪任博小心翼翼的引领着陈京,一路殷勤客气。

如果从年龄上来说,陈京的年龄比洪任博至少小了二十岁,但是洪任博弯腰佝背的样子,脸上那谦卑略微有些凑好的笑容,将陈京衬托得很突出!

从级别上说,陈京和洪任博现在是平级,但是陈京是市委伍书记的秘书、心腹,另外,洪任博和陈京接触过几次,发现其人虽然年轻,但是行为做事却是非常的老道,很是少年老成。

所以,洪任博在陈京面前姿态放得很低,对他来说,多年的官场生涯,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姿态了!所以在陈京面前,他丝毫不扭捏难为情。

临江阁旋转餐厅是很知名的,餐厅在临江阁顶楼,透过餐厅的落地窗户,可以将江景尽收眼底,餐厅顶楼旋转,用餐的客人又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俯瞰整个德高的夜景,在德高算是最顶级豪华的地方了!

洪任博今天在这里请陈京,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和陈京拉近关系,用钱时不行的,这在他第一次见陈京的时候就笃定了这一点。

陈京如此年轻,正是要求进步,努力表现的时候,怎么可能在经济上翻跟头?

再说,陈京这么年轻就能够居于这样的位置,其背后又有多少力量在支撑他?这样的人还缺钱吗?

既然不能够在钱上下功夫,那就得想另外的办法,在洪任博想来,陈京年轻人,平常工作枯燥、又忙,享受生活,放松的时候肯定少!洪任博便在临江阁找了一处安静的包房,不仅景色宜人,更是富有情调,适合陈京这类文化人!

但是,坐进包房,洪任博就感到气氛不对!

按照他的设想,请陈京是要人作陪的,洪任博和市文化局王副局长有交情,准备让王副局长过来作陪。但是他到德高的时候,陈京忽然给他电话,叮嘱他,晚上就想和他个人谈谈!

个人谈谈,这个说法有些敏感,洪任博和陈京还并不算特别熟悉,这个时候私下里要谈什么事情?

洪任博心中一直有疑问,此时一看陈京的那张脸,他的心咯噔一下,感觉今天谈得事儿可能有些棘手!

“陈主任,今天我点了几个清淡的小炒,里面尤其有德高的特色点心,很爽口。德高这个地方,就这个条件,和楚城是没法比的,您就将就一些!”洪任博道。

陈京摆摆手,道:“吃饭的事儿不急,再说,现在是非常时候,你在这个时候进城大吃大喝,终究不好!留下了什么口实,就更不好了!”

洪任博心一沉,陈京这话有内涵,非常时期是不错,非常时期和领导吃顿饭也会成为口实?

“老洪,有时候啊,我觉得你消息特别灵通!但是有时候呢,我又觉得你反应特别迟钝,在你身上存在一种矛盾的东西,这很值得研究啊!”陈京道。

洪任博道:“陈主任,我老洪是个直肠子,心中藏不住话,常常是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消息灵通算不上,反应迟钝倒是一定的,所以,有些地方,还真需要您指点一二!”

陈京嘴角微微的翘了翘,眼睛盯着洪任博,良久,他笑起来,道:“老洪,你不会告诉我市里常委会的事儿,你一无所知吧?难不成什么时候,我们的保密工作就做到了这种地步了?”

洪任博愣了一下,使劲的点头,道:“我知道,常委会上伍书记一锤定音嘛!伍书记是以魄力闻名的书记,实在是让人振奋呢!”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拢,用手中的咖啡勺开始慢慢的搅拌杯子中的咖啡,好似忘记了刚才的话题!

场面忽然之间变得尴尬,洪任博满目通红,支吾了半天,道:“还有,陈主任!常委会上我听说有人提议要将我处理了!原因是临河的事情,总要人背黑锅,现在我们临河书记、县长都是新上任的,在这个时候,我不正好可以胜任背黑锅这个位置吗?”

“嘿嘿!”洪任博冷笑一声,“幸亏伍书记是了解情况的,他也能体谅我们的难处,如不然……”

陈京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但还是不说话!

洪任博有些耍花枪,常委会的风声,洪任博不知道是不可能的。他不仅知道,而且知道的核心应该是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有人要整他,有人要灭他,这是重点。

至于什么伍书记英明神武,伍书记魄力惊人,那都是狗屎!

人性自私,大家关注一个事情,高度关注一个事情,那个事情十有八九是和自己有密切关系的。否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还会如此关注?

陈京提到了市委常委会,洪任博很是闪躲,说话很是不合陈京的胃口,这让陈京心情大糟糕!

服务员开始上菜了,洪任博点的都是精制小炒,然后是特色点心!

陈京一语不发的吃餐,再也不说话,即使说话也不说一句关于工作的话题,今天似乎就是朋友之间普通的一次吃饭。

陈京忽然觉得这样好,有些事情就一定需要那么挑明?

洪任博既然知道常委会有人要整他的事儿,他肯定也知道市委成立联合调查组的事儿。成立了调查组,这对临河政坛意味着什么?洪任博从中嗅不出味道来吗?

向洪任博发出警告,这是预警,目的是要让动起来。

洪任博滑头,谨慎,这样的自身条件,应该更能胜任伍大鸣给他设定的角色。

如果他真是一个直爽、豪爽的人,洪任博又还能扮演好伍大鸣给他设定的角色吗?

陈京这样一想,心中平和了一些,脸色也好看了一些!

但是洪任博却并不知道陈京脑子里面转了这么多弯。他察言观色,一看陈京的脸色不对,他立马意识到自己可能出问题了!

他又想起关于陈京的一些传言,陈京不喜欢遮遮掩掩,不喜欢支支吾吾的人!

洪任博有几次想重新挑起话题,却终究没鼓起勇气来,一顿饭大部分时候吃得有些沉闷!

“好了,洪书记,我是吃饱了!您慢用!”陈京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毛巾擦手。

洪任博连忙也放下了筷子,他不知从哪里鼓起的勇气,道:“陈主任!今天您找我是一定有事了!刚才都是我不好,说话躲躲闪闪,扫了您的兴致!还望您真的见谅!同时,也更希望您能给我指点,现在临河的局面,我倍感压力啊……”

洪任博边说边摇头,样子很是动情……“有什么指点的?情况至此,谁能跟谁指点?连伍书记都希望有人指点呢!”陈京哼了一声道。

他话锋一转,接着道:“洪书记!有些事情我不好名言,但是这次纪委和督查室联合调查组。这是应你们临河的要求派下去的,你自求多福,好自为之吧!”

洪任博只觉得脑袋轰一声,呆立当场。

临河要求市委派调查组?这是缪强的要求?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次调查组的目标就是注定的!是专门来调查自己来的?

一念及此,洪任博觉得双眼发黑,他极力想到陈京面前说几句硬气的话,但是大脑不听指挥!

有人要整自己,有人要致自己于死地!

这个念头在洪任博内心滋生,然后不受控制的疯狂增长,洪任博的内心再也平静不了,坐在椅子上都觉得屁股下面有钉子!

“老洪!”陈京大声叫了一声,洪任博浑身一激灵,眼睛看向陈京,陈京黯然一笑,摇了摇头:“对你的问题,终究是有人觉得不公平的!只是,这个层面不多而已!

好了,事情不一定有那么严重,你有个心理准备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