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3章 大洗牌!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洗牌!

临河的群体聚集事件危险终于解除了,从市到县一直到乡镇村组,各级干部高度重视!公安警察、武警部队、地方驻军的极力配合,临河群体事件在爆发四天以后,彻底的平息下来。

在群体事件冲突中伤亡的警察和群众,都得到了专门抚恤和安抚,政府承诺,临河水库大坝工程要从头到尾进行彻查,要尽最大的努力来保障澧河下游地区的安全。

与此同时,市委成立的由市委督查室和市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临河,开始调查临河群体事件相关责任的情况。

市委的动作,让临河政坛本来就很敏感的神经变得更加敏感脆弱,很快,在临河政坛内部,就有人向省里检举揭发临河挪用水利项目专用资金的问题,还有人向省里反馈临河政坛普遍存在严重腐败问题,买官卖官屡禁不止的问题,这份举报材料翔实,证据清楚,从村组到乡镇大批官员都是花钱买官的案例列举多达几十条,很是触目惊心!

举报材料中甚至还透露,在临河县委组织部,对各级官员有明确的标价,热门职位,还采用竞价方式,价高者得知!

省委收到了临河各方人士的举报,非常震惊,也非常重视,省委督查室又抽调精干调查组进驻临河,一时临河政坛风声鹤唳,相当紧张!

省市两级单位都有调查组进驻临河,很快,调查组就有了消息!

省委督查室调查出临河县政府自去年来,一共挪用省水利厅省财政厅拨款的水利专项资金近两千万元。而这其中,大批资金是为了解决临河水库工程质量问题的。

调查组认为,临河大坝被炸,临河工程质量问题彻底暴露,这和临河县政府的工作不得力,挪用专项资金,处理问题工程不坚决是有密切关系的。临河县县委副书记、县长许大军,要负主要责任。

还有,省调查组还调查出县长许大军在换届前,在担任临河市委党群副书记期间,临河多项干部提拔存在异常情况。经调查组多方考察取证,最后对临河县委和临河县委组织部存在违规提拔干部的问题初步核实!

临河县换届前组织部长洪任博向调查组反应情况,和盘招供了临河在干部甄选提拔中存在的营私舞弊,违规违法的行为……省调查组的调查情况汇报省委,很快,省委就决议要严肃彻底的处理临河的问题。临河县县委副书记、县长许大军被免职,临河县常委、副书记洪任博被免职,临河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进然被免职!

就在临河政坛这些重量级官员出事的当天,德高市市委书记伍大鸣接见了记者,谈到了要坚定不移的执行中央关于建立廉洁、精干干部队伍的要求,对能力欠缺,尸位素餐、没有责任感、没有上进心的领导干部,不仅要加强教育引导,更要敢于撤换干部,敢于把干部的提拔和筛选放在阳光下,接受群众的监督!

临河为什么会出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临河干部队伍不得力,同时,临河县县委书记缪强初上任,不熟悉情况,没来得及展开工作是有密切关系的。

伍大鸣提到了,对临河班子中存在的问题,要严肃处理。但同时,对临河的未来要坚定信心,临河班子应该要团结,要在缪强同志的带领下更有作为!

……接二连三,陈京听闻临河的消息源源不断!

而媒体和老百姓,他们的立场和倾向也在悄然一点点的转变,伍大鸣采取的果断策略见了成效!

一下处理三个县主要领导,县长、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三人被免职,这对临河政坛来说,算得上是一次彻底的洗牌。而这次洗牌过后,可以肯定,伍大鸣要获利!

一次突然事件,一个偌大的考验,伍大鸣轻松化解,并且能够从中捞到好处,这其中,伍大鸣是展露了很高的政治智慧的。

首先,伍大鸣敢用人,敢用周青,周青急于表现,使出了浑身解数,利用他多年市委秘书长的人脉和资源,硬是把临河这件事搞得向对伍大鸣有利的方向走!

就在宣布临河三人被免职的当天,周青和陈京谈话道:“对任博同志,我们是要给予补偿的,有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任博同志就是这样的人!”

陈京当时没说什么。

但他清楚,临河政坛能够有这么大的洗牌,这和洪任博的孤注一掷是有关系的!

实名举报临河挪用专项资金,举报临河买官卖官的人就是洪任博,洪任博自首、通过主动交代问题的方式来强硬的掀开了临河政坛这块盖子,他这么拼命,不是周青的作祟又是什么?

周青借陈京之口告诉洪任博一个事实,那就是市委调查组进驻临河就是冲着他洪任博去的。这是临河的某些人要整掉洪任博,搞垮洪任博的招数!

洪任博知道了这事,他怎能不惊、不怕?

在走投无路,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洪任博不拼命还能怎么办?他拼个你死我活,早点交代问题还主动一点。

陈京有时候想想,觉得自己给周青担任了帮手的角色,虽然临河问题多,处理几个人罪有应得,但是周青的做法终究阴谋的味道太浓,不够光明正大!

陈京有时候想,周青的背后是伍大鸣,伍大鸣倘若要干这些事情,肯定也是干得出来的,但他自己却不干,让周青去干。这可能就是伍大鸣的用人特点,正人邪人皆为我所用,用人所长,用在正路上!

“小陈!”陈京猛然抬头,周青手上拿着一份日程表笑眯眯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忙站起身来,道:“秘书长,我正准备过去拿呢,您亲自送过来了?这哪好意思?”

周青满脸推笑,道:“行了,你专心工作!你现在可是个宝,你昨天给书记写的那个农业工作会议上的发言稿,那是相当的切合实际,理论水平又高,我看过那个稿子了,没经过你同意,我就让他们到秘书科传阅了!

什么叫高质量的稿子,我们以后市委要有个标杆,以前我们都习惯拿政研室的那些笔杆子做标杆,但是搞政研的整出来的东西,终究书本气太浓,不接地气,有些浮!你的稿子可以做标杆,以后这个问题你要到秘书科多跟大家交流,教教他们!”

陈京笑笑道:“秘书长,这话到此为止!伍书记可是政研室的第一笔杆子出身!”

周青连连摆手,道:“不提书记,不提书记!书记咱都比不了,他那是大智若愚,真正的大家。我们就是俗人,就没在一个水平线上,怎么能比?”

他顿了顿,道:“好了,小陈,这事就这么定了!以后在市委,你要负起责任来,你要肩负更重的担子!”

陈京笑笑,不说话了,他清楚,自己再说话就是矫情了!秘书长看得起他,那是荣誉,怎么能矫情?

陈京刚来,除了担任书记秘书,还兼任办公室副主任,综合一科科长。手下直接领导的也有五六个人,这些人都是为书记服务的。

所有市委除了领导外,其余的人都是秘书长统帅,陈京也属于周青的下属!

周青提出要给陈京加担子,既可以理解为是他瞧得起陈京,也可以理解为他在提醒陈京,两人之间的上下级关系!

陈京要在他领导下开展工作,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样周青就可以保障对市委最大的掌控力!

“书记在里面?”周青冲伍大鸣办公室的门努努嘴。

陈京点头,道:“对,刚刚来一会儿,这个时候应该在看文件!”

周青点点头,道:“那行,你忙吧!”他缓缓的往门口踱步,差不多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回头,冲陈京道:

“对了,小陈!昨天我和书记沟通了一件事,是关于最近的区县班子调整的问题。其中涉及到有个人叫赵一平,就以前澧河的赵副书记!伍书记当时讲,说你是澧河出来的干部,应该了解他,让我向你取取经!”

陈京一愣,脱口道:“秘书长,我哪里懂这些?再说,赵书记是我的领导,我怎么能够肆意评论老领导?”

周青哈哈一笑,道:“你呀!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对赵一平没有任何评价,这就是你的态度?”

陈京摇头道:“秘书长,你不要给我下套,赵副书记我是不敢评价,身为他曾经的下级,评价上级,这有些不合理吧?但是有一点,赵书记这个人是个好人!这一点我可以向组织主动反馈!”

“好了,好了!你呀!真是太谨慎,滴水不漏!”周青道,“你不发言,我也没办法!只能如实的向书记汇报!书记如再问你这个问题,我可不管了!”

陈京愣愣不知怎么说话,周青冲他摆手道:“你忙,你忙!我不难为你了还不行吗?”

周青踱着步子慢慢远去,陈京依稀能够感受到对方轻盈的脚步。

区县班子是个敏感的话题,伍大鸣终于把注意转到这个重头戏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