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4章 关键人物!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关键人物!

人情冷暖,失意之人对这一点感触最深!

洪任博堂堂县委副书记,当年在临河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在临河经营多年,算是树大根深!

可是一朝被免职,立马什么都不是了,昔日的光华一夜之间尽数褪去,那些平日追着他、捧着他的人,早逃离了他的身边,他彻底的成为了孤家寡人!

习惯了忙碌,习惯了应酬,一朝清闲下来,内心的那种失落是莫可名状的!一夜之间,洪任博仿佛就苍老了十岁之多!

陈京从电话中听到洪任博沙哑的嗓音,洪任博消沉失落的形象就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暗暗的摇了摇头。对很多人来说,权利比鸦片更让人上瘾!一朝失去权利,人的精神世界立马就崩溃了……

洪任博接到陈京的电话,就如同瘾君子看到了他们渴望之物,那种瞬间的兴奋和转变,给人很强的冲击!

他声音发颤,激动得语无伦次,在电话中支支吾吾:“陈……主任,主任……您……您有什么指示?我……那个……”

“老洪!”陈京声音放低,“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才多大一点事?怎么了?没有斗志了?意志消沉了?”

洪任博情绪调整很快,多年的官场经验,让他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他的内心升腾起一个念头,那就是他还有机会,市委书记的秘书能够亲自打电话过来,就说明他还有机会!

这个念头让他兴奋,让他很快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完全整作起来了!

陈京相隔数百里之外,他都能感受到洪任博的激动。他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给洪任博打电话,纯粹是他个人的行为,和任何人无关!而且这个电话,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对洪任博也没有任何帮助!

陈京心中清楚,洪任博是颗弃子,在周青的心中,洪任博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洪任博已经完成他的历史使命了!

周青对陈京说:“任博同志是个好同志,对任博同志我们应该要补偿!”

他说这句话,洪任博就是被弃了,要不然,他这话就该去到洪任博面前说,让洪任博对他感激涕零!在陈京面前说,让陈京去到洪任博面前卖个好吗?

官场的语言复杂,官场的法则也很奇妙。

对担子重,权力大的干部,负面评价多,这就是共和国官场的特色。树大招风嘛!

而对那些靠边站,退居二线的干部,大家都是一片赞誉,花花轿子人人抬,就是动动嘴的事情,谁不乐意?

洪任博孤注一掷,把整个临河班子弄得崩溃,算是帮了周青的大忙,最后就得一句话:“任博同志我们应该要补偿……”

周青这话如果说得再低沉沉痛一些,也许能够让陈京更动容一些!

洪任博态度转变,便问陈京很多问题,都是旁敲侧击关于他的事儿!陈京只是告诉他,要忍耐,要等待,不要浮躁。天天意志消沉,天天哭丧着脸,是做给谁看呢?

是做给组织上看,还是让别人看看自己的狼狈?

陈京这话说得有些重,洪任博在电话那头连连检讨,表示自己一定端正思想,沉下去搞调查研究,搞调研,随时准备着等待组织的召唤!

……

桌上的茶凉了,赵一平情绪依旧平静不了,他直愣愣的看着茶杯,眉头深皱,一筹莫展!

“咚,咚!”

赵一平一听见敲门声,人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

包房的门开了,进来一位四十来岁,风度翩翩的中年绅士!

“风台长,我老赵,您还记得吧?当年省委党校青干班三班的!”赵一平热情的凑上前,笑道。

风明,德高市电视台副台长,电视台主要负责的就是风明,所以在德高市,他算是知名人物!在德高官场,他的根子很深,路子野是出了名的!

风明面对赵一平略有一些矜持,他和赵一平简短的握手,道:“老赵,怎么样了?那事儿八九不离十了吧?”

风明开门见山,一提到那事,赵一平脸色就开朗不起来!

现在临河政坛地震,县长被免职,这正是赵一平谋求调动的黄金机会!

澧河班子调整,赵一平屡屡错失机会,如果这一次,临河这边的这个机会赵一平还把握不住,他就彻底失去机会了!他的仕途可能最终就会卡在这个节骨眼上,慢慢的进入那批不再提拔的干部之列!

官场的残酷不仅在于斗争,更在于要和时间赛跑,几个关键的步子如果迈不好,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为了这件事情,赵一平最近是下血本了,不仅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而且还把这些年积累的一点家底都拼了出来,胜败在此一举……

事实上,赵一平的运作非常的顺畅,各路关节很快就被他打通!

关于他的提拔问题,可能市里不止议议论一次了,屡次议论,每次泡汤,到今天这一刻,赵一平感觉有些渠道去成了!他自己也有相当的把握的!

这次,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他进德高市,就是想最后再努力一把,争取把自己的胜率再提高几个百分点!

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事情会突然发生变化,发生让他意料不到的变化!

就在昨天晚上,赵一平约了市里几个朋友,一起请秘书长玩牌,牌桌上,气氛很融洽。赵一平也是大放水,几个小时的功夫就输给了周青两万多块!

赢了钱的周青,笑颜打开,说了很多赵一平平常想听,又听不到的话。让赵一平大受鼓舞,很为感动!

秘书长周青,现在在德高大家都叫他政坛不倒翁,他服务过几任书记,被几任书记重用,现在伍大鸣书记初上任,竟然还在重用他,这在德高政坛,早就传为了佳话!

周青绝对是这次临河班子调整的关键人物,因为周青是能够影响书记决策的关键人,而这次临河班子的调整,伍大鸣要占上风,这也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事儿!

强势如伍大鸣这样的书记,如果不会利用现在的这个机会立足,那他真就不用在这个位子上待下去了!

一切都顺利,一切都在赵一平的意料之中!但是最后,牌局结束的时候,周青把赵一平叫道一旁,神色颇为凝重,又带有教训的口吻:

“老赵,你这工作是怎么做的?工作做得忒不细了!我叮嘱过你,工作一定要细致,只有细致了,才不会出差错,出意外,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赵一平一听这话,当场懵了,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周青便道:“我问你,你现在运作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关键人物都没弄清楚?陈主任那里是怎么回事?今天我跟他谈起你的事儿,他还丈二摸不到头脑!你说你这做工作的……”

赵一平怔怔不知道如何回答,周青一看他那副迷茫的样子,声音情不自禁的拔高:“我说的是陈京主任,你不会认为还是你的旧部吧,他现在是市委书记秘书!德高第一秘书!

你们是认识的,也曾经打过交道的,你怎么就不懂得去稍微交流一下?”

赵一平恍然大悟,周青这一说,让他魂飞魄散!

堂堂的市委秘书长,会乱说话吗?周青这样说,那肯定是陈京作用关键,或者是陈京对赵一平有什么看法!

这两点,不管是哪一点,对赵一平来说都不是好消息!陈京是德高第一秘,天天跟在书记身边的人,他说一句话,可能要顶别人说十句话!

赵一平调动的问题,别人做再多工作,陈京都有可能将其全部否定掉,最后书记可能会倾向他的意见!

赵一平担心害怕,还因为陈京和他认识,两人以前在澧河有过冲突,搞了很多不愉快!现在在这个当口,难不成会成为赵一平进步最大的绊脚石?

如只是这样倒也罢了,赵一平脸皮这些年是训练出来了,大不了到陈京那里姿态低一些,态度好一些,陈京这人吃软不吃硬,也不是那种心胸不开阔的人,赵一平有把握把这事搞定!

但是这个事情,赵一平在和省里那位关系提到了,对方马上反应,让赵一平不要轻举妄动!

赵一平当即就傻眼,道:“您放心,我有绝对信心,陈京这个人我了解,他在澧河……”

“你懂什么?你了解他什么?他在澧河工作了那么多年,你知道他多少东西?你真以为你调查的那些东西有作用?”对方在电话中很生气!

狠狠的训了赵一平后,对方提出让赵一平找德高电视台风明,让他再想想办法,两人商量一下,究竟怎么处理这事才妥当!

就这样,赵一平绕了天大一个圈子,才找到风明,请这尊菩萨来解决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临河班子的调整一定会很迅速,所以赵一平必须马上把问题解决,否则多浪费一秒时间,都可能意味着是机会白白丧失,如是那样,就太可惜了。

赵一平从未想过,有一天陈京会成为他仕途之路上的一道最关键的结坎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