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5章 赋予重任!

第二百四十五章 赋予重任!

钓竿是碳素纤维制作的台钓杆!

为了仿古,整杆被塑成了绿竹的模样,在杆柄的位置,书:“清风绿竹”四个字,四个字龙飞凤舞、墨香浓郁!

伍大鸣手上把玩着钓竿,脸上露出微笑,他抬眼看向陈京道:“这个杆子倒是很用心做了,拿着这样的杆子钓鱼,整个人都优雅很多!你这个礼物我收了!”

陈京道:“知道书记您喜欢收藏钓竿,说起来这杆‘清风绿竹’不算钓竿中的上品,但是这杆子胜在融入了文化的元素,也算是一特色,我也觉得这杆子漂亮,便带给您了!”

陈京这话不准确,这杆子是洪任博送给他的。为了给陈京准备礼物,洪任博可谓是绞尽脑汁,最后他不知从哪里听闻陈京喜欢钓鱼。便精心为陈京准备了几根上好的鱼竿还有鱼漂。

陈京送伍大鸣的这根台钓杆,就是从那几根杆子中挑选出最好的一根!

伍大鸣骨子里面有文人情结,喜欢雅的东西,陈京送的这个杆子,他果然满意!

“钓鱼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伍大鸣道,在日本和台湾,钓鱼已经融入了他们本土的文化中。他站起身来,到办公桌里面变戏法似的拿出几根鱼竿,杆子竟然也是雅致得很。

上面有国画、书法、每根杆子制作精制,美轮美奂,相比陈京的礼物,又不知好了多少!

陈京一看这东西,心中暗暗摇头,自己以为好的东西,在伍大鸣的眼中可能就只能算太普通,就像这杆子,自己的那杆子,货比货得扔!

伍大鸣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笑道:“陈京啊!你仔细观察了没有?我这两根杆子都是进口杆子,而你送我的这根杆子是国产杆子!”他手中挥动的钓竿,“通过这根小杆子,就可以看出我们的企业是在逐渐的学会创新变化的!以前只有国外有的东西,现在国内也有了,东西就是那些东西。如何做精做出特点却是很值得琢磨的!”

伍大鸣顿了顿,道:“我们经常被人讥笑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同质化竞争!什么东西挣钱,大家都去抢,而我们做东西不讲差异化。这才是我们最应该要反思的问题!”

陈京默然不语,通过伍大鸣的谈吐,陈京能够感受到伍大鸣最近脑子里思考的东西。

伍大鸣能够将思路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这就说明伍大鸣对德高的局势掌控已经日趋成熟了!任何执政者,首先都要把稳定放在前面。稳定是一切的基础,没有稳定,什么都没有!

伍大鸣现在开始思考经济问题,这是个明显的信号!

陈京心中很振奋,前一段时间,他觉得太压抑了,他有时候甚至替伍大鸣在担心。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伍大鸣老持沉着,非常的老辣,处理各种复杂局面,很是举重若轻!

“有个事情想问一下你!”伍大鸣将钓竿收起来转移了话题,他眼睛盯着陈京,“是这样,最近临河班子在重新调整。其中有个人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陈京道:“书记,您说的是赵一平书记?”

伍大鸣哈哈一笑,道:“你说赵一平,那你就说说赵一平!”

陈京颇为尴尬,觉得自己的心可能急了一些,没有沉住气!

他沉吟了一下,道:“书记,不瞒您,昨天晚上,赵一平书记还有市电视台风明副台长还请我吃了饭!在饭桌上,他旁敲侧击,说的估摸就是调动的事情!赵书记是我的老上司,我昨天跟他讲得很清楚,他请我吃饭,那是求子进了土地公公的门,进错地方了!

书记,俗话说吃人嘴软,赵一平书记又是我的老上级,我怎么能肆意评价他?”

“你少跟我耍这些滑头!”伍大鸣瓮声道,“我明确跟你说吧,现在市委已经初步议定,要提拔赵一平到临河任代县长!这个人选是周青最早推荐的,我和他谈过话,目前还没有最终决定!

你是从澧河出来的干部,你怎么就不能够客观的评价一下他?今天你一定要说说,不能够整天浑浑噩噩的!”

伍大鸣说得这么认真,陈京不敢再说推辞的话,他沉吟了半晌,道:“赵一平书记这个人嘛!为人不错,理论水平高,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视野可能狭窄一些!这对临河的未来不知道是福是祸!”

陈京这几句话说得小心翼翼,他心中忐忑啊!因为他说这些话,已经出离了他作为秘书的工作范围,区县班子调整,这是大事,作为秘书哪里有权利随便在这个问题上发言?

伍大鸣沉默不做声,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道:“你说得比较中肯,也比较客观!”

他眼神飘忽,良久,他话锋一转,道:“其实啊,我今天不是问你这个人,赵一平的任命,我已经基本决定了!赵一平独挡一面的能力不行,很缺乏,这是弱点!

但是目前来说,德高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也只能给他加点担子了!”

伍大鸣说这话,语气中流露出很多无奈。陈京心念转动,他心中明白,伍大鸣口中没有合适的人选,并不是整个德高,就没有能人!

伍大鸣现在在临河的用人,侧重的原则是可控,他要能够掌控临河,这是重点!把这个前提放上去,也许还真只有赵一平适合临河这个县长的位置!

“洪任博这个人,你怎么看呢?”伍大鸣道。

陈京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伍大鸣怎么忽然提到了洪任博。

洪任博不是免职了吗?怎么伍大鸣对这个人也有念想?

“我们终究是要能干的干部,要把能干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给予他们充分展露才华的机会,这是用人的核心!”伍大鸣又道,“所以啊,我们不能够一棍子打死!对有些态度积极,知错能改的同志,要给予他们机会……”

伍大鸣侃侃而谈,陈京心中却激荡澎湃,他再一次仔细的推想,他十分确信,在周青的心中,他是牺牲了洪任博的。周青是没有想过给洪任博机会的,这一点没有疑问!

但是伍大鸣为什么会提到洪任博,而且还暗示自己要用洪任博?

很多念头在陈京的脑子里面充斥,在很短的时间里,这些念头毫无头绪,只涨得他脑袋生疼。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伍大鸣用周青,但是周青终究不是他的嫡系,是不是这里面有故事?也许这里面是有东西的,陈京找得到这个点,但却抓不住准确的东西!

对洪任博这个人,陈京自然是积极评价多一些,从能力来说,洪任博还是不错的!

他在临河之所以屡屡不得志,这和临河几任班子的不团结是有关系的,整个班子内部可以斗,但是放在大范围上,往往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洪任博被免职,也许给他换个环境,是个不错的选择!

伍大鸣和陈京说了很多话,说到了他的政治理念,说到了目前德高的局面,说到的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难点!

两人差不多聊了两个小时,最后陈京归纳总结,伍大鸣给他布置了几个任务。第一个任务,陈京要多动脑筋,广建人脉,多深入去做工作,要建立一定的群众基础!

第二个任务,陈京要有独立性,不仅要干好秘书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综合科长这些工作都要做好,要在市委发挥自己副主任的作用!

第三个任务,陈京要组织好市委内部搞好政研和理论研究工作,尤其核心是党风廉政、干部风气整顿、社会治安风气整顿等等问题,要组织精干的人来搞材料,攻理论!

陈京接到这三个任务,立马就感到压力了!

陈京终于明白一点,伍大鸣立足刚稳,需要更大范围的提高自己的影响力的时机到了!

秘书是领导的嘴巴、耳朵、秘书广建人脉、深入工作,这不就是书记需要在些问题上努力吗?至于理论研究,独立性的问题,这也是伍大鸣要建立和打造自己的亲信队伍的强力手段。

搞理论研究,撰政治路线文章,这是要掌控宣传舆论或者说要引导宣传舆论,而陈京保持独立性,则是要保障对市委办核心的掌控,伍大鸣的眼睛刁毒犀利得很呢!

这一长谈,对陈京的头脑是一次彻底的风暴,他内心清楚,自己展露才华的时候到了!

伍大鸣看得起自己,自己就一定要把工作干好,要为伍大鸣顺利的贯彻自己的政治理念而将各种关系疏通!

德高要发展,要进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取决于伍大鸣的政治理念什么时候能够落实下去。陈京坚信,伍大鸣是有眼光的,他的思路是可行的、科学的,德高未来的希望就在此人身上!

陈京现在就是追随者的角色,追随伍大鸣在德高大干一场,干出成绩,干出绩效,从而为他自己未来的前途开辟出一条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