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6章 莫名其妙!

第二百四十六章 莫名其妙!

陈京现在住在德高滨湖花园,这个地方不算是新楼盘,但是在德高很有名。

当初房产改革,德高市的第一个商品房楼盘就是滨湖花园。

那个时候,房产商品化,政府和百姓对此都很看重,也都持谨慎的态度,政府为了坚定房改的决心,同时也是为了提升老百姓对房改的信心,滨湖花园当时是作为德高市样板建筑修建的。

花园小区的空间非常大,绿化和园林都配置得极其到位,虽然现在这个楼盘开发已经过了许多年了,但是滨湖花园依旧是德高一个标志性楼盘!

陈京将家安在滨湖花园里面,这个地方离市委近,上班方便。

同时,陈京住这种有小区严格管理的地方,也可以省去很多烦心的事儿。有很多客人,就直接可以通过小区保安将其挡在门外,这也让陈京有个独立的私人空间!

小区的环境很好,陈京每天清晨,都会早起穿着运动服装围着小区花园转几个圈儿,做运动是一方面,小区早起的老头老太太倒是让他混熟了不少!陈京年龄本来就青,穿上运动服的样子,更是像大学刚毕业的学生。

他高大帅气的外表,以及礼貌的性格,很快就让大家对他好感大增,很多老奶奶都旁敲侧击的问他的女朋友的问题,这倒让他不知所措,每次都是支支吾吾,含混过关!

说到女朋友,陈京难免就会想到金璐,想金璐的时候,他就会给金璐通电话,两人煲电话粥,彼此聊解相思之苦。

但是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陈京和金璐两人都忙,更多的时候,那只是一个念头,有了那个念头,没来得及做,时间便被事情全都占据了!

现在陈京的工作依旧很忙,但是临河的事情解决了,人的精神负担小了很多,陈京现在也常常会有一些空闲了。

但是这些个难得的空闲,陈京都利用起来在家里读点书。

书到用时方恨少,陈京现在就感觉自己的知识不够用,尤其是给伍大鸣做秘书,伍大鸣太过博学,要跟上伍大鸣的脑子,陈京心中明白,那不下苦功是不行的。

这一天,周末,伍大鸣在周青的陪同下进了省城,陈京留在了家!

他又翻出马步平的《国际金融学》在仔细研读,这本书陈京前前后后,一共独了四五遍了!每一次读,都觉得里面有新的东西。国际金融学这门复杂的学问,陈京学到了皮毛。

但是更多的,陈京学到了马步平的为官智慧。

当初马步平送书给陈京,那个时候情况很不好,马步平有被查处的危险。在那种情况下,他送书给陈京,可能更多的寄托的是他的个人情感。

陈京在内心深处,对马步平是很尊敬的,暗地里也是以他为师!

马步平精于官场,更精于权谋,马步平行为做事所用的手段,是相当的绝,让人叹为观止!

其实,官场上厉害的人真的不少,像黄小华、舒志国这些,哪个不是厉害的人物?还有,像周青,陈京也是刚刚见识过其权谋手段!

但是,马步平胜于骨子里的那股正气和傲气,马步平精通权谋之术,但他少用权谋之术!他是特别强调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认为在阳光下的谋略,才是真谋略,其他的皆为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咚,咚!”

有人敲门,陈京有些吃惊,他住这个地方,鲜少有人知道,怎么会有人敲门?

陈京起身过去开门,门一开,一缕香风入鼻,他抬头,门口亭亭立着一名妙龄女子,女孩年龄大约20出头,穿着一件很时尚的束身风衣,白色的风衣,衣领竖立,将她的瓜子小脸衬托得酷酷的。

女孩很漂亮,尤其那一对眉毛,如同柳叶弯弯,她一双眸子也很灵动,眼珠子转动间,颇有狡黠不羁的味道!

陈京愣了一下,这个女孩他不是第一次见,对方就住在同一单元同一楼层,就在对面住!

这几天偶尔,陈京正常下班的时候会看到她,但是对方总是酷酷的样子,让陈京也不敢找她搭讪。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陈京问道。

有人敲门,把门打开,门口立着一个酷酷的美丽女子,就直愣愣的看着自己,一语不发,实在是有些怪异!

“你就别装了!”女孩冷声道,“你再怎么装,也会露出狐狸尾巴的。你以为你这样装无辜,我就会对你留个好印象,然后我们之间就会有点故事?”

女孩冷冷的笑笑,摇头道:“那也未免太天真了!我告诉你,沈小童不是那样的人!”

陈京怔怔呆若木鸡,只觉得莫名其妙啊,怎么会有这样的糗事?

陈京正欲分辨,女孩又道:“你不用说话,我这几天都观察你了!早上天不亮就起床,锻炼身体,晚上很晚才睡觉,都是挑灯夜读,生活规律、节奏快,上进心强!”

“关键还有……”女孩指了指陈京手腕上的那块欧米茄手表,“你家境好!有俩钱,这些我都观察出来了,不错嘛!”

“你说你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就吃饱了撑着,尽干这些勾当?你毛病了吗?你跟姐说,哪里有毛病,姐帮你治!”女孩唾沫横飞,这一开口说话,便刹不住车,说得越来越激动,措辞也是越来越难听!

“沈小姐!我想你可能弄错了!我和你素不相识,从来就没见过,你说的那些我根本就听不明白!”陈京道。

女孩愣了一瞬,但旋即,又大笑起来!

她一笑,先前酷酷的形象没了,却而代之的是野性张扬,尤其她那头长发往后披着,风儿一吹,扬起来的样子,让她面容显得特别的有张力。

“你还装!我们不认识我还用你提醒吗?如果我们早就认识,还有你这施展下三滥手段的机会吗?没有!一点机会都没有!”女孩语气张扬……

陈京大冷的天,额头上也见汗了,他想耐心解释,但是看对方女孩那模样,她怎么解释?

“好了!你别尽想着去编你说的那些说辞了,我明确跟你讲,这一个单元的三层楼都是我妈租的,我就搞不明白,你怎么就住这里来了?你不要告诉我,这房子是你的吧?”女孩道。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头有些大,房子的事儿他比较忙,是托杜青租的。

杜青不是老德高吗?上大学就在德高上的,他动作麻利得很,三下五除二就把陈京交代给她的任务完成了,这里面哪里有问题?

“小姐,你冷静!你冷静!”陈京硬着头皮道,“这事里面肯定有误会,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还装什么装?”

陈京的声音拔高,女孩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她直直的看着陈京,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陈京点点头,女孩甩头道:“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女孩转身就奔自己的房门,“砰!”一声将门关上。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简直是哭笑不得!

这世道怪事多,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怪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陌生从未打过交道的女人,忽然上门要你承认自己是她的追求者,然后对你大加贬损,这样的怪事谁能遇得到?

陈京也关上门,一个人苦笑,忽然,他身子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杜青拨了个电话。

杜青还没有手机,只有bp机,拨了对方的bp机,很久都没等来对方的回电。他又去开门看对面,对面的门依然紧锁着,好像对方也没有要再找茬的意思了!

陈京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陈京将心情调整好,准备再去看书。

周青的电话来了,他告诉陈京,明天清早书记要返回,让陈京明天准时去市委。

另外,书记回来后,下午就会去视察节假日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一些市直特殊单位,让陈京安排协调一下,日程由陈京来决定!

一有事情,刚才的那场莫名其妙,陈京也就抛诸脑后了,他的思绪又重新回到了工作上。

这一次伍大鸣去省城,是去要经济政策去了,伍德的旅游经济为中心的思路,需要大量的投资支撑,没有资金的支持,德高如何腾飞?

而对陈京来说,他却清楚,这几天是伍大鸣有意留给自己的。

伍大鸣从省城回来,要马上做的事情就是决定临河班子。这件事情可以说是牵动了德高社会各界敏感神经的大事!临河县的班子究竟怎么调整,临河县班子调整后,又会有哪些连锁反应,这都是很多人挖空心思在想的问题。

最近,关于临河班子调整,在德高市内部已经上演成多方博弈了,大家都竭尽全力的去为自己一方争取最大的利益。

现在,这块盖子终于要揭开了,现在在德高有很多议论,很多人都把这次临河班子调整当成是伍大鸣来德高露的第一手。

这件事也是伍大鸣正式逐渐掌控德高政坛的重要标志,过了这件事,德高政坛的格局从此可能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