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7章 标新立异!

第二百四十七章 标新立异!

市委组织部长郑康康是个高个子,人比较瘦,平常看见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显得特别的有风度!

一大清早,郑康康就笑眯眯的到陈京办公室,陈京道:“郑部长,今天书记可能要晚会儿上班,您来早了!”

郑康康摆手道:“不早不早,我没事过来转转,看见你在就进来了,怎么?你不欢迎?”

陈京忙道:“哪里,哪里!郑部长能来我这里,我受宠若惊,哪里有不欢迎的道理!”

陈京起身要给郑康康冲茶,郑康康一把按住他,道:“不用,不用!我们就随便聊聊,哪里需要那么客气?”

他顿了顿,道:“以前啊,我早就听说在澧河有个楚江才子,不仅文章写得好,其他方面也都是一把好手,我正准备让人去挖掘一下,没想到书记慧眼视英才,早就看中了你,这不,你是破格提拔啊!”

“我可跟你讲,我在德高做了这么多年组织工作,像你这样破格提拔的干部真还鲜少遇到,小陈啊,你现在可是我们德高的一个标杆呢!”

陈京连连谦虚,郑康康送的这几顶高帽子让他感觉有些吃不消。

说起来,陈京被破格提拔,这还是正式走了组织程序的。很有可能背后的推手就是郑康康!

陈京分析,伍大鸣出任德高市委书记这个信息没有公布,郑康康可能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是,陈京一直不明白,郑康康为什么会知道伍大鸣和自己的关系的?

对郑康康这次来找自己的目的,陈京心里是有底的!

伍大鸣将临河的事情处理妥当,针对临河班子调整的问题,伍大鸣搞了两个方案,明面上,他是让组织部出方案。但是在暗地里,他却是让周青给他拟定一个方案!

这两个方案,一明一暗,伍大鸣究竟怎么取舍,这是目前谁都不知道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伍大鸣希望利用这次机会,让组织部拿个态度出来!

如果组织部提供的方案,不是伍大鸣心中的方案,伍大鸣就可以否决这个方案,这对组织部是一个敲打,同时也是一种不信任,说不定下一步,伍大鸣就会在组织部上面动脑筋!

书记掌控局面,重要的就是要掌控人事,组织部不掌控在手中,怎么能行?

伍大鸣借临河班子调整这个契机,不仅要掌控临河,还要掌控组织部,逼迫组织部表态,这是伍大鸣政治手腕高妙的地方!

郑康康心中自然明白这一点,但是要准确摸清伍大鸣内心的意图,他没有把握!

组织部长不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职,所以郑康康找陈京,目的就是为此而来!

“小陈,书记上次强调,我们德高干部选拔任用,一定要唯才是举,要量才识用,这对我们组织工作来说,要求是相当高的。最近,我们在很多人选的问题上,就遇到了困难!

难以决策啊,尤其是尺度把握不住!”郑康康道。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比如说,这次临河被免职的几名干部,我们怎么安排他们?安排他们在什么岗位上合适?对认错态度良好,改过自新的同志,我们又需要用什么尺度对待,这是目前我们感觉压力最大的地方!”

“我们既要从组织角度考虑问题,又要从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看问题。有时候多方面的要求要兼顾,不容易啊!”

陈京推了推眼镜,沉吟不语。郑康康见陈京不说话,他坐在沙发上手抚摸着沙发扶手,心中有些七上八下!

德高的形势变化很快,新任伍书记做事情干净利落,打开局面的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目前,伍书记已经算是打开局面了,马上在人事方面,郑康康就亟需要表态了!

伍大鸣这个人很不一般,他让郑康康表态,但是表态的方式却是一个哑谜!

郑康康不仅要表态,而且还要摸清伍大鸣内心的意图,表态是态度问题,郑康康能否领悟伍大鸣的意图是能力问题。

但是这两个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郑康康如果没有能力摸清伍大鸣的意图,那能力有问题,也就没办法把态度亮清楚。

郑康康揣摩不清伍大鸣的意图,拿出的人事调整方案遭伍大鸣否决,否决的不止是能力,还有态度!

这就是伍大鸣的风格!

伍大鸣用人能力永远放在第一位的,有能力没有态度要一棍子打死,有态度没有能力,也不能姑息!

组织部长不是一般的位子,必须要两项皆备的人才能够坐这个位子。

郑康康最近苦恼的就是这里,为了临河班子的调整问题,他是绞尽脑汁,迟迟定不了方案!

本来,郑康康经过多方调研,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伍大鸣的意图,已经有了一份成熟的方案了!

但是就在他自以为方案成熟的当口,临河被免职的洪任博忽然托关系找到了他。

这件事起因是德高日报张平华社长请他吃饭,郑康康到了地方,才发现洪任博也在。在饭桌上,张平化暗示,今天这饭其实是洪任博请客。原因嘛,就是前段时间犯了错误,感觉对不起领导,对不起组织,他找郑康康,就希望郑康康能够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郑康康当时颇为惊讶,同时也责怪张平华做事草率,但是他转念一想,觉得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洪任博和张平华都是老官场,做事向来都是讲究分寸的,怎么可能这一次就如此冒昧?

吃饭过后,张平华不放郑康康走,说晚上要玩牌!在这个时候,他说了实话:“老郑,老洪这个人嘛!人脉是有的,你知道我跟他是怎么认识的吗?这可是陈京介绍的……”

郑康康一听陈京这个名字,他心中骤然紧张,心中开始担心自己的方案了!

当天晚上,郑康康便去和张平华几人玩牌,洪任博在牌桌上大方得很,一会儿功夫送了五万多块钱,眉头都没皱一下。

借打牌的时机,郑康康和洪任博说了几句话。洪任博谈吐清晰,不卑不亢,分明就没有下面干部见他的那种谨小慎微,反倒有一种胸有成竹。

郑康康当天晚上回去,就来回思索这个问题。

郑康康的方案是基于什么制定的?他就是基于周青制定的。

周青是个什么人,周青有些什么人,郑康康都知道!

他想,伍大鸣不是对周青言听计从吗?郑康康就可以把方案做得和周青一摸一样,这不就是最好的表态吗?

但是,这半路杀出个洪任博,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周青还会用洪任博不成?

郑康康的思路乱了,他搞不清楚事情究竟怎么走向了,这才有了他今天来见陈京了解情况这一手。

“郑部长,说句实在话,您说的这些东西,我都似懂非懂!但是有个态度,书记是很明确的。那就是对犯错的同志,能够给予改过自新机会的,要尽量给予他们机会。

另外还有一点,书记最忌讳的就是雷同的东西!什么东西都一样,什么东西大家都高度一致,没有一点分歧,这是不健康的、这是有问题的!”陈京道。他额头上冒汗,说这几句话,他动足了脑筋。

有些事情不能够说破,只能说得似是而非,能不能听懂,能懂多少,那就是个考验悟性的事情。

陈京清楚,伍大鸣要郑康康和周青分别拿临河人事调整的方案,这不仅是利用这件事情要掌控郑康康。更重要的是,他要让班子靠向自己的人能有不同的声音!

郑康康如果拿出来的东西,真的和周青雷同,那充其量只能算是态度可以,但是能力还是欠缺。

书记的意图,秘书长领会到的,应该要和组织部长领会到的有差异!这是关键,这是能力!

打个比方说,洪任博这个人,周青是不用的,是放弃的。但是伍大鸣想用他,伍大鸣要用这个人就只能通过郑康康提方案!郑康康提方案了,伍大鸣再通过,这是肯定郑康康的工作能力和态度,同时对周青也是一种敲打和限制。

德高这个大个摊子,伍大鸣不可能只依靠周青,他还需要用很多人!

如何用人,如何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并能够很扎实的掌控,这是个考验、也是个挑战。

显然,伍大鸣是这方面的高手,周青是伍大鸣手下的一股力量,伍大鸣也需要有其他的力量来牵制他。这便是官场!

除了这些以外,伍大鸣还需要有一块他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掌控的实力,这个实力就要落在陈京肩膀上了!这便是伍大鸣给陈京布置任务的核心!

郑康康和陈京聊了很多,他越聊心中越吃惊,他是官场老油条,哪里有他用心还看不透的事儿?

事儿看透了,郑康康心中却舒爽得很,能够和周青有不同的方案,这是他最高兴的事儿。这不仅是两个人的意气之争,更牵扯到以后在班子中的地位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