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9章 班子调整。

第二百四十九章 班子调整。

临河班子的调整问题,终于上了常委会。

组织部提出的调整方案,临河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的位置由原澧河县副书记赵一平出任,而副书记由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颜渊出任,政法委书记由市政法委常委高峰国出任。

而对澧河副书记的缺口,组织部建议由洪任博担任澧河县县委常委、副书记。

组织部的这个方案,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临河班子调整的局面很清楚,那是由伍大鸣绝对掌控的!

伍大鸣掌控的调整,郑康康就应该要高度的和伍大鸣的意志吻合,但是郑康康提的这个方案和伍大鸣的意志吻合吗?

如果是不吻合的,难不成郑康康还有向伍大鸣叫板的意思?

对组织部的这个提议,大家发言很谨慎,而就在这个时候,伍大鸣发话了,他道:“我早就说过了,大家有什么意见、建议,畅所欲言,怎么了?大家都没话说了吗?”

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双手叉在一起,下面两条腿不住的前后交换位置,心情有些焦躁。洪任博这个人他是了解的,他更清楚,洪任博和郑康康是没有半点关系的,郑康康如果想用一个人,也没有可能想到洪任博。

他迅速反应过来,洪任博不是郑康康要用,而是伍大鸣要用。

伍大鸣这一手厉害啊!贯彻自己的意志毫不动声色,却还成功的将郑康康降服。

不仅是如此,现在德高的北方三县,修梅|县县委书记马步平靠拢伍大鸣相当积极,伍大鸣上任之初,他就迫不及待的表了忠心!

陈京和马步平有铁的师徒关系,陈京又是伍大鸣的心腹,有了这层关系,修梅还能够逃脱伍大鸣的掌控。

至于临河,借助这次临河群体事件,伍大鸣大打出手,一口气免掉了三个常委,而新换的三个常委,都是他提拔的人,临河事件后,县委书记缪强能够保住位子,这也是伍大鸣支持他的原因。

缪强在今后的工作中,能够不站在伍大鸣这一边?

最后就是澧河县了,澧河县的环境最复杂,情况也最特殊。澧河县县委书记易明华目前掌控局面的能力还不行,伍大鸣在这个时候,将洪任博偰进澧河政坛,这不是掺沙子又是什么?

洪任博可不是赵一平,赵一平科班出身,是从省里体体面面下放的干部,有些眼高手低,洪任博可是临河这一带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

澧河上下他熟悉得很,虽然他这些年在临河,但是临河和澧河只是一条河的上游和一条河的下游,文化相似、环境相似、两地交流平凡,民间来往密切。有洪任博在澧河,易明华要掌握澧河的局面,更是难上加难。

澧河的命运终究逃脱不了被伍大鸣分化拉拢,最后全部都要在他的掌控之下!

伍大鸣的犀利超过了刘明明的预期,在他想来,伍大鸣至少需要三五个月才能站稳脚跟,而这段时间,刘明明便可以努力的增大一下自己的影响力,至少能够给自己争得一个好价钱。

但现在,伍大鸣仅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便干出了这么多事情,常委们在纷纷的站出来向他表忠心,刘明明该怎么办?他实在有些踌躇不决!

“我赞同组织部的意见!组织部的这个方案考虑问题周到,比较合情合理!尤其是对洪任博的任命上,我认为处理得很好。洪任博的能力和作为,他在临河这么多年,都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这样的干部,虽然犯了错误,但是能够端正态度,改过自新,我们要给予他们机会!

相对于临河,澧河的环境更复杂,将洪任博放在澧河,既是组织给他的机会,也是组织给他的考验!”

率先发言支持伍大鸣的是政法委书记章化光,这次章华光在临河事件的处理上,伍大鸣对他是有意见的,在常委会上,伍大鸣都狠狠的批评了他。

但是最后,伍大鸣在调整临河班子的时候,还是照顾了章华光的利益。

临河县政法委书记还是从章化光传统的政法系中筛选的,这一点体现在了组织部的这个方案中。

伍大鸣对章华光是拉打兼施,先打后拉,现在看来效果不错,章化光在常委会上第一个跳出来支持郑康康,其实际上是在支持伍大鸣。

伍大鸣在全市干部大会上讲过,以后德高市干部选拔任用应该要遵循的原则,其中他就重点讲到对问题干部的使用问题。他提出,对某些彻底的反省了自己的错误,犯错不严重,能够改过自新的干部,选拔任用的时候,要敢于任用。

他的这个讲话,体现在洪任博的任用上是最合适不过了,章华光现在支持洪任博,不就是支持伍大鸣的讲话吗?

……

组织部提的方案在常委会上决议通过,市委组织部的正式任命就印发了!

赵一平如愿以偿的调任了临河县副县长、代|县长,在正式任命刚刚发布的当口,他的第一个电话竟然就是打给陈京的。

在电话中,赵一平语气难掩兴奋,他道:“陈主任,收到了让我赴任临河的消息,我很振奋,同时又感觉肩膀上压力巨大。临河也是贫困县,临河的条件,在很多方面比澧河还要差!

可以想象,以后我在工作方面肯定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到时候陈主任,可能少不得要麻烦你了!”

陈京打哈哈,道:“老领导,你跟我见外就不必了!你这次高升,我理应向你祝贺,你却给我打电话来了?”

陈京这个哈哈打得好,赵一平在电话那头听得心花怒放!

他这次调动也是一波三折,到了最后关头周青还提醒他,是否是陈京那边关系没有疏通到位。

这一下搞得赵一平大为紧张,专门下了打气力解决这个问题,甚至这事还惊动了省城的关系。

下了力气,收到的好处立杆见影,不仅只是这次调动成功,更重要的是,能够和陈京建立比较稳固的关系,这对赵一平来说,工作是极其有利的!

赵一平在澧河干了这么多年的副书记,干成了万年老二,很多人动辄就质疑他的能力,让他叫苦不迭!

他一外来人,到生地方,又是副职,能够干出多少名堂来?

现在不一样了,赵一平在楚北工作这么多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现在他又担任政府的一把手,对他来说,各方面出成绩的条件都成熟了!他如果还不干出点成绩来,他岂能甘心?

赵一平的电话挂给陈京,而洪任博则亲自从临河赶到了德高,直接就拜访陈京。

洪任博到德高,是到组织部报道,然后走马上任的。但是,他第一站到的就是陈京这里,拎了一大堆临河的土特产!

洪任博对陈京,可以说是感激涕零的。

当时临河事件处理结束以后,洪任博第一时间找到了周青,那个时候的周青态度冷淡,对其避之不及。那个时候,他心中是拔凉拔凉,他最不好的预感是这辈子自己的仕途可能就这样完了。

他情绪消沉、低落,整个人的失落他至今还记忆犹新,说是刻骨铭心不为过。

但就在那个时候,陈京的一个电话让他看到了希望!

接到陈京的电话,他又找过一次周青,可是周青冷淡更胜以前,那时候他明白,周青和陈京也许并不是一个意见。

他不敢打电话给陈京,只能苦苦等待,每天都备受煎熬,终于,他等来了陈京的电话。

陈京暗示洪任博,市委正在酝酿北方三县班子的微调,这对洪任博来说可能是个机会。这个班子调整方案,是由组织部出的,洪任博应该要在这方面动动脑筋!

洪任博大喜过望,可是紧接着就是愁眉苦脸。

组织部的关系他哪里有?他倒是想有,只是一直没努力到那一步。

让他没料到的是,陈京似乎给他安排好了,给他介绍德高日报社的领导认识,然后由日报社的领导约组织部郑部长吃饭。

就在饭桌上,洪任博心中就有底了!

洪任博心中非常清楚,陈京指点他的,那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礼数要尽到。洪任博也是下了大本金,把最近几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硬是把郑部长给伺候快活了!

陈京给他指点的路,洪任博如果都做不好,他还有何面目见陈京?

对郑康康洪任博是大破钱财,但是他到陈京这里,却是只敢拎点土特产。

只是在内心,洪任博却对陈京是彻底的折服了,他知道陈京不缺那点钱,陈京拉自己一把也不是为了钱。

年纪轻轻如陈京这样人,前途无量,心气儿肯定也是极高的,一点点钱岂能是他们看得上的?洪任博那样做了,反倒是看不起陈京了!

洪任博心中明白,澧河是陈京待了好几年的地方,这次自己去澧河,陈京一定是有东西叮嘱自己的。

澧河的担子不轻,但是洪任博有信心,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干出成绩,也只有干出成绩了,才是对陈京最好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