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1章 要抓活的!

第二百五十一章 要抓活的!

欲望就像大海!

满延波就把身下的女人当成了大海,他觉得自己就正在大海中畅游,游得酣畅淋漓,激起无数的波涛汹涌。

波涛狂涌好像更能激起他的某种好胜欲,他愈发卖力的在惊涛骇浪中驰骋,而大浪也一浪猛过一浪,伴随着尖叫呼喝,男女两具赤条条的身体缠做一团,好一番抵死缠绵!

良久,波涛褪去,云收雨歇,满延波气喘如牛,像一只被抽了筋的软体动物,瘫软在了女人身上,一动不动!

“哎呀!”身下的女人用力推开他,翻过身来,胸前白花花的两团**在空气中,女人格格浪笑,附过脸去,贴近满延波:“秘书长,今天你真厉害,弄得人家爽死了!”

“去,去!”满延波一把推开女人的脸,神色之间有些厌恶。

女人和酒,有共同点,玩女人上瘾,喝酒也上瘾,玩女人玩过的那会儿很空虚,喝酒喝高的那会儿很难受。越醉越喝酒,越空虚越要女人!

点上一支烟,满延波深深的吸一口,脑子里面浮现一副女人的胴体!

他玩过的女人多了,但是说到女人的味道,他感觉最好就是黄玲了!黄玲这个女人**,但却有风情,懂得恰到好处的将**流露,让男人心痒痒,恨不得一口吃了她,但每到关键时候,却又一口吃不到。

黄玲懂得男人的心理,让男人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满延波感觉,和那个女人一起做|爱,最重要的是那种默契,两人在一起,彼此都懂得对方的心意,那样的做|爱,才叫是酣畅淋漓!

“嘿!”满延波冷哼一声,内心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因为他猛然想到,也许这个时候,黄玲又不知在那个男人**婉转承欢呢!

女人呐!尤其是漂亮女人,对权力和金钱是极其敏感的。

当满延波得势的时候,不知有多少女人凑到他面前,供他恣意玩弄。那个时候的黄玲,在她面前乖觉得就像是贞洁烈妇,其他的男人碰都不是碰不到的,谁敢碰?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黄玲的翅膀已经不是满延波能够驾驭的了,在德高,黄玲身边的男人越来越多,其中有好几个,都是目前满延波不敢轻易得罪的!

对满延波来说,仆随主贵,现在在德高,方克波被伍大鸣狠狠的压住,他这个副秘书长也就没有出头之日。周青就不用说了,尽给满延波小鞋穿,就连市委其他副秘书长,对方克波的态度都和往昔大相径庭。

有人取笑满延波,说他自己给自己先封了秘书长,到头来省里都不敢提拔方克波了。所以方克波没有被提拔,说不定就是满延波给自己封秘书长给闹的!

这个说法搞得满延波很没面子,他的威信和声望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满延波脑子里想到这些,心中就烦躁,就坐立不安!

昔日和满延波关系最近的像马步平,还有胡棣等人,现在早就和他疏远了!他最看不上的乡下干部陈京,人家现在是市委第一秘。

有市委书记这张大皮扯着,陈京现在在德高,可比他满延波风光多了,就在市委大院里面,大家见到陈京,都是“陈主任,陈主任”的叫着,那模样卑躬屈膝,恭敬客气之极。

满延波有一次就撞见了这个场景,他当时自己也凑过去和陈京打招呼,态度温和热情得很。

等事后他再想想,却是越想心越气,觉得自己是发疯了,怎么就能够那样没有骨气?

“滴,滴,滴!”床头上,手机不停的响。

女人像一只小狸猫,窜到床头,道:“电话,电话,老……大,老大是谁?”

满延波脸色一变,倏然从**竖起来,抢过手机,也不管自己浑身**,按下接听键便去客厅!

“方书记,您有什么指示?”满延波压低声音道。

方克波道:“你在哪里?怎么老是找不到你的人?”

方克波的语气很不好,满延波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捏捏诺诺,半天没说上话。

“你过我这里来,我有事情跟你讲,现在行不行?”方克波好像极力的克制,才将语气放平缓。

“行,我马上过来!”满延波道,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一下紧绷了起来。

他和方克波打交道多年,非常清楚方克波的个性。这么晚,方克波找自己有事,那一定就是大事,非常重要的事儿。

……酒越喝越多,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陈京感觉有些迷糊,他仰躺在座椅上,他的前面,风明正搂着黄玲两人唱着港台味儿的《红茶馆》。

而还没喝好的胡悦,一双手早不老实的伸到了黎琼的身下一阵恣意的探寻摸索,弄得黎琼眉头连皱,眉宇之间春意荡漾。

陈京给自己点上一支烟,他眯眼看着古魏,古魏身边也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临江阁陪酒女,女孩姿色上乘,隐隐有股子野味儿。在德高某个小圈子流传,说临江阁里面的山妹子出名,那股子野辣味,能吸引很多人!

陈京看着古魏身边的女人,就想到了这个传言,想来,空穴不来风,这个传言十有八九是真的!

一口烟吸到肺里面,陈京的脑子清醒了一些,他轻轻的拍了拍沙发护手,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具充满了弹性的胴体在向自己靠近。

他嘿了一声,身子却有些僵。

他缓缓的闭上双目,觉得心中有一团火在烧!

酒为色之媒,这话太有道理了,陈京感觉内心的欲望往上升腾,怎么也按捺不住,压不下去!

陈京正是青春年少,抵挡这种软玉入怀的诱惑,实在是难度太高了!

胡悦和黎琼两人粘得如胶似漆,他嚷嚷道:“走,唱歌这劲儿过了,我们去打牌,去打牌!”

他嚷嚷去玩牌,风明立刻响应他,几人从唱歌的地方出来,直接走贵宾通道到了住宿区。

这里早就开了四间豪华套房,胡悦和黎姿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风明和黄玲两人也紧随其后。

陈京拿着房卡,心头还有犹豫。

艾芳却将房卡拿过来,刷卡开门,搀扶着他进到房屋。

房间很大,进去首先是很大的厅,厅后面可以看到透明玻璃的浴室,浴缸很大,足可以躺进去两三个人。

陈京瘫软在沙发上,艾芳将外面的衣服脱掉,扭头看向陈京:“陈主任,你先洗个澡呗!洗个澡舒服一些,也清醒一些,待会儿打牌精神也好一些!”

陈京眯着双眼,脑子里面昏昏沉沉。

他只觉得艾芳的身子弹力惊人,鼻子里面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清香,心中感觉热得难受。

艾芳似乎能够感觉到陈京的热情,她凑过来,胸部挤压在陈京的手臂上,樱唇到了陈京的耳边,吐气如兰,陈京被撩拨挑逗得实在难受,终于使劲一手将对方搂在了怀中…………方克波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挥舞着双手,嘴唇微微翘起,表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

满延波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道:“方书记,这一次德水区专项行动真是一场及时雨啊!早该有这样的专项行动了!我们搞旅游开发,又不是搞黄赌毒,就像临江阁这样的地方,如果不严格监管他们,他们是什么危害社会的事儿都干得出来的。”

刚刚方克波告诉满延波,就在今天晚上,德水区公安局会有一次突然行动,主要是检查德水区的几家娱乐场所、酒店,要搞一次清扫黄赌毒的专项行动!

方克波的这个消息让满延波很吃惊,临江阁是什么地方?怎么德水区公安局的专项行动就扑临江阁去了?

满延波敏锐意识到,今晚的行动,可能牵扯到更上一层的争斗,事情会很复杂!

看方克波那副志得意满的神情,满延波想,难不成这件事情方克波能够有什么大收益不成?

这个念头冒出来,满延波心中就笃定,今晚的专项行动,一定还有很多不为他所知的东西隐藏在其中。

“延波,今晚你牺牲一下,你一定要保证手机畅通!因为,很有可能,今天你需要出面处理一些事情!”方克波道,他眼睛看向满延波,“是代表市委处理一些事情!”

“德高的夜生活美啊,美不胜收!嘿嘿,我们的很多官员现在迷恋上了夜生活,有些官员更是什么荒唐的事儿都敢干!”方克波冷笑,他顿了顿,再一次强调,“甚至包括我们市委有一些同志,现在都在腐化堕落,都迷上了德高的夜生活……”

方克波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后面的话不说了,留给满延波自己去品味。

满延波一听方克波这样一说,他浑身一激灵,立马找到了方克波兴奋的根源。今晚德水的专项行动也许真是有收获的,可能还有大收获,想象不到的收获!

一念及此,满延波也兴奋起来,对方克波他更是重拾信心!

方克波终于要翻身了,这一次,也许这就是一个正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