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3章 正点妞儿!

第二百五十三章 正点妞儿!

德高新闻,德高最知名的娱乐场所临江阁被其所在的德水区公安局突击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临江阁涉嫌提供卖**场所、赌博场所,公安局于现场抓获了大批参与赌博和嫖娼的嫌疑人,其中甚至包括很多政府公职人员。

陈京当晚接到的电话就是胡悦打过来的,胡悦和风明等人在酒店正在打牌,被公安局抓了个正着,其中包括古魏这个前河区的区长也在其中。

陈京接到这个电话,马上就预料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给市公安局打电话,市公安局根本就没有行动。他很快就想到了德水,这次突击检查临江阁的单位,肯定是德水公安局!

陈京打电话到德水公安局了解情况,那边反馈过来,说胡悦因为赌博被查获,态度非常嚣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省里的人,德水公安局公开执法,自然要将其拘留口供,不然以后公安局的威信何存?

对方给予了这种反馈,陈京心中清楚,这件事自己是控制不了的,人家是以打黄、赌、毒为借口,说不定就是要专门的针对某些人和事动

临江阁在德高存在这么多年,其背景是不言而喻的,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怎么可能存在?

有人敢查临江阁,就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没有准备,德水区公安局这事也做不到这么保密。

事芄没有露出任何风声,就只说明事先只有极少数核心人员知道这次行动的具体内容……

一夜睡眠不好,陈京脑子里面老是想,目前正在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又有七区县班子即将调整的当口,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和此有关的?

陈京有一种预感,觉得应该是市里的各位大佬在角力了。

一念及此,陈京又想到了伍大鸣大约在几天之前,伍大鸣忽然说想钓鱼,让陈京给他安排一下!

现在市委工作这么多,一天日程这么满哪里能够空出时间钓鱼?而且现在正是隆冬时节,钓鱼不是季节,在这个时候钓鱼,能行?

陈京委实难以感到为难,他便向周青汇报这个情况。

周青就指向市委招待所,说那边有个池塘,可以钓鱼时间安排在晚上!

陈京便给接待办主任打电话,让他安排,当天晚上,他就陪伍大鸣夜钓。.

两人野钓,水温太低,根本就没有鱼儿上钩,在漆黑的夜晚,其他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远处的灯光和荧光浮标。

伍大鸣忽然道:“小陈,要沉住气!钓鱼最重要的就是要沉住气,不要想天太冷也不要想水温太低,心中保持平静,有信心,就一定能够钓上来鱼!古时就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诗,这难道是骗人的?”

陈京嘿嘿笑了笑,心想自己还没到那个境界,这样冷飕飕的天搞冬钓,可能也就只有伍大鸣这样钓鱼成瘾的人有这个爱好。

“小陈啊,趁这个机会没有外人在,你给我说说,现在在外面有哪些传言?”伍大鸣道。

陈京当时不明白伍大鸣的意思,伍大鸣最近这段时间,天天关注的是他的德高旅游开发的大计,至于七区县班子调整的问题他不做任何的指示,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全部放手给组织部和方克波来负责。

外面现在传言,说伍大鸣掌控人事的能力不行了,是不是只想着去经营北方三县了?

陈京也有同样的纳闷,在他想来,伍大鸣应该要在七区县班子调整的问题上有所作为,从而更进一步的掌控局面,然后在此基础上,拿出自己的执政理念,最后把德高建设好!

但是为什么伍大鸣会在这个时候踩刹车呢?

由于是晚上,而且是两人单独在一起,陈京便把外面的说法,和他自己的疑惑和盘说了出来,然后静静的等着伍大鸣的回答。

伍大鸣的回答很巧妙-,他讲:“水静不代表没有鱼,而水动的地方定然是不适合垂钓的!”

他这话说得没有头脑,陈京当时没听懂,过了很久,伍大鸣跟他讲,说自己来德高,就如同这野钓一般,德高在他面前就是眼前漆黑一片。他在德高除了陈京一个算是有关系的熟人外,再没有任何熟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展开工作要谈何容易?

一个好汉三个帮,自己没有自己的一派人马,要想做事是非常困难的!

就像这次班子调整,下面闹得最凶的就是北三县,而北三县的班子也是最早就确定了的,这说明了什么?

一个地方争斗激烈,就说明这个地方各方矛盾聚焦,大家你争我夺很厉害,就说明还没有一方能占绝对优势。在这样的情况,伍大鸣介入便有文章可做,便呵借力打

所以,伍大鸣来德高后,首先的目标就是北三县,通过临河事件,他巧妙-的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进了北方三县,可以说是走了一步大妙-棋。

但是,其他七个区县则不一样,现在各区县党政一把手确定在即,各区县虽然有些小的躁动,但是整体表现和平静,没有出现个矛盾激化的现象。这说明什么?

陈京迅速反应过来,这种平静说明的并不是七个区县班子调整没有问题,反映的应该是这些地方的利益分配应该已经很固定了!

各方都有了默契,达成了共识,大家都有了尺度,伍大鸣这个时候介入能够讨到什么便宜,既然讨不到便宜,便无需介入,就顺其自然的把这次七区县的主要领导确认又何妨?

陈京今天又想到了那天伍大鸣的话,当时他颇为不以为然,认为伍大鸣的做法有些消极。

现在看来,他不得不佩服伍大鸣的厉害。

现在伍大鸣没有介入,反倒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德水公安局查临江阁查的是什么?在这次行动的背后,绝对已经暴露出了在德高高层的博弈已经从暗处往明处走了!

而且陈京可以肯定,这一次事件,也直接要影响到这一次七区县班子的调整。

至少有一件事,昨天古魏肯定也是被德水公安局抓的赌博现行,古魏是前河区区委书记的热门人选,现在在班子调整前夕,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件事情一炒作,组织部的这个任命还能不能发出来?

就因为这一个人的问题,这次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调整,可能要全部推翻,这一弄,又会产生多少的变数?

第二天很早陈京便去上班,他刚上班便接到了覃飞华秘书王洋的电话,王洋在电话中道:

“陈主任,昨天德高出了大事儿啊!临江阁的经营秩序被德水公安局严重干扰,造成了很多客人的抱怨。其中还有外宾、省领导、还有其他社会知名人士!

昨天,我竟然听人汇报,说您也在临江阁消费,还吓了我一跳呢!”

陈京一接到王洋这个电话,心中便有些明白对方的倾向。

看来对德水公安局的这个动作,王洋也是很意外的,从他的言语中,陈京能够感受到他的措手不及!

沉吟了一下,陈京道:“王主任,这件事的是非功过,你我二人是评判不了的!德水方面要打击黄赌毒,这也是他们分内的工作,我们还干涉他不成?”

他顿了一下道:“只是有一件事,我有一个朋友,也是一个报社领导,昨天在临江阁和别人玩牌被拘留了,这事我看还得你出面去把这事协调好!你看如何?”

王洋道:“陈主任,就你脾气好,这种事如果惹到了我头上,我跟他们没玩!打打牌又怎么了?南巡首长还玩桥牌呢,他们如果真的正直,怎么不去京城抓人?”

王洋发了一通牢骚,陈京刚挂断他的电话,便接到了胡悦的电话,在电话中说他已经出来了,没人为难他,在公安局他被好茶好水的伺候着,一早就把他给放了!

他浑然无事,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反而道:“陈京啊,还真没发现,在德高这个地方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昨天我看到了他们拘留的那帮嫖娼的人,你猜有多少官员?我听老古跟我讲,光他认识的就超过了十个!

我的乖乖啊,德高官员还真是开放啊,就你小陈年纪轻轻那样死板。昨天老风不是给你弄了一个正点妞了吗?硬是不解风情的把人家冷落在那儿,你这家伙真是不同人情世故啊······”

听胡悦这样说,陈京有些哭笑不得,他又问胡悦,是不是昨天的人都放了!

胡悦道:“都放了,都放了!男女都放了。只是那个古区长脸比煤炭还黑,估计情绪受了大影响。嘿嘿,你们这些当官的就是这样,平常喜欢寻求刺激,却又偏偏怕曝光,真是没有趣味之极!”

陈京问:“风明呢?”

“风明?”胡悦叹了一口气,“这个家伙比鬼还精,抓到了他,他就缩在后面,昨晚估计使了手段,晚上就溜了,连带着那个骚媚妞儿也溜了!”

“人情世故皆文章啊,这件事是个好素材,值得写一篇好文章,哈哈……”

听到电话那头胡悦的大笑,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到洒脱潇洒,胡悦当真是令人羡慕的。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