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4章 浮出水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浮出水面!!

周青的办公室在三楼,楼梯口第一间办公室就是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的旁边便是市委秘书科。

和往常一样,陈京接到周青的电话,让他过去拿文件给书记批示。

陈京刚刚走到三楼楼梯口,便听到在三楼走廊上方克波的声音:“干部任用的问题,草率不得,对一些本身素质不过硬,思想不过硬的干部,我们不能够放在关键的岗位上,这样的行为是对党和人们的不负责!”

周青的声音道:“是,方书记。我一定遵照您的指示,将我们市委办提拔关把牢!”

“什么市委办的关?我们全市的干部问题,都应该要严肃负责一些。你也是市领导,对有些看不惯的现象要敢于指出来,不能够碍于面子,当好好先生!”方克波的声音很不愉,他顿了顿,又道:“比如说,这次我们德水公安局扫黄打非,揪出了多少问题干部?触目惊心呢!对这些干部,我们应该怎么处理?批评教育后继续使用,还是应该要考虑抓几个典型,正一下风气?”

周青声音低了很多,道:“是该正一下风气,是该正一下风气了!”

“不要停留在嘴上,你如果真是这样认为,为什么那份报告还没有送给书记批示?一份报告压了三天,这是基于什么考虑的?”方克波朗声道。

陈京到此听明白了,周青让自己拿的文件,就是这次德水公安局专项行动,所查处的若干干部问题的相关报告。这个报告是震动整个德高据说德水方面一共就那件事情出了三份报告。

一份报告上报市公安局,一份报告上报市政府,还有一份是递送市委的。

三份报告内容各不相同,外面放风称,递送市委的这份报告,主要是向市委汇报德水这次突击行动中,所有现场抓获嫖娼赌博的各级官员的名单,还有他们的口供!

这个风声在德高甚至全省的舆论界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在全市各区县都开始自查自省,规范干部行为。

而关于这次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提前换届问题,因为这个原因又是变数大增,很多以前觉得自己没有希望的人,因为这个事情爆发了,他们看到了希望,又开始活跃起来。

而市委最近一段时间的活动和表态也被高度关注,不仅是体制内对这些活动和表态有解读,包括媒体在内,他们对这些表态也有自己的解读。

陈京定了定神,故意将脚步声放大,一步一步的下楼,下面走廊上说话的周青和方克波两人便都不说话了。

陈京走到近前,先向方克波打招呼。

方克波一双眼眸在陈京的脸上扫过脸上的严肃之色不减,只是稍微的点点头。

周青看到陈京,他忙招手道:“小陈你过来得正好,你把这份文件拿给书记批示!”

周青递给陈京一份文件,陈京一看抬头,正是德水递送上来的关于严打黄赌毒专项行动的文件。

陈京将文件接在手中,道:“秘书长,您还有什么指示?”

周青拜拜手道:“你去忙吧!要记得提醒书记,这份文件很重要,要快批示!”

陈京点点头,正欲转身,方克波叫了一道:“你等一下!”

陈京站定身子,抬头看向方克波,道:“方书记······”

方克波忽然扭头看向周青,道:“我听说在市委有很多传言,说小陈担任书记秘书最多能坚持一个月。我看这个说法就大谬了,是有些人看错了大方向了!”

他轻轻的笑了笑露出被烟熏得有些微黑的牙齿:“我听说,以前满副秘书长还考察过小陈,考察的结果是小陈能力不行,进不了市委,胜任不了市委秘书科的工作!

哈哈,真是个天大的讽刺,小陈现在不是干得好好的吗?不仅干得好,而且还担任了秘书科最重要的位置!”

“所以啊,我们有些干部看人根本就不科学,全凭个人好恶。凭个人好恶提拔干部,这哪里是严肃认真的态度?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方克波将陈京大大的褒奖了一顿,却暗地里损了满延波一把。

在市委几个副秘书长中,以前满延波威信是很高,但自从陈京进了市委,不知谁把陈京和满延波的故事在市委传开了,这对满延波的威信是个极大的损害。

因为,通过这个传言,别人很好想象那个场景。

满延波装模作样的向陈京问问题,最后肯定是对陈京百般刁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陈京人家金子到哪里都放光,偏偏被书记亲自发现并挖掘了,满f延波不仅没有挡住陈京上进的步伐,反而在陈京的前进过程冲扮演了一个负面的角色,这不是讽刺又是什么?

对于德水公安局的突击行动,反馈到市委便成了一份报告,具体递交到市委书记伍大鸣手中的内容就是一份涉嫌作风有问题的官员名单,至于公安专项行动云云,在报告中体现得很模糊。

伍大鸣最后再报告中批示九个字:“同意方意见,转市长阅!”

就这九个字,文件就需从市委传递到政府,覃飞华的秘书王洋过来取文件,他一上来就握着陈京的手道:“陈主任呢!好久没有和你喝酒了,就想找个机会和你喝两杯,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

王洋年龄比陈京大了十岁有余,但他一口一个陈主任,叫得很亲热!

在市委秘书圈子中,有人了解王洋的底细,说王洋背后的后台很硬据说,他是省里面某位大佬的外甥女婿,早些年,他犯过作风问题,被处理过。

后来覃飞华进德高后,重新用他,王洋很快就成长为覃飞华的左膀右臂,而他的仕途,也被外界很多人看好,认为这一届覃飞华如果续任,他极有可能下放地方。

陈隼对王洋的印象不错,对王洋的邀请,他定然不能拒绝,便道:“老王,你我这样的人,时候都是不能自己确定的!有空的时候,你请我我肯定赏脸!”

陈京边说边把文件递给王洋,王洋眼皮都没往文件上瞟!

陈京也听过一些传言,外面现在传言最盛的是德高临江阁的后台是覃飞华。而这次德水公安局查临江阁,这是方克波的授意!

方克波之所以这样干,外面说是在德庸高速公路项目招标的问题上,覃飞华和方克波闹了分歧,矛盾凸显厉害,方克波这一次是要报复覃飞华,同时要借此契机把七区县班子调整这摊子清水搅混,他要趁乱安插自己的人。

陈京对这些传言,向来都不轻视的,但是今天看王洋的神情,好似甚为平静,丝毫看不出他有多少情绪波动!

陈京和王洋正在聊天,伍大鸣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伍大鸣从里面走出来:“小陈,你准备一下,待会儿修梅|县马书记过来工作汇报,你参加担任简单纪录!”

陈京应了一声“是!”,王洋已经上前一步叫了一声:“书记您好!”

伍大鸣看到了王洋,他笑了笑,道:“小王啊!你这肚子越来越大了,这可不行,你跟着市长身边,别人还以为你是市长呢!”

王洋脸泛红,道:“报告书记,我正努力减肥,争取将肥减下来,减到合适的重量!”

伍大鸣拜拜手,道:“开玩笑了,开个玩笑而已!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笑点高得吓人!整天有必要那么严肃吗?”

王洋经伍大鸣这样一说,他心中更是惶恐,陈京则在一旁只笑,丝毫不觉得有任何尴尬。

王洋不由得有些羡慕陈京,至少陈京和伍书记的关系,要比他和覃市长之间的关系要自然得多,覃市长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哪里会向书记这样,还有心思开玩笑?

他忽然又想起,覃飞华暗示他,让他了解一下伍大鸣对临江阁稽查事件的看法和态度。

现在看伍大鸣这个态度,他又怎么能够看出哪怕一丝的端倪?他刚才过来拿文件,已经瞟了文件内容,上面伍大鸣的批示简洁明了。

伍大鸣支持方克波的批示,要求覃飞华也看看文件。

这是什么意思?

他支持方克波严肃组织纪律,抓几个典型的案子处理吗?

王洋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就在这个时候,陈京这里来客人了!

修梅|县县委书记马步平到了!

马步平进门看到伍大鸣在,他快步走过来,老远就挂着笑,道:“书记……”

两人紧握手,伍大鸣伸手道:“我们进去,进去!我让小陈过来给我们泡功夫茶,我们边喝茶边聊,小陈冲茶可是好手艺呢!”

马步平跟随这伍大鸣进他办公室,陈京和王洋都没有机会和他打招呼。

王洋再也呆不下去了,便立即告辞,他临走还不忘给陈京打招呼,说一定要请陈京吃饭云云!

陈京送王洋到门口,转身的时候,他有些吃惊。

马步平进德高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今天的日程根本就没会见马步平这个事儿,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