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6章 究竟怎么死的?

第二百五十六章 究竟怎么死的?

风明在德高是风云人物,他社交能力强,单位好,为人洒脱,在德高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

德高电视台,作为一个市台来说,以前一直都不景气。

德高电视台真正搞起来,还得益于沈林,沈林担任德高市委书记期间,特别喜欢抓宣传搞文化建设!那个时候德高电视台政府注巨资,主要搞得频道特点是民族风情。

那个时候,沈林对电视台的要求,是要将德高电视台打造成为民族风情特色的卫星电视台,要办成在少数民族中有重大影响的电视台。

在沈林的重视下,德高电视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大笔资金的注入,大量设备人才的引进,让德高电视台的发展速度一日千里,电视台收视率也节节攀升,放眼整个楚江,所有的市电视台中,德高电视台是排在最前面的。

风明是个人才,在德高电视台的发展成长中,他扮演了重要角色,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德高很吃得开,算是德高名副其实的地头蛇!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风明好像运气很不好。

先是电视台台长祝况找他谈话,提出电视台的发展现在进入了新的时期,在新时期,电视台的各项工作也就有了新的要求。广电局领导综合考虑,想给风明减点压,以前风明是主持电视台日常工作的,现在改为分管后勤、设备、财务、投资等部门,不再分管业务、策划以及人事等前台部门。

祝况已给风明减负,风明肩上的担子一轻,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妙了!

而他的风光,也在很短的时间内,遭遇了滑铁卢。

官场上的人,一旦失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失势,也就意味着此人正在走霉运。

风明身边那些平日里交往密切的朋友,立刻便踪迹杳无。

风明有些急躁了,他开始努力的跑省城,但是无论他怎么跑,都找不到任何他失势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原因他失势,究竟他得罪了什么人?他自己都蒙在了鼓里!

事情并没有因为风明的失权而结束,很快,市纪委调查组就找到了风明谈话,询问他这些年电视台经营所涉及到的诸般问题。这一下风明彻底的慌了神,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清楚,这是有人要整他了!

风明在德高经营了这么多年,他从未想过自己这么多年的经营,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出了疏漏,会遭遇这样的打压。

显然,要动风明的人策划得很精细,步骤也很明确,先对风明缓缓削权,削权过后然后慢慢的调查他的问题,就如同剥笋一般,一层层的把笋皮掀下来,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找到王洋,风明也是病急乱投医,最近临江阁谢世杰走华盖运,临江阁被查封,他使尽了浑身解数还没解封。而谢世杰现在找覃飞华,已经是他能够做得唯一正确的事儿了。

风明现在遭遇了困难,在市里面,他也只能找覃飞华这一系摸情况。

电视台属于广电局,广电局是市政府的下属单位,风明最近遭遇这么多意料不到的问题,市政府肯定知道。

找覃飞华风明能力未逮,但是找覃飞华的秘书王洋,他还是能做到这一点的。

王洋在女人方面也是有问题的,爵士蓝调酒吧就是王洋的相好开的,风明没费多大的力气,就在酒吧贵宾区找到了王洋。

风明和王洋很熟,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把情况说了,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钱,整整一万块。

他讲信封放在王洋面前,道:“王主任,事儿就是这个事儿!我老风的为人你是知道的,平常有些张扬,但是说到问题,我能有多少问题?但是,最近偏偏是我的问题越来越多,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这个事儿,还一定望王主任给我指点一下迷津,我老风感激不尽!”

王洋嘴角轻轻的**,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将信封原封不动的推回到风明的面前,道:“老风,你我就不要这么见外了!你这是干什么?不是逼我犯错误吗?”

王洋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红酒如血,王洋的神情充满了玩味!

风明一看王洋这个态度,他脸唰一下变红,道:“王主任,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老风如果有什么对不住您的地方,还希望你能给我点出来,我定然改过自新,然后负荆请罪!

王主任呐,你我可是多年的老相识,这次你得拉兄弟我一把……”

“老风……”王洋皮笑肉不笑的道,“你这个人啊,有时候就是聪明过头,自以为自己聪明!殊不知啊,一旦糊涂起来,糊涂得让人笑掉大牙。你真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事儿吗?”

王洋话锋一转,道:“你得罪我算什么?在现在的德高,总有一些人是不能够算计,不能够碰的。你呀,这些年的顺风顺水,有些自我膨胀了,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风明一听这话,一颗心猛然下沉,一直沉到了心底。

他再次起身将面前的信封推到王洋面前,道:“王主任,这就是我一点点小意思!你给我老风一个面子,就算是我老风孝敬你的!”

王洋嘿嘿一笑,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而是话锋一转,道:

“老风啊,老风!你好大的胆子,你连陈主任都敢算计,你还说自己没吃豹子胆!你以为是什么事儿?你以为你的事儿小吗?临江阁的突击检查,查处那么多问题和人,这是不是你主导演苦肉计?

你好啊,那一晚就查处了那么多问题官员,你的功劳不小吧!”

风明脸色变的煞白,立刻矢口否认:“冤枉啊,王主任!我老风是干这种事的人吗?我那天真不知情,我就是想请省里来的胡主编,还有陈主任吃顿饭,拉近一下关系,其余真的没有什么。我怎么可能……”

“行了!你把这些屁话拿到纪委那边去解释吧,你看谁听?”王洋冷声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很多事情做了,那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要把别人当傻瓜,也不要自欺欺人!”

王洋没有再说什么话,起身走了,桌上的信封分文未动。

风明拿着信封走上前去,王洋声音转寒:“你干什么?逼我犯错误吗?你究竟有没有问题,还用纪委查吗?”

风明像被人使了定身法一般,呆立当场,乖乖的看着王洋远去,而他的冷汗,涔涔而下!

陈京?

风明脑海中浮现出陈京那副笑眯眯,人畜无害的脸。

风明第一眼看到陈京的时候,那是和赵一平一起请陈京吃饭。那顿饭吃得很随意,陈京对赵一平非常客气,一口一个老领导的叫着。那个时候,陈京给风明的印象是太年轻,而且没有市委书记秘书那种气质和气派。

不夸张的说,风明对陈京是比较轻视的,一个小毛孩儿,能够懂什么?能够知道多少事?

所以,上面有人要他和陈京走近,最好是借机能够付出一点代价,做到能够驾驭陈京。

风明在接这个任务的时候,信心满满!

陈京是谁推荐给伍大鸣的?风明听过胡悦吹牛,胡悦明确说陈京能有今天,和他是有直接关系的,如不是他将陈京介绍给伍大鸣,陈京又怎么能有今天?

风明理清了这些关系,便有了相当的把握。而那天风明托胡悦请陈京出来玩,他也并没有想过什么歪门邪道。

只是胡悦主动提出,说陈京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就是太不解风情。应该要调教调教这小子。

他便让风明安排一下,找个好一点的、安全的妞,把陈京拉下水,也让他尝尝风流不羁的滋味。

当时风明心中就留了心眼了,他干脆一步到位,找了一个他手上的王牌!

他有绝对的信心,陈京抵挡不住艾芳的诱惑!

因为那个女人太正点了,正点到了犯罪的程度,而且她的身份也光鲜,电视台的当家花旦,社会名流,说出去也有面子。

他也没想过,这件事情会有问题,可是偏偏,这个地方竟然出问题了?

风明觉得,自己现在后悔药都没地方买去,自己做事怎么就这么草率了呢?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像放电影一般,无数画面在浮现。他仔细回想那天的事情,他自忖自己做得是天衣无缝的,陈京怎么会发现其中有自己下套的痕迹?

他的念头迅速转动,猛然想到了艾芳,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百密一疏,他怎么就忽视了这一点呢?

风明至此才觉得自己有些轻视陈京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岂能是易于之辈?

再看陈京动手,步步为营,环环相扣,而且招招都直指风明最要害,如果不是王洋,风明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样的心机,又哪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能够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