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8章 内部火药味!

第二百五十八章 内部火药味!

市委抽调精干笔杆子组织材料小组,专门组织写农业合作社、特色农业和特色旅游相关材料。

市委全体工作人员开会,正副秘书长,各科室负责人,秘书科的所有秘书等等聚集一堂,秘书长周青主持会议。

周青首先强调这次组织材料小组的重要性和任务的艰巨性,他讲伍书记为中心的市委,提出的特色农业、特色旅游相关联的特色经济的概念,这在整个楚江来说,是很有创新精神的理论提法。

对外界和对市各级党委政府以及人民群众,如何把特色经济的概念说透彻、说清楚,如何能够让各级党委政府接受这个理论,并受益与这个理论,这都需要市委材料小组认真的搞好这些材料。

市委出来的文章,那一定要过得硬,代表着全市的标杆和水平,所以,材料小组的工作,担子很重!

周青这个开场白表过以后,在会场上立刻就引起了**,能进市委机构的人,都是从各区县挑选的精英,耍笔杆子都是本职工作。

只是市委门户深,内部论资排辈厉害,一般的大材料,只有少数老笔杆子有机会碰。有些特别重要的材料,甚至是秘书长亲自操刀完成的。

当官就是屁股决定脑袋,能够当上秘书长的领导,其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就是不同,写出来的东西高度也不同,一般的小秘书就达不到那个高度。所以,领导重要的讲话稿,都是秘书长亲自把关的,秘书科的很多秘书,只能够弄一些边角料。

正因为如此,周青召开要成立材料小组的会议,大家情绪一下就调动起来了,大家都看到了机会。

副秘书长满延波阴测测的笑,发言道:“材料小组,这是个精干的小团队。我看可以打破一些条条框框!我们市委笔杆子多,但是水平高,又能够活跃于各报刊杂志的笔杆子可并不多。

像陈京主任这样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出大文章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我看,陈主任是不是可以把肩上的担子在加一些,这个材料小组,由陈主任牵头?”

陈京一听这话,淡淡的笑了笑。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相轻,满延波说这话,等于就把陈京推到了最前面。陈京年纪轻轻,现在为市委第一秘,这就够让人眼红了,如果再由他牵头搞材料小组,这不是要让他在市委办很难做人吗?

陈京进市委办的时候,其实就刻意的注意了这些,一些主要的大的材料,陈京都找周青,政研室主任陈集科是个老笔杆子,周青一般会安排他负责弄大材料。

陈集科这个人有股子傲气,对自己弄的东西很有信心,陈京对他的材料动过,他都能看出端倪。

有一次,市工商联会议书记的讲话稿,这是个大材料,陈集科的材料到陈京手中,陈京考虑到伍大鸣的个性和脾气,便对材料稍微动了一下。为了以示对陈集科的尊重,陈京拿着材料向他征求意见。

陈集科讲:“陈秘书,材料这个东西啊,谁好谁不好,这都是没有定论的。关键是要看领导喜欢什么材料,摸不清这一点,怎么抓笔杆子整材料?”

他又讲:“陈秘书,我这年岁大了,年轻人的思维我是撵不上了。过了今年,我就准备提出退下去,先想办法把我这腰和脊椎搞好。我们这些老头子啊,要服老,老窝在一线,自己累得吃不消,又挡了年轻人的机会,这又是何苦呢?”

陈京听了这话,他便把稿子原封不动的送到了伍大鸣那里!

伍大鸣看了那个东西,就向周青反馈,语气有些激烈:“我早就强调了,讲话稿不要搞那么多理论性的东西,怎么就听不明白?说话就是以事实为根据,讲实际的东西,讲大家关心的东西。放空炮的讲话稿能不能少一些?”

周青黑着脸把那个稿子送给陈集科,狠狠的说了他一顿。

陈集科这时才想起陈京的修改意见,他才明白,陈京能当上书记秘书不是浪得虚名的,还是有几把刷子,万万不能小视的。

经历了那件事,他本身危机感就强了,他就是靠耍笔杆子吃饭的人,如果笔杆子耍不动了,谁还让他占那个位子?

所以,后面的很多材料,他有些拿不准的甚至主动找陈京商量,整的东西也是越来越贴合伍大鸣的胃口,两人之间配合倒是颇为默契了!

满副秘书长的话说出来,陈集科自然懂意思,他文人耿直的脾气便又犯了,道:

“我们今天召开会议说到材料的问题,我们说的材料是以什么为基础的?说得直白点,我们的材料是要紧扣领导的精神走的,所以,我们搞的这些就要有准绳,就要有标杆!

陈京主任的《农村合作新思路,特色农业当先锋》,就是准绳和标杆之一。”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我知道有些人对我这个说法有异议,有异议没问题,你也可以写一篇材料出来来做标杆和准绳,对这样的优质材料,我们是最需要的!”

陈集科这话说出口,满延波的脸色就黑了。

陈集科是损人不带脏字,在暗讽满延波文字水平不行,整不出像样的东西来。

陈集科和满延波的矛盾,以前就有。满延波看不惯陈集科的臭脾气,经常当着别人说他是臭老九,是孔乙己。满延波当时用这个策略,也是初当副秘书长笼络人心的需要。

客观的来说,在市委因为有陈集科这样的老笔杆子存在,的确是挡了很多人的机会。

满延波当上副秘书长以后,标新立异,把方克波需要的材料发给秘书科其他秘书来共同参详,发动广大群众的力量。这一来自然得到了一帮人拥护,他也趁这个机会,在市委建立了一定的威信。

但是这么多年的市委潜规则,又岂能是说改就改的?满延波这个标新立异在短时间内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但是,方克波这次没有当上市委书记,陈集科就当着别人讲,说满副秘书长搞得一塌糊涂,纵观方克波这一年多的工作,乏善可陈,唱的都是陈词滥调,说的都是假话空话,省委领导火眼金睛,还看不出好赖?

陈集科还举了几个例子,说有一次方克波在畜牧局会议上讲话,说要把德高建成畜牧业的大市强市,这话当晚就在市电视台新闻播出。这就是典型的空话、套话,德高的地理环境是发展畜牧业大市强市的环境?

在林业工作会议上讲话,要建设林业大市、强市,在农业工作会议上要建设农业大市、强市,在工业大会上说要建工业大市强市,德高是什么地方?干脆把德高市改名成大市强市算了。

陈集科这一手实在是刁毒,满延波文字能力不强这是事实,也是短板。陈集科用他之长,攻击满延波之段,一下就击中了要害,弄得满延波没有面子抬不起头来。

有了陈集科跳出来支持陈京,会上风头很快就变了,老笔杆子有老笔杆子的威望,年轻人不服不行!

这不仅是尊老的问题,而是笔杆子要出头,没有老笔杆子推荐,这事就难上加难。

像陈京这样的情况毕竟是少数,说起来陈京也是伍书记慧眼识英才,因为伍书记本身就是楚江笔杆子的宗师级人物。

靠笔杆子吃饭,那就是这么残酷,就像社会上的作家,有新人要出头,那也需要有名家捧,不然怎么出头?想出头难于登天。

满延波脸色极其阴沉,他本想借这个机会打一下陈京,没想到引火烧身,惹上了陈集科这个老顽固。

周青不失时机的道:“这样吧,我们分大组中分几个小组,小陈负责一个组,专门负责近期伍书记主要讲话的讲话稿!新年马上就要来了,在这个前后,会议最多,尤其是重要会议最多。

一年年末,下年年初,这是思想碰撞最激烈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材料尤其要讲究。我可跟你们讲,下面的领导可都不是吃素的,你们的材料是要拿下去给他们学习研究的。

如果材料质量不行,那可是要怡笑大方的……”

说到这里,周青话锋一转,又道:“满副秘书长也带个小组,负责方副书记的主要材料,要求也要一样的高!”

周青这话一放出来,满延波脸色变了,他做副秘书长多年,他甚至对领导干部来说,材料的重要性。因为这直接关系到领导的思想和形象问题,以前满延波标新立异,实在是吃了亏的。

方克波自己本身水平不错,但是他精力终究有限,身后没有好的团队,他怎么能够体现水平?

今天,周青又让满延波挂帅专门搞材料,他把市委老笔杆子都得罪光了,秘书科的好手,陈京肯定会抽走,他拿什么搭台唱戏?

一想到这里,他额头上的汗下来了。他紧张是因为伍大鸣搞了很多新东西出来,如果方克波跟不上伍大鸣的思维,外界会怎么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