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59章 年关大事!

第二百五十九章 年关大事!

新年工作部署,周青找到陈京详谈。

他道:“小陈,春节期间,对伍书记来说,工作会非常繁忙。这一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其中,工作重要的地方,是一定要把对德高发展起重要作用的领导和单位一定要拜访到!

这个工作我们要做好规划。

首先,省机密电话本上的所有名字,我们都要备新年礼物,礼物价格不能高,但是要体现我德高的特色,又要能够宣传我德高,而且还要实用!

以前,我们制作有台历,明信片,贺卡之类的礼物,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成了一股风,这一次,我们是否考虑一下其他的礼物?”

周青笑了笑,道:“你的老上司马步平人比鬼还精,就把握了这个信息。他们县正在搞茶叶特色经济,他们愿意提供一千包优质云雾茶,茶叶包装重新按照新年喜庆的方式定做。

这样茶叶作为贺卡,作为礼物,我看了那个茶叶包装设计初稿很不错,关键是留了特色空间,专门可以针对不同的领导写贺词!

到时候,找我们市委字写得好的人专门把这些贺卡做好,一定要用手写,不能够搞打印!”

“这是第一个事,另外,在省领导方面,省委沙书记,省委郝副书记的礼物我们圈定大范围,最后得由伍书记亲自定。至于路省长那边,书记的意思是摸不准脾气,礼物的事情就免了。

但是职能部门,发改委主任黄建、交通厅厅长何祖辉、公安厅厅长马燕斌、财政厅厅长郝君明这些领导都是必须要到的,另外,省人大政协的主要领导书记也是要亲自到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块,那就是省委这边,书记是从省委出来的,省委办公厅、政研室、督查室等单位,我们在年前就以联谊活动的形势搞一下活动!主要是要请他们到我们德高走一走看一看。

对请不来的,我们活动要延伸到楚城去,活动一定要搞好、搞热烈,要彰显我德高的实力和形象。”

“这是公事部分,另外书记私人部分,首先省委前汪书记,这是必须要去的。伍书记自己有一儿一女,过年不能够没有表示,私人如何表示我不管,反正你要代表我们一起把这个工作做好!

再有,书记吃团圆饭在自家,但是嫂子家就只剩老母亲一人,书记的习惯都是在家吃团年饭后,立刻就去嫂子家。这个你要注意……”

……

“还有,最后,在我们德高退休的重要领导,以及居住在德高的离退休重要领导,还有驻军部队、武警部队等等……”

周青说,陈京就记录,他边记录,脑子都晕了。他心想,这不就过个年吗?伍书记非累死不可,这么多事儿要干,日程不掐了又掐,那是绝对不行的。

周青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小陈,书记信任你!你就要把工作做好!你要记住,这些工作不是书记个人的工作,这也是我们整个德高的重要工作。现在我们德高在百废待兴的时候,需要外面的支援。这个春节,书记自己本身就很重视,我们就更要加倍重视这个机会!

我不能陪在书记身边,但是我绝对会做坚强的后盾,有什么难处,有什么困难,你找我我解决!我们要共同努力,把这个春节工作做好,做圆满!”

陈京点头,心中对周青甚为佩服。秘书长的本事果然非同一般,这些繁琐的事情,陈京纪录都手软,何况一一的安排。

周青没有拿任何东西,就那么凭口说出来,事情说得这么周全,细节说得如此到位,说明这些东西一直就在他心中酝酿。

陈京也看清了自己的短板,写文章是强项,但是光会写文章,是做不好工作的。搞关系、送礼这些就是陈京的短板,他需要学习提高,需要把官场上处理关系的技巧和方法吃透,唯有这样,才能够独挡一面,才能够成熟进步。

最后,周青又提出给伍大鸣换个司机,现在的司机虽然老成,但是开车的习惯有些不适合大城市环境。新司机姓屠,周青让陈京去把把关。

周青说这话倒没有试探的意思,伍大鸣对司机不满意是早有的事情,只是一直他没主动提,陈京也就发现得不及时。

为这事,周青还说过陈京观察不仔细。

这一次,找的新司机,陈京自然不能够敷衍,他先到科室和司机老屠见面。老屠年纪近五十岁,样貌很低调,穿着很得体,人也很斯文。

陈京和他说了几句话,能感受出来,老屠这个人性格很稳重,话不多。

陈京让老屠开车,两人走沿河线直奔前河区,一路老屠开车很平稳,速度其实不慢,不慌不忙、不急不躁,陈京甚为满意,回来就让后勤科把这个人确定下来。

老屠则趁机给陈京塞了一个红包,陈京回来后才发现内面有五百块钱。这对老屠来说不是小数目了,五百块相当于他半月工资了!

陈京有心退回去,但一想这样退反而让人家心中有疙瘩,好在以后出事的日子多,慢慢去把这份情还掉吧!

……

整材料和筹备新年工作两件事,足可以让陈京忙得天晕地暗。

但是再忙,有些应酬省不了,王洋的饭局是早就确定的,王洋给陈京打了三次电话,到了第三次,陈京实在是碍不过情面了,便只得答应下来。

晚上,陈京和王洋两人到爵士蓝调酒吧。

陈京听闻了王洋的一些私人的风流事儿,知道这酒吧是他情人开的。酒吧的老板叫覃小红,三十出头的年龄,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尤其一张脸张得精致性感,实在是个成熟的大美女。

王洋请客在酒吧,这里他早开辟了一个私人空间,环境优雅豪华,吃过饭后还可以到酒吧放松疯狂一把,实在是不错的地方。

陈京到的时候,王洋将覃小红叫过来,道:“这是我们第一秘,我叫他老大!”

他指着覃小红,道:“叫小红吧,对兄弟你我不藏着掖着,我老王其他都好,这事我犯了错误!所以有时候难免需要遮遮掩掩,但是那也是因人而异,对你老陈,我啥都不遮掩!”

王洋说到这里,给陈京递过一支烟,道:“还有一件事,我知道最近市委在整材料。我征求了覃市长的意思,他也意识到了这个工作很重要,让我们有机会去市委学习学习。

所以啊,老兄你要人给我打声招呼,我把我们府办最好的人拿去支持你工作,同时也是学习。”

陈京听王洋这么说,他大喜过望,道:“那就太好了!我现在就是缺人呢!有你老兄支持,我太高兴了!”

“高兴就要喝酒,来,我们碰一杯,走一个!”王洋嚷嚷道,举杯和陈京碰杯。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现在政府这边和市委这边形势不同,政府秘书长身体出问题被安排到京城养病去了,几个府办副秘书长大家争得厉害。

王洋是兼任了副秘书长的,他又是覃市长的秘书,所以,他在竞争中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大包大揽说派最精干的人支持陈京工作,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寻求陈京的支持。

还不止于此,在市委这边,副书记方克波节前后的应酬和会议安排也多,满延波心中憋着一口气,想要搞出好材料来。最近他将脑筋动到了政府这边的笔杆子身上来。

对这事,王洋很反感,他想干脆把能用的人放给陈京,看满延波怎么折腾?

王洋和陈京是同类型的干部,别看王洋平时大大咧咧,可是覃市长用的大材料,都是他亲自操刀写的,他在政府是第一笔杆子,这是大家公认的。

王洋在政府经营多年,自然对这块工作熟悉,他说要支援陈京,那就是陈京一定用得上的。

两人喝酒聊天,喝到酣处,有人敲门了!

王洋冲门口嚷嚷道:“进来吧,瞎敲啥?”

门被推开了,陈京一看来人竟然是风明,他脸色便变了变。

而风明比陈京的样子紧张多了,以前的潇洒倜傥早就不见了,现在看上去是那么的谨小慎微!

“这个老风你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王洋道,他哼了哼,道:“这小子是猪油蒙了心,竟然干起了下三滥了勾当,今天我当着你的面,把他叫过来了!”

他瞪了风明一眼,道:“老风,还不跟陈主任赔礼道歉?”

“陈主任!是我老风不长眼,猪油蒙了心,上了别人的当了!”风明道,语气甚为紧张结巴。

陈京推了推眼镜,道:“老风,这话我就不懂了,你有对不起我吗?我怎么不知道?”

风明后面的话就卡在喉咙中,说不出来了,王洋笑嘻嘻的过来,道:“行了,老风,不要搞那一套了。你是老德高,你今天就跟我和陈主任说说临江阁的事儿。

临江阁罪大恶极,你风明首先就要撇开关系,否则,那个责任是背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