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0章 糖衣炮弹!

第二百六十章 糖衣炮弹!

临江阁的事情,陈京基本明白了,临江阁的老板谢世杰和市长覃飞华关系是相当密切的。

在房改政策刚下来的时候,德高房地产还在萌芽阶段,房价也就是几百块一平的时期。谢世杰在沿江开发了高档楼盘,单价据说超过两千每平的天价,而且看房子还认人,银行里没有二十万人民币以上的现金,还拒绝看房。

谢世杰通过这个地产赚足了眼球,他的名声在德高地区也是越叫越响亮了。

但是后来有人爆出,谢世杰建的房子根本就不出售,买房只是个噱头。

他建的放全部是豪华复式房,建了房是送人的,只要是领导,他见人就送,这事又在德高闹得沸沸扬扬。而且这件事情还影响到了覃飞华的仕途。

沈林出事以后,省里对覃飞华是颇为看好的,但是就因为德高的这些不利传言,省里对覃飞华也变得不是很放心,最后沙书记才钦点伍大鸣过德高来镇场面。

那天风明在临江阁请吃饭出事,完全是偶然的一个事件,但是这个事件是被人利用了。

有人要用临江阁发难,矛头是指向覃飞华的,但是在这其中如果能够让陈京出洋相,那最是完美,所以那件事情,有人把陈京也是算在了其中的。

陈京让胡棣调看了德水公安局的出警纪录,如果是举报出警,纪录不会有问题。

但是,德水公安局行动的出警纪录,明显是后面补上去的,那就意味着,德水公安局的行动时间是没有事先确定的。

再看德水是方克波经营了多年的老巢,德水党政两条线都充斥了方克波的人,临江阁究竟是个什么事情,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临江阁的事情,是方克波和覃飞华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双方撕破脸皮的一次大角逐。

两人的矛盾在哪里?陈京判断,两人的矛盾就在七区县班子调整意见上的不统一。他们两人可都是德高的地头蛇,各自在德高都有颇强的根基,这一次七区县班子调整,伍大鸣表现低调,就是要看他们两人争一争。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伍大鸣是成功的,到现在他还没有就临江阁的事情表态,看来他还在方克波和覃飞华两人之间徘徊。

但是陈京在这件事情中,受到的教训是非常巨大的,这其中风明的做法就给了他很大的警惕。

糖衣炮弹,金钱美女,稍有不慎,就可能着人家的道。风明做得够直白了,也下了血本,这件事情,陈京不可能不追究,伍大鸣说得好,别人敢撕破脸,自己也就不要有什么顾忌。

陈京在对待风明的问题上,他出手是果断的,风明长袖善舞,其实问题不少,平常也不够检点。

之所以风明还能够在德高逍遥自在,是别人不希得弄他,毕竟风明背后还是有些关系的。而陈京这一次出手,是什么都不顾忌,风明自然吃不消,权也被削了,纪委也找他谈话了,继续挖掘下去,问题还会很多。

潇洒的风明,就如同被折断了翅膀的鹰,再也潇洒不起来了……

……

自从进了德高市委,陈京的工作就忽然忙碌起来,方婉琦那边的事情,他就做得很少了。偶尔方婉琦有事情联系陈京,陈京接下他交代的事情,干的活儿,他自己也不甚满意。

渐渐的,尤其是上次和方连杰接触之后,陈京就刻意和方婉琦少打交道。

但是,陈京卡上每个月收到的钱却是分文不少,每个月基本都收到四五千的样子,差不多是他本身工资的四到五倍。这一点让陈京很不安……

令他不安的还不止这一些,有一天,常务副市长刘明明忽然给陈京打电话,电话直接谈到了临江阁的事情。

刘明明话说得很直接,他道:

“临江阁这件事情,现在很麻烦!首先,打黄打赌,现在是全国的热门。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的经济取得了可喜的发展,但与之同时,一些不好的东西,一些西方国家的流毒也就窜进了社会,形成了危害!”

说到这里,刘明明话锋一转,道:“但是,我们德高定位的是旅游产业,旅游产业最重要的是城市形象和品牌形象。目前德高临江阁的这件事,已经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但是这个影响还不是尽头,最近我们收到消息,说是省电视台要组织专门的调查组过来,目标就是瞄准临江阁,要深入调查我们德高的社会环境和风气。这件事情很棘手,市委把这个工作交给我来处理,我向伍书记借调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陈京!”

刘明明话说得很明白,他道:“找你,一来是你媒体关系不错!二来是你和方婉琦小姐是朋友,省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方婉琦小姐在里面是有影响力的。这件事我们少不了要她的帮忙!”

陈京一听这话,心中就喊冤,现在很多人都说他和方婉琦关系怎么怎么地,就连那个方连杰都找上了门来。

可是实际上,陈京和方婉琦哪里又有多深的关系?就见过几面,大部分都是电话联系,而且性格和个性极其不合拍,没有一点火花和故事在两人之间发生,这哪里算是关系密切?

陈京看不懂方婉琦这个精灵古怪大小姐,他也不想配合这个大小姐玩儿,但刘明明亲自找陈京谈到了这事,这件事能拒绝?

刘明明和陈京谈过话以后,伍大鸣又和陈京谈话,他说得更深刻一些。

他道:“德高百废待兴,目前方方面面都不稳定。我们提出要搞新兴旅游城市这个口号,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这一次,省台过来德高,我们必须要重视,一件坏事,如何变成一件好事,这里面是有学问的。

这件事宣传部是不便出面的,干脆就让刘市长领头,他让你去配合他,你就放心大胆的去配合……

一定要把这个工作做好!

时不等人,马上就要过年,这件事情过了,大忙真的就开始了!所以在时间上,你们要把握好!”

伍大鸣语重心长的话,让陈京意识到这个问题很重要,首先,事情本身就很重要。

另外,这也是刘明明向伍大鸣靠拢的信号。刘明明一直态度暧昧,看来最近他经过深思熟虑,对德高的局面看明白了!伍大鸣提出的团结进步,一荣俱荣的口号,已经在班子内部渗透下去了。

由于被刘明明借调,陈京暂时就从伍大鸣身边解脱几天。

当天晚上,临江阁谢世杰就请客吃饭,谢世杰其貌不扬,各自估计才一米六,人干瘦干瘦的,一套西服套在身上,就像挂在树上一般,给人的感觉很怪异。

他和刘明明握手,眯着眼睛,脸上那种憨憨的神态,让人觉得很舒服。

他和陈京握手的时候,另一只手也搭上来,道:“陈主任,今天第一次见您,在您这个年龄的时候,我还是个泥水瓦匠!”

谢世杰请客很大气,公司的主要领导都参加宴会,吃西餐长长的两排。

后面是世杰集团的高官,左边就是政府官员,摆出的架势就像是合作谈判一样,其实就没谈什么事儿。

谢世杰并不靠临江阁吃饭,他的产业主要集中在地产、土产和建筑方面,临江阁只是他交朋结友的一个地方和场所。所以,临江阁被封,他一点都不急。

但是现在临江阁的问题政府要淡化,他也欢迎。今天请吃这顿饭就是这个意思,这一次省电视台要下来实地调研采访,了解德高的社会风气和环境,他表示全力配合。

在吃饭的时候,他向刘明明汇报,讲:“临江阁就是是个什么地方?难道真就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这一排所有的人:“大家都不缺几个钱用,我谢世杰虽然是苦出身,但也不屑靠搞邪门歪道赚钱。大家有头有脸,出去有面子多好,何苦要搞得受万人关注,好像真是经营什么黑场所一般,这没有必要!”

“我们经常讲一个概念叫与时俱进!”谢世杰手舞动得姿势很有力,“临江阁就是这样一个与时俱进的地方。内面有没有问题?多少有一些问题,这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有多大问题?

我可以让公安系统全面调查,如果真有逼良为娼、走私贩毒、聚众赌博的事,那怎么秉公处理都成,说我谢世杰最大恶极,拉我出去打靶我也认了!”

谢世杰其貌不扬,但是一说话,顾盼之间,那种气度一看就是长期居于高位的人。

陈京今天也真正见识到了整个楚江有名的大企业家的风范,这些老总,不是一般的生意人可比的。他们拥有的关系盘根错节,见过的世面广,经历的事情多,一点小风小浪,对他们根本就不算什么!

陈京暗暗摇头,上次德水查封临江阁的事情,弄得气势汹汹,好像占尽优势。其实根本就无法捅到根本的地方,作为微乎其微,反倒打草惊蛇,实在是一昏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