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1章 被缠上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被缠上了!

到楚城,陈京轻车熟路,他到楚城第一件事情是去伍大鸣家。

伍大鸣的老婆叫吕红莲,在省卫生厅工作,也是领导,做事和伍大鸣风格相似,很有正气、很果断。

陈京到她家,她非常客气,将陈京请进屋,亲自倒茶,道:“老伍提起过你,说你年纪轻轻,才华横溢。今天一见,果然年轻,能被我那口子看上的,都是不错的。”

陈京连连谦虚,将精心准备的澧河风干野鸡,青麂腿,山蘑菇等土特产拿出来。

吕红莲也不矫情,大手一挥道:“你既然带了这么多东西,那晚上就留在家吃饭,我让阿姨多做几个菜!”

伍大鸣有一儿一女,女儿大,已经是高三了,现在正忙着补课。

儿子在家,关在书房学习,长得斯斯文文。吕红莲让他出来和陈京打招呼,他恭敬客气的叫陈叔叔,一看就是家教严格的。

趁饭没熟的当口,吕红莲和陈京聊天,他道:

“对老伍这个人,工作方面,我就担心他那身臭脾气。那副老子天下第一,天不怕地不怕的书生脾气,那臭脾气一犯准吃大亏!”

她顿了顿,叹一口气,“这个事情罢了,你我都没办法,老伍脾气就是一头牛,别人是扭转不了的。”

“但是生活方面,有些问题还得拜托你注意,老伍的习惯,三伏天都要喝开水的,这一点必须要记清楚。还有,他不吃芹菜和花椒,爱吃鲈鱼,红烧肉,但红烧肉不能让他多吃。

西红柿他比较反感,但是要逼着他多吃一些……”

吕红莲将很多琐碎的东西娓娓道来,陈京恨自己不方便用笔记。

他自从当了伍大鸣的秘书,发现很多事情都繁琐碎杂,但偏偏不能省,必须要做。

而做这些事,对一个人来说,是个考验,更是锻炼,陈京觉得自己现在的思想比以前就要慎密很多了,而做事的沉稳,比以前也强多了。

面对有些较复杂问题的时候,陈京做事也比以前有条理很多。

说了这些东西,吕红莲最后道:“最后一件事情,我要特别叮嘱的。男人在外面,最不让女人放心的就是女人问题!对这个问题,小陈我跟你讲,你得要高度警觉。

老伍这个人啊,就是不警觉,总是对人戒心太低,是容易犯错误的……”

陈京脸色很尴尬,被书记夫人拉着说女人问题,他不知怎么说。

他想说,现在伍大鸣天天忙得吃饭都要挤时间,哪里有精力去想女人问题,但他又觉得不妥。

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脸上挂着尴尬的笑。

“滴,滴……”腰上的手机响起。

吕红莲道:“你先接电话,接电话!”

陈京掏出手机一看来电,站起身来去开门,到门外楼梯口,按下接听键。

方婉琦的声音道:“陈京,你在哪儿?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你不是说今天来楚城吗?你不会放我鸽子吧?”

陈京一听方婉琦的声音,就头皮发麻,道:“方总,我人已经在楚城了,但是我现在在领导家里。这样行不行,明天我打电话给你……”

“哎呀,明天!你这日程排得够长的!”方婉琦道,语气中不无嘲讽,“你在哪个领导家,是在伍大鸣家吗?”

“没错,就在伍书记家!过年了,书记不能回来,托我带点年货回来,晚上嫂子留我吃饭,我推辞不了!”陈京坦诚的道。

“是吗?那就不推辞呗,不就吃顿饭吗?”方婉琦嘿嘿一笑,道。

“行了,不和你扯了,时间宝贵,我先挂了!”

“嘟,嘟,嘟!”方婉琦电话说挂就挂,听着电话里传出的盲音,陈京叹了一口气,重新进门。

他迈步进门,就在客厅听到吕红莲的声音:“是小方啊!行啊,欢迎,欢迎!平常请都请不来的客人,今天竟然能主动打电话给我,看来我们小陈魅力就是大,比我行!”

“好,好!东西就不要带了,带礼物我跟你急啊!”

陈京头有些懵,吕红莲挂断电话起身道:“哎呀,我家那口子就说你和电视台小方关系不错,我还半信半疑,没想到还真是这样。她听说你在我这里,她主动打电话要来蹭饭,这还是第一次哦!”

陈京暗叹一口气,他不知道方婉琦和吕红莲认识,而且听语气,两人关系还不错。

方婉琦心态陈京大致了解一些,她造一些假消息,其实根本原因就是想摆脱那个姓廖的人的纠缠。从这个角度来说,陈京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挡箭牌而已。

陈京一想到这里,心中就不舒服,他自己堂堂男子汉,而且也有女朋友,怎么就能被人当挡箭牌呢?

方婉琦来得很快,她在外面敲门,吕红莲脚步轻盈的去开门。

两个女人在门口好一通寒暄,吕红莲嗔怒:“都说了不让你拿东西过来,你偏偏就听不进去,你这是带的什么?”

方婉琦笑眯眯的道:“一点小意思,给伍小弟带了一个英语学习机。这东西我们单位发的,我又不用,就带过来了!”

吕红莲连忙把儿子从书房叫出来,他得到了方婉琦的礼物,很高兴,道:“谢谢方姐!”

陈京在一旁看得忍不住笑,方婉琦凑过来道:“你鬼笑什么?我还没看出来你的本事,竟然能够被伍书记看中,实在是出人意料啊。我们这才多久没见面啊,看你这气派和以前就不同了!”

吕红莲在一旁打趣,道:“你小方都能看中的人,我家老伍怎么就看不中了?”

她这话一说,方婉琦脸色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尴尬。

今天方婉琦穿着很朴素,罩着一件绿色的羽绒服,头发扎了个马尾辫,素颜,但是这种朴素,恰恰把方婉琦最值得称道的皮肤好的优势衬托出来了。

虽然是冬天,方婉琦的肌肤也水润柔嫩,白皙如凝脂,好像轻轻一碰,就能碰出水来一般。

她眼睛望陈京,又追问道:“刚才你笑啥?是没见过美女兴奋吗?还是怎么回事?”

陈京笑道:“我在笑,刚才伍小弟叫我叔叔,然后叫你姐姐,我不知不觉,可当年长辈了!”

方婉琦愣愣半晌,忽然笑起来,道:“谁叫你年纪轻轻老穿深色衣服?还一脸死板,不苟言笑,别人不叫你大叔叫什么?”

因为有了方婉琦的加入,整个房间氛围就自然随意了很多。

晚上吃饭,吕红莲开了一瓶红酒,三人都喝了一点,晚餐吃得很愉快满足。

酒足饭饱后,陈京提出要离开,吕红莲自然不留她,颇富有深意的瞅了瞅他和方婉琦,脸上露出一抹莫测的笑容……

……

陈京到楚城的主要目的就是找方婉琦的。

为了便于工作,这次省电视台下派的记者名单和出行时间日程是必须弄清的。

因为这件事宣传部不便于插手,刘明明搞这个事也不是轻车熟路,所以,打探消息,搞情报这个任务就交给了陈京。

陈京找方婉琦也是不得已的举动,他不找方婉琦帮忙,还能找谁?

晚上,两人到楚城新开的星巴克咖啡喝咖啡,陈京把事情的情况说了一遍,方婉琦眉头微蹙,一语不发。

陈京道:“怎么了?有困难吗?”

方婉琦嗤一笑,道:“困难?当然有困难?好你个陈京啊,自从当上了市委书记秘书,这人就高了一截,尤其是眼界高了,咱们这种平头百姓是不是就看不上了?

找你说个事,爱理不理,给你发个邮件,要回不回,回过楚城,却从不联系,你说你这是干什么?真害怕我方婉琦要缠着你不成?”

陈京皱了皱眉头,摇头道:“方总,你说这话我就无地自容了!你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我能看不起你?你就别开这种玩笑了!”

方婉琦眉头一挑,颇有挑衅的看着陈京,道:“哦?那你说说,我是什么身份?”

陈京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很苦,他沉吟了很久,道:“方中校找过我了,我们谈了一个小时!”

方婉琦呆立当场,直愣愣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她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道:

“他找你?他找你干什么?凭什么找你?妈的,这小子无法无天,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我要亲自找他!我跟他没完。”

星巴克很安静,方婉琦这一激动,周围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

陈京也跟着尴尬得很,都想换个桌子……

方婉琦的情绪变化很快,她激动片刻,便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敲着椅子扶手:“嘿嘿,有点意思,有意思啊!”

她双目微闭,陈京看得有些吃惊,因为他赫然从方婉琦整齐的睫毛缝隙中发现了一丝湿润。

她是在哭?

陈京被这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他迅速的否定了这个念头,方婉琦也早就恢复了正常,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陈京:“好啊,你既然知道了很多,我索性都告诉你!

我还要告诉你,我方婉琦就是缠人的本事行,我就缠上你又怎么样?谁能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