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3章 大借钱!!!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大借钱!!!

将一场不大不小的危机消弭于无形,年关就真的近了!

陈京陪同伍大鸣进省城,住在省城最豪华的五星酒店喜来登酒店。

到省城的那天下午,伍大鸣叫了陈京:“你会开车了吗?在楚城你不会迷路吧?”

“开车我来楚城到是很多回了,但是要说技术,那还得老屠熟练一些!”陈京道。

伍大鸣摆摆手,道:“我们去个地方,你开车!”

陈京开着车沿着楚江边一路疾行,目的地是玉山温泉别墅区,温泉别墅区以前是中原军区首脑居住的地方。

但是大裁军后,中原军区改为汉江军区,首脑所在地移往楚北省汉江市,温泉别墅便被省委改造成了省委领导冬季办公别墅。

由于这一带地处偏僻,安保工作便做得相当的周到,陈京的车还刚刚驶入通往别墅的小道,便看到道上有哨兵巡逻。陈京开的车有特殊标志,伍大鸣是省委委员的身份,这一路进行是畅通无阻。

到101号别墅楼,有人在楼下等,伍大鸣道:“下车后你就在休息室休息,我去到看看沙书记!”

伍大鸣带给沙书记的礼物,接受陈京的建议,带的是一千克临河养殖户人工养殖的虫草,两盒修梅高山手工茶,还有一盆澧河山上取材做的一盆松柏盆景。

陈京搬着盆景,伍大鸣自己拎着虫草和茶叶,两人进到别墅区,陈京才看清别墅区的工作人员不少。

早有工作人员把陈京手上的盆景取走,带陈京去休息间。

伍大鸣则消失在楼梯口。

枯燥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伍大鸣夹着公文包过来叫陈京。

陪同伍大鸣的是一个年级30多岁的中年人,中年人生得高大帅气,微胖,给人的感觉很富态。

伍大鸣指了指他对陈京道:“小陈,这是汪主任!”

“汪主任好!”陈京迅速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省委书记沙明德的秘书汪鸣风,他又兼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所以一般都称汪主任。

汪鸣风脸上挂着笑,倒也没有上位者的矜持,冲陈京点头道:“你好,能被伍书记看上,还这么年轻,当真是前途无量!”

伍大鸣和陈京出门,汪鸣风将两人送到门口,伍大鸣道:“晚上你可一定得来,有位哲人说过,时间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有的嘛!”

汪鸣风苦笑摇头,道:“那位哲人我熟悉,但是他那个时代肯定没有现在秘书这个岗位,如果有这个岗位,他不会说这话了!”

伍大鸣哈哈大笑,指向陈京道:“听你这话,我都觉得应该给小陈放假了!”

汪鸣风连连摆手道:“好了,好了!伍书记,我说不过你,晚上我尽量过来,但可能晚一些。你们不用等我,”

“那行,有你这句话就好。到时候我们把节目搞丰富一些,希望你能在最精彩的地方赶到!”伍大鸣道。

拜访完沙明德,晚上伍大鸣在喜来登请客,客人包括省委督查室主任邵德刚,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檀木林,省委政研室新主任贺泽然,还有省农业银行副行长龚建平。

除了龚建平之外,其余的都是伍大鸣在省委的同僚,陈京在这其中是最小字辈,自然是坐在最末的位置。

这个场合比较随便,督查室主任邵德刚年纪也轻,在喝酒的时候,他忽然道:“伍主任了不起啊,这去德高才几天,回来摇身一变就成了土财主了!以前我们想让他请咱兄弟单位吃顿饭,那个抠门样,我至今记忆犹新呢!

今天这么慷慨大方了,是不是在德高挖到了金山了?”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檀木林和伍大鸣是中央党校地市进修班的同学,他和伍大鸣关系最近,他道:“邵主任你这就不知道了,我们老伍同志在德高准备大干一场,这次回来是拜码头来了!

他当我们好打发,想一顿饭就把我们打发了,哪有那么美的事儿?”

檀木林一说话,几个人都起哄。这些人平常在外面都是握重权的人,走到哪里都是赫赫威凛的,但现在开起玩笑来,看上去和普通乡镇干部到一起差不了多少。

只是这几人开玩笑没有段子罢了,言谈举止中,偶尔还是能让人感受到其长期握权的一些气势。

陈京能够被带到这种场合,大家都知道,他一定是伍大鸣的心腹之人。坐在陈京旁边的是贺泽然,他笑眯眯的对陈京道:“小陈啊,伍主任对你可是刮目相看的。

当年你写的那篇论国资流失问题的文章,他还专门拿着给我们上了一堂课。说一个县的经贸局长都有这份理论水准,我们作为省委政研室的精英,却赶不上你的理论水平,这个评价非常高啊!”

陈京连连谦虚,心中却很是受用。能够和省委政研室主任如此近距离接触,就让他很惶恐激动了,而且对方还能给予这么大的鼓励,更是让陈京感到振奋激动。

在今天宴会上,陈京终于见识了伍大鸣喝酒的本事,先是大家一起喝一杯,然后他一人敬一杯,然后别人又敬他,这样轮流下来,伍大鸣至少喝了十几杯酒,依旧谈笑自若,没有任何不胜酒力的征兆。

陈京不禁想起伍大鸣在德高,很多次聚餐和视察,他开场白就是不能喝酒。

看来他不是不能喝酒,而是一般不喝酒,不和一般的人喝酒,可能也是不喝一般的酒。

今天喝的五粮液,那可是三千多一瓶的佳酿,这一桌光酒钱就得花销个一万多块。

酒喝半酣的时候,伍大鸣道:“各位,大家都知道。我老伍现在在德高当家,不瞒几位,工作开展很困难,难度很大!所以,今天请你们吃饭,一来是大家很久没见,聚一聚,二来嘛!

以后肯定少不得要各位帮忙的地方,到那时候,我老伍可就是死皮赖脸的上门求了啊!”

他举起一杯酒,眼睛看向省农行副行长龚建平,道:“老龚,我端一杯酒说话。我们德高现在百废待兴,但是财政资金缺乏,说穿了就是缺钱!这一次我有一个计划,那就是省各大银行我都走一遭。

不管用什么办法,我得弄点钱回去。

你农行是我第一个找的单位,我和你老龚也是老关系,今天你表个态,看能够支援多少!”

伍大鸣微醺醉意,拿着杯子晃了晃,道:“今天这么多省领导都在这里,你说的数字得对得起这么多人的身价。你数字说太少了,我就直接把钱划给接待办做接待经费去了!”

伍大鸣这话一说,大家都好笑,陈京在一旁也笑。心中却暗暗佩服伍大鸣把握机会的能力很强。

在这个时候说话谈正事是最合适的,大家都有点酒意,但都没有醉。在这样的时候,说话过分一些,也无所谓,可谓是处于进退皆有利的位置。

龚建华端起酒杯,道:“老伍,你也不好那话激我,现在的形势你知道。国家银根收紧,能贷的钱不会太多,但是,你老伍开口了!我只能是尽最大的努力来支援你!”

他伸出大拇指和食指,道:“这个数字如何?你该知足了吧?”

“八亿?”陈京心中一动,有些激动,德高的困难很清楚,缺钱搞发展,如果在这个时候能够得到龚建华八亿的贷款,这笔资金就太及时了!

伍大鸣也大喜过望,道:“好,老龚你够意思,要得发不离八,有八亿给我,我底气就足了!”

他哈哈一笑,道:“你放心老龚,你投我德高的八亿,是只赚不亏的。这八个亿,都将投向基础建设,八个亿是杠杆,将带动至少五十亿以上的基础建设工程!

有了你农行八个亿,我和工行、建行、交通行谈就容易了!”

龚建华一愣,指着伍大鸣的鼻子,道:“你这个老伍啊,就是有股子狠劲,你也不怕把我们银行的钱借空?”

伍大鸣笑道:“借钱那是本事,我力争当我们楚江最大的借债大户,来,来,都别闲着了,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一起在干几杯!”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快吃完的时候,汪鸣风终于赶过来了。

他一来,现场的气氛又更活跃了,大家一起又喝了一轮酒,然后一起去棋牌中心去打牌。

陈京帮伍大鸣拎着包走在最后,伍大鸣在走向棋牌豪华包间的路上把陈京拉过来,低声道:“你准备几个红包,一个大一点,不能少于两万块。待会牌局结束你送给龚行长。

还有五千块一个,给鸣凤主任,其余的都给三千吧!”

陈京吃惊,伍大鸣来省城,明确讲了,送礼物不送钱,现在怎么改送钱了?

陈京忙转头去忙活伍大鸣交代的任务,他隐隐有所悟。

给龚行长红包,估计这是惯例和潜规则。而伍大鸣不送领导钱,却送下属钱,这可能也是他独特的政治智慧。

陈京一直以为,送礼的东西他理解得差不多了,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领悟的东西还真是太少,皮毛都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