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6章 风头之盛!

第二百六十六章 风头之盛!

在其位,谋其政,这是伍大鸣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他走到哪里,都会讲这个六个字,以前陈京听这六个字,觉得有些老生常谈,没有引起重视。

但是伍大鸣在年前视察组织部,带着方克波一起在组织部讲了这六个字。就把七区县班子的调整时间硬往后压了压。

伍大鸣这六个字被仔细琢磨,完全可以理解为,每个重要的位子,那都要仔细斟酌人选。党的组织工作做得好不好,重要的就是看把一个人放在某个位子上,其能不能干出事情来。

伍大鸣强调,现在在德高机会无处不在,关键需要人才,德高的特色旅游、特色农业的发展战略,究竟能走到什么位置,走到多高,完全就取决于人才。这次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确定,作为人才选拔部门,就一定要把好这个关。

伍大鸣的这个讲话,让本来就难度极大的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确定,变数大增。

能够竞争区县级一把手的官员,都是有各种盘根错节关系的,首先在市层面上,博弈就非常的激烈。而区县委书记又是省管干部,关系走到省里的也是大有人在,这么多关系错综复杂,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想定一个位置是非常困难的。

德高的这次大人事调整,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酝酿,真正实施的时候,方克波和覃飞华之间又爆发了激烈的争斗,本来这事情差不多七七八八了,只要伍大鸣愿意,在年前这个事情完全可以定下来。

但是伍大鸣偏偏有这样一番讲话,这个讲话一出,这事就硬生生被晾在那里了。

这事一拖,就直接导致很多人根本没办法安生过这个年,因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提拔开始要到位了,偏偏又节外生枝,这换任何人都心情烦躁。

很明显,十拿九稳的事情,问题出现在了市委书记伍大鸣的身上。

这在很多人心理上就有些发毛,作为市委书记而言,其核心权利的体现是什么?最核心、最重要的莫过于人事权了。

七区县党政一把手的确定,这中间没有伍大鸣的影子,现在伍大鸣开始发力,这件事情最终会出现什么结局?

诚然,现在已经准备的调整计划,是各方势力妥协的结果,而每一个位子的背后,所牵扯到的关系也是多层面的,要想把这个结果轻易改变,那难度是相当大的。

但是,伍大鸣毕竟是市委书记,目前虽然他影响力还不够,但他真要在这个问题上面强硬,不管有多硬的背景关系,德高是他的地盘,他要干预一个区县委书记,或者区县长的任命,这事就是捅到中组部去,谁能够说他干预得不对?

这就是市委书记这个位置所拥有的超然地位,这也是伍大鸣开展拖字诀的基础。

伍大鸣这一拖,他将重要心思放在德高的发展方向和战略上,他提出了他的政治理念,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为德高争取到了相当的资源。首批八个亿的贷款,交通局发改委的项目,林业厅的项目资金。

而且伍大鸣还明确将投资放在了相当重要的地位,鼓励投资,要求下面各区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到上面争取资金,招商民营资本。

伍大鸣现在这个动作,直接导致了各区县激烈的竞争,因为资源和资金终究是有限的,大家都赛着搞基础建设,不竞争怎么行?

这也客观上让那些手上资源多,关系多,能力强的干部,在竞争中占据优势。而那些平平庸庸,作为不大的官员,在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

这种变化,刺激了大家都有危机感,毕竟,每个位子眼红的人都多,谁能够艰难胜出,不到最后往往都确定不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从德高涌入大批的拜年大军,也就可以理解了!

伍大鸣人不在楚城,陈京也接待不了这么多人,于是他便明确告知,伍书记三天之内日程全满,没有时间!

陈京的这个动作,不亚于给拜年军团迎头一盆冷水,本来大家进省城心就悬着,现在陈京把所有人都堵在了门外,这不是迎头冷水又是什么?

很多人在内心暗暗咒骂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有关系有门路的,就想办法找关系找门路,企图绕开陈京。而陈京则做了恶人不敢出门,天天就窝在家里面陪着父母!

……

陈京家这个年,因为陈京除夕和初一都没回家的缘故,实际上从初二开始才开始过年。

母亲钟秀娟总是忧心忡忡,她指着陈京所住的房屋,里面满满的一屋子烟酒礼品。她说到这些烟酒礼品,就掩盖不了内心的担忧。

她道:“自从京子你调进了德高市,屋里就会来一些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人,有说是你朋友的,有说是你同事的。还有以前你在澧河认识的那些做生意的老板。

他们进屋子都拎着东西,我说不收还不行,他们扔了东西就走。

有些人我倒问到了姓名,可有些人姓名我都不知道,你说这……这不是荒唐吗?”

“你看看,你看看,这一屋子都是。烟是好烟,酒是好酒,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礼品。上次你爸整理这些东西,看见一颗人参,准备泡酒,拿到卖人参的那里去问,你猜怎么着?

人家说那是长白山正宗的四品叶野人参,价值要以万记呢!送人参的人我倒记住名字了,姓洪,叫洪亮,说是你澧河的朋友!

……”

母亲唠唠叨叨,她可是一辈子都在象牙塔里面生活的老师,接受的都是真善美的传统教育,学的都是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之道,像这样奢华的送礼,而且送来的都是贵重东西,已经完全超过了她对这个社会的认知。

她平常没人倾诉,现在陈京回来了,她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内心担忧都倾诉了出来。

初二这天,陈京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外加伯父和大姑家一家人都在,小一辈的人听到钟秀娟唠叨,都觉得好笑。他们羡慕都来不及呢!

陈家人都知道了,京子现在是发达了,出息了,在下面市里能说上话,而且在省城路子也野,认识的人非常多。

陈京的妹妹陈灿和妹夫出来创业,搞了一个电脑销售门面,这才干半年,净赚了八万多块,以前两人一年上头只能挣一万来块,现在算是走对路子,发达了!

他们的电脑门铺陈京给他们投资了两万块,这次陈灿一次性要给陈京两万块分红。

陈京哪里肯要他的钱?陈灿却不依,道:“哥,不是你的关系,我和史建哪里能够挣钱?我们一没经验,二没资本,头一年能够保本都了不起了!”

陈灿这样说,陈京也不好推辞,说到关系的事,陈京也就那点关系。

一个是王凤飞那边,楚城东城区最近搞信息化改造,王凤飞给了史建一个参标的机会,史建通过那个机会销售了上百台电脑。

电脑现在是个新兴行业,目前利润本来就高,一百台电脑毛利接近十万块,刨除开支,还有六七万,实际上,陈灿他们下半年挣的钱就是这个机会罢了!

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唠一年的收成,这是年年都有的,以前很多年,大姑家的女婿闫名以前一直都是焦点人物。

作为在外面包工程的头子,闫名一年挣个几十万,开着车,用着手机,还住着商品房子,这些都是让人津津乐道和值得羡慕的事儿。

但是今年,闫名的风头已经完全被陈京盖过了。

前些年,大家对闫名更多的是恭维,如同众星捧月一般。但是对陈京,大家恭维比较少,更多的是从内心的羡慕和敬畏。

闫名牛,充其量就有俩小钱罢了。陈京则不一样。

闫名这几个月往陈京家跑得勤,他就亲眼看过,那些以前他需要高山仰止的大人物,他们驾着豪华的车停在小区里面,毕恭毕敬的将礼物送到陈京这个略显寒碜的家。

有一次,闫名甚至见到了他一直包人家工程的那个路桥公司的老总。

平常的时候,闫名见人家,人家眼睛都望着天上,用鼻孔呼吸,人家呼吸声稍微重一点,闫名心中就会七上八下,彻夜难眠。

可是那一天,那位老总硬就被陈京的母亲也就是舅妈关在门外,人家堂堂的老总,说尽了好话,舅妈就不让进,理由就是她给陈京通电话了,陈京不收礼!

闫名看不过去,才向陈京打电话说明情况,最后才斡旋开门请人家进屋坐。

那一次闫名是最露脸的一次,就那次以后,公司有肥工程,老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所以他今年的日子,其实比前几年都自然。

如果是以前,他早就显摆起来了,来舅舅家拜年怎么也得开进口车显显。

可是现在,他低调得很,还是开着那辆旧桑塔纳。言谈说话也轻声细语了很多,因为他摸清了表舅子的脾气了,京子不喜欢张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