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7章 大好时代!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好时代!

这个社会上,总有些情况是无孔不入的。

就像现在,伍大鸣去了海南,陈京在省城把来自德高的所有拜年大军都拒之门外。

但是他真能不近人情到如此程度吗?这个事情在第二天,就出现了问题!

以前陈京结交的澧河籍的老板,楚城丽都酒店的老总洪亮给陈京打电话,盛情邀请陈京聚一聚,吃顿饭。

洪亮是个很善于搞关系的人,陈京从澧河到德高,洪亮自认识陈京开始,不管多忙,每一个月基本上都会给陈京一个电话问个好。陈京工作有什么调动,只要他知道,他也会打电话表示祝贺。

就在陈京调进德高的当口,那次陈京回省城,他拎着东西往陈京家扑了个空,但是礼物却是留下了,其中就有那珠四品叶的野人参。

所以,面对洪亮的邀请,陈京是无法拒绝的。

当晚就在丽都酒店豪华包房,陈京准时赴宴。等到了地方,陈京才发现,这个宴会里面有道道。

洪亮请吃饭,还有人作陪,作陪的人也不陌生,就是德高市前河区区长古魏,上次风明在临江阁请客,古魏和陈京就照过面。

古魏是前河区区委书记的热门人选,虽然发生了临江阁事件,但是那件事情,最终盖棺定论是古魏陪领导放松。大家都是官场中人,平常干什么活动,怎么陪领导,方式方法都差不了多少。

真要拿临江阁的那事说事,那根本就不算个事,就那件事怎么能揪住古魏?

也许,那天行动的初衷是去揪古魏嫖娼的,如果是嫖娼,事情的性质又不一样。但那次行动时机不对,等德水公安局检查的时候,古魏那事已经结束了,正打着牌呢。

所以那件事情在多方的默契下,便不再追究,古魏依旧是前河区区委书记的热门人选。

而这次从德高进省城的拜年大军,古魏便是其中一员。

能在这个场合遇到古魏,陈京颇为意外,两人握手,古魏笑道:“陈主任,本要登门拜访,又担心年关占了你的宝贵时间。得知洪总要请客,我这就死皮赖脸的过来蹭饭了!”

陈京道:“有饭蹭是好事,洪总的饭可不好蹭呢!我经常来往于德高和楚城,却鲜少有机会能蹭上饭的。”

洪亮在一旁道:“陈主任这是批评我了,以后我得多请客才行,不然陈主任对我这里的口味都陌生了!”

洪亮这一说,几人同声大笑,尴尬的气氛缓和了一些。

陈京感觉得出来,相比上一次,古魏这次对自己的态度要积极主动了很多。

这体现了一种心态的微妙变化,第一次和陈京接触,古魏作为握一方权柄的诸侯,他略微有些矜持,那是自然的。

但是现在,古魏心悬着自己的位子,他来省城最重要的目的是见伍大鸣,却被陈京挡在了门外。而且,他也收到了消息,这次进省城的人不少,大家都一个目的,要给市委书记拜年。

而这支拜年大军中,就有古魏政治上的对手,这是古魏最不安心的地方。

古魏算是先知先觉的人,上次在临江阁,他和陈京一起吃饭玩儿,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就在向伍大鸣示好。奈何那次示好他太含蓄,而且又出了事,远远没达到预期效果。

现在,他再想和伍大鸣近一些,所花费的代价就需更大一些了!

伍大鸣在德高将自己的政治理念很清晰的展露了出来,而且出手不凡,在很短的时间内树立了一个修梅的标杆,而且进省城一趟,就喊了大笔的钱和项目,德高以前一直死气沉沉的发展局面,忽然之间节奏就加快了。

而作为德高的十个区县来说,无论是纵向的竞争还是横向的竞争,一下都变得激烈起来。这个节奏的变化,也让各区县的负责人,压力骤然增加。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更是没有把握!

古魏找上了门,陈京没有办法,只好如实相告,道:“古区长,书记外出度假的事情,今天我在这里说了,那是给你透了底。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如果真要见他,那就得耐心等几天。

这事你知我知就行,最好不要外传,你可知道,这次从德高来的拜年队伍,可是一支大队伍,书记精力有限,不可能这些人都见!”

古魏忙点头,道:“那是,那是!书记工作辛苦,压力大,是该出去放松一下。其实,作为我们来说,谁不想放松放松?奈何我们的心性比之书记毕竟不如,压力大了,天天就被困在了压力中,感觉挪动不了分毫。”

他顿了顿,道:“陈主任,今天这样,洪总请吃饭了。晚上活动我来安排,我们就唱唱歌,打打牌,稍微放松一下。我们做不到书记那样,但是适当放松一下,这也是缓解压力嘛!”

古魏在省城颇有人脉,吃过饭,有几个德高籍的老板便赶过来,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今天的主角是谁,所以,今晚陈京注定了是众星捧月。

丽都酒店休闲娱乐在省城本来就小有名气,今天又是董事长请客,酒店最顶级豪华的享受,今天差不多来了一条龙。

晚上在豪华的包房中玩牌,洪亮笑眯眯的每人拿五千块做本金,说是借的。

陈京玩了几圈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送钱游戏,三方的现金都往陈京那里流,玩到凌晨一点的样子,陈京已经赢了三万多块。

陈京提出休息,牌局也就戛然而止。

最后,陈京把“借”的钱还了,还剩三万块,这个场合又容不得他不拿,只好将钱拿着。

所有人都散去了,陈京就住在丽都酒店,洪亮送走了客人过来陈京这边想看一下情况。

进门便看见陈京将三万块钱整整齐齐的放在茶几上,脸上挂着笑容。

“洪总,你我都是老关系了!要想朋友长,重要的就是要搞清分寸。今天古区长来,就把这分寸搞得有些乱了!”陈京道,脸上依旧挂着笑。

“说是打牌,其实是送钱,而且送钱的手笔是相当的大!”陈京指了指桌上的现金,“这白花花的钞票,是很烫手的,老洪你是生意人,但也应该懂这个道理。”

洪亮脸涨得有些红,道:“陈……陈局,这钱都是干净钱,都是没问题的。认赌服输,都是大家牌运不济输给你的,就是纪委来查,那也是站得住脚的。我老洪这点分寸是有的,真的烫手,我也不会答应。”

陈京连连摇头,道:“老洪啊,关键是我不缺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陈京不是迂腐之人。有些规则我是遵守的,但是这个超出了我遵守的规则之外!”

陈京将钱推到洪亮那边:“这些就交给你去处理吧!暂时不要告诉古区长,等个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陈京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洪亮也不得不把钱拿上。

他心中对陈京却是身为佩服,陈京年纪轻轻,就能够把事情弄这么清楚,而且不爱财,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

洪亮能够做到今天这么大的事业,他认识接触的人多了,年轻干部拍着胸脯说廉洁说不贪的人大有人在,但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

有些情况,那些不贪的比贪的更可恶,这年头,当作秀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又有几个好鸟?尤其是在名利场上!

陈京头脑清醒,却不迂腐。

他能够懂古魏的心理,现在这种情况下,古魏要想心安理得,这钱没送掉,他恐怕是无法安心的。

陈京收钱再还钱,他让洪亮在合适的时候再把这事说破,这分明就是照顾了古魏的情绪和面子的,陈京的这个考虑和做法很细腻,很不错!

……

忙里偷闲,终于在大年初三陈京和王凤飞一起有机会聚了,王凤飞现在作为东城区区委书记,新年一过,马上要进中央党校短训班学习半年。楚江市下面有几个区的区委书记都能进市委常委班子的。

王凤飞在东城区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成绩搞得不错,东城区几个关键的拆迁工作和城市整顿和规划难点,王凤飞上任后处理得很好,老百姓很满意,领导也很满意。

这次他有机会进中央党校学习深造,这也是他了不起的际遇,在楚城政坛,大家都普遍认为,王凤飞从党校学习归来,进市常委班子应该是没有太多悬念的。

陈京请王凤飞吃饭,是羡慕他的际遇,殊不知王凤飞对陈京的际遇才真的大为惊奇。

他感叹道:“真是际遇啊,你和伍主任那是惺惺相惜,都是文人嘛!实话讲,伍主任是我很佩服的领导,你跟在他身边,一定会学到不少东西。外面关于他的传言非常多,我跟你讲,那些传言都不可信,你可千万别信!”

王凤飞拍了拍陈京的肩膀:“自古以来,都是以武定国,以文安邦,陈京啊,你可真生在了好时代啊。”

陈京哈哈大笑,道:“王书记,应该说我们生活在了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