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68章 决不公平!

第二百六十八章 决不公平!

伍大鸣从海南回来,当天去他家里拜年的人就像走马灯一般,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伍大鸣的家还是以前省委二级干部家属楼,平常省委的中层干部,过年过节虽然有走动,但是像这样多的人来人往,还是很少的。

所以,为了不影响周围邻居的休息和生活,陈京还专门到小区里面维护车辆秩序,凡是自己开车来拜访伍大鸣的客人,一律不能在小区停车,车辆必须自行安排到外面停靠。

事实证明,陈京的这个做法不是多此一举,因为两天之内,来自德高的拜年大军,一共有近三十人,他们送的礼品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了。

按照陈京先前的想法,由于拜年大军的规模过于庞大,不可能都安排和伍大鸣见面。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他能控制的,伍大鸣人一到楚城,他们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要么他们托关系绕过陈京,要么听闻消息的人直接就杀到了伍大鸣的楼下。

陈京本以为很保密的事情,临了才发现,根本没有秘密可言,伍大鸣的行踪,别人比他更了解。

他在感叹下面很多人情报工作做得好的同时,也只能陪着伍大鸣忙了整整两天。

而这两天,陈京将德高市十个区县的主要候选头头脑脑都见了一个遍,像前河区区委书记热门人选古魏、区长热门人选周进然,后河区区委书记热门人选纪连军,区长热门人选高伯康,五星区委书记热门人选李从生、区长热门人选冯青等等,这些人除古魏以外,陈京以前都没接触过。

就是这次机会,陈京将几乎德高政坛主要精英都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都是非同寻常的存在,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触这么多人,别说了解他们的个性性格,就是将这些所有人的名字记住都很费心思。

陈京担任伍大鸣秘书这么久,也只有这两天,他才真正感觉自己接触到了德高政坛最核心的力量。伍大鸣到德高市是空降,这些人都不是他能掌控的,这次年关,这些人终于肯组成拜年大军进省城,不能不说,这是伍大鸣很高超的政治智慧的结果。

伍大鸣和每个来拜年的人,都至少有半个小时的交谈,谈的内容,都是关于德高发展等相关问题的,德高的发展怎么走,德高怎样从楚江省脱颖而出,德高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如何获得长足的进步,这都是伍大鸣谈的内容。

大部分的时候,陈京在旁边旁听,有时候他会觉得谈话有些空,但是他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伍大鸣在努力的把控大局和方向。

现在的德高,什么是大局?什么是方向?所谓大局和方向,那就是伍大鸣的政治理念的大局和方向,德高各区县的发展,都应该按照全市的统一部署,大家按照一个方向走,形成合力,这便是伍大鸣真正在意的方向和大局。

在陈京的眼中,伍大鸣是个执着坚持的人,他的政治理念时常都挂在嘴边,也更在行动中。他走到哪里,都谈德高经济的发展,就像一个传教士一样,在将自己对德高的发展规划娓娓道来。

不得不说,伍大鸣算是陈京所接触的官员中最务实的,他关心的东西很明确,那就是地方发展和老百姓的生产生活。他最担心的是什么?他最担心的就是官员的能力。

这些关心和担心,从伍大鸣和他们的谈话中就明显可以听出来。他总会不失时机的提问,印象最深的是,他问后河区纪连军,道:“后河区是德高的老区,这连续几年,后河区的各项经济指标都呈现下滑的趋势,这主要是德高新区蓬勃发展的缘故吗?

你能够记得三年以来,后河区财税收入的数据吗?”

纪连军没料到伍大鸣会忽然考他,他沉吟了很久,报出了三个数字。伍大鸣连连摇头,道:“你报的那个数字,是虚的。你报的数字差额比审计数字还小了百分之十。

按照你的数据,后河区的财税收入是节节上升的,但是实际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后河和三年前的后河比怎么样,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纪连军的脸有些涨红,他道:“数据应该还是可靠的,只是后河的进步赶不上其他区,所以相对来说,一年比一年的形势严峻!”

伍大鸣接口道:“所以嘛,我们不能什么事情都拿数据说话,数据很多时候迷惑人的眼睛!就以后河区来说,如果单从数据论,那形势一片大好。在全市来说,各项经济数据都是排在前列的。

但实际情况呢?后河缺乏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是最大的问题,相比于全市其他区县来说,后河的优势几乎丧失殆尽了!”

伍大鸣和纪连军的谈话,谈的就是后河发展的问题。陈京站在纪连军的侧后,大冷的天,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纪连军额头上沁出的汗珠。伍大鸣的问话,给予了他相当大的压力。

伍大鸣和古魏的谈话,也很突然。

他问古魏:“前河区现在是一张白纸,在一张白纸上如何写出锦绣文章,这是一大学问。前河的发展,该走什么路?现在正在走的路,是否没有问题?”

古魏道:“前河区是新区,整个德高市的定位是旅游城市,旅游城市必定适合人居,所以前河区的发展方向应该要往宜居的方向走。另外,加强和周边区县合作,共同开发五里山旅游景区,在前河新城建设中,增加旅游人居元素。这是前河区的发展方向。”

伍大鸣又问古魏,道:“前河发展的具体计划有没有,主要增长点在哪里?”

面对伍大鸣这个问题,古魏一时哑口答不上。最近,关于前河的建设问题,在德高市内部分歧很大,而在前河区班子内部,分歧也大。分歧导致的结果就是目前前河没有确立前进的方向。

伍大鸣和古魏谈话结束后,陈京送古魏到楼下。

古魏有些紧张的握着陈京的手,道:“书记关心我们前河的发展,我们前河班子备受鼓舞。但是前河的情况有些复杂,在发展的问题上,思想还有些不统一。这正是我们马上要解决的问题。

统一思想,朝一个目标进发,这是前河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时不待我啊!”

说了这些话,古魏又向陈京交了底,他道:“在郊县,目前修梅|县找到了正确的发展路子,可以预见,在未来几年,修梅的发展必定会相当的了不起。而在几个区发展的问题上,目前还没有脱颖而出的区。

我们前河区作为新区,我们也希望像修梅一样,成为发展的标杆……”

古魏这话不仅是表决心,更重要的是表明态度,表明他向伍大鸣靠拢的态度。

陈京握着他的手晃了晃,道:“那敢情好,前河区的发展必将获得可喜的成绩!”

陈京告别古魏,回来便将古魏的话向伍大鸣汇报,伍大鸣半晌没做声,过了很久,他道:

“有修梅,有前河足矣!”

他用手敲打着沙发的扶手,对陈京道:“陈京啊,我们做事,经常强调要公平公正,这个话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是误导。比如说,改革开发初,南巡首长提出设特区,这是公平公正吗?

还有,我们的沿海发展和内地发展,我们东北老工业区的崛起,等等这些规划,都是公平公正的吗?”

“我看就未必,真要公平公正,到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到这个程度。发展经济,一定要差异化,要先富带后富!”伍大鸣说话掷地有声!

他问陈京道:“上次我们去修梅考察你还记得吗?在修梅泥沙乡,我当时在街道上随意进入的那个卖冰箱的门店,你觉得我和那个老板的谈话,说明了什么问题?”

陈京愣了愣,他根本就不记得这事了,那天在修梅视察,伍大鸣是随机做过一些调研。但当时,陈京和马步平都紧张,担心事先没有安排的调研,会出问题,根本就没有在意伍大鸣收获了一些什么,现在他面对伍大鸣的问题,他怎么能够回答?

好在伍大鸣没有等他回答便道:“那个卖冰箱的老板告诉我,他卖冰箱的秘诀就是,一个村一个村得卖,一个村他先着重突破几户人家。突破后不放弃,继续深挖,往往一个村就能销售好几十台。

你道是为什么?因为人都有攀比心理,都有从众心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你能买得起冰箱,我家就买不起冰箱吗?

这个老板很精明,他就利用这种心理做生意,然后大获成功!”

伍大鸣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一个小个体户老板都能懂的道理,我们作为党的干部,就一定要懂!所以,差异化,不公平化,这在我们发展经济方面是非常重要的。

南巡首长说,允许一部分人先富,用先富带后富,这实在是至理之言。我们德高的经济发展,也要走这条路,也要敢于去树标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