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75章 大麻烦!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麻烦!

陈京的判断很准确,古魏对他是颇为感激的。《.《.

就在古魏被任命为前河区书记的当天,洪亮就给古魏打了电话,说了那几万块钱的事。

古魏当时听了这事,就留了心!

官场上,任何事情都有代价的,陈京没有收古魏的钱,古魏就得想办法从其他方面给予陈京一些补偿。

最近,前河新区很火,前河新区已经向市委申请增加新区管委会的编制,如不出意外,新区管委会将会成为前河最热门的单位,最肥的肥缺,所以,新区管委会的编制还没申请下来,对管委会主任位子的争夺,就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对这个事情,陈京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料到,在这个人选上面,古魏会让他推荐人,这是什么意思?

古魏当天酒宴结束后,就一个人琢磨这事。

有些事没有想到,但是细细一琢磨,却能琢磨出味道来。

就像古魏这个做派,初一听好像有些荒诞,但是仔细一品位,却是能从中读懂一些古魏的政治智慧。

古魏让陈京给他推荐管委会主任的人选,这一来是从一个方面给予陈京好处。

另外,古魏内心清楚,新区的事情,以后不能光由前河区做主,来自市里方方面面的干涉无法避免。既然这样,古魏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把管委会主任的位子放给和市里有关系的人来担任。

陈京推荐人,那不就是伍大鸣看中的人吗?以后,新区的事情,通过管委会主任可以直接传递到伍大鸣的耳中,这既能体现古魏对伍大鸣的尊重,让伍大鸣安心,又能给他自己避免很多麻烦。

管委会主任,其实就是挡在古魏面前的一张牌,他可以根据需要随意打这张牌。

古魏如真要贯彻自己的意志,他有数不清的办法贯彻下去,这才是关键所在!

还有,让陈京给他推荐一个人选,这个人选肯定是有一定关系的。管委会主任就是个科级干部,陈京又不可能从澧河调熟人。既然如此,一个科级干部,能够和市委书记秘书搭上关系,这样的干部能力还用质疑?

管委会需要的就是这种长袖善舞的人,用这样的人才能干事,才能出成绩。

综合以上各种原因,古魏将管委会主任这个人选放给陈京,既有利于增进两人的感情,又有利于他工作的开展,对陈京和伍大鸣来说,这也是一个渗透自己影响力的机会。

从长远来说,伍大鸣要掌控德高的局面,终究是要用信得过的人。

古魏现在就努力的把自己打造成伍大鸣信得过的人,而且,他还主动给伍大鸣渗透的机会,这不是一箭数雕?

其实,事情还远不止这样。

那天和古魏吃饭以后,接下来几天,陈京就听到了消息,说从省城过来的几个投资人,有意到新区投资,古魏却是以种种理由拒绝了。

很快就有传言,说省城来的那几个投资人是陈京的对头,古魏和陈京又是打得火热,是陈京授意古魏这样干的。

陈京听到这个传言的时候,有些吃惊,他把电话打到古魏那里问情况。

古魏道:“事实是我的确拒绝了省城来的几笔投资。都是几个空手套白狼的所谓太子党,其中有个人叫廖哲瑜,牛哄哄的,我最是不喜。当然,主要是他们居心不良,人还没来,就有各种人打招呼了,这样的投资能要?

我老古也是个犟脾气,对新区我是看得相当重的,不是谁想啃一口就啃一口,那得有实力才行!”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们的事情我不管,但是这件事情和我是没有关系的,不能扯上我!”

“陈主任,清者自清,有些人喜欢乱嚼舌根子,对这样的人,我们不要在意!我估摸,这事还不会结束,我是有经验的,这帮纨绔不会那么便宜就灰溜溜的走,肯定还得有后招,到时候,是个什么结果,还得拭目以待!”古魏道。

和古魏通完电话,陈京缓缓的闭上眼睛,廖哲瑜这个名字可不陌生啊,三江传媒的老总嘛!好像还是方婉琦的未婚夫,他也瞄准了前河新区了?

……

没有太多的事情去琢磨这件事,伍大鸣就催促他,两人去五里山水库钓鱼。

到五里山,在五里山度假村门口,老远就看到笑眯眯的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西装男子,他冲着伍大鸣的车招手:“伍书记,这边走,这边走!”

伍大鸣让司机将车开过去,西装男子热情的从后面帮伍大鸣开车门。

陈京下车的时候,伍大鸣和对方已经握手了,他冲陈京道:“小陈,这是邵洪岸厂长,临星拖拉机厂的。”

陈京轻轻的笑笑,道:“邵总好!”

邵洪岸连忙转过身来和陈京握手,他的手很大,很宽厚,握手的力道也很紧,道:“陈主任好,久仰大名了!”

邵洪岸的名字陈京听过,他和以前彩水集团的澧河公司的邵冰莹是堂兄妹,邵冰莹出事后,是邵洪岸出面花了很大代价将其弄出来的。

现在邵冰莹是监外,最近好像又有她减刑的消息,这背后后邵洪岸可能是分不开的。

可能是因为邵冰莹的缘故,陈京对这个邵洪岸很具戒心。

他看得出来,今天伍大鸣是应邵洪岸之约来钓鱼的,两人钓鱼是假,可能还有事情谈。

邵洪岸给陈京的感觉是人有些滑,说话表情略显夸张,尤其是奉承话,通过他的嘴说出来,味儿就有些怪异。

但是他钓鱼是一把好手,他和伍大鸣都用手杆钓鱼,只一个多小时的光景,每人都钓了十几条大鲫鱼,两个人都很开心。

钓鱼瘾过了,伍大鸣让陈京安排茶,三人就在露天喝茶聊天。

伍大鸣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道:“老邵,临星拖拉机厂,是我们国企改革的过程中唯一没有改制的国企。拖拉机厂也是德高唯一的大型企业,盘活这样一家大型企业,要多动脑筋,多拓宽思路!”

“书记说得对,我们最近一直就在搞内部干部制度改革,大力提拔了一批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才,组成了一支强有力的队伍。对临星拖拉机厂的未来,我们有信心!”

邵洪岸声音很洪亮,说话很有**。

“那就对了嘛!”伍大鸣道,眉头舒展开来,“你们不要老指望政府输血给你们。你们应该要自力更生想办法,拖拉机产品创新你们现在正在做,我相信,如果你们这一块做得好,临星拖拉机厂是有机会的。”

邵洪岸好像很激动,道:“感谢书记的鼓励,我们一定努力工作,把拖拉机厂搞起来,搞活!”

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邵洪岸又在度假村安排了饭,三人吃了一顿丰盛的鱼宴,从五里山回来的路上,伍大鸣就一个人闷在后面默不作声。

陈京清楚,伍大鸣心中在想事,他就让司机小屠将车开慢一些。

“陈京,我上次跟你讲,让你去省楚江大学报经济学研究生的事儿,你做了吗?”伍大鸣道。

“已经报名了,还要考试才行,最近我在看书,只是时间有些紧迫,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考试!”陈京道。

伍大鸣闭口不语,过了很久,他道:“经济人才缺乏啊,你看看临星拖拉机厂,曾经是整个楚江最大的拖拉机厂,固定资产上百亿。这样一家企业,现在弄到了今天田地……”

陈京有些惊讶,回头看向伍大鸣道:“不是说状况不错吗?怎么……”

“姓邵的屁话你能听?”伍大鸣嗡声道,“据我调查的信息,临星拖拉机厂早就资不抵债了,工人已经几个月没发工资了。这样的企业,我们

该怎么处理?”

陈京很聪明的闭上了嘴。

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答案。临星拖拉机厂是德高硕果仅存的大国企,是德高形象的象征,如果拖拉机厂破产,那对德高老百姓来说,实在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而拖拉机厂几千职工的就业问题,也会是一个大难题,因此引发的社会问题,难以估量。

不破产怎么办?注资还是改制?

陈京能够体会到伍大鸣的苦衷,临星拖拉机的问题,不是单纯一家企业的问题。

这涉及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而且还关系到市委班子内部的意见和分歧。德高市高层,对搞活经济谋发展方面,大家的意见并不是完全统一的。

伍大鸣搞的这一套,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的,而解决像临星拖拉机这样类似的问题,很多时候都可能是引发分歧的导火索,实在是很难办,很棘手的!

不由自主,陈京脑子里面又浮现出邵洪岸的形象,邵洪岸的一双眼睛留给陈京的印象最深,他的眼睛很深邃,深邃得让人看不透,看不到尽头。似乎里面蕴藏了无尽的城府。

这让陈京内心很警惕,对邵洪岸这个人,就不由得多留了心。

他甚至能够敏锐的感觉到,邵洪岸和临星拖拉机厂,也许会给伍大鸣带来天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