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77章 生活荒诞!

第277章 生活荒诞!

初春,春寒料峭。(

德高武陵江江水潺潺东流,江水碧绿,如翡翠一般晶莹。

德高国际酒店,沿江贵宾楼,三江传媒老总廖哲瑜仰躺在躺椅上,眼睛看着外面美不胜收的江景。

三江传媒对廖哲瑜来说,那只是一个基础,做传媒,最重要的是要能够掌握资源,而这些资源合理整合利用,就能够干很多事情。

“廖总,侯冠中他们好像有了动作,他们请了伍大鸣的秘书吃饭,聊了很多!”廖哲瑜的身后,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低头俯身对廖哲瑜轻声道。

“有什么效果吗?”廖哲瑜英俊的脸上,微微的抽了一下。

中年男人道:“有效果!他们第二天就和前河区那边有了接触,今天大侯回去了,小侯留在了德高,应该是起到了作用。”

廖哲瑜轻轻的闭上眼睛,用手轻轻的抚摸座椅的扶手。

中年男人道:“德高有了伍大鸣在,就多了很多怪气,一个还没开发的新区,就牛成了这样,真的当自己是块香馍馍吗?”

廖哲瑜冷冷的笑了笑,忽然回头看向中年男人,道:“邵坤,有个传言你知道吗?伍大鸣的秘书叫陈京,有人说这个人是我的情敌,你听过这个说法吗?”

中年男人微微的愣神,干笑一声,道:“这个说法荒谬,一个小小的秘书算个什么?方小姐会看上这么一个人?我觉得那是无稽之谈,无稽之谈!”

廖哲瑜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这个小秘书是个什么人你知道?那我问你,他有多高,年龄几何?他受过什么教育,有过哪些履历?”

中年男人呆立当场,答不上话了,脸微微有些涨红。

廖哲瑜道:“邵坤,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信口开河,说话做事,要事先心里有底。这一点非常重要!”

他顿了顿,继续道:“陈京这个人,普通本科毕业,被流放到澧河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年之内,从默默无闻,现在成为了伍大鸣的秘书。从他的来说,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对这样的人不要轻视,不要看不起!俗话说,‘鸡往后面刨,猪往前面拱’,各有各的路,不要总自我感觉良好!”

中年男人邵坤讪讪的笑笑道:“廖总教诲得是,的确是这个理!”

“但是,那个传言我还是不信,方小姐是任性叛逆罢了,就算这个陈京和方小姐有接触,那不过也是方小姐拿他当挡箭牌而已!”邵坤正色道。

廖哲瑜嘿一笑,脸上露出一抹失落,但旋即便恢复了正常,眼睛继续望着远方。

邵坤试探道:“廖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也像大小侯那样想办法?”

“我们不用那样,我们找人就要找关键人!我们就找伍大鸣!”廖哲瑜朗声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锋芒毕露,和刚才的平淡冷静判若两人。

邵坤在一旁看到廖哲瑜的脸色,心中感到好笑,廖哲瑜也是平常人,也有平常人的情感。这锋芒一露,心中却是下定决心生气了!

他不由又想到了那个叫陈京的秘书,他倒还真想看看,那小子生了一副什么模样,竟然敢和廖家的公子争女友?

“咚,咚!”

有人敲门,邵坤道:“廖总,我堂哥邵洪岸来了!”

“来了?有请,有请……”廖哲瑜一下从椅子上竖起身来,脸上露出高兴之色,刚才的种种情绪在顷刻之间就隐去了……

……

官场上的消息传播速度,有时候简直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就在德高市委常委会批准前河区委申请增设新区管委会机构的当天,陈京就至少接到了五个电话,五个电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管委会一把手人选的问题,有人想夺得先机。

前河新区现在在如火如荼的施工,新区管委会立刻就要成立,新区管委会一把手这个位置,谁都能看出来是个能出成绩,能干大事的平台。为了争夺这个位子,一开始角逐就非常激烈。

陈京不知道怎么有人听说了这个位置和自己的关系,这一下就是五通电话,陈京怎么给人家回复?

他有心想把这事向周青汇报,把这个好处留给周青。但是他仔细琢磨,觉得这事不能这样做,伍大鸣对新区太重视了,他对新区的掌控,必须要自己能信的人。

而一个小科长的任命,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又不方便直接干预,所以这个人选由陈京出面帮他挑选,可能是再合适不过了!

陈京左右为难,他干脆就把所有的电话都推掉。

伍大鸣有个钓鱼理论,那就是,只要有好的饵,鱼儿自然会源源不断的来,鱼来多了,择优挑选,就可以省去很多功夫。

目前,陈京对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人选,根本没有合适的推荐,他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

今天是常委会,陈京又推掉了应酬,下班就比较早。

像这样正常的下班,对陈京难说太难得了,他回家,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后面“蹬!”“蹬!”脚步声。

“哎,你这是大稀客啊!好久不见,我都以为你没住这儿了!”背后,一个清丽的女声,陈京回头,沈小童笑嘻嘻的从后面上来。

陈京笑了笑道:“工作忙,没办法!有时候很晚才回来。”

沈小童皱皱眉头,道:“行了,你不用解释。我感觉你好像经常都夜不归宿。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找了嫂子了?”

沈小童今天穿着一套职业装,女士职业西装套在身上,给人感觉很知性、很干练,而脖子上的小围巾,更是将她衬得气质优雅。

她走路的速度很快,三步两步的便走到陈京的身边。

她睁眼瞅着陈京手上拎的菜,表情有些夸张的道:“哇!晚上又有丰盛的晚餐,你可得算上我一份啊!”

陈京有些好笑,本来他还慑于沈小童这身装束,心中颇为惊艳。但是沈小童这一开口说话,他心情一下子放松。说起来,沈小童还真就是个孩子啊……

陈京做饭,沈小童就蜷在沙发上看电视。

忽然,房间的门被“咚,咚,咚”的敲响,陈京忙从厨房出来,沈小童溜到地上,像一只猫,跑过去开门。

门一开,沈小童“啊……”叫了一声。

陈京皱眉,刚准备凑过去看,门口早就挤进来一人。

此人年龄二十多岁,穿着一身休闲装,头发披在脑后,很时尚很帅气。

从他的衣着和配饰上看这一身行头,这年轻人应该非富即贵。

“邵青,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沈小童既吃惊,又有些生气。

年轻人嘿嘿一笑,道:“我怎么不能来?我跟你说过,德高无论什么地方我都去得!”

年轻人很傲气,他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房屋,脸上微微露出鄙夷,道:“你就住这?”

他眼睛瞅到陈京,冷笑道:“沈小童,你就因为他拒绝我?”

沈小童道:“邵青,你给我出去!你能不能懂点礼貌?”她看向陈京,道:“这是陈京,是我哥呢!”

“哥?”年轻人呵呵一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他声音有些张狂,大摇大摆的进门,眼睛看向陈京,道:“哎,你是她哥吗?”

陈京被眼前这一幕弄得有些发懵,这都是哪儿跟哪儿,怎么能撞上这类鬼事?

“邵青,你不要太过分!”沈小童大声道,“你不要骚扰我的生活,陈京,你不要理他!”

“你给我出去,出去!”沈小童大声道,快步走到了陈京和邵青之间。

叫邵青的男子嘿嘿只笑,忽然扭头看向门口,道:“阿姨,您进来吧!”

“你让谁出去啊?你让我出去?”门口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个四十多岁的风衣女人从门口进来,女人烫发,化了淡妆,除了嘴唇有些薄之外,整个人看上去颇为有风韵。

“妈?”沈小童脸上露出惊容。

中年女人哼了一哼,不理沈小童,径直走到陈京面前,眼睛上下打量陈京。

沈小童脸色大变,道:“妈,你不要瞎猜了,我和陈京不是那种关系。我和他是朋友!”

“朋友?你交朋友能住一个房间里面?”女人大声道,她眼睛看向陈京道:“小伙子,我家童童早就有男朋友了,你不要破坏人家之间的感情!”

“妈,你干什么?你……”沈小童急得差点哭出声来。

中年女人对她的表现置若罔闻,继续对陈京道:“小伙子,我这个当长辈的给你忠告,我的女人不是一般人能够养得起的……”

“小童,跟妈走,妈有话跟你讲,你呀,真是要气死你妈吗?”

“不!不才不跟你走……”

沈小童伸手很灵活,躲到了陈京的身后。

陈京有些哭笑不得,只觉得生活比小说更加荒诞,这样的无厘头的事儿,怎么就让自己给碰上了?

“沈小童,你跟阿姨去吧!有什么事儿说不清楚?”陈京淡淡的道。

他这话一出口,一屋子寂静,就连刚才的那个嚣张年轻人眼睛都盯着陈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世上有这么孬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