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78章 情敌见面?

作品相关 第二百七十八章 情敌见面?

沈小童的遭遇,陈京有些同情?

但仅仅只是同情而已,并没有想过自己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年轻人,总需要经历一些事情的,就像沈小童这样,遭遇母亲逼谈朋友的尴尬,这事如何解决?解决之路只能靠自己!?

沈小童应对这样的局面经验很丰富,她先将两人带出了门,然后就一通发火,没有多少工夫,便将她看上去咄咄逼人的母亲和那个傲气十足的小年轻给轰走了。?

然后,她再转过头来敲陈京的门,溜进陈京的屋就骂陈京不讲义气。?

她有些激动的面对陈京道:“陈京,你能不能有点血性?你没看见刚才那个姓邵的那么嚣张吗?还有我妈,她明显就看不起你,说的话难听死了,你就能咽下这口气?”?

陈京微微哂笑,道:“那我应该怎么样?应该冲冠一怒?应该把那小子揍一顿?还是应该想办法狠狠的恶心一下你妈妈?”?

沈小童怔怔的站在陈京面前,睁大眼睛看着他,陈京道:“小沈啊,这事根本和我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我做什么举动,不反而说明你在说谎吗?”?

“你……”沈小童瞪着陈京,样子有些气急。?

“教书的就是死板,没一点男人的气概!”沈小童嘀咕道。?

她摔门而出,留给陈京一个难看的后脑勺。陈京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是彻底被这小女孩儿给歧视了。?

像沈小童这个年龄的小女孩,英雄情结很重,自然看不得陈京的临阵退缩了。尤其是有其他雄性牲口和其对峙的时候,似乎更应该要挺起来,尽管,这事从一开始就是荒谬的。?

一念及此,陈京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老了,和现在的年轻人思维搭不到一起去了!?

再说沈小童从陈京家摔门出去,回到自己家里,心中的气怎么也消不了。?

她嘴中不住的嘀咕陈京死教书匠,没血性,没性格,也不知杜青交的是什么朋友,怎么就交上了陈京这样的人。?

沈小童对自己的样貌是有自信的,她在陈京家蹭饭吃被人误会,即使是误会,沈小童觉得那也是陈京占便宜的事情,怎么这家伙就那副德行呢??

就一个字:“孬!”?

沈小童有一种被人忽视的感觉,这让她心中堵得很。?

“再也不和那家伙打交道了!无趣无用又无前途的家伙!”沈小童心中暗自下定决心。而就在此时,从隔壁飘来阵阵的肉香,这是腊肉的味道,香味勾人馋虫。?

沈小童捂着肚子,才蓦然觉得饥肠辘辘。?

她轻轻的推开窗户,往对面张望,陈京一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餐桌旁边,桌上放着几样精制的小炒,陈京拿着一瓶酒,嘴中哼着地方戏的唱腔,优哉游哉,好不惬意?

沈小童啪一下把窗户关上,她用头使劲的撞墙,今天怎么回事?要生气,也得吃那家伙一顿饭,现在倒好,自己气得要死。那家伙一点事儿没有,吃着烧肉,抿着小酒,这不要气死人吗??

沈小童内心升起念头想过去大快朵颐垫吧垫吧肚子,可是这个时候,她刚摔门而走,又哪里来的颜面再回头??

……?

侯林常驻德高,这小子性子中有很强的猴性,好动不喜静。?

几乎是天天,他都要给陈京电话,说的话颠三倒四,很多都是无厘头,扯到最后就想拉陈京出去喝酒,玩儿,陈京哪里有那闲功夫??

侯林天天给陈京讲,说最近看上德高前河新区的人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玩空手道的所谓关系户。?

这种情况在共和国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有些人有“关系”,会拿资源,而有些人有钱,资源和钱结合就是项目。说起来,这样的事情并无不妥之处。?

但是,问题恰恰就在于,某些项目掺杂了关系后,极容易出现问题。像什么工程质量问题,豆腐渣工程,其中都有暗箱和黑幕。?

而这些暗箱和黑幕,都和关系和不正当交易有关,这些关系很复杂,调查起来非常困难。?

现在德高前河新区势头不错,就有很多人过来打着投资的幌子,其实是想低价拿地。价格要低,位置要好,这样的土地拿在手中立刻就可以升值。几下倒手就是空手套白狼的赚大钱。?

对这样的情况,伍大鸣自然很清楚这其中的道道,所以,他在新区划定的初期,就已经让前河区做了相应的对策。?

现在看来,伍大鸣是有先见之明的,前河新区的项目刚刚开始起头,各类关系果然就相拥而至了。?

陈京并没有料到这么快就有机会见到廖哲瑜,廖哲瑜范儿很足,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竟然直接就请到了伍大鸣,伍大鸣让陈京陪同他前去国际酒店。?

廖哲瑜年龄很轻,应该就是三十以下的样子,但是看上去很沉稳,和陈京脑子里面想象的颇为不一样。?

想想也是,能够运作三江传媒这样大公司的人,又怎么会是易于之辈??

他和伍大鸣握手,道:“伍叔,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我们今天得好好喝几杯。”在他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微微的弯腰,冲伍大鸣道:“伍书记,您是越来越年轻了!”?

伍大鸣眯着眼睛,回头冲陈京招手,陈京上前,他道:“这个是邵总,是三江地产的老总!”?

他指了指廖哲瑜:“这个是廖总,年轻有为的楚江企业家!”?

陈京道:“邵总好,廖总好!”分别和两人握手,廖哲瑜和陈京手握得颇紧,道:“陈主任的大名我早就听闻了,在省城楚风会所,叶家小姐亲自请你跳舞的事儿,在楚城可是一大佳话啊!?

我早听人说起过你,只是一直和你缘悭一面,今天见到你这个真人,果然是一表人才,年轻有为!”?

陈京有些尴尬,连忙谦虚。那事就是个恶作剧,廖哲瑜却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好像是在撇清外面的某些传言似的。?

廖哲瑜有些矜持,落座以后,他便再也不看陈京,只是一个劲儿的和伍大鸣说话,这个身份摆得很清楚。?

他和伍大鸣,那就是一个层面的人,陈京这样的陪同人员,引不起他太多的注意。?

廖哲瑜说话很斯文,很有条理,他明确表示自己有意投资前河新区。他道:“德高特色旅游,人居人文的城市定位很好很到位。其实城市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要有特色、一味的追求城市规模是错误的。?

我看好德高的也是这一点,我认为德高现在依托高速战略,不仅可以建成楚江的北方门户,而且还可以建成楚江和楚北两省之间的沟通纽带!”?

他顿了顿,又道:“但是目前看来,新区对投资商的定位应该还是有问题的。新区工作太谨慎、太小心,这是让人很忧虑的事情,对我们投资人来说,也是很担心的事儿!”?

陈京坐在旁边听廖哲瑜这话,微微皱眉。?

心中对廖哲瑜言辞背后的意思洞若观火,廖哲瑜这分明是在指责前河新区工作不到位,对他冷落了!?

伍大鸣呵呵一笑,道:“廖总,前河新区的问题,我们目前招商还在筹备中,暂时,谨慎一点是必须的。你要知道,新区的价值在于前景,我们规范新区招商制度,其实也是让新区有个更好的前景。?

从短期来看,好像一些投资人受到了冷落,但是从长远来看,我们的做法是保障了投资人利益的!”?

他顿了顿,道:“另外,做企业也好,还是我们做工作也好,要受得起委屈,经得起挫折。稍微受一点委屈就不行了,怎么能够干得好事情?”?

他语气转严肃,“你既然叫我一声廖叔,那我今天就跟你讲!对投资新区的个人和企业,我们热烈欢迎。但是对有一些在其中想搞幺蛾子,搞鬼的人,我们也是要坚决打击的!”?

“前几天,我听到一个消息,说有人反对新区制定的土地零闲置的制度,提出要搞土地拍卖。这个提法,我只想问一句,拍卖就一定是公平公正的吗?还有,拍卖和闲置是矛盾的吗??

我们老百姓有句话,叫做不能占了茅坑不拉屎,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是坚决打击的……”?

伍大鸣态度很硬朗,廖哲瑜英俊的脸上微微的泛起了红色。?

廖哲瑜这几天在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关系在新区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件事情他本以为自己做得是天衣无缝,没人知道。?

没想到,伍大鸣心中对这些跟明镜似的。?

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廖哲瑜先前的气势也就下来了。对伍大鸣,他是很忌讳的,当初伍大鸣在衡州的时候,面临那样的局面,他最后选择鱼死网破的手段,着实弄得很多大势力灰头灰脸,最后甚至引发了楚江政坛的一次洗牌。?

廖哲瑜当年不在楚江,但是,他来楚江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了他这件事。在他那个极其隐秘的本子上,纪录的那个并不长的名单中,伍大鸣在其中是占据了重要位置的。?

“和伍大鸣打交道,得小心一些,让他揪住了你,你等着数不尽的麻烦吧!”这是一位楚江政坛长辈给廖哲瑜的忠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