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79章 书记夜谈!

第二百七十九章 书记夜谈!

伍大鸣对办公环境的要求非常的高。

大部分时候在市委,伍大鸣都是接见各种人汇报工作,他真正的思考问题和批阅重要文件,办公室的环境都满足不了要求。

为了让伍大鸣工作更有效率,更舒适,周青在五里山脚下的别墅区,给伍大鸣专门安排了一套独立别墅。

市委在别墅区一共有三套独立别墅,别墅的修建,当年是临星拖拉机厂搞的,目的是为了搞接待。

后来临星拖拉机厂经营困难,找市里要钱要资源,然后就闹出了别墅门。临星拖拉机厂经营没有钱,怎么有钱大兴土木造独立别墅?

后来市里决定,将这些别墅没收,一共五套,市政府接待办要去了两套,市委得三套,这几幢别墅由于不方便出售,就专门用于接待。这次伍大鸣的所占据的就是这三套中的一套。

伍大鸣工作效率很高,每到有重要问题需要思考,他会先去五里山水库边上钓一会儿鱼,在度假村吃了饭然后再去办公别墅工作。

每到这个日子,陈京就不能正常下班,必须全程都陪在伍大鸣身边。

时间已经是初春,虽然晚上依旧很冷,但是春天新鲜的泥土气息已经弥漫开来了,深吸一口气,很舒适、很惬意。

伍大鸣让陈京搬了躺椅,准备了热茶,就坐在别墅的天台上面。初春时节,蛙鸣阵阵,陈京和伍大鸣两人在黑夜中端坐着,几乎和黑夜完全融为了一体。

陈京自顾喝着茶,他知道,此时的伍大鸣,脑子里面一定在高速运转。

目前来说,市里的工作整体来说不错,但是,有些事情也颇有隐患。

比如五个区县的党政一把手没有落实,这已经在下面引发了很消极的影响了,毕竟,一年之计在于春。

现在班子调整不确定,下面工作积极性自然就受到了影响,人心不稳,怎么才能谋发展?

另外,最近关于德高的发展,已经暴露了许多问题。伍大鸣努力树立的两个标杆,修梅那边,基础投资面临缺口,农业规模化加工企业的扶持资金落实困难。

相比这些困难,招商引资的困难是最大的困难,无论是修梅那边大面积种植的葡萄产业,还是修梅一直倾力打造的茶产业,目前在深加工和产品的销售市场方面,都还没有完全打开市场,这是修梅班子现在面临的问题。

至于前河区发展的问题,目前前河新区很火爆,但是整个前河区的发展规划落实情况还不容乐观。另外,前河不像修梅,修梅马步平是值得信任的,而马步平掌握局面的能力也是让人放心的。

前河区则不一样,古魏上位后,目前为止表现都不错。但是古魏和马步平毕竟不一样,对古魏伍大鸣是不能信马由缰的,现在如何驾驭古魏,这是伍大鸣马上要解决的问题。

另外,驾驭古魏的同时,要帮助他稳定前河的班子,这也是要深思熟虑的问题。

这些种种的问题,对伍大鸣来说,都是考验。而在市委内部,内部的矛盾依旧存在,伍大鸣时时还要提防对手的出招,又还要关注省里的形势,这些所有的综合起来,伍大鸣现在面临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了!

“陈京,你我是一起来德高工作的,现在已经有几个月了,你感觉如何?”伍大鸣忽然开口道,他边说边悉悉索索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烟头红光闪烁,陈京可以依稀看到伍大鸣那略微有些憔悴的脸。

“你也抽一支烟吧!”伍大鸣给陈京递了一支烟,陈京将烟点上,道:“虽然只工作一个月,但感觉却好像工作很久了,好像做了不少事似的!”

陈京想起自己第一次见伍大鸣的时候,那个时候伍大鸣处于半休息状态,哪里有今日这般疲惫憔悴?

伍大鸣轻轻的笑了笑,道:“是啊,是做了不少事,整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你的表现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

猛吸了一口烟,伍大鸣又道:“但是,你的步子还可以大一些,胆子也可以大一些。目前,我们是能者多劳,谁有能力,谁就要多担责任,多做工作。这也是创业初期所必须经历的事情!”

“新区的工作不能再拖了,我们不能够给人留下太多口实!”伍大鸣这话说得很严肃,斩钉截铁。

“是!这事我立刻着手去办!”陈京朗声道。

新区管委会的人选问题,陈京迟迟没有给古魏答复,这事就搁置了!

伍大鸣一直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给陈京表示什么,今天他终于表态了!

这个事,陈京得去完成!

伍大鸣做事果然是别具一格的,陈京只是一个秘书,他却给了陈京这么大的权利,这也可能只有伍大鸣这样不按常规出牌的人,才能够干出这样的事儿。

晚上很安静,虽然有蛙鸣,但是蛙声阵阵,让夜晚显得更加的寂静了。

伍大鸣和陈京聊了很多,两人聊了廖哲瑜,甚至聊了方婉琦,还有当年的衡州,当然,两人聊得最多的还是现在的德高市。

伍大鸣对陈京道:“今天你认识廖哲瑜了吧?廖家的子孙,这是真正的红色后代。还有你认识的那个方婉琦,她的爷爷就是方清林老将军。这些都是在京城有根的、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和我们平头百姓成长起来的人,并没有处在一个世界。

这个观念,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到现在还是这样认为的。”

伍大鸣有些唏嘘,他用手拍打着座椅扶手,道:“刚则易折,这句话你要时时放在心中念叨。尤其是在你情绪激动失控,生气愤怒的时候,时刻要记住这句话。

凡事都有两面性,不要看不惯的事,就觉得那事一定是坏事。也不要看不惯的人,就觉得那人是坏人!

坏人和坏事没有绝对的,我们只要看准大方向,大原则,其他的小节太过拘泥,会吃亏的!”

伍大鸣这几句话说得语重心长,陈京暗暗点头,道:“书记说得是,其实我最近也在反思,有句话叫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作为领导,形形色色,好的不好的东西和人都要接触,真要是眼中完全揉不进沙子,那是不行的,很多时候自己闹心都得闹死!”

伍大鸣哈哈大笑,用手将烟头掐灭,道:“按照安排,省委沙书记应该在下周会来德高视察,这是我来德高之后,省重要领导第一次过来视察。这是个机会,你先可以在心中酝酿一些东西,过几天我们再通个气,争取能够把沙书记的这次视察机会好好的把握住!”

……

这几天陈京都正常上下班,伍大鸣的工作是外松内紧,陈京也就没有加班。

这对陈京来说,是很难得的,他每天下午下班,都会买点菜,自己在家做饭吃,他很享受这种普通上班族才有的生活。

他对面的邻居沈小童上下班一直都有规律,陈京以前上班不规律倒罢了,这一规律,两人住得近,就免不了要低头不见抬头见了。

沈小童每次见到陈京,总会哼一声,然后扭头走开。

而陈京则会冲她露出憨憨的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京每次都这样,渐渐的沈小童对他的敌意也就淡了一些。

终于有一天,陈京下班回家,沈小童恰好在楼梯口,陈京冲她笑了笑。沈小童道:“你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

陈京不说话,埋头上楼梯。

“哎!昨天有个人找你了!”沈小童在陈京背后朗声道。

“找我?”陈京皱眉,“是什么人?”

沈小童瘪瘪嘴,昨天下班时候,沈小童听到楼梯有脚步声,便开门。她以为是陈京,没想到,她却看到了一个让他很意外的熟人。

德水区的副区长易先平,沈小童认识易先平,还是因为沈小童上班的机场就在德水区。在机场附近,德水搞了一个政务公开栏。那里面就有易先平负责联系机场的信息。

而有一次,机场因为极端天气,大量旅客滞留,沈小童也主动联系过一次德水政府。那一次到机场现场视察旅客疏散情况的领导就是易先平,所以,沈小童恰好认识易先平。

沈小童认识易先平,而易先平却不认识她,易先平看到沈小童,又敲了敲对面的门,然后道:“小姑娘,住你对面的人你认识吗?”

沈小童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就有了防备,上次老妈和那个姓邵的小子过来闹的情形至今还历历在目呢。

她几乎没有犹豫,便道:“对面也是我租下的,您找谁?”

易先平懵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纸条,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道:“那可能是我弄错了!”

看着易先平离开了,沈小童暗松一口气。

但后面她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而且越想越不对,觉得那姓易的应该是找陈京来的。

看那家伙手上拎的东西,捂得严严实实的,一看分量就不清,但是,沈小童有些不明白,这家伙怎么找到陈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