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81章 雷厉风行!

第二百八十一章 雷厉风行!

易先平出任前河区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任命下得很快。

伍大鸣和易先平谈了十分钟的样子,然后第二天,古魏和伍大鸣吃了一顿饭,这事就最终确定。

市委常委会决定,将易先平调前河区任副区长,兼新区管委会主任,前河新区终于有了一级领导机构,新区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易先平上任以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将新区招商计划对外界公布,并确定了首批几家新区招商标杆企业,其中赫然有三楚一品房地产公司,还有台湾鸿成集团。

三楚一品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侯冠中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他发表了**洋溢的讲话,他讲话的字里行间,对新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他明确表示,三楚一品首批将投资总计两亿多元开发商业住房和居民住房,为德高打造楚江省北大门添砖加瓦。

在发布会最后,几家标杆公司的代表纷纷和新区签订土地转让协议和其他合作协议,整个气氛非常好,媒体广报道这一事件!在整个德高市,乃至整个楚江省,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新年伊始,前河新区一炮打响为整个德高经济发展起了一个好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市委召开常委会,一次性商议五星区、德水区、万寿|县、花园县、乐山县等五个区县党政一把手的人选问题。会议由伍大鸣主持,会议开始,伍大鸣道:“各位,关于班子换届调整的问题,我们从去年酝酿到今年,我们明显可以看出来,几个班子确定的区县,现在经济发展搞得如火如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市委的工作已经是落后了。

我们还有五个区县党政一把手的调整没有完成·时不待我,发展机会转瞬即逝,关于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再拖了·今天这次会议,我们就做个最后决定,把这件大事解决掉!”

伍大鸣的讲话开门见山,直指会议的主旨。

他的讲话一结束,会议的气氛就有些紧张!

伍大鸣用了大几个月的时间,调整了两个区的党政一把手,本来·在很多人看来,伍大鸣把去年可以确定的事情拖过年,拖到今年来解决,目的应该是要改变去年的那个方案。

但是,事实上,伍大鸣根本就没有改变原来的方案,年后调整的前河区和后河区两个区党政一把手,都是按组织部建议的那个方案来伍大鸣充分尊重原市委班子·通过这一点似乎就可以体现出来。但是事实上,伍大鸣这一拖,却是很有味道的。方案还是原来的方案·但是方案在年前实施,伍大鸣在这其中是没有占主导的。

而方案在年后实施,伍大鸣主导的味儿立马出来了,伍大鸣用这巧妙-的一拖,让所有德高人都明白,现在德高的市委书记是他伍大鸣,他是有能力来改变很多人事调整的。

伍大鸣这一拖,年前年后的人心惶惶,包括年后迫不及待进省城的拜年大军,无不表明·在德高政坛,伍大鸣的影响力在逐渐的渗透。

有能力是一回事,伍大鸣最终没有选择改变原方案,这和能力无关,伍大鸣让人很清晰的知道这一点。那就是伍大鸣不是不能改变方案,是他给老市委班子的面子·尊重班子其他成员,相信大家,没有改变而已。

而前河区党政一把手调整完成,古魏立马向他表忠心,后河区纪连军也一样,在这德高政坛,很多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伍大鸣单枪匹马来德高,德高政坛的那些人依旧还是那些人,固有的派系还是那些派系。伍大鸣不可能从外面都调自己的亲信进来,所以,在用人方面,他还是用的那些人。

但是,他人用得巧妙-,尤其是对人的思想意识,把握得很到位。让大家都能感受到来自他的压力,不自然的就向他靠拢,这其中的手段道行是很深的。

在伍大鸣来德高之前,就有很多人研究他,关于伍大鸣来德高后的所作所为,也有很多人做出各种各样的分析,但是,最终的事实,伍大鸣并没有按照那些分析走。

现在的伍大鸣,已经不是当年衡州的伍大鸣了,经历了衡州的那次挫折。伍大鸣更加稳重,更加老辣,也更加有智慧了!

就举个简单例子,就以最近前河新区管委主任这个位子的人选问题。

最终这个人选定为易先平,这是在德高政坛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的,而在省城,那些关注德高的人物,也很惊讶这个人选。

新区管委会,一方面是前河区为了方便新区管理,增设的一个单位。另一方面,这个单位由于太重要,太关键,肯定会由伍大鸣钦定人选,这也可以看做伍大鸣对前河班子的钳制,或者说是伍大鸣要保证自己对新区的把控力度。

但是易先平是个什么人选?易先平是标准覃飞华的嫡系,和覃飞华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且还有亲戚关系。伍大鸣这个用人,完全是不拘一格,但是谁能说他用人没有达到效果?

伍大鸣的这个用人,在省城很多政治人物用了“柔和”这个词,他用这个人,不至于让古魏难堪。而且还表现了对覃飞华的信任,关键还可以达到他用人的初衷,这是很高明的政治艺术。

当然,那些分析人物自然不知道这中间陈京是发挥了作用的,不是陈京,易先平也不可能能进入伍大鸣的视野。

但是,很多事情就是由偶然构成的,因为偶然,所以更加显得某个事情不同凡响!

陈京担任常委会会议记录,他的笔早已经放在了稿纸上,但是没有移动分毫。

他冷眼瞧着德高市委这十几号市委常委,大家都沉默,都沉吟,有很多人很紧张,因为紧张,手上脚下都下意识的有动作。

陈京重点注意两个人,一个人是方克波,另一个人是覃飞华。

方克波拿着笔在纸上沙沙的画,不知道在写些什么。而覃飞华则咬着嘴唇,眼睛盯着面前开着的笔记本,像是上面有特别引人的文字,让他怎么也挪不开眼。

两个人都紧张!

陈京暗暗的吐了一口气,伍大鸣来德高的时日日短,但是,在班子中,已经将权威悄无声息的就树立起来了。

当伍大鸣来德高的第一次常委会,那个时候无论是方克波还是覃飞华,虽然他们在竭力的让自己恭敬一些,但是偶尔流露出的那种顾盼神飞,还是让人能够清晰的读懂,他们内心的不以为然。

但是现在,看他们两人如临大敌,竭力的想保持平静,却都无法做到。伍大鸣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和以前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咳!咳!”秘书长周青轻轻的咳嗽了两句。

等到别人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他不紧不慢的道:“调整方案,去年就基本确定了,我们在常委会上还讨论过。到现在为止,我依旧基本认同那个方案,但是,对一个职位的人选,我有不同意见。

五星区区委书记,我认为李从生同志更要合适一些,李从生是个搞经济的干部,而五星区是我们德高传统的国企集中地。现在,我们的临星拖拉机厂,还在五星区。

如何把这个传统的国企集中地建设好,如何重新定位这个地方,这应该是新一届班子要考虑的问题。我认为李从生要比洪日更有经验!”

周青讲话完毕,刘明明接口道:“我同意老周的意见,五星是越来越不成样子了,临星拖拉机厂年年亏损,资不抵债,我就听说,五星区委区政府的某些官员喜欢批条子。

临量厂一年接待费都过千万,这些钱化哪里去了?是不是我们有人条子批多了?”

临星拖拉机厂是市属国企,其一把手相当于处级干部,和区委书记区长同级,但是,临星毕竟在五星区,所以,五星区和临星的关系是很复杂的!

就在年后,临星拖拉机厂再次面临资金短缺,要政府出面给予扶持,并且要政府担保申请银行贷款,这个事情,弄得德高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省委临星拖拉机厂的党委书记洪日,这次调动被压制,周青的这个提议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洪日可是覃飞华的人,临星拖拉机厂厂长邵洪岸也是覃飞华的人。这次覃飞华调洪日出来,心中也是想着要把临星的班子调整一下,看能不能有点起色。

现在,洪日从临星出来,捞不到相应的政治待遇,那将他放哪里去?

覃飞华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没有说话,伍大鸣面无表情的扫视所有人,忽然扭头对陈京朗声道:“纪录一下吧,待会儿我们再归总!”

他眼神再次扫向会议桌两旁众人,道:“各位,还有谁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大家畅所欲言,都说一说!我们实现把问题考虑充分一些,谨慎一些,总是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