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88章 美女夜谈!

第二百八十八章 美女夜谈!

方婉琦喝酒很豪爽,但是几杯酒下肚,她脸上便染上红霞,已经是微醺醉意了。

方婉琦平常颇为豪爽,多有英气,少了女人的妩媚。但是酒后的她,眼神柔和了很多,微微有些迷离,她整个人好像也感性了一些,说话更多了!

陈京担心他饮酒过度,道:“行了,方总!今天喝这么多够了,再喝真就要醉了!”

方婉琦拼命摇头,道:“你一大老爷门儿,这么一点酒算什么?我们再喝点!”

方婉琦心思很重,这一点让陈京很惊讶,他有些不明白,像方婉琦这样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手上拥有那么多资源,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她这么失落,仅仅就因为部长竞争失利吗?

方婉琦自斟自饮,又喝了一杯酒,他眯眼看着陈京,道:“陈京,你跟了伍大鸣这么久,你了解他吗?当年他在衡州的事儿,你知道多少?”

陈京摇摇头,道:“一无所知!”

方婉琦得意的笑了笑,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你就是有些浑浑噩噩。当年在衡州,派系斗争异常激烈,那个时候的伍大鸣年轻气盛,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斗争放在眼中。

那个时候廖家京系,还有我们西北一系都在衡州根深蒂固,伍大鸣就是不识好歹,偏偏要将事情拧着干,最后矛盾激化,才有了那一次剧烈的动荡!那个时候,你我都不知道这件事,那件事不仅是震动了楚江省,而且震动了京城!”

“伍大鸣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市长,能够干出震动京城的事儿,仅此一点,他就是值得人钦佩的!”

方婉琦语气颇为感叹,她话锋一转道:“派系争斗,这是官场上永远无法避免的,派系之间为了打压人,拉拢人,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每个人在这个圈子中都不可能孤立存在,志同道合者,惺惺相惜,志不同者,不相为谋。

而同为奸诈者,狼狈为奸,各色人等,形形色色。”

陈京认真听着方婉琦的话,他第一次听说伍大鸣在衡州的失败是因为派系斗争,通过方婉琦的表述,她虽然言辞含糊,但是陈京却能感觉出来,伍大鸣肯定是没有屈服于某些势力给他施加的压力。

不仅没有屈服,反而是奋力反击,孤注一掷。如不然怎么会造成那么大的影响?楚江政坛的那次大震动,一切都因伍大鸣而起的。

另外,陈京第一次听到方婉琦说自己是西北系的人,西北一系是什么样的存在?陈京别说是盲人摸象,就是这个名字他都是第一次听说!

方婉琦有些激动,她道:“在几千年以前,陈胜吴广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话其实说了一个的问题。在官场上,不公平的地方就是的不公平!

有人高,攀升快,有人低,永远都突破不了。这种差别,就是阶层的差别,尽管很多人很刻意的避免这个词,但是这就是个事实!”

陈京默然无语,方婉琦这个话说得很明白,也很透彻,对这个问题陈京很早就想过。

陈京参加工作无钱无关系,直接被流放到澧河做一个小副科局长,而有些人则一毕业站的位置就比别人高,手上拥有的资源就比别人多,这样的人前途自然就比前者广阔得多。

这就是官场生态的残酷和无奈,陈京很多时候就觉得自己被这种无奈折磨着,折磨得让自己崩溃,让自己的雄性壮志,在这种折磨中被消磨掉!

“阶层!”

方婉琦的这个用词太贴切了,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确实存在,这个东西就是平头百姓通往上流社会的一道天堑,一道不知道怎样才能跨越过去的天堑!

“来,我们喝一杯!”方婉琦举杯和陈京的杯子相碰,两人又是一杯酒。

方婉琦嘿嘿的笑:“我的爷爷叫方清林,我们方家就是自成体系的,整个西北系就是以我们这一家为核心的。我作为方家的一员,时时刻刻都被严格要求,很多东西都不能我行我素,这是我最反感的地方!

就像交朋友,我和你交朋友,就有很多人说三道四。为什么会说三道四?原因就是因为你不过是个县里的小科长,是个根本没有前途的小人物,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为西北系核心方家小姐的朋友?”

陈京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但旋即便又恢复了正常,方婉琦瞪眼看着陈京,道:“怎么了?我这么说你没有一点反应吗?”

陈京淡淡的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反应?”

方婉琦站起身来,扯着嗓子道:“怎么反应?作为一个男人,你应该要以此为耻!有人不是看不起你吗?你就不能努力让人看得起你吗?你现在做得就很好,但还可以更好!

你现在在伍大鸣的身边,他这么赏识你,你是大有机会的!”

陈京冷冷的看着情绪激动的方婉琦,他一动不动,指了指椅子道:“坐下!”

方婉琦愣了愣,依言坐下来。陈京看着她道:“方总,你说的很多话都是很有道理的,但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就像你,阶层这个词既然用了,功利心就是扑面而来了。

功利心是政治吗?浮躁是政治吗?在几年以前,我身上都有这些毛病,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离政治很远!”

陈京摇摇头道:“从去年开始,我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踏实做事,务实做事,问心无愧,一步一个脚印,这才是适合我走的路!什么你说的荣辱云云,我过了那个年龄了,我看不到什么荣辱了!”

方婉琦直愣愣的看着陈京,道:“你比我们家的某些人看不起,你不觉得耻辱?”

陈京摇摇头,道:“我和他们素不相识,耻辱什么?他们了解我?我了解他们?彼此不了解,就被别人看不起,有何耻辱可言?”

方婉琦说不出话来,怔怔的看着陈京!

过了很久,方婉琦道:“我竞争新闻部长失利,是家里对我的惩罚,惩罚我不听招呼,哈哈,笑话!你不觉得荒谬吗?我是凭真本事一步步的爬上去的,他们有什么权利,说要压我就压我?

我为什么就并不能成为和你们一样的人,靠自己的努力和双手上进,从而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陈京不说话,夹了一口菜细细的品味。

他脑子里面在想一个问题,他想如果方婉琦真就是普通人,她能够获得进电视台的工作机会吗?她能够这么年轻就拥有那么好的平台吗?

这个世界,有才华的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

太多的人怀才不遇,太多的人碌碌一生,这是为什么?如果这些人,都有像方婉琦一样的有背景,他们会毫无作为吗?

一想到这些,陈京便觉得很好笑。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觉得方婉琦思想有些偏激。

其实,一个人只要能干出事业来,能够有所作为,他究竟是靠了谁,有谁帮助,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过在意这些背后的东西,看上去是为了自尊,但何尝不是一种面子?

人性就是这样的,有人成功了不行,还得强调是白手起家。好像白手起家的成功,更能彰显其能力的非凡。

有人在某个领域出了成果了,为了衬托其来之不易,往往会把困难无限的夸大,好像不这样做,就不能够彰显某人的丰功伟绩似的。

国人的英雄情结作祟,陈京以前也喜欢听这类的段子和故事,觉得特过瘾。

就在他刚参加工作的那会儿,也特别喜欢这些东西,尤其是佩服那些从低位奋斗,依靠自己努力一步步成功的人。

但是随着阅历的增长,陈京看问题的角度也悄然变化了,一个人永远不要自以为清高,那种心态阻碍的不仅是自己的成功,为官之人,那种心态可能阻挠的就是几千上万老百姓的发财致富之路。

“你在嘲笑我?”方婉琦挑眉道,她眼睛灼灼的看着陈京。

陈京一惊,连忙摇头道:“谁讥笑你?你心情不好,我陪你喝酒而已,怎么又成了讥笑你了?”

方婉琦摇摇头,道:“你不要骗我,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京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是我觉得,你的性格就是我行我素的,既然是我行我素,那又为什么要在意是否依靠了背后家族的力量?

天下之大,我哪里都去得,世界之事,我爱怎样干就怎样干,不用受他人羁绊,这不就是潇洒吗?用得着刻意的去给自己设条条框框吗?更没有必要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搞得情绪很低落,还需要借酒来消愁!”

方婉琦端着一杯酒,被陈京这句话说得有些痴了,过了很久,她道:

“和你说一席话,我还真受益良多。看来以前我还真有些小看你了,你的本事不仅在文章上,还在你的思想中。我这趟德高来得并不后悔呢,很值得了!”